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卿正当时小说by温柔一锤主角沈元霜齐景轩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逢卿正当时

更新时间:2020-07-20 17:01:24

逢卿正当时连载中

逢卿正当时

来源:掌文作者:温柔一锤分类:言情主角:沈元霜齐景轩

《逢卿正当时》的男女主角是沈元霜齐景轩,由作者温柔一锤倾情奉献,本书是部古代言情小说。文中讲述上一世,她帮渣男坐上了皇位,却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重来一世,她发誓,要血债血偿。
编辑月下客点评逢卿正当时三观非常的正,主角很正能量,关键还很幽默,而且这本书情节一波三折,主角崛起发展非常的不容易,历经艰难险阻。展开

本书标签:逢卿正当时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欲罢不能

  齐景轩的马车尚未回到太子府,京兆府外的告示墙上已贴出了“端王遇刺案”的结案公告。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告示上说,刺客乃端王府客卿,因撞见王爷与他心上人幽会,这才急火攻心捉刀行凶,事后他十分后悔,便自上衙门自首……

  这上阳城中,让人津津乐道的八卦无非权贵秘闻、风流韵事、凶案怪闻。

  端王遇刺案,把这三条占齐全了,转瞬之间就传遍了上阳城的大街小巷,且颇有愈演愈烈之态势,且成功上达天听。

  “小姐,事情闹大啦。”鹿菏忧心忡忡地将外面的消息一一说给沈元霜听。

  沈元霜听完后却微笑颔首:“和我想的差不多。”

  “小姐,您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这若闹到皇上面前去,端王非要说是您行刺可怎么办?”鹿菏急的不行。

  “唔……那就不太好了。”沈元霜低头抿一口花茶润嗓,不紧不慢道,“若他敢告这一状,陛下必然将他先下狱,后砍头。啧啧,死得这般轻巧,岂不便宜了他。”

  “为什么呀?”鹿菏歪着脑袋,一脸不解。

  这个问题问得好。

  自然是因为她沈元霜手里还捏着更劲爆,更厉害,完全能快速置齐景逸于死地的东西啊。

  前世她作为他手里最锋利的刀,为他在黑暗中干尽了肮脏事,自然知道他手里不少不能与外人道的底牌,如今重活一世,这些东西,便都成了她的先机。

  她可以轻易让齐景逸去死,但她希望这人能尽可能地慢慢死,难看地死。

  不教他尝尝万箭穿心、万念俱灰之痛,又怎对得起前世她对他的忠心耿耿?

  沈元霜看着鹿菏,脸上浮现一个意味深长又灿烂的笑。

  鹿菏缩了缩脖子:“小、小姐,您心中有成算就行,我不问了。您别对我这样笑,我腿软。”

  沈元霜敛了神色,笑骂一句:“瞧你这怂样,你家小姐还能吃了你不成?”

  “小姐,您刚才那一笑的样子,可不是要吃了我的样子,”鹿菏退的远了,这才补道,“那是要吞天。”

  “好你个鹿菏,竟敢编排起小姐我来了,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沈元霜跳起来去追她,两人就在小院儿里笑闹起来。

  自从捅了齐景逸一刀后,她之前那股子盘桓在胸口的郁结之气,似乎少了那么一点。是以,近来脸上也是有了真实的笑容。

  齐景轩还未入梧桐苑,就听见了里面的笑闹声,脚步便在梧桐苑门口停了。

  李翎察言观色后劝了句:“殿下,您还是进去看看吧,太子妃受的是内伤,有时候自我感觉良好,却也并不一定是大好了。她非习武之人,也不懂以调整内息来休养的法门,这般笑闹怕是容易伤着。”

  “孤竟不知,你还通医术。”齐景轩看了他一眼。

  李翎见他没恼,就低声赔笑道:“经验谈,经验谈。”

  齐景轩推门而入,结果才往里走了两步,就被一人扑了个满怀。

  “殿下想我了,只管来看我便是,何苦到了门口踌躇,累李翎替你寻理由呢?正好,我也想你了。”

  她有恃无恐地贴上他胸膛,柔胰环住了他的脖子,娇笑轻颤,吐息芬芳,像一朵红云、一枝娇花、一捧月光,像这天下间所有的美好。

  齐景轩闭上眼睛,深嗅着她身上清浅的药香味,情不自禁地收紧手臂,将她拥地更深。

  他不得不承认,不管重活多少世,他都会被她吸引。

  她就如一杯香味四溢的醇厚鸠酒,美味,剧毒;又似一只魅惑人间的花妖,无时无刻不在诱着人把爱给她,把命给她。

  他欲罢不能,可是……也不想再重蹈覆辙。

  齐景轩复睁开眼,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既然李翎说了什么你都听到了,便安生静养。”他不动声色地把人从怀中拉出来,带着往屋里去。

  “是,都听殿下的。”她从善如流。

  进屋后,沈元霜十分狗腿地为他鞍前马后,亲手递茶送糕,好不忙活。

  齐景轩皱眉:“这般献殷勤,你想让孤为你办什么事?”

  “殿下这话说的好见外哦。”这小女人眨眨眼,一本正经道,“咱们是夫妻,为妻侍奉您,那是再天经地义不过之事,怎么能叫献殷勤呢?咱们夫妻一体,想扶相持也是应当呀。”

  齐景轩也懒得与她争口舌,“叮”一声盖上茶碗。

  “孤有点小疑惑。若太子妃能为孤解了,那咱们就是夫妻,一切都好说。若解不了,这夫妻也没必要再做。”

  他斜睨了她一眼,眼底那一闪而逝的寒芒,昭示着这个“解不了”的后果会比他说的更惨更严重。

  沈元霜敛了媚意,双手交叠平执于胸前行了个正礼:“殿下且问,若元霜可解,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齐景轩道:“今日父皇过问了端王遇刺之事,端王那边一开始还指责京兆府办案草率,抓错了人,要刑部重审。可后来去了一趟刑部大牢后又忽然改口了,说没抓错人。孤想知道,为什么。”

  沈元霜嫣然一笑,坦言道:“因为我让牢里那位刺客柳先生转达了一句话……”

  端王府。

  齐景逸操起手边的茶盏就狠狠砸到了底下跪着的那人身上。

  “你是说柳文翰跟脚处理干净了?那沈元霜为什么会知道他是手握‘幽冥卫’的前朝余孽?前朝‘幽冥卫’是何等声名,若捅到父皇面前去,直接定我个谋反之罪亦未可知!咳、咳咳咳……”

  “王爷您保重身体啊,若再崩了伤口,奴才万死难辞其咎。”被砸的满脸鲜血的首席客卿跪着朝齐景逸爬。

  “你他妈现在也万死难辞其咎!”齐景逸一脚踹翻他,闭着眼睛喘了半天也没能喘匀了堵在胸口的那股气。

  “王爷,事已至此,还是善后要紧。那柳文翰必是留不得了,不如快刀斩乱麻……”那客卿抹了一把脸上血,又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柳文翰虽手无缚鸡之力,却是‘幽冥卫’之首。他死了,编在暗卫队伍里的‘幽冥卫’怎么办?那可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王爷,这是您成为‘幽冥卫’真主人的机会呀!”客卿献策道,“您召集他们准备劫狱事宜,然后让他们恰巧看见‘太子的人’把柳文翰杀了。如此,‘幽冥卫’依然能为您所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