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门女侯爷小说by福多多主角福多多薛宝玉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京门女侯爷

更新时间:2020-07-20 20:49:28

京门女侯爷连载中

京门女侯爷

来源:掌文作者:福多多分类:言情主角:福多多薛宝玉

男女主角是福多多薛宝玉的小说叫《京门女侯爷》,由作者福多多精心创作,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文中讲述小时候的平章侯府小世子杜宪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狠角色,狠起来连他亲舅舅隆裕帝的胡子都敢揪,但是他从不找一个人的麻烦,那就是他家隔壁长乐侯府的世子慕容如玉。旁人问他为何这么护着慕容如玉,杜宪小世子一脸娇羞的说因为慕容世子长的太漂亮了!长大了的平章侯杜宪是个佞臣,据说他魅惑新主,祸国殃民,但是他依然谁都敢招惹,就是不招惹他家隔壁的长乐侯慕容如玉。旁人问他为何对慕容如玉如此特殊,杜宪小侯爷一脸正气的说因为慕容侯爷武功太高!祸国殃民的小侯爷杜宪最近倍感压力山大,因为那个长得好看,武功又高的慕容侯爷看起来总想除掉他这个除了好事,什么都干的奸佞!自古忠奸两对立!!等等!死之前,他可不可以悄悄的告诉隔壁的慕容侯爷,其实他是一个女的?而且暗恋慕容侯爷很久了?何为忠,何为佞,公道自在人心!
编辑相思故点评京门女侯爷全文非常的紧凑,绝对没有多余的水字数情节,人物塑造没有千篇一律,都各自有各自的大特点,很多生活化的东西,结合人物的形象,给人跃然纸上的感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05 要离开也不能这样走

好在那时候杜宪磕掉的是乳牙,后来又生出了牙齿,不然一辈子一张嘴就缺两颗明晃晃的大门牙,杜宪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将会更加的灰暗一些。

平章侯世子杜宪因为看慕容如玉看到从墙头掉下来豁了门牙的事情意外的在京城传开了。有不怕死的小伙伴跑她面前来拿这个事情说笑,那时候还存着点羞耻心的杜宪撸起袖子,二话不说就直接揍了回去。她背后有平章侯府还有皇帝舅舅撑腰,只要不把人打残了,被打的哪一个敢废话半句。况且这一条街上的世家子弟哪一个不是从小就被教养着要守规矩,恪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准则,如杜宪这样的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野崽子一样的小家伙还真是找不出第二个来。

薛宝玉小朋友就是在那个时候不幸中招,落下心理阴影的。谁叫他别的都不提,只拿这件事情去笑话杜宪,还直接上手想去翻杜宪的嘴唇看她那不关风的门牙。

不知道女孩子脸皮子薄,说不得的吗?动手揍他都是便宜他了,杜宪那时候是也想打掉薛如玉的两颗门牙来着。人家慕容如玉名如玉便真的像玉一样,薛宝玉那厮也配一个玉字?

不过这事情要是搁在现在,杜宪觉得自己的反应也不会有那么大了,她要烦心的事情太多了,谁还会去管那种鸡毛蒜皮的小破事。况且经历这么多年的磨练,杜宪觉得自己的脸皮也快赶上京城城墙拐弯处那么厚了。

杜宪烧掉了纸条之后便在软榻上摊成了一个大字型。

这一个多月她真的觉得太累了,一直到现在才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阿夏捧着新做的一套袍子进来,放在了一边的春凳上,“主子,朝服做好了,你可要起来试试?”他柔声问道。

在杜宪九岁的时候趁着杜平湖忙,一个没留神看住她,她便追着慕容如玉出京北上,她平日里在京城横行惯了的,出门虽然知道收敛,但是毕竟年幼,遇到了马贼,好在被慕容如玉发现给及时的救了回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从那以后杜平湖便拨了八个人跟在杜宪的身边,春夏秋冬与风花雪月。春夏秋冬四人随身伺候在杜宪的身边,在明处保护她,而风花雪月则是暗卫,在暗处守护她的安全。

所以杜宪从九岁的时候便知道父亲手中是有一个暗部的。

春夏秋冬四人之中只有阿春一人为姑娘年纪最长,其他三人皆是少年,他们比杜宪略长了两三岁,都是从小就被暗部培养起来的。

“不用了,横竖最近我都不会有上朝的机会。”杜宪懒洋洋的扫了一眼那套放在朱漆托盘上的绛紫色绣五彩麒麟侯爷朝服,曼声说道。“如今朝中已经换了天日,咱们这个平章侯府本就是个只传三代的侯府,到我这里已经是第三代了。陈家还肯将这个侯爵交到我的手上,便是已经稳稳的把持住了朝政,落一个陈家宽宏大量的美名罢了。我不过就是一个没有实职的闲散侯爷,腆着脸去上朝,也只是落一个笑柄。倒不如继续当我的纨绔。”杜宪说完笑了笑,眼底似乎凝了一团浓的化不开的墨色。她若是安分,陈氏或许会让她平安的当她的闲散侯爷,因为毕竟她爹曾为内阁首辅,手中提拔了不少人,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杜平湖虽然不在了,若是他们能善待杜平湖的儿子也是能安抚不少人的心的。她若不安分,只怕马上就有一把悬在她头顶的大刀砍落下来,斩草除根。

杜宪的心底和明镜一样。她虽然胡闹与顽劣,但是也是从小被她爹逼着读了不少书的。杜平湖宠爱杜宪,可毕竟身在朝堂,也不想自己的独生女太过纯真,以至于被人骗到脑袋上还不自知。总有他照看不到的时候,那便需要杜宪自己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了。

阿夏与阿春对看了一眼,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其实若是主子觉得过得苦,咱们便离开京城吧。”阿春试探着说道,“横竖老家的族长也知道主子的身世,若是咱们迁回老家,想来也是有一块容身之处的。”

“离开自然是要离开的。”杜宪的眸光更是显得深邃,她淡淡的说道,随后她从软榻的枕头之下摸出了一个锦囊。“只是不是现在。”

杜宪将锦囊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段暗沉沉的箭头在指尖把玩着。

箭头锋锐,在灯火之中闪着幽暗的寒光,衬着杜宪白皙的手指更显得有几分诡异与苍凉。

“这是……”阿夏微微的一凛,“这是从老主子身上取出来的箭头吗?”他小心的问道。他就说怎么一直找不到这个箭头,原来被小主子悄悄的收了起来。“主子还是将这东西交给奴吧,箭头上尚有毒素残留,若是主子不小心将手指划破也是会中毒的。”

这毒霸道的很,便是太医们都苦思不得解除的办法,若是太医们能有办法,先皇与老主子都不至于离开人世了。

“我请鬼医叔叔查验过这个毒了。”杜宪的眸光微寒。“这毒并非北地所有,而是出产自咱们大齐以南的一个小国南诏的一个小部族。”可惜鬼医也是刚刚才从外地赶回,若是有鬼医在的话,或许阿爹和舅舅便不会死了,杜宪的心底发苦,许是一切都有天定吧。事情都是凑巧赶在一起了……她并不能怨鬼医叔叔,毕竟鬼医叔叔追查当年毒害他全家的人追查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发现了那人的行踪,肯定是要去上杆子报仇的。她只能说时间上太不凑巧了,鬼医才刚刚离开京城,边关便传来了阿爹中箭的消息,那时候他们已经和鬼医失去联系了。等鬼医叔叔带着一身伤回到侯府已经是阿爹与舅舅下葬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鬼医叔叔的伤到现在都还没养好。

“主子的意思是……”阿夏与阿春对看了一眼,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总觉得阿爹与舅舅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杜宪缓声说道,“所以即便我要走,也要将阿爹的死弄明白再走。舅舅是皇帝,即便是御驾亲征上了战场能近身的人也是少之又少,阿爹陪在舅舅身边,哪里会有那么多乱箭无巧不巧的就射中了舅舅与阿爹?况且陈氏还朝之后一系列的动作进行的太快,压根就不像是仓皇所为,更像是已经暗中谋划好了,按部就班的实施。当今新皇当初只是一个被贬去与他母亲一起守皇陵的皇子,我也只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他一面而已,如今连他长的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况且他母亲原本一直都活的好好的,怎么就在陛下北征的时候暴毙了呢?你们不觉得这一切都好像是冥冥之中已经被安排好了的吗?”杜宪说完,光洁的脸上蒙了一层暗霜,看起来比平日还要白了几分。

阿春与阿夏两个人均是身躯一震,两个人撩衣跪在了杜宪的身前。“奴愿追随主子查明老主子的死因。”

杜宪抿了抿唇,强压住心头泛起来的一阵酸楚与苦涩。“好了好了,起来吧。”她暗自的叹息了一声,若是真的被她查出阿爹和舅舅是被陈氏所害,那她要如何才能报仇呢?人家要兵有兵,要权有权。她有什么?除了身为女儿身这个足以置她于死地的秘密之外,她好像手里没什么牌可打了。

完蛋了,杜宪捂住了脸,哀鸣了一声,直接倒在了床铺上,将脑袋插入了锦被之中,随后用手狠狠的锤了锤自己的被子。

日子好艰难啊!她的空有一颗雄心,可是现在脑子里面一片浆糊啊!

她也很无奈,她还是个孩子啊,这种难度的题目有点明显的朝纲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