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仙君小说by银色翎主角陈吟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玄幻>九天仙君

更新时间:2019-10-09 19:32:00

九天仙君已完结

九天仙君

来源:奇热作者:银色翎分类:玄幻主角:陈吟

《九天仙君》是作者银色翎所创作的玄幻小说,主角叫陈吟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在他人纵横六合八荒之时,陈吟还是个蝼蚁;等到陈吟崛起之后,这世界就整个颠倒了过来。堪破生死,晋入神仙境,方得大自在,这或许是陈吟的臆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集镇原名龙口关,昔日曾经是南方帝国抵御北方侵掠的重要关隘,如今城墙败颓,掉落下来甚至还算坚固的青石被拆下来,充作此处集市房屋的原料。

人的习性是很难改变的,或许在那之前这里是两国货流交易的地点,约定俗成之后,这个习惯被沿用了下来,一直都不曾改变。

熙熙攘攘都是往来的人群,神仙都是一些高高在上的人物,在凡间很难见到他们,因此这里的繁荣出乎陈吟的想象。

来过几次的陈吟汇入人流之后,就推着小车驾轻就熟往镇子的后面去,那里才是自己卖柴的地方。

路过一家酒肆之时,陈吟有些口馋,许久没有机会喝酒或许就是自己最近一直状态恍惚的原因。

伸手触摸揣在怀中的几枚铜钱,陈吟暗思还是去卖掉柴火之后,再来沽一壶酒享受。

摇头欲行间,恰一绸衣富翁跨出门槛向着市街张望,见到陈吟所推的小车眼中一亮,张口就喊道:“兀那小厮过来。”

兀那就是那个的意思,小厮一般就是指的年轻奴仆,已经有些明白这里人语言的陈吟心中略有不愤,不过念及如今这世道不易,已经不像之前那般,若是自己一意逞强,说不得就会无意中得罪了人去,乃赔笑着向酒家靠了过去,说道:“官人唤我何事?”

乜视了陈吟一眼,这富翁颔首说道:“倒是长了副好面相,我这酒肆少一杂役,你这厮儿可愿…”

富翁话未及说完,陈吟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此时年境与陈吟记忆中的大宋颇为相似,权贵富家蓄奴养奴不在少数,没有意外的话,这富翁所言之事,就是要陈吟卖身投靠,生生世世为奴仆。

这种事情如何能够答应,这也是陈吟一直被困在此地的原因之一,除非作奸犯科,不然出人头地真的很难。

见陈吟脸色不愉,富翁也不见恼,笑了一声道:“慢着,我本非为收拢仆役。”一指陈吟所推的小车,接着言道:“十钱如何?”

陈吟诧异,转过头来拱手问道:“这如何使得?他人若收六钱而已。”

感慨了一声,富翁笑笑,抖动了一下肥胖的身体,捋须说道:“老夫我年轻之时,也彷如你一般曾经砍柴南山。”

回头望了一眼三层楼高的酒肆,富翁接着说道:“既然你这小厮有志气,我也不妨提携一把。”

感其言,陈吟顿首一揖笑脸相迎说道:“如此,多谢官人。”

避开正门,让陈吟跟随他身后从侧门入,富翁边前导边说道:“我在这里已有三十余年,镇上临近村庄中有何人物如何不识得?你就是那个刘家庄新来的陈家小厮吧?”

陈吟答了一声是,富翁接着又说道:“西山不宁,有盗贼出没,可怜我那族中侄儿上月路径此处,殃及池鱼被砍杀了去,唉…”

“哦?”陈吟只是敷衍答应。

“如今冬去春来,眼见又是大忙之时,缺少了一人,这、这,实在为难啊!”富翁双手一摊,唉声叹气着说道。

“这人来人往的,官人只需出高资,何愁无人听用?”陈吟无所谓的继续答道。

富翁脸色难看,斟酌了一番才又说道:“不瞒你说,前数日也不是没有招揽过小厮,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夫我失了十几两银子,如何再敢用这些人,外地之人敦是用不得啊。”

陈吟张口欲言我也是外地之人之时,这富翁就抢先说道:“你这郎君不同,居刘家村月余从未有过作奸犯科之事,刘夫子往来楼中坐,多有谈及你,赞美之情溢于言表。”

“甚愧,实不敢当。”自谦的话陈吟还是能够说上一、二句的。

罢手,富翁让陈吟卸下柴火,接着说道:“年轻人有志气是好的,然以老夫自己为例,说句不中听的话,若非年轻之时娶了一房…”说道此处这老头呵呵笑了起来。

陈吟懂了,看了他一眼同样笑了一声,接着便摇头说道:“我志不在此。”

“嗯。”点点头表示明白,老翁请陈吟就在柴房坐下,说道:“这十里八乡的都知老夫生性如何,若不是真的为难非常,老夫也不会与你多赘舌。”

收取了老头排放在两人面前桌子上的铜钱,陈吟点了点头,然后回答道:“我也不瞒老丈,有了些积蓄之后想四处走走。”

听罢陈吟的话,老翁捋须沉思,叹了一声接着说道:“既然如此,老夫我以月资三十钱雇小哥听用一阵如何?”

这雇佣关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要上官府签押的,就算不必,也要有衙役作保,不然彷如这老头前者收的小厮,偷盗了银两跑路,待追捕回来之后,钱财估计是没了,而人则会被收监关押起来,听候发落。

而这薪资着实有些低,千钱为一贯,月薪才三十钱,不过念及一日二饭无须自己担忧,还是值得一试。

考虑再三,陈吟有些迟疑着说道:“刘翁,不如我假作你侄儿如何?”

族亲过来帮忙,不能算作帮佣,故而也就毋需出那不必要的钱去打理官府,陈吟这样做的缘由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是个没有身份的人。

听得陈吟的话,老翁捋须欣慰点头,赞道:“观你面相,不出二十年,当有老夫如今身家。”

如此陈吟从刘家庄搬了出来,迁至这二集镇居住。

酒楼之事其实很无聊,多是一些杂事,像是灶下烧火,堂上送菜,洗净食材等等,反正哪里缺人,陈吟就往那里凑。

而这酒楼除去老头之外,再有掌柜一名,计数帐薄,厨师二名,负责做菜,跑堂三人,每人各管一楼,再这之后,又有年轻貌美娘子若干,都是从附近青楼请过来陪酒的美娇娘。

陈吟干活之余,也偶尔偷喝过几次小酒,私下撞见刘老头就也笑笑过去了,而若是有旁人在侧,一顿呵斥也就避免不了。

于此,陈吟也不由得不佩服这老头,确是此中的行家里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