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妆娘:将军快住手小说by绪凝主角绪凝夏云霓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农门妆娘:将军快住手

更新时间:2020-07-20 20:52:11

农门妆娘:将军快住手连载中

农门妆娘:将军快住手

来源:掌文作者:绪凝分类:言情主角:绪凝夏云霓

农门妆娘:将军快住手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某女是个21世纪优秀的化妆师,穿越后,靠着这个就开始养家糊口,发家致富了。一不小心碰见了了一个土生土长的狼崽子……“哎哎,你在干什么,手往哪里放!”“做什么呢,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本姑娘赚点钱容易吗!”然后,就被吃穷了。哼,种田是根本,赚钱是目标,至于你……对对对,别看别人,就是你将军,养你是心甘情愿。本书作者是绪凝,主人公是绪凝夏云霓。
编辑離人泪点评作者绪凝下了很大的一番功夫,笔力高超,有那种大片的感觉,画面感非常的强烈,很容易把读者带入故事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脱身

“听说你家小妹出嫁没添妆,咱们几个过来瞧瞧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几个老妇人笑着从门外走进来。

看到来人,夏云霓眼睛一亮,有人就好脱身嘛。

而且没记错的话,来人和夏家老太一向不对付,想来是故意给夏老太添赌的。

夏云霓毕生绝学用在此处,长长的睫毛仅是眨了两眨,眼中便蓄出泪来,顺着光洁的脸颊蜿蜒而下。

“娘,你这么做对得起我死去的爹吗?”夏云霓一副偷眼看来人的委屈谨慎的模样,一边开口道。

她深谙哭字一诀,哭得楚楚可怜,惹人怜惜,本就让几个专门来找茬的老妇人多了几分同情,开口更是让几个老妇人一下子竖起了耳朵,一双满是八卦的眼睛在夏老太和她身上来回扫视。

眼见有戏,夏云霓脑子飞快的转着,一边又哭哭啼啼的开口隐晦道:“我知道娘拉扯我和妹妹长大过得辛苦,又要为爹爹分担家势讨生活,可娘也不能这般行事啊。”

夏家老太一看几个老妇人的反应,登时就怒气上涌,一巴掌就要打在夏云霓的头上,嘴里怒喝道:“胡沁什么?又要讨打!”

一说到要打夏云霓,立马就有老妇人打抱不平起来:“平日里你对云霓如何,咱们有眼睛的都看得到,如今云霓都是别家的人了,你竟还追着打,好不要脸。”

“婶子,我娘,我娘也是为了这个家,她,她……”夏云霓这短短的功夫,已经为夏家老太想好了安排。

夏家老太在夏云霓的爹在世的时候,就一直和村里的一个老泼皮勾勾搭搭,迎来送往,想起先前夏云霓的爹被夏家老太和那泼皮当着夏云霓的面喂药喂死了的旧仇,和先前夏家老太空口白牙的诬陷她和人眉来眼去,又说她私奔,要扯了她去浸猪笼的新恨,她就想将夏家老太的这事给抖出来,为她和夏云霓横死的爹讨个公道。

她本不想揭露得这么早,可正巧事情凑到这,她没办法从夏家老太这里脱身,只好先扯出来护身了。

“好丫头,你这娘对你不好,受了委屈,你尽管说出来,婶娘们为你撑腰。”一个老妇人抓了夏云霓的手,硬生生的将她从夏家老太太的手里扯出来,抱在怀里软声安抚道。

“婶儿,我不苦,我娘才苦呢,要不是不想连累到夏家全族,今天在族老们面前,我也不想顶撞我娘的,我娘实在是太苦了,当年我爹还在的时候,为了帮我爹养我和我妹子,竟然委曲求全,被村头那泼皮纠缠,我担心我和我妹子这一嫁出去,我娘更要被那泼皮欺辱,婶儿,你可要帮帮我娘啊……”

夏云霓脸上十足的担忧,心底的小人却笑得直打滚,为自己的演技喝彩。

果然,还没等夏云霓说完,夏家老太就要扑过来捂她的嘴。

几个老妇人脸上闪着八卦的红光,抱着夏云霓的那个激动得声音都有些发颤了:“你,你说的是真的?”

另外几个老妇人已经七手八脚的,过去按住了夏家老太,嘴里不住声的劝着夏家老太不要打夏云霓,手下却用力,弄得夏家老太止不住的惨叫,夏家小妹扑上来同几个老妇人撕扯,试图救出来夏家老太,却根本不是老妇人的对手。

夏云霓委委屈屈的点头,回想着记忆里夏家老太和那泼皮之前的事,只装作一心为夏老太的模样继续抽噎:“可不是嘛,我爹那时候病了,要不是我娘去求了那泼皮,哪里有钱弄来药给我爹吃,可惜我爹是个福薄的,竟然吃了就没命了。”

她暗示的已经很明显,就是不知道这些老妇人能不能听得明白。

当初夏云霓的爹死了以后,被夏家老太一把火给烧了,不然她还可以见识一下古代的寻骨断案什么的,还夏云霓的爹一个迟来的公道。

“夏云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打死你。”夏家小妹显然都已听出来不对劲了,她厉声喝道,夏云霓立马一脸惧怕地缩进老妇的怀里,却越发坐实了夏云霓所言非虚。

眼见这事儿不小,几个老妇人立马扭送着夏家老太和夏家小妹,直接往族里的祠堂去。

走到祠堂,夏云霓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犯了太岁,竟然正遇上唐见月气喘吁吁地站在祠堂门口。

见到夏云霓,唐见月顿了一顿,似是反应了过来,冲过来就要扯夏云霓的胳膊:“你快跟我走,景天哥有危险,只有你能救。”

夏云霓这次有人撑腰,胆子顿时大破天,她一侧身躲过唐见月的手,就地寻了一根木棒握在手里,就像是握住了巴啦啦小魔仙的魔法棒一般底气十足。

她冷笑一声:“刚刚你说的话我可都听到了,你就是疤爷派来的,刚刚被我耍得在山上白跑了一趟可还舒服?”

唐见月被她识破,不答反问:“我都打听到了,你可是十八岁的老姑娘了,按律就得立马配人,若还不配人,整个夏家都要被你拖累,你就不怕?”

“我还真是好怕啊,可惜我被夏家除了族,和夏家可没什么干系了。”夏云霓不为所动。

“不配人就得入狱,狱里多得是死囚,保管你生不如死,识相点就回去求疤爷放你一马。”唐见月立马换个套说辞。

“生不如死啊?我还真是好怕,有比嫁给疤爷还要生不如死的吗?”夏云霓反唇相讥道。

“你竟敢诋毁疤爷?谁人不知疤爷是这十里八乡第一的大善人,嫁给疤爷是你这穷酸丫头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唐见月立马道。

夏云霓发现,这人还挺敬业,没忘了尬夸疤爷,她轻笑出声:“疤爷这般好,你嫁给疤爷就是了。”

“你!”唐见月被她说得恼了,扯出来和她一起的老妇人:“这可是给官府做事的媒婆,你这老姑娘嫁给谁还是要入狱可是她说了算,她和疤爷是老相好,现在赶紧求她还来得及。”

本来来祠堂是要将夏家老太送进监狱的,没想到转头她自己竟然就要入狱了。

夏云霓只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正要开口反击,就听到一道男声道:“她是我的人,你待如何?”

是顾景天!

夏云霓心头一喜,连忙转头去看,只见顾景天一身血污,随着他脚步移动,血水在地上印出一个个脚印,她的心有沉了下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