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小说by由间小美主角陆如裳,由间小美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

更新时间:2020-07-20 16:53:53

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连载中

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

来源:掌文作者:由间小美分类:言情主角:陆如裳,由间小美

作者由间小美写的这本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陆如裳,由间小美。故事讲述的是后宫,盘踞着名为女人的猛兽。在这些猛兽中,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人,必须权倾天下。陆如裳身着龙凤红裙,发戴金饰,一步步走向名为皇位的宝座。在通向那宝座的路上,堆满了尸骸。公元418年1月,天耀国第一代女帝登基。陆如裳缓缓地停在金鸾宝座前,轻轻抚过盘龙扶手。历代以来,有多少人想得到这至高无上的权利?又有多少人,为此争得头破血流?陆如裳转身挥袖,袍尾在身后旋开。只听一声洪亮的呼喊:“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编辑墨浅忆点评总体绝对值得一看,有韵味的古代言情小说,很有深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羞辱

一阵乱打乱砸的声音穿入梧桐苑。

陆如裳早已洗去一脸铅华,正要熄灭烛火就寝。

门外传来男人粗鲁地叫喊声,“陆如裳!陆如裳!你个贱人,给朕出来!”

有些困倦的陆如裳并没有听清楚外面是谁在叫喊,她披上薄披风,掌着台烛想走出门看看。就在她正要开门时,木门被人从外面用力踹开。

陆如裳猝不及防的往后趔趄,纤弱的身子没有扶持的力量,终是摔在冰冷的地板上。披风落地,白色的薄衫微微遮掩身体。月光从门外照入,如同流水淌过陆如裳美好的身体。

踹门而入的男人正是韩宇缚,他满脸红晕,醉意盎然。那双狭长的哞中透着淫靡和阴鸷,他的目光扫落在陆如裳丰盈的胸脯和细长的小腿上。

韩宇缚蹲下身子,唇角扬起一丝令人害怕的笑容。

陆如裳觳觫着,台灯早已随着她摔倒而落在地板上。烛火已然熄灭,只有月光勾勒出屋内阴森诡异的气氛。

陆如裳惊恐地看着那张来自地狱的脸,那张脸的主人却忽然一把掐住她的颈部。

“皇上,皇上,你这是要做什么?”陆如裳本能的挣扎着,呼吸困难的微微张嘴。

“听说我的妃子入宫十来天了,我自然是来检查一下这十来天你有没有背着我偷人!”韩宇缚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借着酒意,他比清醒时更加粗暴。

陆如裳反应过来时,身上的薄衫已经被眼前的男人撕开了。浅粉色的绣花肚兜露了出来,陆如裳觉得有一阵寒意袭来。

紧接着,强有力的手紧紧箍住了她的手腕。韩宇缚并没有将她抱向床榻,而是以一种粗暴的拉扯方式,将她从地上拖过去。

“放开我,放开我。”陆如裳本能地挣扎,脱开囚禁自己的手。她起身想要逃跑,身后的男人却一把抓住了她的发,狠狠地拉着她的发,将她扔到床榻上去。

陆如裳因头皮的疼痛而叫喊一声,韩宇缚却没有怜香惜玉的表现。他站在床边,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像野兽一样的眼睛在夜里透着寒光。

陆如裳不断地往后退,往后瑟缩,床榻上既没有继续后退的地方,也没有可以当武器的东西。

“啊!”陆如裳尖叫一声,因为脱得只剩亵衣的韩宇缚已经扑上床。

陆如裳在惊恐中被拽住双手,双手被狠狠地按在头顶。有什么压在了她的身上,她脆弱的骨头仿佛要因为这样的重量而碎粉。

泪水不由自主地从陆如裳的眼角滑落,她挣扎着,不断地踢腿,想要从这个男人身下逃脱。

可是,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任她如何奋力地挣扎,也逃不出那男人的手掌心。

“知道我为什么要纳你为妃吗?”按着陆如裳的韩宇缚抬起头,露出像野兽一样可怕的笑。他没有囚禁陆如裳双腕的手,正在陆如裳身上四处游走。

那只手,像利刃一样,忽然刺穿了陆如裳的身体。

“因为你是陆博霖最疼爱的女儿,我羞辱你,就是为了羞辱你们陆家,羞辱那不可一世的陆博霖。”

梦魇一样的话语,在陆如裳的耳边灌溉。

身下被扩大的疼痛正在侵蚀陆如裳的意识,那种身体被撕裂的尖锐刺痛,让这个寒夜里的空气都冲满了血腥味。

“放开,放开我,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陆如裳愕然了片刻,身下的疼痛依旧在提醒她要呼救。

可深宫里,根本没人听得见她的呼喊,即便是有,也不会有人会来救她。

绝望,像一条长长的线,将陆如裳紧紧地捆绑着。

身下的尖锐刺痛忽然消失了,就在陆如裳以为这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另一阵更为强烈的尖锐刺痛袭来。

“啊!”撕心裂肺地叫声回荡在岑寂的夜里。

“谁来救救我……”陆如裳无助地叫喊着,声音因虚弱而变得细微。

韩宇缚蛮横地索取着,陆如裳如凋零的花朵,任他蹂躏践踏着。

属于女子最珍贵的东西,已经在韩宇缚手中摧毁。

陆如裳终是不再大喊大哭了,因为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她所有的力气,都被那粗暴的野兽,以最耻辱的方式掠夺了。

身下最初是剧痛,撕心裂肺的剧痛。渐渐地,那剧痛已经变得麻木。陆如裳并不想给出任何的反应,但麻木的剧痛过后,一阵可怕的快干逼迫她发出令她羞愧的叫喊。

那是所有女子都会在洞房之夜时发出的声音,但对于此刻的陆如裳来说,那是她这辈子最耻辱的声音。

“陆如裳,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我杀了你娘,羞辱了你。”野兽般的韩宇缚狂妄地笑着,浓郁地酒味从他的口鼻散发出来。

陆如裳眼里的悲痛渐渐变成了恨意,可那恨意还未完全凝聚,便又被深入身体的剧痛取代。

“可你杀不了我的,因为整个陆家都在我的掌心里,我死了,整个陆家都得跟着我陪葬,哈哈哈……”韩宇缚猖獗的笑声划破夜的岑寂,他并没有再吻陆如裳身体的任何部位,而是用本能的野性冲击着那具紧致的身体。

陆如裳像一具不再具有灵魂和思想的尸体,躺在韩宇缚的身下,任由身体被他冲撞得起起伏伏。

仿佛有什么在灵魂深处提醒着她,今夜开始,她便是这匹野兽的女人。

从今夜开始,她不可以忤逆他。

因为陆家所有人的性命,都在她的手里。

风,吹入寝宫,吹灭了桌上的台烛。岑寂而阴暗的夜里,只剩下悲凉的泪水和床榻的摇晃。

陆如裳已经记不清韩宇缚在夜里羞辱了她几次,她只记得天微亮时离去的那抹背影。

那背影的主人穿好衣服,不屑一顾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对她满身的伤痕视若无睹。

“人贱就该被人骑。”韩宇缚从鼻间发出一阵短促的讽刺声,他理了理束腰,离开了梧桐苑。

韩宇缚走了许久后,陆如裳才缓缓地坐起身。

她披着披风,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走下床榻。她走的缓慢,因为每走一步,身下便撕裂一分。她捡起地上的台烛,坐在了梳妆台前。铜镜内的人鬓乱钗横,唇角尚残留着一丝血迹。

陆如裳缓地回过头,望向被褥上那一抹嫣红。那一刻,有什么从陆如裳的心里涌出来,她胃里翻腾,一阵干呕后,声泪俱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