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小说by素面妖娆主角桑离,夏侯子宸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

更新时间:2019-07-07 16:29:14

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已完结

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

来源:奇热作者:素面妖娆分类:穿越主角:桑离,夏侯子宸

《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是作者素面妖娆所创作的穿越小说,主角叫桑离,夏侯子宸的小说。主要讲的是:身怀异能的现代女杀手桑离,一朝穿越成为了代嫁王妃,新婚之夜相公夏侯子宸病发吐血,王府闹鬼人心惶惶,而她也差点被女鬼活活掐死。闹鬼诡异的王府,不能人道的丈夫,颐指气使的婆婆,软弱无能的公公,阴阳怪气的管家,身份神秘的扶风公子,案情越发扑朔迷离错综复杂。为求脱身,她抽丝剥茧,步步揭开真相。然而,幕后元凶却让她大吃一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念一想,若实在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她就只有自谋生路了,好在,她身手不错,还会点异能,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这么一想,心里安定下来,便阖上了双眼,慢慢的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忽然听到一阵悲悲戚戚的女子哭泣声,呜咽,凄苦,绵长,仿佛含着无尽的委屈,咿咿呀呀的回荡在耳边,吵得她不得眠。她向来浅眠,睡眠质量极差,若非非常安静的环境,她是铁定睡不着的。如今这悲悲切切的哭泣声似乎就响在耳边,叫她还怎么能睡得着?

她很快便清醒了,下意识竖着耳朵听了起来,却发现那女子的哀婉哭泣声若隐若现,似近似远,仿佛就在耳边,可又似乎很虚无缥缈,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悲凉和凄切,宛如要勾人心魂一样,尤其是在这万籁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像是女鬼的哭嚎,让人不由自主就心生寒意,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怎么回事?怎么大半夜的,会有女子的哭声?

桑离翻身坐起,想去看个究竟,她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女性,向来不相信鬼神之说的,更何况,这世道上,往往人要比鬼可怕!但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或许是府里哪个受了委屈的丫鬟或者仆妇,趁着夜深人静之际宣泄一下吧,她初来乍到,对义王府什么也不了解,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于是,继续躺下,将被子拉过头,蒙住了双耳,企图躲避那恼人的哭泣声。

但,若有若无的哭声似乎并不想放过她,女子凄婉的悲声断断续续的在窗外回荡,像是来自幽冥地府一样,听之让人毛骨悚然。

桑离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直到三四更时分,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临睡之际,那女子悲悯凄惨的哭声似乎还在断断续续,恼人的回荡了一整个晚上。

第二天早起,坐在梳妆镜前,桑离果然看到了自己的熊猫眼。兰香似乎睡得也不好,看上去也很憔悴的样子,一边给她梳着头,一边不时的偷偷的从镜子里望她。

她忍不住笑道:“怎么了?”

兰香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憋住,悄悄的在她耳旁道:“小姐,昨天晚上,你听到女人的哭声了吗?”

桑离淡淡道:“你也听到了?”

兰香狠狠点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听说,是王府又闹鬼了,好可怕。小姐你说,这小王爷的大婚之夜,怎么会有那么凄厉的哭声呢?像是要索命一样……”

又闹鬼?桑离正色打断她:“打住!这种话,你在我这儿说说也就罢了,千万别出去说,当心惹来麻烦。”

“我知道了小姐!”兰香赶紧道。她其实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作为一个陪嫁丫头,跟着小姐来到这陌生的义王府,说话做事都得小心,更何况,她家小姐还是个冒牌货!当初她陪嫁过来的时候,老爷把她拉到书房,也细细的跟她交代了,让她小心行事,和“小姐”在义王府低调做人,等他想到法子,就一定会把她们救出去的。

起先兰香是万分不乐意伺候这西贝货小姐的,毕竟,这可是随时掉脑袋的事情,但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这桑姑娘虽然平日不太爱说话,看上去也是清清冷冷的样子,但实际上是个很和善的人,并不难相处,比她真正的主子可是好伺候多了。

她手法熟练的给桑离盘了一个简单清爽的发髻,“小姐,你看这样可好?”

“嗯,挺好的。”古人嫁了人之后,头发就得全部盘起来,作妇人的打扮,桑离不喜欢那种浓墨重彩的华丽发髻,所以便让兰香给她弄了个最简单的发型。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外间传来了低低的窃窃私语:“哎,小红,你听说了没有,昨晚王府又闹鬼了……”

“是啊是啊,那哭声我也听到了,哭得那个凄惨哟,吓得我缩在被子里,不敢抬头,生怕一睁开眼,那女鬼就悬挂在我的头顶上……”

“哎呀你别说了,一身汗毛孔都出来了。真是阴魂不散啊,那女鬼又来了……”

“是啊,我也是听厨房的小梅说,昨晚还有人看到白影了呢……”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有人亲眼看到那女鬼穿一身白衣裳,披着长长的头发,在花园里荡来荡去,没有脚的……”最后四个字的声音都恐惧得变形了,听得另外一个连声低低的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兰香握着梳子的手停在了桑离的鬓角边,一张小脸都变了颜色,显然也是心有余悸。

桑离皱了皱眉,道:“你去把她们两个叫进来吧!”

“是。”

在外间低声谈论的是府里新来的两个粗使丫头,一个叫小红,一个叫小翠,被管家派到了宁苑来伺候。很快,她们俩就垂着手走了进来,在桑离面前站开,眉眼怯怯的,“小王妃有何吩咐?”

桑离淡淡一笑,“你们刚才在外面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小红小翠对视一眼,突然扑通一声朝桑离跪下:“小王妃恕罪,是奴婢们多嘴了!”

“我没有说惩罚你们!”桑离皱了皱眉头,“你们先起来吧,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起身,迟疑了一下,小红才道:“小王妃,其实,我们也是听说的,听说王府已经闹了好几次鬼了,每次都是小王爷成亲的时候。她们都说,那女鬼就是小王爷的第一个王妃,因为死得不甘,所以前来索命……”

原来,司徒锦澜的第一个老婆叫孟芳菲,论起来还是乐平长公主的侄女儿,跟司徒锦澜是表兄妹。据说义王司徒同原本只是一介书生,高中状元之后,一次宫廷酒宴上被皇帝的妹妹乐平长公主一眼相中,于是,一道圣旨钦点成了驸马,凭着这层裙带关系,破格被封为了义王,还赏了府邸。

而这乐平长公主向来是个高傲自负的主,性格尤其刁蛮骄纵,仗着皇兄的宠爱,更是飞扬跋扈,而司徒同本就是个性格懦弱的主,所以义王府上上下下的人事,都是乐平长公主做主。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且性格喜怒无常手段毒辣,视人命为草芥,一不小心触怒她,就是个死字,所以王府上下极为怕她,就连义王司徒同,在她面前说话都要揣着三分小心。

不过她对唯一的独子司徒锦澜,却是极为宠爱,做什么都由着他,他要什么就给什么,几乎对他百依百顺,简直到了溺爱的程度。她有心想让儿子参与朝政,在朝堂上争个一席之地,为皇家出一臂之力,可惜的是,司徒锦澜因身子太弱的缘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在养病,所以也没什么功绩,不能封侯拜相,只能呆在义王府,做个闲散的小王爷。

但对于他的婚事,乐平长公主可是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千挑万选,才选中了表弟定北侯的女儿孟芳菲,此女不仅生得花容月貌,更是性格温柔娴静,又跟她是姻亲的关系,将来入了义王府,也好掌控,所以非常隆重的给他们办了婚礼。

哪知道,新媳妇过门半年,却勾搭上了府里的护院,并且捉奸捉双,被逮了个正着。护院自然是活不了的,而孟芳菲也在羞辱之下,上吊自杀了。这件事情对于乐平长公主来说,不啻于迎头痛击,万没想到自己千挑万选来的儿媳妇,竟然是个这样的货色。定北侯那边,因为是自己女儿做错了事,所以也不敢声张,只对外宣布孟芳菲是小产身亡,这样,既掩盖了事实,也堵住了悠悠众口。

倒是知晓内情的有关人等一律被封了嘴,死的死,哑的哑,但天下无不透风的墙,有一种说法在下人们口中很快的流传开来,说是孟芳菲并非自缢,而是被乐平长公主活活逼死的,因为死得不甘,所以冤魂不散,做了鬼也要搅黄了小王爷的姻缘,不让乐平长公主如意。

所以,小王爷每娶一次王妃,府里都要闹一次鬼。据说,小王爷第二次成亲,新王妃当夜便受了惊吓,不久便抑郁而终了。第三个王妃,更是直接就失了踪,有人说,她被女鬼抓走了,也有人说,新王妃逃跑了,总之那段时间人心惶惶,府里阴云密布,人人都在私下传,说谁做了这府里的小王妃,都命不长久,最后都会被女鬼给收了。

而乐平长公主从来不信鬼魂之说,只当是有人故意捣乱,但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什么端倪,于是,府里的传说就更盛了,最后为了封口,乐平长公主不得不当众杖毙了几个下人,这才镇住了口风。之后也确实风平浪静过好一阵子,但没有想到,小王爷的第四次大婚,不但病情加剧,而且,女鬼又现身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