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七号小说by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主角周蓬蒿,伍紫衣,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军事>国安七号

更新时间:2019-07-07 18:29:14

国安七号已完结

国安七号

来源:奇热作者: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分类:军事主角:周蓬蒿,伍紫衣,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

《国安七号》是作者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所创作的军事小说,主角叫周蓬蒿,伍紫衣,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和平年代的秦城暗涌丛生,在一个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惊心的侦破大片正时刻上演着...谁的记忆里没有一个白衣飘飘,跳槽而至的国安七号新丁的处子之战,竟鬼使神差地放跑了当年女神...记忆中的古城像一朵放肆盛开的罂粟,有关黑蜥蜴犯罪集团的调查,居然牵动了多位华夏国高层的神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莽莽的夜色看起来是没完没了,伍紫衣的眉头深锁,凭借自己多年从警的经验和对一处的了解,无论是张正还是薛建都是久经考验的国安精英。上头说他们有问题的时候,伍紫衣也是争了个面红耳赤,差点就没掀了局长大人的桌子,但是后来自己还得来唱这个“抓人”的红脸。没办法,要保护自己的同志,这个“仇人”还是自己做比较好…33岁的女人,没有家庭,没有孩子,看上去很是潇洒,实际上这种负累自己清楚,没有安枕的臂弯没有贴心的爱人,无从倾诉…伍紫衣呷了一口没有加糖的咖啡,并没有克服困意,心下郁闷地往大办公室的饮水机走去。

她看到了周蓬蒿桌面上007的胸牌,这个粗心的家伙居然就把它歪歪斜斜地放置在了办公桌的鼠标垫上。要知道国安一处的007那可是一处的精神图腾,甚至整个秦城的国安那个007的号牌就是力量和智慧的象征,是国安正能量和灵魂之所在。伍紫衣自嘲地笑了笑,周蓬蒿啊周蓬蒿,看来十多年的从警生涯还真是把你的锐气给磨光了,你的心中还有骄傲么?那种血性的骄傲?夏天海所谓的唤醒对你来说真的就那么困难?

一年前的国安新招录人员面试,伍紫衣是一眼就认出了周蓬蒿,可这个傻子似乎对自己并无印象,那眼神有些局促更多的是一种陌生和茫然。

光从个人履历上看,周蓬蒿是毫无优势,甚至在个人专长方面被哪些计算机英语狂人给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吸引自己和张正注意的是这个秦城X小组组长的身份吧,对自己来说不尽然,但是她明显看到了张正的眼前一亮,是那种看到了宝贝一般的发出光亮。

秦城公安的X小组蜚声全国,数十次被集体上调公安部的专案组,绰号是“公安部疑难杂症专家小组”,它是秦城甚至整个西京省警界的一块金字招牌。X小组的组长,那可是压不住光芒的宝贝,陆机说过: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张正死后,国安需要一条激活整体动力的鲶鱼,哪怕这条鲶鱼目前还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一年前的场景犹如电影回放一般,“乘现在他还不是整幅的太阳,赶快收编啊,要知道那每一缕阳光都是宝贝。”一向粗鲁的张正在面试桌下给了自己脚面一下,“这头蠢牛,你的表演也太过了吧。”伍紫衣又好气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求贤若渴不及鞋履的曹丞相了。”

张正的眼睛放出了光棍求偶时候才会有的光芒,投向自己的居然还有一丝祈求,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局长桌子没少拍的家伙居然为眼前这个带着坏坏笑容的男子所折服…这个X小组真的如此厉害?

她“不怀好意”地指了指周蓬蒿不怎么搭调的衣着,张正倒是对他的不修边幅并不介意,男人嘛,就应该有股颓废劲,油光可鉴的那种小白脸肯定外强中干,没货!他不顾伍紫衣紧皱眉头的表情很是亲热地扔了根“玉溪”给周蓬蒿,周蓬蒿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飞出个打火机出来。俩个大老爷们就旁若无人地聊起天来,与面试的内容无关,甚至还有些H级的内容,“这俩个二货都是什么人啊。”

伍紫衣面色一红,很快就要发火的样子。好在这周蓬蒿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可以,他及时掐掉了香烟,突然之间一副正人君子的无辜模样,仿佛刚才那些色情话题根本与他无关,张正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想起周蓬蒿面临面试的尴尬情形,他不屑地挑了挑眉毛:向一个丫头低头,你真是把爷们儿的脸的丢尽了,掉份儿,我老张看中的人她一个丫头片子怎么地也否不了。想着,张正毫不在乎地吞吐了一个大烟圈,正好把头别过来征询意见的伍紫衣被熏得大声咳嗽。

伍紫衣转过头来本想和张正商议一下让周蓬蒿介绍一下自己的特长。这一下被呛了个够呛,连忙摇手说:“算了算了,没事没事。”

有些呆滞的张正不解其意地接着问道:“伍处,你还有什么问题?”说话之间,又是一个老大的烟圈破空而至,伍紫衣这回学乖了,与他保持了合适的距离,以免被再次“误伤”。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伍紫衣连连摆手,张正暗中朝周蓬蒿做了个“V”字的手势。

周蓬蒿暗暗一笑,这号称华夏国的CIA也不如想象得那么古板嘛。放下自己心爱的警察事业,周蓬蒿着实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但是他不想再走回头路。虽然秦城的X小组是混得风生水起,但是那些渣滓一般的领导,混账透顶的号令让他无所适从,要不彻底地变成一个傻子,要不离开原地寻求改变,周蓬蒿想起了战友那悲怆的眼神,他真的有些受不了,他需要这份国安的工作,他不想脱下制服,毕竟国安和公安性质相近,都是战斗机构,虽然面对的对象有些差异,但是自己除了这打打杀杀,也别无其他特长。“可不能被淘汰了,否则我这一辈子就算GAMEOVER了。”

他的焦虑引起了伍紫衣的关注:当年的周蓬蒿是多么意气风发,此刻的这种落差让伍紫衣有看到另外一个人的想法。

六年前的伍紫衣刚从国外留学归来,那时候已经到了黄昏时分,路边的街灯把她优雅的身影拉得老长,刚刚和男友分手的伍紫衣格外有些落寞,天气转凉,又下着小雨,这样的一个秋天,对自己来说有些过于残酷。伍紫衣从紫色的挎包里取出半截好时的巧克力,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她就想吃点什么,好在自己姣好的身材是怎么吃也不长肉。就在他掏出巧克力的同时,不知道是谁撞了她胳膊一下,腋下的公文包一下子就落在了地上,就在这电光火舌之间,一个身手迅疾的小偷很是敏捷地接住了将将落地的公文包,然后一副和自己跑马拉松的样子,伍紫衣当时穿着高跟鞋追出半里路,脚崴了个标准的S型,她额头的冷汗直冒:“那公文包里可是有国安的机密文件,一旦泄露出去,不仅仅是失去工作的问题,上军事法庭的可能都有…和男友分手就是为了这所谓的事业,可这出师未捷身先死…自己算是背到家了。”伍紫衣那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当时,周蓬蒿率领的X小组出色地完成了国际刑警组织的行动载誉归来,看到一男一女全速奔跑的情形,周蓬蒿是心中一振,凭借多年刑警的敏锐嗅觉,他判断出了俩者的身份。

几个健步就冲了出去,那小偷也算是个中高手,可惜他遇见了X小组的长跑冠军,亚马逊训练营的优秀学员…他快周蓬蒿更快,他慢周蓬蒿也慢,看出周蓬蒿有猫戏老鼠的成分,为了避免被他玩死,气喘吁吁的小偷主动停了脚步举手投降。

“哥们,美女的包给你,成全你英雄救美了,就放兄弟一马吧。”周蓬蒿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对方窃喜将将回头,周蓬蒿上步一个锁喉别手将小偷轻松抓获。

“哥们,你太无耻了,不按套路出牌。”小偷一路上很不服气,骂骂咧咧。

周蓬蒿很是自信地嘴角扬起半边,坏坏一笑。:“你要怎么说悉听尊便,不过我一向如此:我可是个战术大师。”

“战术大师,我呸,你个死老千。”小偷愤愤不平。

“亲,你的包。”周蓬蒿的秦城口音一览无遗,伍紫衣脸色一红连忙想说声谢谢,这个谢字说了一半又吞咽了下去,这个周蓬蒿用一种坏坏的眼神看着自己,把包递给自己的刹那居然在自己的手心挠了几下。

“太无礼了,这是个登徒子?”伍紫衣脸色大变,英雄和猪头之间的切换也太快了吧。她不露声色地问了句:“请问您怎么称呼?”

没等他回答,一旁的X小组成员已经大声嚷道:“秦城X小组副组长周蓬蒿,男,未婚,外号猥琐男,特点:猥琐,相当之猥琐。”

“啪”周蓬蒿给了他脑门一下,还以为这小子有些害羞,他说出来的这句话伍紫衣差点没晕过去,“下次再抢老子台词,罚你丫的对着墙眼做300个俯卧撑。”

“为什么又是墙眼。”

“你小子不是雄性荷尔蒙过剩么?不过是俯卧撑,老子没让你去帮人钻井就很不错了。”

伍紫衣彻底晕了过去。最后周蓬蒿的面试结论是她写的…对周蓬蒿来说自然是个好消息,但是伍紫衣对他的人品却还是有些保留…

“为什么开到这片丛林中来,打猎?还是玩真人CS?”周蓬蒿耸耸肩有些无厘头地问道,两个人下车有些“被动”,这时咯噔一声车胎爆了,两个人的额头碰在了一处,火辣辣地疼,所不同的是:黄莹蓉疼的是一处,周蓬蒿是两处,除了额头还有脚面…他们下车的时候,发现开货车的司机已经无影无踪。

“搞什么飞机,也太不敬业了,劫持人居然还有劫持一半的,良心发现?还是对方没有付运费?”黄莹蓉用柔软的胸部撞了周蓬蒿一下,周蓬蒿敏锐地感觉到危险的来临,他下意识地把黄莹蓉拉到了身后,忘记了小丫头才是自己涉险的始作俑者。

周蓬蒿的眼神开始了全方位的搜索,这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造型有些像当年集训的亚马逊森林,虽然有半个主场的感觉,但是他还是暗自警觉,心里多少有些打鼓,好久没有这种战战兢兢的感觉了,到国安是想求一个安稳,现在看来,有些人天生就是劳碌命,周蓬蒿脸上露出了一个悲戚的神色。

“跟着我。”周蓬蒿一把抓过黄莹蓉的小手,这是一种霸道的温柔。

黄莹蓉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拒绝。他一路慢慢吞吞地向前,一侧的耳朵在紧凑地伸缩着,眼睛的余光也是不脱地在扫描前后,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活络了起来,整个森林里前后五十米范围内的活体动物都在他耳目的控制范围之列。

“鸟叫,蝉鸣…还有树叶落地的声音。”周蓬蒿慢慢进入了状态。前后埋伏的人一共有四个,他们深谙丛林作战的法则,贴靠这茂密的大树,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很显然这些人不是黄莹蓉的人,他们没有和她联络的意思。

这空气中弥漫的是一股杀气,周蓬蒿敏锐地捕捉到了他们游离在自己和黄莹蓉身上的眼神。然后觉得对方根本就是要杀自己,而扫黄莹蓉的眼神则根本是男人的本能,扫过之后的那种压抑不住的喘气声虽然不大,但足以让周蓬蒿这样的高手听见。

“这是些什么人,难道在米娅之外还有其他恐怖份子的存在。”周蓬蒿的右耳抽搐了一下,他听到了MP5皮带摩擦树干的声音,他对这种微冲很是熟悉,熟悉到了它的一丁点声响都能听到、辨识出,那一刻周蓬蒿的耳畔听来是一种“呼吸声”,这种呼吸就是索命的前兆,“趴下”周蓬蒿用快到不可思议的动作一个别腿将黄莹蓉绊到在地,然后结实的身体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她的身上,他心中暗叫了一句好柔柔啊。

几乎同时一梭子子弹当当当打在了一旁的大树上。顾不得两个人贴面的暧昧姿势,周蓬蒿又下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他的手中握住了三把飞刀,保持着最高的戒备状态,他的脑中迅速地盘算着,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对手,此刻,他的左耳际听到了微动,“好,来了,终于动了。”周蓬蒿低声道,黄莹蓉甚至听出了一点点兴奋的味道,这个嗜血的家伙,只见他手中寒芒一闪,一个硕大的身躯啊了一声之后扑通倒地。

前三后一,身后就一人,不足为惧。现在面前是开阔地一片,这是最好的摆脱敌人围猎的时刻,周蓬蒿一把抓住黄莹蓉的肩膀,和她在这满是枝桠和碎叶的丛林里打起滚来,你要别说,从远处看,那就是活脱脱的在打野战的情侣。让人大跌眼镜的有两处:一是这小俩口没有宽衣解带,二是这男子不够专注,在打滚的时刻还向前面扔了一块石子。

周蓬蒿的准度惊人,又是一名壮汉应声倒地。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他开始主动出击,对方还有两人,这俩个是高手,自己算准他们出手的角度和方位,但是对方就是龟缩一般任就是没有出来,这个战场上讲究的是一静一动。何时静,何时动,不是光靠一腔热血就可以包打天下的,那些冲杀在最前面的往往就是对手的靶子,现在是比耐心的时刻,不知道对手还没有援兵,不知道这丛林之中有没有陷阱,周蓬蒿的额头出现了大量的汗渍。

“米娅的人?似乎不像。”这些人像是专业的雇佣兵,比米娅的那些酒囊饭袋强太多了。

黄莹蓉脑袋也在高速运转,引入这丛林中就知道是上套了,小妮子破天荒地煞是镇定,朝周蓬蒿做了一个很专业的大拇指对冲的手势,“什么,她要和我一起出击?就您那小身板,开什么玩笑?”周蓬蒿使劲地摇了摇头。

“见鬼。”只见一道黑影高速闪过自己,小妮子动了,很迅疾地动了,她的身手不错,和他对上的黑衣人竟然没有机会开枪,周蓬蒿的眼神死死锁定另外一个黑衣人,现在好了,不动也得动了,傻女人还真是恐怖,她随时能把你引到沟里去,最惨烈的是阎王*刚好*那一刻就在这臭沟里洗澡…“好了,老子陪你一起疯吧。”周蓬蒿索性大咧咧地走了出来,直接向对方藏身的角落走了过去,被周蓬蒿锁定的黑衣人并没有冲出来,而是连续后退,他忘记了手中有枪的优势?傻了?不一会儿,竟然加速逃出了周蓬蒿的视线,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黑衣人分明是四个人中最厉害的,可仿佛这个人“害怕”自己似的,竟然放弃了主动权,并未采取任何的行动。

这是试探?还是戏弄?或者就是纯粹的警告?今晚连续经历的生死时速让周蓬蒿有些脱力感,他的大脑一下子没有跟上思路。

这边黄莹蓉在对手的进逼之下也是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虽然有些手忙脚乱,那是对敌经验不足的缘故,看出小妮子的功力在对手之上,周蓬蒿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周蓬蒿,帮姑奶奶一把你会死啊。”小妮子气急败坏的这句话让周蓬蒿确认了她的游刃有余。两个人又交战了了十几个回合,黄莹蓉一记手刀劈在了对手脸上,对手应声倒地,战斗结束,小妮子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你是谁,为什么把我们引入丛林,米娅呢?是不是她让你们来的?”

“你猜。”对手不屑一顾露出了很诡异的笑容,然后脸色倏地一变,白沫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不好。”小妮子抢前一步,用力地捏开对手的嘴,但是为时已晚

周蓬蒿揶揄地说道:“经验不足害死人啊….”

“滚犊子,猥琐男。”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谁言我是猥琐男,偷得日月换晴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