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魅藏小说by祝龙腾主角关心,雷子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诡探魅藏

更新时间:2019-04-21 21:16:48

诡探魅藏连载中

诡探魅藏

来源:掌阅云作者:祝龙腾分类:灵异主角:关心,雷子

《诡探魅藏》是作者祝龙腾所创作的灵异小说,主角叫关心,雷子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下面我要讲一个故事,有些晦涩,也有些热血,时而又很平静,但那却是我永远无法忘却的时光。其实之前我一度失眠了很长时间,最近我发现如果我不宣泄出来,恐怕那些事将随着我的老去,永远沉没。有些东西,确实是应该永远封存的,可惜我这个人有些神经大条,不吐不快,我这样的人,一直在触犯着某些不该触犯的东西,包括这些故事。对于很多东西,就像佛陀所说的,不要执着,执着你就很难放下。对于这些经历,别认真,我一直强调,这只是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我的故事。我叫关心,请记住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只断手,一沓照片怎么会在一夜之间不见了?这东西既不是贵重物品,而且看上去也特别晦气,毛贼是不可能偷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老爹!对,老爹趁家里没人把东西拿走了,他想销赃!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说明老爹还在北京,并且没有被逮住,我松了口气,坐到沙发上,看着那铁皮箱子,有点儿想笑。

突然,那铁皮箱子竟然震了一下,紧接着从里面发出一阵吱吱声,似乎有人在用指甲划动铁板,听得我有点头皮发麻,让一下子想起了雷子做完给我讲的故事,心里顿时一个激灵!

我有点发懵,呆呆看着铁皮箱子足有半分钟,仔细再听,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我不禁纳闷儿,难道是我没休息好,出现幻觉了?想着,我咽了口吐沫,壮起胆子就去开铁皮箱子,就在这时,铁皮箱子突然自己开了,瞬间从里面伸出一只鲜血淋漓的大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脑袋嗡的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从箱子里探出一个满脸鲜血的大脸,双眼怨毒的瞪着我,阴测测说道:“还我手来......”

我“啊”的一声惊叫,猛地站了起来,眼前的一切瞬间消失了,然后我发现,我竟然站在电影院里,很多人都像看傻B一样的看着我。

我这才想起来,喝完酒之后,我甘愿做雷子的电灯泡,陪他和他新认识的女朋友来看电影,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刚才的一切原来是个噩梦!

雷子坐在前排,回头看了我一眼就道:“哥们儿,咱们看的似乎不是恐怖片吧?”

我脸一红,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坐了下去。

看完电影又去唱K,总之这一晚上雷子身边特别明亮,这里就不多说了,回到雷子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简单的补充一下睡眠,第二天一早吃了几口狗不理,直奔楼下营业厅,调出老爹的话费单子之后,我发现这张单子竟然跟我昨晚梦到的一摸一样,我吓了一跳,心说昨晚的梦不会是真的吧?

想到这,我忙打车跑回了家,小心翼翼地开了家门,第一眼就去看茶几上的铁皮箱子,箱子开着,照片和断手都在,我舒了口气,看来现实世界毕竟不像小说那样太多巧合。

想起昨晚那个噩梦,对于这铁皮箱子无意间产生了抗拒和恐惧,我二话不说,重新把东西装进去,放回到老爹的床下,又找来铁钉把地板狠狠钉死,这才输了口长气,心想你丫的要是真闹腾起来,逼急了老子就一把火把房子烧了。

这一折腾就到了中午,我急忙给于叔打电话,竟然还是无法接通!一连七八天,也不知给于叔打了多少电话,结果都是一样。这七八天每天晚上都是噩梦连连,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总感觉半夜的时候,老爹的卧室里有人在挠地板,吓得我整宿睡不着,别提有多狼狈了。我终于按耐不住,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于苏,电话接通后,她刚说了个“喂”,我就挂断了,心里砰砰乱跳,不过回味一下她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不禁对刚才的冒失有些后悔。(于苏是于叔的女儿,几年前于叔撮合我俩,但是我当时特想当兵,就临阵脱逃了,所以我们的关系有些尴尬,虽然几年不见了,我心里还是感觉不好意思。)

到了第九天晚上,大概十点钟左右,电话铃突然响了,我条件反射地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于叔,真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黎明曙光,当即按了接听键,首先传到我耳中的是呜呜和吱吱的电锯声,而且那边信号好像有些不好,根本听不清于叔在说些什么,依稀可以听到“我......龙山......”什么的。我心说不是吧,大半夜的让我听《电锯惊魂》,于叔怎么这么神经大条?过了片刻,那边的噪音渐渐没了,于叔的声音才清晰起来“关心呢,我是你于叔......我在二龙山呢......外面风大,信号不太好,你听得清吗?”

“我听得清于叔,我想问你个事......”

“你先听我说,我这边事情很紧迫,等一下我发给你个地址,你按照这个地址过来找我们,你爸出事了,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一听最后那句话,心里就是一个激灵,睡意全没了,顿时就坐了起来,刚要问怎么回事,那边又传来了一阵噪音,然后就挂断了。

大概过了两分钟,于叔发过来一个地址:哈尔滨宾州ΧΧ旅馆,有人接应,速来!

看完这条短信,知道那边肯定出事了,于叔是个警察,做事十分谨慎,但短信上叫我速去,只告诉了地址,却没有叫我跟接应人怎么联系,看来短信发的很仓促。

一听到老爹出事,我顿时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忙去开电脑打算预定明天的航班。这时门铃响了,我心说这么晚了谁他娘有病啊!我脾气其实很好,但最近怪事太多,加上连夜失眠,搞得我内分泌失调,脾气异常暴躁,当即没有好气的喊了声:“等一下,忙着呢!”说完继续开我的电脑。

靠,也不知这电脑是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开机慢的要死,只把我急得满头是汗。外面的敲门声更响了,我心说催命啊!踢了电脑桌一脚就去开门,门一开就看雷子呲着牙笑哈哈的挤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两瓶二锅头,嘿嘿一笑:“关心同志,有没有雅兴整两杯?”

“整你妹啊!”我哐的一下甩手关上门,继续去开那台破电脑。

雷子一看我冲他甩脸子,一下子就火了:“我靠,你小子不待见雷爷是吧?雷爷我因为你都他娘的下岗了,你丫的还翻脸不认人了?狗日的!”说着就坐在了沙发上,自己抽起了闷烟。

也不知怎么,这该死的电脑还是启动不了,我一着急一脚就给它踢翻在地,显示屏直飞出去好几米。雷子一看还以为我针对他呢,立即就站起来大叫:“关心你啥意思?对爷有脾气你冲电脑撒什么疯?妈的,雷爷也是街头混过来的,受不了你这德性知道不?”

我一听这不起哄吗真是,顿时就挽起袖子走了过去,没想到雷子竟然又坐了回去,嘴里还嘟囔一句:“君子之交淡如屁,屌丝动口不动手,有事儿咱商量,你抽什么龙卷风?”

他这么一来软的,我的火也消了不少,心说这么铁的哥们儿大半夜来找我喝酒,我跟他干什么架。我也叹了口气坐下来,递给他一根烟就问:“这么晚来有事啊?”

“什么话?没事就不能找你啦?”听语气,他还在气头上。

我给他点了烟,勉强一笑:“我这不一直没找到老爹嘛,心情不好,你别往心里去。”

雷子接过烟,看样子也消气了:“还没联系上吗?话费单子你查过没有?”

我点头:“查过了,你刚才说你下岗了?”

雷子没听进去,接着我的话就说:“雷爷不愁工作,动动嘴皮子工作就来了,还是先解决你的事。”

我听了这话,心中暖烘烘的,直接叹了口气:“我老爹一直没联系上,不过于叔刚才给我打电话,说老爹出事了,让我去趟哈尔滨。还得麻烦你帮我照看着家,我必须过去。”

雷子一听,立刻就不愿意了,骂道:“我靠,你知道打虎亲兄弟不?咱俩就算不是亲兄弟,那也是战友呢,战友你懂不?要不要我雷指导员给你上一课?“

“行了别瞎扯。”我吸了口烟:“我这次没跟你开玩笑,跟着我可能有危险的。”我这话绝不是吓唬他,当时我就是这么觉得,因为整件事让我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果然,后来事实证明了我的顾虑。

“我的关心同志,你这就不了解雷爷的为人了吧?你雷爷平生什么都不好,就好跟兄弟赴汤蹈火。”说着,将二锅头的瓶塞打开:“还好这个。”然后把酒递给我,开始哼哼起来:“来,兄弟,喝了咱的酒啊,上下通气不咳嗽;喝了咱的酒啊,滋阴壮阳嘴不臭;喝了咱的酒啊, 一人敢走青刹口; 喝了咱的酒啊, 见了王爷不磕头。 ”

我接过来喝了几口,辣的嗓子直冒烟,头脑也清醒了许多,就笑骂:“你小子少糟蹋艺术。”

别的也没多说,毕竟听到老爹出事的消息让我没了分寸,于叔显得很慌乱,那边情况不知道怎么样,我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感觉于叔这个电话似乎有问题,总之这一去可能是龙潭虎穴,雷子虽然不着调,但在部队里也是侦察连尖子,有他跟着我,毕竟是个强有力的帮手,只是这样拖他下水,我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