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妻农女:钱倾天下小说by四维主角喻文墨,顾以沉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将妻农女:钱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0-04-30 21:15:58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连载中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

来源:溜去看书作者:四维分类:穿越主角:喻文墨,顾以沉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是作者四维所创作的穿越小说,主角叫喻文墨,顾以沉的小说。主要讲的是:“我,是个杀手。我,没得感情,也,没得钱。”作为拥有着江湖杀手和平凡小农女双重身份的喻文墨表示,奔小康有何难?寻真爱有何难?钱倾天下,又有何难?只是……我欲钱倾天下,怎奈桃花朵朵开~....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之间的对话以失败告终,顾以清不服气的转身离开,喻文墨也转身回了房间。

  夜晚的寂静让人觉得有些过分,不知怎的,心就是安静不下来,喻文墨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原主和她的记忆。

  看着头顶的天花板,露着泠泠月光,似乎每逢下雨天就会漏水。

  “这也太折磨人了吧……算了,还是先想办法弄点银子吧……”这样想着,喻文墨突然听见隔壁传来的声响,似乎是顾以沉和顾以清。

  “清,明天把这些蛇皮拿去卖了吧,正好可以换成银钱,买些布匹回来。”眼下就快入秋了,再不买布匹加衣裳,智商如三岁稚儿、不会照顾自己的顾以初就又会染风寒了,到时候得花更多的银子。

  喻文墨走出房间,往声音来的方向靠近了几步,听到房间里面传来的声音,喻文墨愣了愣。

  这两人谈话的时候,房门大开着,也没有要防谁的意思,桌上放满了蛇皮,顾以清正默默地数着。

  “大哥,这些蛇皮能卖多少钱?”顾以清看了一眼蛇皮,有些头疼的问。

  “不知道,但是换些布匹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听着房间里的声音,喻文墨眨了眨眼睛,眸中快速的划过一抹深思,这么说,他们两个明天要去镇上了?

  那可再好不过了,她记得原主做杀手时佣金可不少,保她一辈子逍遥管够。镇上肯定有钱庄,她总算可以拿到她的佣金了。

  “那个……我也想去。”喻文墨大步走了进去,声音有些大,脸上隐隐带着兴奋之色,——毕竟拿了银子就能离开这里了。

  不管是21世纪的特工喻文墨,还是曾经十四岁便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喻文墨,原主和她都向往自由,更不愿意沦为顾家的生育工具。

  “你是要吓死谁啊?”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顾以清不满的开口,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他还没忘这女人刚才跟他说的话。

  “顾以沉,我也想去镇上,可以么?”面对顾以清的一番话,喻文墨只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在这儿待了些时日,自然知道做主的是谁,她看着顾以沉,放缓了语调。

  顾以沉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

  “哥,让她去干什么?没必要啊……”

  “你闭嘴,我在这儿走快闷死了,好不容易能出去一趟,我就是想去镇上看看。”喻文墨快速的打断了顾以清,好不容易遇到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不能被这小子破坏了。

  “……好。”

  喻文墨和顾以清僵持不下的时候,顾以沉突然应了一声,喻文墨诧异的看着他,眼神带着求证的意思,顾以沉点了点头,喻文墨压下心中的狂喜,转头瞪了顾以清一眼。

  “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明早你们记得叫我。”喻文墨快速的跑了出去,似乎是担心顾以沉会反悔,临时叫住她一般。

  “哥,你……”

  “清,你不睡的话,来帮我做个面具吧。”顾以沉突然开口,打断了顾以清的话头。

  顾以清有些懵然的眨了眨眼:“啊?”

  面具?顾以清心中满是疑惑,甚至都忘了要控诉顾以沉刚才的一番作为。没有理会发愣的顾以清,顾以沉收拾好了桌上的蛇皮,找了一块轻巧的木头,便在一旁坐了下来。

  “哥,你这不是……”顾以清没把话说完,但他相信顾以沉明白他的意思。

  只见顾以沉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自己动作有什么不妥:“她毕竟是个女子,明天要和我们一块儿去镇上,给她做个面具也好遮遮那道疤。”

  女子的面皮薄,毁了容被人指指点点,她心里肯定会不好受的。手上的动作没停,顾以沉仔细的雕刻着手上的面具,顾以清见此,也没在多说什么,转身就出了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晨光熹微时,天刚蒙蒙亮,向来准点准时的生物钟让喻文墨准时睁开了眼,她看了看低矮的窗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穿越了。喻文墨急忙坐了身子,等穿戴好了,方才离开了房间。

  难得昨日她睡得早,可耳边总是有刻木头的声音,吵的她睡觉也不安生,等她找到顾以沉的时候,看着他手中的面具,她愣了愣。

  “时间有点赶,随便做了一个,不介意的话,戴着吧。”说着,顾以沉将面具递给了喻文墨。

  木头做的面具表面很是粗糙,摸上去有些刺手,虽说这是晚上赶出来的,可依旧显得精致。喻文墨完全是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昨天晚上只顾着钱庄的问题,倒是忘了现在这张脸是什么情况。

  “……谢谢。”她将面具戴上,遮住了大半边脸,也很好的掩盖住了那道长及下颔的伤疤。三个人收拾了好一会儿,这才出了门。

  虽然村子是连着镇的,但是镇上与小村子截然不同。虽说还没有到摩肩接踵的程度,但好歹在这清晨,镇上来交易买卖的人还是挺多的。

  一路上,喻文墨都在寻找逃跑的机会,可惜顾以沉和顾以清一直都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她实在是寻不到空隙,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和买家讨价还价,喻文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微笑。

  “什么,一两五钱?小伙子,老婆子我买卖蛇兽皮那么多年,就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你这价格开得也太高了吧?”正在挑蛇皮的老妇人,特别不满的开口。

  此言一出,顾以清率先沉不住气道:“一两五钱怎么了?高?婆婆你搞清楚,别家都是卖的二两八钱!再说这眼镜蛇本来就不好猎,更何况等天凉了,蛇就更不好寻了,没有抬价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清。”顾以沉拉住了顾以清的手,冲他摇头示意,稍安勿躁。

  老妇人似乎砍价不成,誓不罢休,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这蛇皮的价格真的太高了,顶了天也就值一两纹银!”

  “行了婆婆,若是您不想要嫌高了,那便另谋高就吧。清,我们就去别处问问。”说着,顾以沉拿着装着蛇皮的口袋,作势就要走。

  “别啊小伙子,价格咱们可以商量,行行行,算我老婆子让你们的,你们说多少就是多少。”见状,老妇人连忙阻拦。

  秉承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一旁作壁上观、一直沉默不语的喻文墨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确定这两个人并没有看着自己,这才转身跑进了人群中。

  “大婶儿,我想问问,钱庄怎么走啊?”喻文墨看了看附近,只能找了个人问路,一番询问下来,喻文墨向着钱庄快速的奔了过去。

  顺着问来的路,喻文墨径直走到了另一条街。拐了一个转角,喻文墨发现西街比东市当真是更繁华,车水马龙想必是镇上的有钱人居住的一带。

  抬眸,喻文墨看着坐落于街市正中央,一旁高高挂着“人间钱庄”这四个烫金大字的牌匾。她收回了视线,走了过去。

  “你好,我想取佣金。”喻文墨大步进了钱庄,对着正在前台正在拨弄着一把算盘的店家。

  “佣金?”店家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喻文墨,语气十分疑惑,尔后,反应过来的他从桌子下面抽出了一本账簿,不紧不慢的开口,“把面具摘了,核实身份,什么名字。”

  “舞墨。”摘下木制面具,露出真容,喻文墨快速的回答。

  店家愣了,不可置信的重复问了一遍:“什么?”

  “舞墨。”还以为是店家没有听清楚,喻文墨再次重复了一句。

  “小姑娘,我看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店家一把合上了账簿,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喻文墨,将她上上下下用目光挑剔了个遍,最后,店家的视线落在了喻文墨脸上的那道疤上。

眼神中带着些许嘲讽,他摆摆手道,“这里可不是你寻开心的地方,你要是没什么事儿,就赶紧走吧,别在这儿浪费我时间。”

  “我没拿你寻开心,舞墨,天机阁天字辈杀手舞墨。”眉心微蹙,喻文墨也有些急了,本来就是偷偷跑来的,她没什么时间在这儿浪费,若是被顾以沉顾以清他们发现自己不见了……

  “你说你是舞墨?别逗了,我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在小村子待久了,都不知道江湖上流出鬼医圣手舞墨被人仇杀的消息。就你这样子,还敢说自己是江湖中人,还有胆子敢冒充人鬼医圣手?”

  店家从鼻孔里溢出一声轻蔑的哼声,“得吧,你也不看看你这个样子,等你什么时候把易容术练好了,再来找我吧,脸上都还有疤痕,还敢说自己是舞墨。”

  店家不想和喻文墨过多的纠缠,说完这番话后,便将账本一块儿拿走了。看着店家的背影,喻文墨紧握起了拳头,鬼医圣手的模样根本没几个人知道,她现在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啊。

  但是……鬼医圣手被人仇杀?

  原主不是因为被阁内的反叛死士暗算,才丢了小命的么?明明是天机阁的内部问题,怎么会传成仇杀的谣言呢?

  想起刚才店家说的那些,喻文墨皱起了眉头,眼里闪过了一丝不解,到底是谁放出的消息。

  等等,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阁内那些动了歪心思想要解决掉原主的人,已经以为原主死了?那也就是说……

  喻文墨眸色陡然一凛。她若是出了这小村庄,不再隐姓埋名,稍微惹人注意一点儿,岂不是就会因为原主的身份而招来杀身之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