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小说by溪照影主角秦偃月,东方璃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

更新时间:2020-07-24 15:07:50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连载中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溪照影分类:言情主角:秦偃月,东方璃

男女主角是秦偃月东方璃的小说叫《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由作者溪照影精心创作,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文中讲述她是医学天才,穿越成东陆王朝又蠢又坏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毁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术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他是闻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爷,冷酷绝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阎罗。“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说好的和离呢?”秦偃月看着阴魂不散的男人,一脸黑线。“和离?本王刚去月老祠求来了红线,正好试试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爷手持红线步步逼近。腹黑夫妇强强联合,在线虐渣。
编辑顾璃笙点评今天推出来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这部作品也肯定有它的独特之处,很多读者喜欢,这本总体水平还是很不错的,情节爽快,还有各种布局看起来也是非常的爽,推演很有意思,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秦偃月微微蹙眉,将思绪收回来,趴好,用被子盖住身体,装作睡着了。

门,是被人踹开的。

冷风灌进来,本就寒冷的屋子温度更低了几分。

“她的命也真大,被打得这么狠还没死。”一个丫鬟气哼哼走进来,哐啷一声将碗放在桌子上,“死了多好,咱们也不至于被困在这小破地方。”

“琥珀,你少说两句。”另一个丫鬟跟进来,搓着手,时不时咳嗽几声,“这天可真冷。”

“就是啊,这都冬天了,咱们分到的都是些只冒烟点不着的劣质炭。等真下大雪了,咱们一块冻死得了。”叫琥珀的丫鬟用尖尖的声音叫道。

“她为什么还活着?若是她死了,七王爷也会顾忌脸面,会好好待咱们这两个陪嫁丫鬟。她不死,七王爷苛待她,咱们也一同受苦,我怎么倒了八辈子霉伺候这个扫把星?”

“这种话你怎么能守着王妃娘娘说?”翡翠压低了声音,咳嗽太久,她嗓子嘶哑得厉害。

“守着她说怎么了?蠢猪都比她聪明,要不是她用拙劣的手段勾引三王爷不成反而爬上了七王爷......”

“琥珀。”翡翠用力拽着她的袖子,低声呵斥,“快闭嘴吧,这件事在七王府是禁忌,要是被外人听去了,指不定生出什么枝节来。你先喂娘娘喝粥,我再去厨房看看饭菜好了没。”

琥珀脸色一变,也明白刚才的话不妥,恨恨地跺了跺脚。

“我在二小姐身边当差当的好好的,偏偏被指派给你。”她捧着粥碗来到秦偃月身边,“在这王府里,吃穿用度连最下等的粗使丫鬟都不如,这碗粥还是翡翠守着熬粥的锅等了好几个时辰才要出来的,蠢猪,都是你害的。”

粥是刚刚熬好的,滚烫,端着时间长了,烫得手疼。

琥珀冲着粥碗淬了一口,“晦气,你为什么不赶紧死掉?你死了我也就不用伺候你了。”

她看着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秦偃月,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那碗粥还是滚烫的,如果落在还没愈合的伤口上,蠢猪王妃或许能死。

这个念头涌上来的时候,她的眼神也变得阴毒起来。

“七王妃,您受了这么重的伤,一定很痛苦吧?我来帮您解脱好不好?”她阴测测地说着,抬手掀开被子,要将粥倒在秦偃月的伤口处。

秦偃月眼神一凛。

她已察觉到了这丫鬟的意图。

如果滚烫的粥落在刚刚结痂的伤口上,会感染发炎,或许还会引起并发症,这具本就虚弱的身体是支撑不住的。

她暗暗蹙眉,蓄力,在琥珀将粥碗往下倾倒的时候,猛地起身,以极快的速度钳制住她的手腕。

琥珀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原本该落在秦偃月身上的粥碗转向她自己的脸,滚烫的粥顺着她的额头落下。

“你,你干什么?”琥珀慌忙用衣袖擦拭脸颊,被烫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疼。

“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你想干什么?”秦偃月站起来。

结痂的伤口很容易绽开,刚才的动作幅度比较大,牵扯到了伤口,疼痛感传遍全身。

“我,我只是想喂你喝粥。”琥珀眼睛闪烁了两下,“王妃娘娘不分青红皂白将热粥泼向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喂我喝粥?”秦偃月与她面对面,眼底闪着的光芒堪如寒冰。

琥珀被这寒光震慑得往后退了两步,心底也有些慌张,“对,我就是喂你喝粥。”

“好一个喂我喝粥,好一个不识好人心。”秦偃月挽起袖子,伸出手,卯足了劲,狠狠地在她脸上打了四巴掌。

琥珀没想到平日里胆小怕事蠢笨如猪的王妃娘娘像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眼神慑人,行动更慑人。

没等她反应过来,脸上就狠狠地挨了四巴掌。

这四巴掌下来,她头晕眼花,耳朵嗡嗡直响。

“你,你打我?”她虽是丫鬟,却是高等丫鬟,从来没遭遇过这种事,当即愤怒冲上头,想撕过去。

“你要是敢往前一步,我就让人将你打半死再卖到最下等的花楼里。”秦偃月冷声说,“你是我的陪嫁丫鬟,我处置你,没人敢有意见,你不信大可以试试。”

“你!”琥珀心里打鼓,不敢乱动。

秦偃月并没有吓唬她,在这王府中,王妃才是她的正主,要打要杀要卖,都是主子一句话的事。

以前的秦偃月不敢卖了她,但,现在的秦偃月气势汹汹,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夜叉,莫说卖了她, 就算是将她打杀了也有可能。

狂卷的寒风吹开窗子,冷风灌进屋子里,吹得窗户咯吱咯吱直响。

落叶飘进来,烟气生寒。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秦偃月拂去落在头发上的落叶,声音比这寒风更冷几分。

琥珀颤抖了几下,紧攥拳头,眼底恨意与惊惧弥漫,“奴婢不知做错了什么。”

“好,好一个不知做错了什么。”秦偃月冷笑,“那我就好好告诉你,你身为丫鬟,却口吐恶言,对主子不敬,该打。这是第一巴掌。”

“第二巴掌,你身为陪嫁,却咒主子死,还妄图通过主子的死来获得好待遇,其心可诛,该打。”

“第三巴掌,你刚刚想将这滚烫的粥洒在我身上,若是我不躲,现在怕是已经被烫伤。你笃定了我不能请太医,想趁机要我的命。身为我的陪嫁丫鬟,心地如此险恶,我只打你巴掌,已经是便宜了你。”

“至于这第四巴掌。”秦偃月冷笑,“秦雪月派你来监视我,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现在是我的丫鬟,却对我不忠,我留不得你,你既然不愿意待在这里,那就滚出去吧。”

琥珀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后背寒意凛凛。

在气势非凡的秦偃月面前,她生不出半点反抗心思,只有瑟瑟发抖的份。

翡翠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感觉到屋子里气氛不对,忙将饭菜放到桌子上。

“娘娘,您的伤还没好,怎么站起来了?”她扶着秦偃月,“快些趴下吧,奴婢又从外头买来了治跌打损伤的药。”

秦偃月瞥了琥珀一眼,“还不滚出去?”

琥珀用力咬着嘴唇,甩头,恨恨地离开房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