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隋唐小说by未济主角秦蒙谢蕴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军事>乱隋唐

更新时间:2020-07-20 20:51:43

乱隋唐连载中

乱隋唐

来源:掌文作者:未济分类:军事主角:秦蒙谢蕴

乱隋唐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穿越到了隋唐时代的秦蒙,从普通的小兵,在战火中成长成威震塞北的将军,受义父靠山王的提携,再到庙堂之上,成为忧江湖之远的朝臣。璀璨如流星般的大隋,强盛如日中天的大唐,都在秦蒙叱咤疆场和治世之能的的故事中一一见证。本书作者是未济,主人公是秦蒙谢蕴。
编辑离别殇点评故事有条理,推进也合理,人物塑造鲜明,作者未济也是颇具情怀,值得一看的作品,小编深挖此作,只为喜欢历史军事的你!展开

本书标签:乱隋唐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岂曰无衣

秦蒙脸色忽然无比凝重道:“这个,一会儿再说。总之,重骑面前,我们若待宰羔羊,毫无抗力,唯有兵行险着,方可有一线生机。”

周庭赞欲待追问,秦蒙却怎么也不说了。

轰轰轰,小步慢跑,如同移动山丘一般的密集重骑,带着极为整齐的步调,一点点接近了隋军防御方阵。

秦蒙带着周庭赞,慢慢走到了方阵侧前的位置。

“看我干什么?盯住敌人,准备迎敌!”秦蒙见有人看向自己,大声喝道。

所有人一凛,赶紧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要碾压过来的重骑身上。

秦蒙计算着距离,忽然喝道:“周庭暂听令。”

“末将在!”周庭赞快要憋疯了,秦蒙刚才说了有安排,可就是不说,这可把这个直筒子一样的人给折磨不轻。

“看见重骑那个指挥官了么?来,把我扔到他的左进,只要你能把我扔在他方圆三丈范围,就行。”

“什么?”周庭赞瞠目结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命令。

“把我当成东西,扔到那个重骑指挥官的身边,快!”秦蒙脸上浮出了一抹寒霜,目光炯炯盯着周庭赞。

饶是周庭赞喋血沙场无数,还是被秦蒙如此大胆如此匪夷所思的想法给镇住了。

周庭赞舔舔嘴唇道:“长官,我,我可不敢。弟兄们可都看着呢,我要是把长官扔到敌群当中,我,我都不敢想象我是怎么死的。”

秦蒙上前,一把薅住了周庭赞前胸护甲绦。

周庭赞山一样的汉子,竟然在秦蒙面前有些腿软。

当你敬服一个人的时候,别管你力量有多大,心理上的敬畏,让你表现出来的,就是服软。

秦蒙缓缓,无比凝重道:“重骑密集冲锋,乃碾压之势。我们兄弟,纵然是悍不畏死,亦是以卵击石之态。为今之计,唯有斩杀其指挥官,乱其阵脚,方有一线生机。周庭赞,我身负达奚将军重托,全体兄弟厚望,我不上前,谁人向前?来,执行命令!若我身死,兄弟们也万难幸免。如此,咱们兄弟共赴黄泉,再战突厥!”

周庭赞听得热泪长流,忽然翻身拜下,连磕几个头,站起身来,抓住了秦蒙的腰带,发出一声长长的怒吼声,原地转了一圈,将秦蒙如炮弹一般,扔向了突厥重骑当中。

隋军正紧张注意突厥重骑,谁也没想到,会忽然能出现个空中飞人。

等到秦蒙飞过重骑头顶,快要落地的时候,隋军部众才反应过来。

所有人的眼睛,全都在突厥重骑身上移开,转移到了周庭赞身上。

周庭赞虽说是奉了秦蒙命令,但总觉理亏。

再想想秦蒙处境,周庭赞大声解释道:“长官欲取那突厥指挥官性命,命我为此,兄弟们可勠力向前,跟长官汇合才是正途。”

谢蕴双眼喷火,来到了周庭赞身边:“姓周的,你特么猪脑子啊?长官要冒生命危险,你就给扔过去啊?特么的,长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谢某一定不会放过你!”

周庭赞讪讪道:“谢蕴兄弟,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咱们赶快冲锋,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啊。”

谢蕴狂傲是狂傲,不服管是不服管,但要碰到能让他折服的人,他就一定会矢志不渝奉献自己的忠诚。

秦蒙杀了他的手下,本是让谢蕴十分记恨的事情。

但是,战场上秦蒙身先士卒,以命亲身示范,让谢蕴心里有些服气了。

现在,秦蒙居然敢这么干,谢蕴早忘了秦蒙杀了自己的人,他就一个念头,不能让一个兄弟,就这样孤身犯险而亡!

“王辅梁隐,快给我冲!”谢蕴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身上的重甲解下。

“谢蕴,你,你干什么?”周庭赞万分疑惑,不理解谢蕴的行为。

说话间,谢蕴已经将身上重甲脱下,兜裆布条,一身小麦色肌肉露出。

“快,把我扔到长官身边!”谢蕴眼角,缓缓泛出血丝,他眼睛瞪得已经睚眦尽裂。

周庭赞这才明白谢蕴为何要这么做,他迟疑一下,双手抱住谢蕴,再次奋起神力,将谢蕴也扔进了重骑阵列当中。

隋军上下炸锅一般嗷嗷乱叫,本已陷入到绝境当中的他们,这时候根本就没有生死这一考虑,眼见长官一个又一个飞进敌阵,恨不得冲上去咬上敌人几口才能舒缓心中之气。

梁隐忽然走到了隋军阵列前,转身背对突厥重骑,对隋军士兵喝道:“兄弟们,长官尚且飞身入阵,搏命杀敌,我等有何面目惜命?”

士兵们几乎要窜起来了,纷纷叫道:“我们不怕死,下命令吧,冲吧!”

梁隐眼神无比凌厉,大喝道:“突厥重骑,刀剑难伤,如此密集冲锋,我等上前,也是徒劳无功。唯一解救长官之策,就是停滞他们冲锋步伐。我有一策,必死之策,可解此危。组成百人人墙,手臂相缠,冲向重骑。”

说到这里,梁隐将手中大刀重重掷于地面,疾呼道:“我百人必死,然则如此则必停滞重骑!谁人敢来,与我共死!”

“我来!”

“我来!”

……

所有的隋军士兵,都掷下了自己的兵器,走到已经转过身的梁隐身边,手臂缠绕在一起,拉起了一道人墙。

取了百十人,梁隐喝令停下,几乎吼破了喉咙道:“王辅,周庭赞,我领这一百兄弟先走一步,解救长官的重任,就在你们身上了!弟兄们,冲啊!”

嗷嗷嗷……

百十人组成的人墙,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嚎叫,手臂挽着手臂,如风一般,冲向了突厥重骑。

突厥人的重骑兵,一下子傻眼了。

他们不是没见过不怕死的冲锋,可像今天这样,手里没兵器,臂环臂成建制的人墙冲锋,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要干什么?除了送死,没有别的可能啊。

还有,这些人墙后面的士兵,倒是有点冲锋的样子,可他们怎么把手里的兵器全扔了,难道,要靠拳头来打么?

就在突厥重骑前排士兵不明所以的时候,梁隐带领的一百多人墙敢死队,已经冲上来了。

砰砰砰砰,咔咔咔咔……

一声声肌肉撞击的钝响声,以及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

大隋将士的血肉之躯,撞击在玄甲护身的骑兵身上,真的就像是鸡蛋碰上了石头。

尽管撞击严重的部分,骨头都断了。但大隋将士的手臂死死缠在一起,组成了一道韧性十足的人墙。

他们,靠着一口气,一股毅力,彼此联络,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着重骑的冲锋。

突厥重骑,依旧还能向前,但速度,已经被迟缓下来了。

对于密集型冲锋阵列来说,整体队伍的速度迟缓,是非常致命的。

因为密集型就意味着拥挤,一旦移动方向前方速度减缓,后面根本就来不及协调,自相就会产生冲撞,混乱也就不可避免了。

然而,突厥重骑出现短暂的混乱,后续的大隋士卒,却是冲了上来。

嗷嗷嗷……

王辅,周庭赞率领的大隋士卒,紧跟着人墙同伴的脚步,冲到近前,他们双眼冒着火,不但无视敌人的兵刃,甚至连袍泽的尸体都不顾了。

他们纷纷踩着已经倒下袍泽的尸体,有的窜上了敌人的战马,搂抱着突厥人滚到了地面。

有的,则直接抱住了马首,跟战马角起了力。

没有兵器的对撞了,人与人,已经紧紧纠缠在一起,用最原始的方法搏杀。

一拳打在重甲上,就是一道血印,一嘴咬下去,就是嘎嘣断了几颗牙齿。

没有疼痛,甚至没有感觉,有的,就是要把胸中的那口气给发泄出去!

秦蒙被周庭赞扔出去,不但让隋军弟兄意外,把突厥人也给吓了一跳。

出于本能,秦蒙落地的方向,几个重骑士兵尽最大可能进行避让。

倒不是说怕砸着,而是怕惊了战马,这么密集队形的冲锋,一旦战马惊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秦蒙结结实实摔落到地面,地面的黄土,倒是没给他带来多大伤害。

不过,毕竟是玩了个没有保险绳的空中飞人,这一下,也把秦蒙摔得有些岔气。

幸亏这是重骑,移动不是很快,不然,秦蒙根本就没有喘息调整的机会。

稍稍看了一下四周,秦蒙确定了自己要斩首的目标。

周庭赞扔的方位大体差不离,距离突厥重骑指挥官,能有十个骑兵的身位。

秦蒙也不起身,就在地面上灵活翻滚,遇到马蹄,直接出刀砍,在笨拙的重骑中间,秦蒙竟然左突右闪,慢慢接近了目标。

但对方也不是易予之辈,很快,对方就觉察出了秦蒙的意图。

伴随着一声声喝令,几个十几个突厥重骑,错落有致在秦蒙和他的目标之间谢次摆开,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

秦蒙的断霓刀,固然削铁如泥,能对突厥重骑造成有效的伤害,但连番战斗,已经严重透支了秦蒙的体力,砍翻了三骑,秦蒙就感觉自己的气息不够,每刀挥出,甚至是翻滚,都是咬牙榨干自己最后的体力一般。

渐渐的,秦蒙的视线有些模糊了,周围如林立一般的突厥重骑,在他眼里就像是梦中见到的景象,虚幻,还有些变形。

秦蒙知道,这是体能严重透支所产生的感觉上的错误。

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了,周围笨拙的重骑动作缓慢,可他,连缓慢的动作都做不出来了。他坐在地上,看着周围如死神一般的重骑,露出了笑意。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秦蒙浅颂一句,忽然有了感慨,穿越过来,虽然只有两天时间,但他已经完美体会到了男人之间的袍泽之情,以及男人所应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并为此不惜付出所有的一切!

这是任何丰厚物质和奢靡精神食量所无法带来的成就感!

这一生,无悔了!

秦蒙拄着断霓刀,颤巍巍站了起来,嘲讽地看着周围的敌人。

我,是个战士,要像所有慷慨赴死的战士一样,勇敢地死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