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阙小说by白鹭未双主角赵长念,叶将白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朝天阙

更新时间:2019-11-27 18:13:02

朝天阙已完结

朝天阙

来源:奇热作者:白鹭未双分类:言情主角:赵长念,叶将白

《朝天阙》是作者白鹭未双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叫赵长念,叶将白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人人都知道,七皇子赵长念好吃懒做,经常闯祸,与那激烈的皇位争斗无关。但没人知道,七皇子其实是个女人。权倾朝野的辅国公叶将白显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后来,他怀疑自己是个断袖,并且为了掩盖这个秘密,一定要送赵长念下地狱。我可以谋朝篡位九五荣登,也可以为你一笑俯首称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议事殿侧堂的内室里是专门设了给辅国公歇息的软榻的,恰逢秋日,上头已经铺了厚软的褥子,赵长念抱着枕头趴着,虽是疼痛难忍,倒也舒坦了几分。

“幸好国公平易近人。”一安顿好,她就忍不住嘀咕,“若是让我就这么回去了,少不得要先写折子递去管事那儿,再列个我能用的药材单子过审,等调派御医来了,人都该疼死了。”

叶将白拱手行了礼便在她身边坐下,掏出一瓶子药来,道:“宫里规矩多,也是为了各位殿下的安危着想。”

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药瓶,勾唇:“不检查好的药,可不好乱用的。”

这话其实已经有暗示之意,正常人都该警觉,然而榻上这位完全没反应,随意嗯了两声便道:“找个手轻些的宫女吧,我怕疼。”

叶将白:“……”

被气得笑了,他伸手捏了一把眉心,摇头道:“不用宫女了,在下亲自来。”

辅国公亲自给上药,这等待遇太子都不曾有过,是个人都该受宠若惊。

然而,这位七殿下却像是惊过了头,下意识地就伸手捂住了自个儿的屁股,扭过头来一脸震惊地道:“您……您亲自来?”

叶将白被她这毫不掩饰的抵触给怼了一下,微微眯眼:“在下没有这个荣幸?”

“不……不是。”赵长念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这等事情……还是宫女来比较妥当,您这般尊贵的人……”

叶将白和善地笑了,眼下的泪痣看起来慈悲又温柔:“在下只是臣子,论尊贵,何能及殿下?殿下这般防备,是信不过叶某?”

表情很和善,说到后头的语气却是已经带着些不悦。长念听得胆颤,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一张小脸青白青白的,都快哭了。

她挨打的是屁股,要上药的自然也是……哪儿能让他看啊!

可看看辅国公这表情,大有“你不让老子上药就是看不起老子,你看不起老子老子就弄死你”的意思。

在屁股和小命之间犹豫了半晌,长念哭丧着脸把脑袋往枕头里一埋,不吭声了。

叶将白看了旁边的宫人一眼,宫人颔首,带了其余随从出去守着。等内室里无人之时,叶将白垂眸,说了一句“得罪”,就取下了榻上这人的腰带。

赵长念没看他,叶将白也就完全不用再伪装,一双眼半垂下来,冷漠又残忍。他想伸手替七皇子褪掉袭裤,这人反应倒是比他还快,闷着头自个儿伸手把裤子褪了,露出……

白嫩得不像话的小半截腰身,和惨不忍睹的臀部。

刚刚心里还在算计,被眼前这场景一晃,叶将白怔了怔。

太子手下的人没留情,打得狠,可七皇子这腰是不是也太细了些?又白又软,线条顺着滑上去,藏进堆叠在一起的衣袍里,像绵延的河水弯进了山,让人忍不住想抚上去看看。

意识到自己的右手比脑子反应快,叶将白“啪”地就给了它一巴掌,然后轻咳两声,道:“会有些疼,您忍着些。”

长念嗷呜一口咬在枕头上,羞愤欲死,悲愤交集,已经完全感受不到疼了,脸上炸红,一路红到全身。

雪白的肌肤里渐渐透出红色,粉粉嫩嫩的,像春日里的樱花。叶将白是在认真地给她伤处倒上药粉的,可倒着倒着,目光就忍不住往上看。

七皇子太瘦了,瘦得尾巴骨上有一个小窝。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疼的,整个身子都在微微发抖,看着有点可怜。

倒完药粉,拿手帕抹两下,叶将白收回药瓶放进袖子里,暗骂了自己两句,然后平静地道:“殿下伤得有些重,也不知道这药能不能起作用。”

“没……没关系,有药已经很好了。”长念没抬头,抖着手就想去提裤子。

然而,手伸到一半,就被人拦住了。

“刚上了药,暂时还不能穿,稍等片刻。”好整以暇地在她旁边坐着,叶将白道,“在下替殿下看着,殿下放心。”

就是有你在旁边看着我才不能放心啊!长念暗暗咬碎一口牙,心想她要是光明正大的女儿身,辅国公就得娶她才能抵消这轻薄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气愤了,长念趴着趴着,竟然开始头晕。

“有点难受……”皱眉嘀咕了一句,她侧头露出一只眼睛看向叶将白,可怜巴巴地道,“头好晕,想吐。”

堂堂男儿,说起话来跟谁家撒娇的小姑娘似的,听得叶将白一阵嫌恶。

“许是药不对症,所以难受吧。”看她意识都开始模糊了,叶将白也懒得再逢场作戏,反正她早晚会知道他给的药有问题,索性坦白点,“殿下以后还是别乱用来历不明的药为好。”

尤其是他这种人随身带的药,只会是毒药,不可能是跌打药。

长念茫然地看着他。

这眼神像极了谁家走迷路了的狗,叶将白微哂,低头凑近她一些,问:“您现在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了吗?”

宫里有谁能有本事换掉皇子给太后的贺礼,出手还比太子更大方?又是谁引她去的太子宫里请罪让她被罚?谁给她上的药让她更加难受?

别说是个人了,就算是头猪,现在也该反应过来了吧?

叶将白拢了袖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榻上这人眼神迷蒙地想了许久,委委屈屈地抬眼瞅他,小声道:“皇兄下手太重了,我可能……可能扛不住了。”

叶将白:“……?”

还怪太子头上?

气得“唰”地站起身,叶将白头一回风度全失,咬牙切齿地甩着袖子道:“他下手不重,是我!”

是我给你抹的药有问题!你他妈中了我的计!你能不能想明白了怪我一下,让坏人获得该有的成就感?!

然而,赵长念压根没能听完他的话,叨叨咕咕了两句什么,就白眼一翻,失去了意识。

叶将白噎住了,沉默地站在榻边许久,觉得有点头疼。

怎么能有人蠢成这个样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