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寂小说by昆仑士主角张治恭,杨秀芝,唐春玲,张乾贵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都市>浮生若寂

更新时间:2019-07-07 16:58:33

浮生若寂已完结

浮生若寂

来源:奇热作者:昆仑士分类:都市主角:张治恭,杨秀芝,唐春玲,张乾贵

《浮生若寂》是作者昆仑士所创作的都市小说,主角叫张治恭,杨秀芝,唐春玲,张乾贵的小说。主要讲的是:美丽善良的村姑杨秀芝嫁到兴泽湖,两年之后仍是女儿身。丈夫张治恭自知身体有短板,终日抬不起头来。不甘寂寞的新妇被丈夫的发小二喜吸引,你来我往暗生恋情……这是一个发生在乡村的真实故事。闭塞的环境、陈旧的观念,使一群不安于现状、渴望走出大山的年轻人经历了怎么样的爱恨情仇?当大时代来临的时候,他们又将如何面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迎亲的队伍中,张治恭跑前跑后,不停的给大家散烟,不时偷看几眼杨秀芝,心中那股按奈不住的兴奋溢于言表。

“过兴泽湖了。”前面有人大声说道。

刚才下了一阵小雨,湖面上的雾和天空中的云都很厚重。看不见湖面的宽阔,只有些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迎面吹来的风有些冷,长长的迎亲队伍走在雾中显得有些飘渺。

“秀芝,冷不?”旁边的表姐问道,这表姐也是个教师,和她父亲同一个学校工作。

“不冷,就是想小解。”

“你、你早上不是没有吃饭吗?”

“我上轿时妈给我端了碗葡萄糖开水,说这个可以补充体力。”

“啊。这个大姨也真是的,这个时候怎么能够喝加有葡萄糖的开水呢,这葡萄糖有利尿功能呢,你知道不?”

“谁知道啊!”

“你看这里到处是人,怎么解决啊?还是坚持一下吧,等到了张家以后再说。”

“我都有些憋不住了。”

“夹紧,夹紧,一定要夹紧啊,不然闹出什么笑话来,那才羞人呢。”

两人虽然是低声对话,却还是被旁边的人听见了。

“嘻嘻嘻……”,一阵窃笑过后,便大声招呼道,大家放慢脚步,小心路滑,陪嫁货摔坏了就不好了。

“这个落河跋沙的家伙,是成心要我们出丑了。”

张治恭把猪阉完已是快到午饭的时间了,杨秀芝母女自然要挽留他吃了饭再走不迟。张治恭是在外面混的人,知道在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地方,如果要回到镇上吃饭,很有可能就是晚饭了。主人这么轻轻一说,他也就顺水推舟,不再推辞。

“那就道谢了,随便煮点家常饭,只要肚子不饿就可以了。”张治恭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道,然后又把左手在空中一扬了扬,露出了袖口里的表,然后眯着眼看了看露出来的表。

“小伙子,你这个表怎么比秀芝她爸的表厚呢,一定很高级吧?”

“这是西铁城双拔子的,可以不上调,它自己走,也就一般吧。”张治恭十分很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妈,缸里没水了,我去挑担水。”说话间,杨秀芝挑了担水桶在院坝中间向她妈打着招呼。

“井在哪里,我去吧?”

张治恭条件反射一般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连跨几步,不由分说的从杨秀芝的肩上接过了水桶。自高奋勇的去挑起水来,站在那里的杨秀芝两颊一下绯红。

“我们俩划着船儿采红莲,采红莲,得呀得你拉西,得呀得娘有喜……”

“秀芝,你看这个小伙子怎么样?”张治恭刚走,杨秀芝的母亲赶忙拍不急待凑过身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妈啊!我去点火。”杨秀芝说完就跑到屋里去了,在原地的秀芝妈会心一笑。

“我懒得给你们扯了,等我把二喜看了回来再说,哦,张乾贵,拿医药费来?”苟发秀走过几步,突然又转过身向张乾贵伸出手来。

眼看亲就要到门了,苟发英还在这里胡搅蛮缠,张乾贵气得大眼对小眼,随手拿了几张十元的票子给苟发秀塞进了苟发秀的手里,并大声说道:

“够不够,我的活先人,我今天把你喊妈好不好啊。”

苟发英一走,他又把气撒到大儿子张治才身上。

“你把那坛酒放在街沿干啥子(什么)嘛?”

“爹,放在这里方便些,等亲一到就开席。”大儿子张治才对他爹张乾贵说道。

“嗯,这张治恭是不是遇见什么了哦,竟出这些岔岔事。”说完张乾贵又把他的旱烟袋在旁边的一张大桌子上敲个不停。

“唢呐欢,喜鹊闹,张府喜迎新人到。鸣炮,奏乐。”施礼先生声嘶力竭的一阵长嘶,一排响炮过后,迎亲的队伍出现了在大家面前,院子里的人一下又涌向了院门口。

“杨家女子张家郎。鸳鸯比翼今成双。缘定一线两心系,一路辛劳到我方。”

拉亲啦!

待木器安好以后,杨秀芝由张治恭的母亲牵着,来到院坝口,在翻过一个横卧的板凳后就被两个孩子带着向里走去,刚走到院坝中间两个孩子却停住了。

“宝儿在要小礼了,宝儿在要小礼了!”旁边围观的亲戚和朋友鼓捣着两个小孩,不给就不要走哈。

杨秀芝的脸已憋得通红,站在院坝中间,两腿直打抖,陪嫁的表姐自然知道她憋的是什么,但小孩不走,她们也不能移动半步。

“姐,我不行了。”扬秀芝这么一说,身体的肌肉马上松弛下来,失去控制的肌肉这就像上了堂的子弹一旦被扣动扳机,就是覆水难收。憋在膀胱肚里的尿水就像决了堤的河床,哗哗几下,院坝中间瞬间湿了一大片,顿时带着一股奇特的骚味飘荡在张家大院的牌坊内外。

说时迟,那时快,张治才急中升智,用脚一蹬,那坛足有百斤重的酒坛就倒在院坝中杨秀芝站立的地方,把刚才走尿的地方那里浸了个透。

“新媳妇,人好看,就是没带尿布片,新媳妇,股鼓裆裆,进门就是尿一缸……、、”大人怔着,小孩闹着。“啊”,一片寂静之后,整个院子里沸腾了,就像咋开了锅一样。

“说什么,明明是酒,哪里是尿啊呢?。”张治才大声呵吼斥着这些七嘴八舌的人道。

不愧为是村长,张治才这么一吼,整个院子顿时鸦雀无声,人们只能捂着嘴转过身在一边偷笑。

“走!”旁边的表姐飞起一脚,把放在门前的一面筛子和扫帚踢飞后,一把把杨秀芝拉进了新房。

“这,这怎么好嘛?”张治恭哭丧着脸。

“继续行礼不?”宾相先生过来问道。

“当然啦。”张乾贵苦煞着脸把烟袋拌得奇响。

“秋来叶落风也凉,注意半夜添衣裳,水过三江池已满,带露莲花已洞房。”

“这是说的啥子(什么)哦。”张乾贵一听这话就冒了火,那宾相先生自知又失误了口,站在一边不作声了。

“这有个啥子嘛,又不是生了私娃儿。”

“就是生了私娃儿,只要是治恭的种又怎么样啊。?”

“不是治恭的种又怎么样嘛?”

院坝外几个年青的后生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就在这时,已经换了装的杨秀芝从屋里走了出来。

“快,快,还站着干什么,赶紧拜天地。”张治才把还在发愣的张治恭推了一把。

“鱼水千年合,芝兰百世馨。天作之合,鸾凤和鸣。”

在鼓乐的伴奏下,宾相先生又继续着婚礼仪式。

“茫茫人海寻江天,只羡鸳鸯不羡仙。月老托缘牵梦里,梧枝连理合地旋。”

“同心同结千年缘,童子五更开红颜。天生才子佳人配,百年修得共枕眠。”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不知道什么时间,天空又飘起了小雨,参加婚礼的人都往街沿和屋里挤,很多人都站着。婚礼仪式的最后一项是摆礼,就是要把新媳妇陪嫁的所有东西,能够摆出来的都摆出来,不能够摆出来的就要把物品的名字报上来,往往这是令人十分关注的事情。从中可以看出女方家的富有和贫穷的程度。

由于事先有准备,在雨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地笼的上方已经支起了帐篷。摆礼和开席,报菜名同时举行。

上衣20件,下衣18条,鸳鸯枕两对,新鞋16双,袜子12双。

噜哩噜,啦哩啦……

扣肉一碗

脸盆四个,洗手架两个,开水瓶4个,茶杯8个

噜哩噜,啦哩啦……

龙眼肉一碗,夹沙一碗。

自行车一辆,缝纫机一台。

噜哩噜,啦哩啦……

排骨一碗,烧白一碗。

电视机一台,双卡收录机一台。

还有电视呢,这杨家真不简单。那个电视是个啥样子,和电影有啥区别啊?

你晚上看了就知道了。

木器家具总共48条腿。

今天来的都是本村本社的,还有当地的头面人物,大家彼此都十分熟悉,张治恭单位的领导由于去县城开会,来的是几个要好的朋友,由办公室主任带队。

当办公室主任代表单位正在读祝贺辞的时候。前来送亲的杨家人突然离开桌子起身告辞,而桌子上的饭菜一点都没有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