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小说by墨黎璃主角谢倾浅,夜擎琛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更新时间:2019-05-20 20:38:08

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连载中

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来源:掌阅云作者:墨黎璃分类:总裁主角:谢倾浅,夜擎琛

《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是作者墨黎璃所创作的总裁小说,主角叫谢倾浅,夜擎琛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传言夜少爷与夜少奶奶结婚三年,分房三年,从未碰过夜少奶奶…… 结果夜少奶奶每天扶腰而起,在不堪重负之下:“少爷,少奶奶派人通知了娘家,单方面宣布与您离婚…”“少爷,少奶奶向媒体透露离婚消息,大门口被堵得水泄不通... ”男人捞起女人的腰,扔回床上:“告诉媒体,夜家很快有喜!”从此,夜少爷用实际行动澄清了传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倾浅!你居然把安茹推下楼梯?”夜老夫人手指隔空微颤地指着谢倾浅,恨不得将指尖戳进她的脑袋。

谢家人个个低着头,难堪地无地自容。

夜擎琛玩味地向谢倾浅看去,却看到女人反而像看好戏般回视...

换是以前,这个女人一定会手足无措的傻愣在原地,而现在却是一副耍猴儿不怕人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有意思。

谢倾浅朝他挑了挑眉,自从戴安茹的出现,她越发得意,连眸光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圈。

这个微表情的变化逃不过夜擎琛的眼睛,明晃晃的挑衅,让他很快意识到连戴安茹都是这个女人请来的,冷厉的目光中,多了一丝丝耐人寻味。

“夜少奶奶,三天前你是真的把戴小姐推下楼梯?”

“此前传今天你们要离婚,真的是因为这件事吗?”

“夜少和戴小姐的传闻属实吗?”

“你是不是因为容不下戴小姐所以才将她推下楼?”

“那么刚才说的造人计划还算数吗?”

“造人?这要看夜少的意思咯。”谢倾浅微微勾唇一笑,挑衅地盯着夜擎琛,仿佛在说:

【流水的夜少奶奶,铁打的青梅竹马。】

【夜擎琛,在你的心头好面前,敢说造人两个字么?】

造人?

戴安茹惊愕地看向夜擎琛。

本以为夜擎琛会看向她,至少用眼神来抚慰她。

可是,打从自己出现到现在,夜擎琛自始至终都在看那个女人,眼中居然还有些看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在流动。

更像是在看自己感兴趣的一个玩具。

夜擎琛以前看谢倾浅时的厌恶哪去了?

不是离婚吗?

人群猜忌声越来越大。

夜擎琛略微有些不耐烦,不容置喙地宣布:“我和夜少奶奶很快就会有好消息。”

哗——

一句话引来了喧哗声。

豪门的套路太深,记者们不约而同的点头,这分明是夜少给他们下的最后通牒。

“都先回吧,夜少爷和少奶奶如果有好消息,会第一时间公布。”

管家开口,保镖收到指令,即刻清场。

有个不死心的记者边撤边问:“是造人成功的好消息吗?还是离婚的好消息?”

无人应答。

那个记者也很快被拖出去,大概永远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听到造人两个字,戴安茹面如死灰,又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垂眸站一边,任谁看了都生出几分怜惜。

谢倾浅将戴安茹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前一秒阴狠算计,下一秒无辜可怜,演技炸裂。

只是没想到她会在媒体面前说了三天前的事情?

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安茹。”夜老夫人向戴安茹招手。

戴安茹若有似无的看了谢倾浅一眼,像是在示威,随即迈步向夜老夫人走去。

“扶我回房。”

戴安茹知道这是有话要跟她说,便乖顺的扶起夜老夫人,临走前悄悄看了夜擎琛一眼,又立即低下头,心跳不可抑制。

记者走了,夜老夫人也走了,谢仲霆知道这里不是他们可以久呆的地方,匆忙拉着其他人告辞。

偌大的厨房便只剩下管家佣人还有夜擎琛和谢倾浅。

气氛十分诡异。

“将少奶奶‘请’回卧室。”

夜擎琛喉结滚动,凝着眼前不受影响举杯豪饮的谢倾浅,用了‘请’这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佣人们碎步蜂拥而上,就要去抓谢倾浅。

一个玻璃杯砸向她们,玻璃碎片四溅拦住了她们的脚步。

谢倾浅突然转眸看向夜擎琛,透着隐隐的不满,随即抬起裙摆,脱了鞋,光脚踏餐桌上!

“……”

“少奶奶小心,快下来,危险...”

霹雳哐啷——

向她们砸来的高脚杯,金边欧式瓷具...

突然一个盘子朝夜擎琛飞了过去。

佣人惊呼:“少爷!小心!”

夜擎琛微微侧头,盘子从他的耳边擦过,速度又快快猛,显然是奔着致命来的。

“造人?呵呵…”盘子没砸中,谢倾浅表情掩饰不住的遗憾,随即弯腰拿起脚边的瓷盘,又朝夜擎琛砸了过去。

“夜擎琛,连离婚都不敢么?”

她气!

本以为她策划周全,引来了娘家人,招来媒体,甚至连小青梅都为他准备,离婚便是万无一失。

没想到他一个造人,轻而易举的扭转了局面,破坏了她全部的计划!

“这么想离婚?”

谢倾浅手上扔盘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就在她下意识的点头,以为夜擎琛要同意时,传来了夜擎琛的声音:“可惜我现在不那么想了。”

哐啷

一瓶红酒砸到了夜擎琛的脚边,红酒溅到了他的鞋子和裤腿。

“不想?”鄙夷的,谢倾浅摇摇晃晃的走到餐桌靠近夜擎琛的那一头,居高临下:“夜大少该不是跟我纵情一夜,睡出了感情,你爱上了我...”

啊——

话音才落,惊呼声四起。

男人居然像猎豹般,突然迅猛的将谢倾浅这只猎物扛在了肩上。

谢倾浅惊呼,拼命的挣扎,拳头一次次落在男人的背上:“夜擎琛,跟我离婚!否则我会让你后悔!”

夜擎琛饶有兴致的挑眉:“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

毫无在乎的语调气得谢倾浅的脸色煞白,蓦地低头,一口狠狠地咬在了夜擎琛后背的蝴蝶骨上,咬得很深,血慢慢透着丝质衬衫渗出来。

男人不为所动,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将女人甩到了卧室kingside床上。

“夜擎琛,你混蛋!”谢倾浅边骂边吃痛的支起身子,V领大开,满园的春光令男人的目光更加的炽热。

男人不疾不徐地将衬衫上的钻石扣退开。

他不是一个贪Y的男人,所以以前的谢倾浅,使用了手段百般的勾引,他无动于衷,其实就算没有她,自己用手解决也是极少的。

现在她这样抵抗他,使尽浑身解数想摆脱他,如一只困在笼子里想要逃跑的猎物,倒是有几分乐趣...

床上一沉,男人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

女人狠狠的拧眉,再笨都能猜出男人想要干什么!

手用力的抵着夜擎琛的胸膛,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用蛮力显然是胜不过他。

理智告诉她只能用言语来智取,于是态度稍稍软了些,讽刺道:“夜少不会是真的对我睡出了感情吧?不是说过如果没有被下药,对我硬不起来?”

想激他?

想离婚?

没有人能够拒绝他,就算是离婚,也只能由他来宣布。

夜擎琛频繁的听到离婚两个字,心里不知由来地烦躁极了,强制的拉着她的手按在了蓄势待发的部位:“硬不起来?可惜,我现在对你——硬了!”

又热又硬,谢倾浅瞳孔微微放大:“夜擎琛!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样?”男人阴鸷的看着她:“想跟你传宗接代,夜少奶奶,愿意吗?”

询问的语气,但哪里有一丁点征询别人的意思,这分明是在向她传达某一个重要的决定。

显然,她愿不愿意,都不是重点。

谢倾浅想立即扇他一巴掌,可惜,手被死死的按在那个地方,恶心得她直想吐,只能瞪着他:“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