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王之妖塔寻龙小说by萧也主角霍羽,琦夜,胖子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盗墓王之妖塔寻龙

更新时间:2019-08-28 10:21:00

盗墓王之妖塔寻龙已完结

盗墓王之妖塔寻龙

来源:奇热作者:萧也分类:灵异主角:霍羽,琦夜,胖子

《盗墓王之妖塔寻龙》是作者萧也所创作的灵异小说,主角叫霍羽,琦夜,胖子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孕育了无数奇人义士,在从西周时期兴起了一帮特殊的人群,他们中流传着:“三十六行,盗墓为王”。倒卖古董的“我”,迁移祖坟之时获得祖上残卷,因为生意的落魄,不得不走上了盗墓生涯!带领着四大门派的传人游走幅员辽阔的华夏大地,开启一座座被尘封的昨日宏伟和辉煌。不断徘徊在古老的陵墓之中,斗鬼斗怪斗人心,能否寻找到最终的奥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心中大骇一个躲闪,那条奇长无比的舌头,像是一只利箭直接碰撞那镜子上,“当啷”一声巨响,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那镜子是一面铜质的,但我刚才看的明明就和现代的玻璃镜子一样。

但此刻也顾不得想那么多,慌乱之余,我便去看叫扎那的小男孩儿,一看才发现他正躺在床上酣睡,慌乱之中再定睛一看又是头皮发麻,在床下有无数黑浪滚动,居然是头发,而且向是那扎而去,前面的头发已经缠住了他的腿部。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见死不救,我要怎么对付这些头发,忙在自己的身上乱摸一顿,忽然摸到了“磨破手”打火机,在我掏出来的时候,那诡异的劲风直袭我的后脖根,吓得我就地一滚,这一滚不要紧,我才发现地上已经满是头发。

“嚓嚓!”我把打火机打着,对着那头发一晃,顿时那些头发好像见到了天敌一般疯狂地向后退去,但由于我的火苗太小,退开我距离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强行忍住不让自己退缩,拿着打火机一步步地朝着那扎走去,此刻已经看不到那个小孩子的模样,头发像蚕丝似的已经将他包裹起来,再有一会儿不被勒死也会被闷死。

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当我到了那扎的身边,那些头发退开,我才看到了那脸色青紫色的小孩子,来不及多想便将他背了起来,开始向我记忆中门的方位走去,也不能跑,一跑火机肯定是会熄灭的。

这样我走了三分钟,却感觉比走了三个小时的山路都累,那头发已经将整个房间覆盖,四周都是黑洞洞的,当我出了房子,更是傻了眼,这里哪里还有什么群楼玉宇,灯火蹒跚,完全就是一个黑气弥漫的黑岩山,一双双诡异发光的眼睛,在黑暗中死死地盯着我,好像打算要把我吃掉一样。

火机终于熄灭了,我连忙去打但发现已经烧坏了,此地不宜久留,我背着那扎一路就往山下跑去,在漆黑之中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身后全是尖锐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我只有一个信念绝对不能停下,停下我这一辈子可能就走不出去了。

等到我跑下了山,天开始蒙蒙亮了,我又累又渴,就到溪边先喝点水,刚喝了两口就感觉胃里翻腾,接着就是喉咙眼发痒,一个恶心就开始大口地吐了起来,吐出来的东西我都不忍直视,我不想再提吐出的东西,完全就不是我所能接受的,太恶心了。

大概是体力透支,就在我昏迷之前,我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失踪了一夜的胖子和明玛,我刚想怒骂他们几句,可脑袋嗡地一声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我醒来是两天以后了,其实胖子和明玛一直都在树上待到了天亮,他们下来发现那马陆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吃掉了半个身子,找我却发现不见了踪影,后来在一条无名的溪流边找到我,还有失踪了几天的那扎。

见我醒来,胖子说不能在山里继续待下去了,因为我又开始发高烧,烧到了将近四十度,胖子在几个村子里后生的帮助下,把我背出了山,送到了山外的医院中,后来我再回大寨的时候,那扎这个可怜的孩子,已经变得呆呆傻傻,成了疯子。

在医院的时候,我和胖子讲了之前遇到的事情,他告诉我也是明玛告诉他的,这个山里应该埋葬着一个明太后墓,有人看到了有鬼兵在山里巡逻,说的鬼语没有人知道,但我这样的经历,怕是整个村子里的第一人了。

其实我脑袋一直处于模糊的状态,也不知道那些遭遇是不是真的,要是山里真的有那种吃人恶鬼,为什么居住在大寨的村民没有此类事情发生,我更愿意相信那是一个梦。

我和胖子互留了电话,我回到了自己的铺子里,铺子依旧的萧条,又有一个伙计向我提出了辞职,我也是无奈只好给他把工钱结算了让他离开,这一次出去不但花销不少,而且没有丝毫的收入,对于处在这个困境的我更是雪上加霜。

自从听胖子说了我手里那本《风水玄灵道术》是卸岭派的秘术,便开始着手去研究,虽说大多我看不懂上面的东西,但招架不住我研究,也请教了一些这方面的大师,最后终于能看懂这本秘书的一多半东西。

根据上面记载,大体有三。

第一,上面的锻造术是入门的基础,卸岭派门人入行必须打造出自己的卸岭甲,又叫蜈蚣甲,具体有什么作用不清楚,大概是和胖子的摸金符一样,是盗墓贼求个心里安慰的东西。

第二,上面有不少破阵的法门和各类风水地形的样貌以及弱点,这是卸岭派门人必须掌握的。

第三,卸岭门人需忌烟酒辛辣之物,是为了保持鼻子的灵敏度,可以下铁钎入土,拔出闻泥土的气味,确定墓中的大体情况。

我整整在家研究了一年,直到我铺子里的最后一个伙计离开,而我无力付房租,铺子彻底的倒闭了,可我醉心研究《风水玄灵道术》,对这一切都感觉是过眼浮云,开始依靠给别人选墓地维持生计,那个时候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家里的亲戚看到我混成了这样,几乎没有几个愿意和我来往的。

大年一过,我便背着背包去了北京去找胖子,身上只有不到两千的现金,这就是我的全部家当,胖子所住的地方是公主坟,懂行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古董交易市场仅次于潘家园。

胖子在这里有个四合院,这是他家老爷子留下的,家里还有他的老母亲,母亲十年前因白内障失明,就靠胖子来养家,胖子别看平时嘻嘻哈哈的,其实也是一个苦命的人,这些日子正忙着想卖掉这个四合院,情况比我强不到哪里去。

一听说我来是让他去倒斗的,他立马就放下了手头的一切,问我有没有打听到好地方,我把一年前我们所去的大寨和他重提,说要不要去试试那个太后墓?

胖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说这次去的所有设备他搞定,让我先在他家里好好休息一下,我见他先是去了他舅舅家,好像打算把老母亲托付给舅舅,我告诉他让他帮忙找了一个铁匠铺,准备去造卸岭甲,当然前提是要找一只大蜈蚣,而且要活的。

在北京,胖子还是有不少的熟人,不出一天就让我去看一条叫“天龙”的家伙,半尺多长,通体乌黑,却有个红头,我一看就感觉就是它了,价是五百我要了,当然这还是友情价,气的胖子直骂他的瓷器不仗义。

我倒是觉得这个价格勉强能接受,要不是我身上的钱有限,我也不会让胖子为难,废话不说,直接到了事先商量好的铁匠铺,这种铁匠铺已经不多了,找这么一家从三环跑到了五环才找到。

里边是个老铁匠,生意非常的惨淡,不过老铁匠却吃的油光满面的,一问才知道,他几乎不怎么动手,来这里打造东西的几乎都像是我这种人,只不过是借他的铁锤炉灶用一用,给了他二百块钱,这其中也有材料费。

材料是精铁,老铁匠还给我一点钢料,说这东西添加进去可以增加器皿的柔韧性,毕竟纯铁打的东西太重,而且很容易折断,我听从了他的建议,先把铁烧成了铁水,然后把蜈蚣固定成一个钩子的形状,然后把铁水浇筑上去,再浇了钢水,等到冷却了之后,再一锤子一锤子的砸,直到把里边的废铁砸出,再重新做了形状……

卸岭甲就这样做成了,大概花费了我大半天的时间,用一根红绳栓住钩子的尾巴,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挂,几乎就和胖子脖子上的摸金符差不多,而且我这卸岭甲比他的摸金符更多了一层实际性的作用,那就是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当成钩子用。

根据《风水玄灵道术》上关于讲卸岭甲的一章说,用铁水浇灌活蜈蚣可以将其的毒素逼出体外,这样就蕴含在了卸岭甲上,这样肯定就有了毒,人佩戴上没有好处,可是下斗会和一些尸气等气体有接触,这东西能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

我们坐在快餐店里吃饭,他喝啤酒我喝茶,为了倒斗发财我真的忌了烟酒,再提我那次的遭遇,我很明确地告诉胖子世界没鬼,大概是我的幻觉,胖子说鬼是没有,可能有尸。

我点了点头,粽子这种东西用科学也能解释,就是人死后而僵,没有了免疫力,尸体上会有细菌、病毒的入侵,这可就好像人的细胞一样,可以控制尸体做简单的动作,比如跳跃,咬食等。

胖子拿出了清单,让我看看还缺不缺少什么东西,这时候他才实话告诉我,其实他这个摸金校尉也是实习期,光用专业知识,一次斗都没下过,所以难免有些担心和兴奋,生怕遗漏了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