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小说by凉音小荷主角虞子苏,夜修冥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

更新时间:2019-07-07 16:57:47

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已完结

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

来源:奇热作者:凉音小荷分类:穿越主角:虞子苏,夜修冥

《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是作者凉音小荷所创作的穿越小说,主角叫虞子苏,夜修冥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她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特工“活阎王”虞子苏,斗得了心机婊后娘,扮得了楚楚可怜的白莲花,玩得转渣男,只是稍稍有点冷,有点狂!命运作弄,一纸休书,一张圣旨,她被赐婚给“战鬼”?传言那个夜修冥手握兵权,身份尊贵,令皇帝都感到忌惮,却嗜血残忍,杀人如麻,年近二十,还没有一户人家敢将闺女嫁过去!殊不知……英雄难过美人关,当战鬼遇见活阎王,也得服服帖帖,一身冷气化成绕指柔,甘愿做妻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妹妹怎么一直揪着姐姐是否呆在屋子里不放呢?”虞子苏直接指了出来,脸上带着委屈之色,“妹妹不去为母亲上香就算了,还一直诋毁姐姐的名声,到底是安的什么心思?”

虞子苏话落,不少人带着审视的目光望向虞婉柔,正好看见了虞婉柔来不及收回去的幸灾乐祸的笑容,于是在心底重新给了这个丞相府二小姐一个评价。

看上去是个心善的,怎么心思这么歹毒呢,连嫡姐都害!

不过丞相府的情况,大家都清楚,就连普通的百姓也知道些,所以望向虞子苏的目光不禁含了一丝丝怜悯。

虞婉柔诧异了一下,没想到虞子苏一句话就将矛头指向了自己,娇弱地哭泣道:“姐姐误会了,婉柔只是,只是担心姐姐,因为赐婚的事情……”

哦,原来是这样啊。

众人也都想起来了前些日子皇都闹得沸沸腾腾的事情,丞相府大小姐未婚被休不说,还被赐给了传说中暴虐无常的战鬼七王……

好,很好!虞子苏不由得在心底为虞婉柔这朵白莲花默默鼓掌,真是太好了,都懂得打蛇打七寸,挠人挠痛处了!

谁不知道丞相府的大小姐虞子苏喜欢三皇子夜重旭,但是三皇子夜重旭却觉得虞子苏身份低微,胆小懦弱,配不上他,反而更加欣赏二小姐虞婉柔?

虞婉柔这般说,不就是想要打自己的脸吗!

虞子苏淡淡道:“原来妹妹还想着赐婚的事情啊,想必妹妹和三皇子的婚书也快了,妹妹不必感到愧疚,只要你幸福就好,姐姐不会在意的。”

虞子苏说得自己都差点吐了,急忙低头做无奈状,其实心底暗笑不已。

你不是想要踩我的痛处吗?我也会!哼,你以为三皇子和虞子苏解除了婚约就会娶你了吗?不过是个庶女罢了,你看看,直到现在,皇帝都还没有为你和三皇子赐婚呢!

虞子苏短短几句话,就给了众人一个惊天的内幕。

天啊!原来三皇子会退婚,是看上了丞相府的二小姐了啊!没想到这二小姐平日里看上去娇娇柔柔的,居然连自己未来的姐夫都会去勾引!

虞婉柔感受到四周传来的目光,羞愤欲死,捏紧了手中的绣帕,挤出一抹笑意道:“姐姐说笑了,妹妹只是关心姐姐的安危,毕竟天黑了,外面不安全。”

“是啊,虞二小姐还真是关心虞大小姐啊!”是个人都能听出宁夏雨口中的讥讽之意。

虞婉柔咬碎了一口白牙,大庭广众之下,却又不得不掩饰住自己的不满之意。

“只不过昨日去给母亲上香,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在了脑子上,人昏迷了,身边婢女也没有,后来被山中的老猎户救了,所以今日才回来罢了。”

虞子苏昨日里那般折腾,也是累了,指了指自己的头上,随意撒了个谎道。

她说得随意坦荡,用麻布包着的头让众人不由自主地就相信了她,一想起她一个大小姐出去上香,居然连个跟着的婢女都没有,都不免替她感到不忿。

看来,这丞相府现在当家做主的连夫人也不是怎么善良的啊。

“妹妹,还是别闹了,我们早点回去吧。”虞子苏捏了捏虞婉柔的鼻子,很是亲密地道,真的像是一个纵容妹妹的好姐姐,反观虞婉柔,虽然扬着笑,但是怎么看怎么勉强。

虞子苏才不管众人怎么想,循着记忆找到自己的厢房,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去找了方丈借马车。

她是不想跟虞婉柔那样的人同坐一辆车的,谁知道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刚刚看着这白马寺的方丈也是维护自己的,还帮自己说了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虞子苏没有感觉到恶意,也就顺其自然了。

方丈果然很痛快的借了马车,还让小沙弥送她回府。

虞子苏刚刚回府,就有丫鬟来报,说是连夫人有请。

连夫人,连姨娘,自从母亲去世后,在虞老夫人的“绝食”逼迫下,虞丞相不得不将连姨娘扶正,而原身在府中的日子也越过越艰难,到了现在,连个贴身伺候的丫鬟也没有。

虞子苏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道:“前面带路吧。”

连夫人身边的一等大丫鬟如兰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大小姐勾起的笑容,居然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虽然再次望过去大小姐依旧垂着头,一副怯弱的样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如兰就是觉得大小姐好像变了。

“跪下!”刚刚走进去,连夫人便声色俱厉摔坏一盏茶,怒道:“虞子苏!你真是个好姐姐,居然欺负自己的妹妹!”

原来因为虞子苏去向方丈借车花去不少的时间,让虞婉柔先赶回了丞相府。

原本连氏听着自己女儿的话,还有些不敢相信虞子苏这个小贱人居然没有死去,结果当听见回府之后,也就明白,自己这一次失算了。

连氏一身怒气没出发,便直接叫人去唤虞子苏过来,这不是,她刚刚进门,就摔掉茶盏,原本以为这小贱人会像着以前一样颤颤巍巍跪下来请罪,这样自己就罚得理所当然,哪知道这人居然站着一动不动。

“怎么,傻了!难道母亲就说教不得你了?”连氏怒道。

虞子苏这才抬起头,看了看这个居然敢自称是她母亲的人,目光里含了一丝丝嘲讽,迅速掩去了。

只见连氏穿着一身富丽光鲜的镶金丝的华衣,梳着时下最为流行的垂云髻,一双眉眼反倒是没有她表现出来的凌厉,而是显得整个人十分的娇弱。

“虞子苏!这就是你对母亲的态度吗?你的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云嬷嬷,将大小姐带下去,好好教教她礼仪!”见虞子苏居然一句话也不说,连氏直接道。

哼,以为你不说话,本夫人都不能罚你了吗?

事实上,连氏正计算着虞丞相下朝归来的时间,因为按照以往来看,只要她一提到这个小贱人的母亲,这个小贱人就会十分的激动,有时候会指着她骂起来,甚至会反抗虞丞相的话。

而虞丞相,也正是因为发现这个女儿越来越不懂事,再加上有着连氏的挑拨,在虞子苏的母亲秦氏去世之后,才渐渐和虞子苏离了心。

哼,要是刚好被老爷看见了,她就更有理由责罚她了,或许还会让老爷代手,叫老爷越发嫌弃这个女儿。连氏眼中的精光闪现,死死盯着虞子苏。

“母亲?”虞子苏看着连氏的样子,便知道她肯定是在谋些什么,果然,连氏沉不住气,又一次强调了是自己的母亲,似乎有意要将自己的怒气挑拨起来。

连氏突然眼睛一亮,又道:“怎么,难道我不是你的母亲吗?”

虞子苏自然是发现了连氏的异样,趁着连氏不注意,快速像后面望了一眼,看见一道青黛色的衣袂缓缓飘过来,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连氏居然又是打的这个主意。

虞子苏又垂下了头,暗中挑了挑眉,声音却带着浓重的委屈,问道:“连夫人什么时候是我的母亲了?连夫人不是说我的母亲不过是个青楼妓子,什么都不是吗?连夫人……”

“我什么时候说过!”那道青黛色的衣袂越走越近,连氏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虞子苏居然会这么说,有些惊慌,但是又很快镇定下来。

不愧是虞婉柔那朵白莲花的母亲,虞子苏赞了一声,却没有丝毫留情。

她道:“你连娘亲留给子苏的丫鬟都给遣出去了。连夫人,子苏还记得,是你自己说的,我母亲只是一个妓子,只有你才是丞相府的夫人!”

“难道,子苏叫您连夫人有错吗?”虞子苏怯弱地道。

虞丞相走进屋子里,就刚刚听见这段对话,不由得怒从心来。

虞子苏的娘亲秦氏一向是虞丞相心中的痛,也是虞丞相心中的禁忌。

哪怕秦氏已经去世了两年,虞丞相也不准人在府中讨论秦氏的出身。

因为这是秦氏要求的,秦氏害怕自己的孩子会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所以临终之际,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向着虞丞相提出的要求,也是请求。

“连氏!原来你是这么想的!”虞丞相怒道。

“父亲!”虞子苏怯弱地行了礼。不像虞婉柔一般的亲切,反而带着淡淡的疏离,虞丞相那一瞬间,有些诧异地望了自己这个低着头的女儿。

不过现下他没有心情细细观察,他心中很是愤怒,没想到,他连洛儿唯一的遗愿都没有做到,让人将这些话传入了女儿的耳朵里。

虞丞相望了一下低着头的虞子苏,眼里带着愧疚之色。

虽然他觉得子苏性子顽劣了些,不懂事了些,可是到底是洛儿留下来的女儿,是洛儿留下来的唯一的孩子,他的心底还是不愿这个孩子受了委屈的。

原本以为连氏大度,掌管府中,子苏就算是不懂事,也不会受到很大的苛待,可是没想到连氏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老爷,妾身没有!还请老爷听妾身解释!”

“原来解释是可以的吗?”虞子苏突然冒出来一句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屋子里所有人都听见的话。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