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帝霸王独宠娇妻小说by小舞主角景雅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黑帝霸王独宠娇妻

更新时间:2019-07-07 17:40:41

黑帝霸王独宠娇妻已完结

黑帝霸王独宠娇妻

来源:奇热作者:小舞分类:穿越主角:景雅

《黑帝霸王独宠娇妻》是作者小舞所创作的穿越小说,主角叫景雅的小说。主要讲的是:\"西战大陆最大的两国,伦萨和纳西,像是达成某种协议,百年难得一见的齐心协力,叶魂座上了纳西的皇帝,君邪也成就了伦萨的新皇。有人说,这两位新皇得益于两位女子,甚至有人说他们是一对姐妹,不管是什么,安居乐业,风调雨顺就是百姓希望的。夕阳余晖五彩斑斓,男人冷邪,女子柔美,两人相视一笑,十指交握便是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旭日东升,金色阳光浅浅洒下,包裹住整个西盘拍卖会,湖面上波光粼粼,火红的颜色,炙热的温度,让刚出门的景雅感受到热气扑面,如同在寒冬中泡着温泉,当然,是忽略掉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

江面被熊熊大火燃烧,喊叫声,哭鸣声,还有逃跑和跳水的声音,此起披伏。

“官铭,你要做什么?”一民深色衣服的男子,大声对着岸边的男子嚷道,船舱里的人纷纷探出头,很多人都认出,对方是昨晚拍卖会的官家人。

本来这是一艘景观船,由几条玄铁金链相互锁住,防止浪把船冲走,可现在官家人在上洒满了焦油,甚至水面上都是黑色焦油的气味,就算有人想跳水逃生,也躲不过水里的烈火。

官铭微浮的肚子,满脸怒气,“我们官家也不想与各位为敌,但昨天你们当中的一位偷走了我的玉魔丹,只要交出来,在下保证会既往不咎,立刻接大家下船。”

玉魔丹是他花了天价买回的,本来是想献给家主的,家主官诀最宠爱的儿子官阳重伤,已卧床半年有余,经多方打探,只有玉魔丹才能康复,因此昨晚就算被对方血宰一顿,官铭也咽下了这口气,可没想到才刚出会场,就被人暗杀,差点送命,这种种巧合,让官铭不得不怀疑对方的意图,玉魔丹一定还在对方手上。

一整晚上从官家调动大批死士,暗卫,法师,准备围攻这里,果然,刚一进来就遇到很多死士的阻拦,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因此立刻让人做法,把船舶上的金刚链和水里都施了火,用火攻之。

听到他的话,船上的大商都失了颜色,每个人顿时都惊慌和愤怒起来,一个个情绪激动起来,“官铭,你的意思是我们偷了你的丹药,你这是血口喷人!”

“是啊,快放了我们,不然等回去,定要你们官家好看!”一个年轻的男子叫嚷道。

“官铭,你什么狗东西,竟……”嗖的一道破空,一柄木箭插在刚刚那人的嘴巴里,男子睁大眼睛,似乎不敢置信倒地。

“啊!杀人了!”人群中不少女性也害怕的哭嚷着,尖叫出声。

“闭嘴!”君邪寒眸厉扫,冰冷的呵斥。

银侧目看着站着妇人旁边的男子,握了下手中的配剑,缓缓道,“若是再听见哭声,我的刀立刻让他们见阎王”。

“你,你是君家的银护法!”一男子颤抖的指着银道。

“什么,你说他是银护法?”

“银护法是谁?”另一人问道。

“君家,不是这次拍卖的卖家吗?难道……”

马上的官铭眸光死死盯着君邪,带着一丝公式的笑意,“在下到没想到,这次拍卖竟然能请君家当家亲自前来,实属荣幸,刚刚多有得罪,望君当家能下船与在下商讨如何?”

“商量,你配和本王商量!”君邪冷酷一笑。

景雅见对方脸色铁青,不由暗自挑眉,君邪真是嚣张,一点情面都不留,呜呜,景雅不得不重新估量逃与不逃的结果。

周边众人都像看杀人犯般盯着自己,还有眼前这一排排神射手,不禁打了个寒颤,果然,跟在君邪身边最危险,因为几乎所有的神射手的箭都是对着君邪的。

整个花船被烧了个大半,浓浓的黑烟,炙热难耐的高温,不断坍塌下的木桩,快要压垮船上人最后的稻草。

景雅浑身是汗,被大火熏烤的脸颊,红黑均半,时不时躲避落下的残垣断壁,可越是慌乱越是要镇定。

“君当家的,我们可是无辜的,有什么大家好商量,以免丢掉性命”一男子按耐不住,颤抖开口,他不想死。

抓起手边的长剑,朝君邪杀过来。

对方武功不低,面带杀意,双眼死死盯着阻挡在他前方的雷,借力一点,飞身而起,宛如轻灵飞燕,转眼间两人飞身数尺,互不退让,其余众人见此,纷纷上前,与雷交缠在一起。

眼见众人杀上来,距离君邪只有五步之遥,白衣银对君邪微微点头,也挥剑加入战斗。

接着,银一个侧身,景雅只觉得刺耳,缓缓看过去,一双眼眸顿时大瞪。

夹板,船延,甚至自己的衣服上都沾染了血迹,地板上四处散落着手臂,双腿,头颅,耳朵……

呕,呕,景雅再也支持不住,用力稳住身体,狂吐不止。

苍白的脸色加之不断摇晃不稳的大船,景雅心中不断呐喊,上辈子是不是偷的太多了,这辈子又没来得急烧高香,导致今天这样的惩罚。

雷只用了紧紧不到五招就解决了对方,这只有顶尖杀手才做的出,岸边官铭看到这一幕抓着马栓的手不由的更紧,心中的吃惊和震撼不可谓不大。

这样的人留不得,若今天让他逃了,那今后……

“快放箭!”官铭脸色阴沉的可怕,瞬间做出决定,一定不能让他活着。

背靠船沿的景雅,吐得一塌糊涂,刚想缓口气,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斯斯的声音!

微小的破风声让她伶仃大作,这声音自己非常熟悉,以前一次去一个土豪家偷窃,对方在暗格中藏着的就是这种小钢针,幸好躲得及时,钢针上没有毒,不然小命休矣!

条件反射般,身体的行为快过意识,一个打滚,躲开了数发带着火苗的长箭,回头看过去,刚呆的地方瞬间扎成刺球。

景雅脸色瞬间苍白,再也顾不上什么,东窜西躲的往君邪身边跑,他的武功绝对是最高的,存活率也会高。

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连环锁式的捆绑,死死抱住君邪,怎么拉都拉不下来。

“你做什么!”君邪先是一愣,立刻脸色铁青,恨不得一掌把景雅打出去。

“他们用的是火龙阵,以火攻火!”景雅快速说完,手指了指江面,最近的一颗大树,“我要十米的距离,能做到吗?”纯净的大眼坚定的望着君邪,似乎再做着最后的赌注。

君邪扫了眼微踹的银和雷,语气平淡,“10米!”

“是!”多年的跟随,让对方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读懂他的含义。

真是默契,景雅心中一叹,甩开其他杂念,她要集中精神,胜败就此一举。

神偷的名誉并不是空穴来风,对这个世界奇形怪状的功法她学不来,但奇门遁甲倒是略知一二,当然会了解这些,纯属逃命方便。

没想到今天竟然用在这里。

君邪手中动作,聚集内力,猛的朝前方水面打去,而雷和银分别朝后方猛打,水花四溅,火声噼里啪啦,一股带着火焰的巨浪冲向对岸的人群。

而整个西盘花船被两股水流的力道彻底打翻。

“不好!快躲开!”官铭见火焰朝自己扑来,坐下白马横冲乱撞,整个射箭手的队形顷刻间瓦解不少,不少人身上,衣服上到处是火,怎么扑都扑不灭。

君邪冷哼,眉宇间杀气一闪,十米,在船翻前一秒腾空,借着景雅的丝线准确无误的定入岸边的大树上,猛的一个借力,君邪扣着景雅安稳的落地。

此时空中出现两道掌风,来者是官铭的亲卫,却是官家最厉害的七鹰中的两人。

“君邪,今天就让我们兄弟见识下君家家主的厉害,上!”

君邪深邃的眼眸闪过狠辣,挥手扯出腰间软剑,朝两道掌风迎去,雷和银身上都挂了彩,但依然与官铭的死士奋力纠缠。

景雅本来准备躲在一边的,她只是个神偷,武功也就只有轻功拿的出手,在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杀人游戏,景雅绝对没有什么同情心,但前提也是她能打赢呀!

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发现景雅是被君邪带着过来的,拿起武器对着景雅砍过来。

景雅裂开嘴角,一边躲闪一边哀嚎,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君邪,都是他害的!

君邪与两人在空中对掌,反手一个错位,紧紧抓住两人的手腕。

两人顿时一惊,想收手已经来不及,惨叫一声望着自己生生被折断的手腕,还来不及痛呼,在张口的一瞬间,君邪的身影来到他们面前,用那折断他们手臂的手,生生掐住他们的脖子。

‘咔嚓’一声。

“啊!”兄弟被君邪如同扔垃圾般扔进湖中,兹兹的焦味道在空气中蔓延,本就胆寒的官铭在见到两鹰葬身火海后,脸色苍白,拉扯住缰绳,调转马头,手中长鞭一挥,想要逃跑。

“兹兹!”一道劲风,奔跑中骏马前肢被打断,马身重重摔向地面,官铭重重摔下来,这是他一天时间内第二次摔下马。

此时的官铭如苟延馋喘般不断后退,惊恐的望着离他一步之遥的君邪,惶恐后退。

“啪啪……”刀剑对抗的声音慢慢停歇,不知从哪里冒出大量黑衣人很快加入到雷的阵营,合力将官铭的几百护卫彻底歼灭。

靠,到底有没有天理,他们的命到底是谁救的!

本以为对方是自己人,那眼前这个对自己穷追不舍的人是不是能帮忙解决下,就在景雅对着雷暗示了好几遍却没得到任何反应后,满头黑线被躲得异常恼火的景雅冲向不远处的君邪。

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眼观鼻,男子气息铺洒面际,景雅猛的俯身,抱着君邪的腰身,一个360度旋转,紧紧缩在身后,堪堪避过头顶的大刀,只落下一缕乌黑秀发。

“啪!”君邪脸色铁青,浑身散发逼人的威压,食指与中指夹住落下的钢刀,一个用力,银光闪闪破碎一地,眼前男子被内力震的七窍流血。

景雅微微睁开紧闭的眼睛,见对方被君邪轻松的解决,顿时松了一口气,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正当她准备舒展较硬的身体,还没放松,一股大力扣住了她的脖子,接着君邪冷冷的声音传来,“景雅,你好大的胆子!”

“嘿嘿,别这么小气,你武功那么高……”话音未落,一双大手猛的伸过来。

“神经病,做什么,快放开!”景雅脸色变得难看,这君邪到底发什么疯,动不动就抓她脖子,啊啊啊,真想杀人。

没有理会景雅的挣扎,手臂朝后一扔,景雅感觉自己被抛向天空一样,重重的落在地上,滑行半米远。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