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香:肥妻倾城小说by千尽欢主角杜芷溪千尽欢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农门医香:肥妻倾城

更新时间:2020-07-20 16:53:45

农门医香:肥妻倾城连载中

农门医香:肥妻倾城

来源:掌文作者:千尽欢分类:言情主角:杜芷溪千尽欢

《农门医香:肥妻倾城》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杜芷溪千尽欢。一睁眼,莫名其妙穿成了怯弱胆小、丑陋肥胖、倒贴还被退了亲的小农女。住的差,穿不暖,还吃不饱,杜芷溪觉得压力山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好有个美男子抢着要娶她。奇葩亲戚,渣渣怎么解决?看她分分钟逆袭蜕变,发家致富走上种田小农女大翻身到巅峰。
编辑声声慢点评作者千尽欢文笔绝对没有问题,故事讲述的娓娓道来,剧情严谨,人物立体,故事有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小姑拿钱的原因

“扑哧”一声,坐在一旁的杜秋月突然笑出声来,讽刺道:“倒是想卖了你,不过瞧瞧你的样子,有谁会买,但是阿玉就不一样了,倒是还能卖一个好价钱。”

杜秋月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杜芷溪对她的厌恶不由得又增添了几分,真是想不通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怎么,姑父又输钱了,小姑这次回来打算从家里拿多少钱走啊?”杜怜玉一脸冷静的看着杜秋月说道。

“死丫头,你可别乱说,你要是再疯言疯语乱嚼舌根子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突然被杜芷溪这么一说,杜秋月立马就慌了,这死丫头又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么多的?

不过,她还就不信一个人怎么变,骨子里的懦弱也不会这么快就改掉的,“我是你的长辈,还敢跟我顶嘴,贱皮子又痒了是不是。”说着,便将视线转向了一旁沉默不语的杜瑾怀,“大哥,怎么说芷溪也是你的女儿,她都把咱们家的脸丢光了,你也不管管呐!”

被杜秋月这么一说,杜瑾怀的脸面确实也绷不住了,紧皱着眉头,带着一抹厌恶的眼神看向杜芷溪,责备道:“没大没小,怎么跟长辈说话的,老夫平时就这么教你的吗?”

听着这话,杜芷溪着实觉得讽刺,反问道:“从小到大,爹有教过我什么吗?”

打从记事起,她的这位父亲就不怎么管她,更别提教过她什么了,想必现在问这位父亲她的生辰是什么时候,应该都不曾知晓吧。

而杜瑾怀听着这话时,突然一怔,说起来,他也确实没有教过杜芷溪什么。

“反了,反了,杜芷溪你这是要反天了是吗,没有你爹,就没有你,竟然这么跟你爹说话,越来越不像话了。”杜瑾怀不说话了,张氏倒是坐不住了。

她已经尽量在克制自己的小暴脾气了,可面对这样奇葩脸皮厚的家人,当真是再好的脾气也没办法控制小宇宙的爆发。

“打住,这些问题暂且不说,总之你们想要卖阿玉,我不同意。”话题跳的有点过了,她得赶紧给拉回来。

杜秋月第一个就不乐意了,谁要敢拦着她拿钱,她就第一个跟谁急,要是从家里拿不到钱走,她回去肯定又会被婆家人说三道四。

“这事还就由不得你同不同意,大哥和娘都已经商量好了,没你啥事,你要是再拦着,信不信连你一起给卖了!”

她阅人无数,怎么样的泼妇无赖、小混混没见过,既然杜秋月不见棺材不掉泪,那也就甭怪她手下不留情面了,“奶奶、父亲、二叔你们可是知道小姑为何急需要这么多钱?”

此话一出,杜秋月更是心虚了,趁着杜芷溪不注意,过去就给了杜怜玉一个响亮的耳光。

弱不禁风的杜怜玉跟着跌倒在了地上,见状,杜芷溪的小暴脾气也终于是忍无可忍了。

还未等杜芷溪说什么,倒是李氏抢先一步开口了,“小姑子,怎么说我们也都是杜家人,你回来拿钱,这原因总得让我们知道吧。”

刚才杜芷溪说出姑父输钱的事时,除了张氏和杜秋月脸上有过一丝慌张之外,其他的人基本都是突然眉头一紧,于是杜芷溪就料定了杜秋月回家拿钱的原因,大家都还不知道。

再加上刚才她和杜怜玉再厨房做饭的时候,听到二叔和李氏也在小声议论这事,就说明李氏很是在意这件事,所以再次听到她那么一说,杜秋月的反应如此之大,李氏自然就站出来了。

杜家人除了对她们姐妹俩坏一点之外,怎么也算得上是一户老实人家,而且杜瑾怀又是一个读书人,为了自家的面子,更是不能容忍行为不端,品性不正的人了。

其实他自身的品性也没多正。(小声逼逼)

被李氏这么一问,杜秋月更是慌乱的手足无措了,但心里对杜怜玉的恨意更是浓烈的不少。

要是杜芷溪没有提起这件事,大家也不会如此追问,肯定还会像以前一样,任由她将钱拿走,然后张氏再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

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吓得额头已冒出了小汗珠,张氏瞧着心疼,赶紧站出来解释,“方贤婿在县里做工……工钱被克扣了。”

一听这话,就知道是糊弄人的,李氏毫不留情的追问道:“娘,您又不是不知道,小方可是在帮他们村的村长送货,村长能是克扣工钱的人吗!”

张氏见糊弄不过去了,自个儿竟还生气了,语气很是不满道:”是秋月的婆婆病了,方贤婿在县城送货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家里也拿不出那么银钱抓药,所以秋月这才没办法回来找家里拿钱的。“

杜秋月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立马接道:“对,就是这样的,我婆婆她病了,得拿钱抓药。”

杜芷溪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撒谎能不能用点心呐,“小姑,你不会是担心的都忘了,姑父的父亲就是一个郎中吧。”

要不是杜芷溪提醒,李氏也差点就被糊弄过去了,“对啊,方婶病了,方叔就是郎中,再说了方叔经常上山采药,难道还用得着去抓药吗?”

想到一家子起早贪黑挣点钱也不容易,每次都被杜秋月给骗走了,不管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甘。

见李氏不依不饶的样子,杜秋月转头就将所有的火气发泄在杜芷溪的身上,“平日里,怎地不见你这么多话,今儿的话怎么这么多,是不是皮痒痒了!”

“秋月,这事还真不怪芷溪,你且实话告诉大家,到底为什么要拿这么多钱?拿了这些钱都是去做什么?”李氏就想弄清楚,杜秋月每次拿这么多钱都去干什么了?

杜秋月一副“就拿钱走了,你能把我怎么滴”的样子看着李氏,“二嫂,家里又不是你说的算,我凭什么告诉你,再说了,我找我娘要钱,又不是找你要,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