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王爷是智障小说by顾尔倾城主角顾倾顾尔倾城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嫁个王爷是智障

更新时间:2020-07-20 20:49:42

嫁个王爷是智障连载中

嫁个王爷是智障

来源:掌文作者:顾尔倾城分类:言情主角:顾倾顾尔倾城

嫁个王爷是智障,本书简介:我刚睁开眼睛,就被冠上了不知廉耻与心肠歹毒的恶名,私通,杀妹,毒母,一桩桩一件件,哪个都能要了我的命,刚有了一点希望,却又被赐婚给天底下最糟糕的王爷……。
编辑醉笙情点评本书嫁个王爷是智障人物智商也一直在线,剧情挺烧脑的,注意耐心阅读,人物的层次感非常的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配与不配

这个摆出一副王府女主人姿态的女人,话一出口,就有护院冲到了我身边,不由分说,就伸手抓了过来。

  原本,我是猜想,侯府那两个蠢女人,是一定会出招套路我,却没想到,王府内竟还有个强势的主,而且能够看出是,王府的人,很听这个女人的话。

  “放肆!”

  我是冷冷的斥了一声,双眸扫过两个护院,最终落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淡淡的说:“这位,不知如何称呼?”

  “哼!”

  那女人冷哼一声,还是没有看我,只是说:“就凭你,也配知道?”

  这时候,侯府一个好心的婆子跑了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姑娘,这是户部刘侍郎家的千金,算,算是王爷的侍妾。”

  “哦?”

  我笑了笑,看向那个刘家的千金,说道:“区区侍妾,我凭什么就不配知道了?”

  侍妾!

  对于刘梦娆来说,她此生最大的耻辱,就是“侍妾”这两个字!当年被送进王爷,她哭过也闹过,可她爹还是狠心送她来了,只告诉她,为了刘家兴衰,也只能牺牲她了,后来她才知道,被送进王府,她是有任务的,那就是看着痴傻疯癫的陵王爷,可她却不知道,一个傻子有什么可看管的。

  不过,刘梦娆是个心气高的,既然是进了王府,即便是连个侧妃都不算,那也要做出个样子,使了些狠辣的手段后,也算是让王府那些个女人都服服帖帖的了,管理者偌大的王府,甚至连王爷能不能吃上饱饭都要看她心情,所以她也算满意了。

  可是,这王府终究会有女主人的。

  要是个出身高贵的,刘梦娆还能跟她玩玩阴奉阳违,可却想不到,来的却是一个名声臭遍了盛京城,而且昨晚又被人给糟蹋了的脏女人!

  这就,连被她刘梦娆阴奉阳违的资格都没有了。

  而且这个贱女人还敢当众叫她侍妾,不让那个贱女人吃点苦头,以后她还怎么在王府立足了?

  “呵呵。”

  刘梦娆轻蔑的一笑,目光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指着我说:“就凭你,名声臭遍盛京城,又是个不洁之人,你就不配!”

  “是吗?”

  我缓缓将衣袖挽起,一边将手臂上的粉擦掉,露出了鲜红的守宫砂,掷地有声的说道:“我守宫砂尚在,你凭什么说我不洁?就是不知道,你的守宫砂可还在?”

  “什么!”

  刘梦娆惊了一呆,下面议论的那些人,也都惊了,马上就有人表示,小道消息不能信,甚至还有人说,也许侯爷家的小姐,之前的那些传闻,也是有心者捏造的呢,更是有人说,听闻侯府二夫人是个城府深的,许就是她在背后搞鬼呢。

  而刘梦娆,根本就不敢回答我的问题。

  这守宫砂是什么?

  通俗点说,就是那层膜的桌面快捷方式。

  作为陵王爷的侍妾,她刘梦娆要是还有守宫砂,旁人就会议论,或说刘梦娆没本事上王爷的床,或说刘梦娆瞧不上痴傻王爷故而还有守宫砂。可如果没有守宫砂,那旁人还是会议论,谁不知道陵王爷是个痴傻的,能办那种事吗?如果办不了,你刘梦娆的守宫砂是怎么没的?

  不管是哪个世界,从来就不缺少别有用心的人,更不会缺少看热闹不嫌事大跟风的人。

  刘梦娆不傻,反而很精,所以是马上就听出了我在话里面给她挖的坑。

  看到刘梦娆吃瘪了,我也没再为难她,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只是看向了陵王爷,用哄孩子的口吻说:“王爷,您看玩也玩了,我们是不是该进去了?”

  “进去?”

  陵王爷挠着头,一脸痴傻的样子,随后却是哈哈笑道:“对,进去,本王还要跟新娘子洞房呢!可是新娘子,本王也不会洞房呀,洞房好玩吗,你教我好不好?”

  这话可是给我弄的脸红心跳了,倒是能教,但好不好玩,哪里是能在人前说的?本来我就没什么好名声,这要是在大庭广众下,跟人家说洞房好玩,还不被人唾沫给淹死了?

  好在。

  陵王爷没再为难我,像个小孩子似的,拉着我的手跑进了王府,因为跑的急,竟然是把愣在原地的刘梦娆给撞倒了,气的刘梦娆大发雷霆,起身后,对着下面看热闹的人说:“都看什么看,有什么可看的!”

  然后,王府的护院们,就下去赶人了。

  而陵王爷是个小孩子心性,带我在王府内跑了一会,说着是去撒尿,可我等了约莫十几分钟,却也不见人回来,猜想是陵王爷撒了尿之后,就给我忘了,这会也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

  这可把我给难住了,这王府大的跟迷宫似的,我该去哪?

  恰巧一个丫鬟走过,我随手抓住她,而她却是挣扎着要跑,应该是知道我得罪了刘梦娆,怕跟我太近会被连累,我淡淡一笑,取下腕子上的翡翠手镯,放在了丫鬟的手里,用极具诱惑性的口吻说道:“你不必跟我说话,只需远远的在前面带路,到了新房,你我两不相欠,可否?”

  那丫鬟眼巴巴的看着手里的镯子,一咬牙,是点了点头,然后走在前面。

  果然,甭管是哪个世界,有钱都使能鬼推磨。

  走了能有半个多钟头的时间,那丫鬟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不远处稍显破败的院子,然后就转身跑开了,而我自然知道,王府是刘梦娆说的算,那她肯定不会给我安排什么好去处,但也总比没有的强。

  进了名为溪风苑的院子,不大的院子已经被杂草给占领了,院中的亭子里石桌少了一角,那亭子下面还有个大坑,应该是干涸的人工湖,如果收拾妥当了,其实也是一处雅致的院子吧。

  小楼内,倒是收拾的干净,也都贴了喜字,但那喜字的颜色,却是有些发白,真是难为刘梦娆了,在这么细小的地方也给我添堵,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被配了冥婚呢。

  到了楼上的新房,看到桌上有些水果点心,又饿又累的我是抓起来就吃,随手又倒了酒,总算是舒服了一点。

  本来还以为,到了王府,哪怕是面对一个智障王爷,至少也能过上好日子了,可现在看,那个刘梦娆肯定会再找我麻烦,真的是撕逼的人生,走到哪里,就撕到哪里。好在,那个刘梦娆看着也不像太精的人,只希望收拾了她之后,就能过上安稳日子了。

  不过,就凭我自己肯定是不行的,要想办法把小椿给弄来,却也只能从陵王爷那想办法了。

  正想着,我就听到“噔噔噔”上楼的声音,披头散发的陵王爷,随后就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我连忙起身,轻轻一礼,说道:“王爷,您这是想起我了?”

  “哈哈,刚撒了尿,就把新娘子尿没了!”

  陵王爷是挠头傻笑,但看我的眼神,还挺亲切的,应该是只有我陪他胡闹的原因,他坐在椅子上,抓起东西就吃,一边往外喷着点子渣滓,一边跟我说:“新娘子,旁人都说成亲就要洞房,可本王不知道如何洞房,新娘子你教教本王好不好?”

  “好。”

  我笑着走过去,也没觉得脸红,只当是小孩子说胡话了,用手帕给他擦了擦粘在嘴边的点心渣子,一边说道:“王爷,那在教您洞房之前,您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能的。”

  陵王爷重重的点头,看着憨态可掬,说道:“新娘子对本王好,那本王就对新娘子好!”

  我笑着说:“王爷,那您看,这院子就我一个,到了夜里怪吓人的,您能不能让我府里的丫鬟和婆子来陪陪我?”

  陵王爷继续吃着点心,塞的满嘴都是,听我说完话,他就抬头喷着渣滓,一边说:“能的!”

  然后,因为距离太近,我被喷了一脸渣滓,到也没觉得恶心,因为在我眼里,面前的陵王爷,像极了前一世九岁就被人贩子拐走的弟弟,所以我都没理自己,而是细致的给他擦干净,一边说:“那妾身就先谢过王爷了!”

  已经低下头的陵王爷,面色变了变,有些茫然,还有些好奇,可他随后就起身跑了出去,一边喊道:“新娘子,你等着,本王去给你把丫鬟和婆子接过来!”

  虽然是有些利用傻子的嫌疑,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孤木难支,身边没个能用的人,我拿什么跟刘梦娆斗?

  而跑出溪风苑的陵王爷,一处假山下停步,黑曜石一般的瞳孔内,闪烁着冰冷,轻轻吐出两个字:“阿福!”

  “在!”

  下一刻,一个微胖,又满脸堆笑的年轻人出现,陪着很狗腿的小脸说道:“王爷,您吩咐?”

  陵王爷单薄的嘴唇轻启,说道:“安排的事情怎么会出了纰漏,看来你是真想让本王娶一个名声狼藉的女人做正妃?”

  “哎呦,小的可不敢。”阿福堆着笑,一边说道:“那个田伯海昨夜就把染着落红的布送给小的交差了,没想到他是在顾家小姐那吃了瘪,又怕被我责罚,想了这个个骗小的,现已经派人去查了,一准给王爷抓回来!”

  陵王爷没接话,现在人已经进了王府,再抓个田伯海有什么用,他似自言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那顾倾是真情还是假意,竟然看不出一点嫌弃本王的样子。可她就算是真情,那我陈道陵就要娶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吗?”

  阿福能够看出,主子现在心情很不好,所以他也不敢说话了。

  陵王爷,也就是陈道陵,捻着修长无暇的手指,眼中含着恶意的笑,说道:“去,安排一下,把那个叫小椿的丫鬟接过来。呵呵,顾倾,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本王倒要看看,你怎么倾了陵王府!”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