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宫·孟嬴传小说by姝沐主角孟嬴,太子建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楚宫·孟嬴传

更新时间:2019-04-21 21:40:43

楚宫·孟嬴传已完结

楚宫·孟嬴传

来源:掌阅云作者:姝沐分类:言情主角:孟嬴,太子建

《楚宫·孟嬴传》是作者姝沐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叫孟嬴,太子建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一次凤雀互换的阴谋,堂堂秦国公主联姻楚国太子建,却被送到楚王身边去,她一心求死。若不是当时月夜泛舟,他与她遥遥一曲琴箫合奏,可能便在这楚宫中香消玉殒,也不会有落花如雨之夜的相逢,他对她说:活下去。城破之时,她只道:我从没想过终有一日,你会因我成仇,一夜白了头。泱泱楚宫,是她成就了伍子胥的千古传奇,也成就了她一生孽乱、独步宫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霜雪落在两人的头上,都蒙上一层细细的白,就这么一站一跪,孤影疏离,齐姬缄默在当场,最终孟嬴见她无言以对,也转身走继续朝前方走去。

齐姬在这一下急了,连声哭喊了出来,“公主,公主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她强撑着麻木的身子起身跑去。

跑到孟嬴的身边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跌倒下去,正好扶住了孟嬴的脚,跪倒在她身边,手却是紧紧的拽着她的衣裙。

“公主,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不要不管我。”她知道了孟嬴的决心,如果现在离开孟嬴的话,在这宫廷之中她根本就没有活命的根本。

孟嬴的苦心,她又何尝不能体谅?

可是,她又不能将自己要刺杀秦王的事说出,只能先将错认下来。此刻,唯有孟嬴才是她在秦宫里活下来的唯一支撑。

孟嬴终究不是心狠的人,她扶起了齐姬,“你如果肯听我的话,就不要染指后宫,等过几年我给你物色一个官宦子弟人家,绝不委屈了你,也好过在这宫里斗争到死。”

于孟嬴而言,如果齐姬肯这样的话,那才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齐姬点了点头,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哭得凄惨,“公主苦心,奴婢知道,以后绝对不敢再妄动心思了,绝对不会再落下把柄在王后手中了。”

孟嬴点了点头,“如此最好了,我想在这宫里独善其身,你肯听我的,不会让你留下来受苦的。”

一夜的风波,就此过去,齐姬跟随着孟嬴回到宫中,有了大王的话,她入花名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是开春之后,秦国之中发生了一件盛世,就连后宫中都不时有人议论不已。

时值乱世,人才辈出,天下呈百家争鸣之势,当中出了不少名留千古的大家圣贤之辈。

而这件轰动秦国上下的事,便是当时儒家大能左公到这秦国来开堂讲授,一时各路才子齐聚,各家门客聚拢,可谓一时盛事,惹得连秦宫中都沸沸扬扬了起来。

秦王也大赞此盛事,特许了宫中王子也可同行听授,孟嬴也因此求了个恩准,携带着公子夷一同出宫。

左公开堂三日,可谓盛况空前。

孟嬴因为是公主,不便露面,便在讲堂后面设了屏风,带着侍女,竟也连听了三日。

直到三日后的黄昏,各路风流才仕犹然流连不舍,于江边又起炉灶,竟是各国名仕的聚会,相互斗起了风流。

夜色逐渐浓重,江边逐渐人烟散去,各路才子只约在暖亭中温酒比诗,浑然忘却了时分,江边也多了许多清净。

在这斗诗争风流的人群之中,唯独一个腰间别着青剑与玉萧的男子,锦衣玉带却刚毅无双,显得格格不入。

伍子胥本就是武将,与这些个以优柔为美的文人仕子,自然格格不入,他此行再次来秦国,只不过是为了护卫太子建前来而已。

楚国的太子建也是有抱负的人物,借着这次左公讲授,自是想招揽人才,所以才不惜千里迢迢从楚国赶到秦国。

子胥从暖亭边一路走来,又回到了这江边上,迎风而立,倒影在水面上的英姿卓越,别有一番俊朗与傲气。

这一次来秦,伍子胥的心中却是多了一些想念,竟然会想起前段时间在山中救下他的那个女子,也不知道她,现在哪里?

想着想着,不觉怅然,他将腰间玉箫执起,玉管端于唇边,呜呜吹奏而起,声音泠泠似玉碎,又似青锋寒,传在这冰冷江面上,起起伏伏,竟有别样风情。

江上,一艘华船随着水流缓缓流淌,破开了这夜的安逸宁静,当这箫声传来之时,立于船头的孟嬴却是忽然惊喜,随叫道:“齐姬你听,是何人在吹箫?”

齐姬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孟嬴却是静听了起来,“此阙《萧山远》意蕴绵长,节间却慷慨有力,不似寻常文雅之人所奏,却又风花雪月,萧山梦远……”

齐姬走出来,全然听不懂这箫声的意境,正想开口问的时候,孟嬴却吩咐,“齐姬,拿我瑶琴来。”

“是。”齐姬转身取来了瑶琴。

孟嬴将琴架在这船头,玉指拨动着七弦琴,泠泠风动,吹送着这琴声与那箫声遥遥相会,在这一瞬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琴声动了心弦,伍子胥抬眸看去这江面。这一艘华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那坐在船头上抚琴的女子,一身华裳在风中扬起,竟是当时山中的那个救下他的女子,犹如入梦来。

顿了一下,伍子胥箫声依旧,眼见着这艘船从眼前巡过,直到曲末了,两人都同样有意犹未尽之意。

风起,身后有宫婢取了披风出来,罩在了孟嬴的身上,她却站了起来,立于船头朝着伍子胥这边望来,心中也是一怔。

“竟然是他。”孟嬴见这站在河岸边上的男子,朗风霁月似乎齐聚在他的身上,和当初在山中所救到的人完全是两个样,却是同样的让人别不开眼。

远远的,她朝着站在岸边上的伍子胥微微一福身,伍子胥见她福身,也是双手作揖回礼,两人就这么的,不用一言一语,却像是认识了许久了的知己一般。

随后齐姬却是上前来看,“公主,那人是谁?怎的倒像是与你心有灵犀似的?”

孟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齐姬的话,只是轻声笑了笑,随后转身进了船舱之中。

伍子胥兀自怔怔站在那里,看着这艘船越走越远。却不知道身后什么时候,太子建已然从暖亭之中出来,锦衣华服,不失为楚国储君风范。

但看着这转身回船舱的孟嬴,这一瞥的容颜惊鸿乍起,摇荡心旌。太子建看得都呆了,忙忙追问:“子胥,前方女子是何人?”赞不绝口,“当此容颜绝色,天下少有。”

伍子胥也为难了,“殿下,此女……子胥确不知是何人。”虽然说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但是他却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

身后,却是有一仕子过来开口了,“这次左公讲授,秦宫中的长公主也随行听课,在下当年有幸入宫,自然认得,这华船上的就是那位公主殿下。”

太子建闻言,连忙转身,“敢问刚才船头那两位女子,哪个才是长公主?”

“便是着红衣那人。”那仕子答。

“红衣。”太子建朝着那仕子道了声谢,心中不胜感激,这到俊逸的脸上也难得露出笑颜。

伍子胥却是皱眉起来,不禁回想起来,适才船头上的那两个女子,同着红衣,倒是有些分辨不清楚了。

但见此时的太子建,却有些急不可耐,“难得秦宫出美人,子胥兄,此次你得帮我。”

伍子胥忽然惶恐了起来,朝着太子建抱拳作揖,“殿下有何吩咐尽管说来,子胥一定办到。”

太子建拍了拍伍子胥的肩膀,“子胥兄,你我兄弟何须这般多礼,我只需你替我悄悄潜进秦宫里,查看查看那公主殿下,是否刚才船头女子?”

伍子胥心里却是有些沉重,“殿下,看上那女子?”难得的是他也动心了,如果太子建看上,他自然是不敢与殿下争的。

何况,此女如果真是秦国公主……

太子建却是没有觉察到伍子胥的这般心绪,连连央求,“子胥兄,你我结拜情深,我也知道这秦宫凶险,但是我此次是微服前来,不便表露身份入宫,故而拜托兄长了。”说着,竟然郑重的作了一揖。

真真折煞子胥。

他扶起太子建,这个少自己几岁的太子,一身书生意气,儒雅风范。伍子胥虽然与他结拜为兄弟,但是也知道始终君臣有别,不敢逾越了这一层关系。

“殿下之事,我定然不会贻误了的,请殿下稍等,我随后入宫查探一番便知。”伍子胥说。

太子建连连道谢,“这次来秦国能邂逅这位长公主,真乃有幸。如果确定下身份的话,我定然回楚国请求父王,派遣使臣前来求亲。”

伍子胥心思却沉甸甸的,无法表露,只能暗自抚摸着自己那一管玉箫,真是辜负了这一番金风玉露。

…………

孟嬴第二日便回了宫,车驾两行的侍卫朝着宫门前行,远远的便瞧见了在宫门边上等候着的一行侍女,带头的人俨然是王后殿中的嬷嬷。

“恭迎长公主回宫。”

孟嬴的车驾停了下来,掀开车内的帘子,孟嬴问:“劳烦嬷嬷在此等待,敢问可是王后有何吩咐?”

嬷嬷笑着迎上前去,“启禀公主殿下,大王和王后都在等着公主回宫,说是有要事商量,所以命老奴在此等候。”

孟嬴不敢耽搁,径直让嬷嬷引路,朝着大王宫殿去。

才进殿,孟嬴朝拜未完,便听见了秦王哈哈大笑的声音,爽朗无比,看似十分开怀,“王妹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为兄可是为你操碎了心,总算是不负母后临终托付,王后与寡人给你物色了一个夫婿人选,朝廷重臣,世代书香,寡人看着也十分的合适。”

“什么?”孟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看着这殿上的二人,她才出宫短短几日,怎么才一回来就物色好了人选?

她望向了王后,满腹狐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