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渺之仙小说by天下兴主角林晓凡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仙侠>飘渺之仙

更新时间:2019-11-22 19:29:07

飘渺之仙已完结

飘渺之仙

来源:奇热作者:天下兴分类:仙侠主角:林晓凡

《飘渺之仙》是作者天下兴所创作的仙侠小说,主角叫林晓凡的小说。主要讲的是:横纵五公里的皇城,巍然而立在皇城中心的主殿天威宫,琉璃金瓦都会度过夕阳而闪着金光,通往天威宫主殿有一百三十六个阶梯,全都是由千里之外的大理候运贡而来。在宫殿两旁雕着两条巨龙,旁边的宫宇都离着有半里的距离,给这里一种不可靠近的感觉,整个天威宫建了三年才完工,这是使用的第四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池之以满,鱼必跃之,揣金于怀,必有窥贼。权而横也,是无久也。《起言》一书有曰。

鱼在鱼池,如果水太满鱼就会跳出来,太富有的人,会有人觊觎你的财富,如果有权了就蛮横无理,那么必定会被倾覆。

天威帝国万顺大帝成秀,于公元三三零年统一天下,将上个王朝的乐于城改为都城,就是如今的皇城。建立天威帝国,国号吉全,帝称万顺大帝。建国以来没有减轻赋税,反而大兴土木,修建宫殿,铸造兵器。还大肆对外征战,公元三三二年,打败草原之王。夺得整个草原,公元三三二年又建海军,消灭数万海盗,夺得连月群岛,公元三三六年屠杀三十万蛮人,这期间不断征粮,连连扩张版图,公元三三七年征二十万壮丁和数千铁匠铸造兵器天刃,到如今己是历史上国土面积最广的王朝。

为了加强皇权在上的信念,敢忤逆者便杀。

结果在天灾下,各地起义不断。最为强大的便使李然君这个一城的郡守。于前二天碧月湖一战打败了天威帝国万顺大帝成秀,然而这个消息一直被忠于成秀的军队死守着占江桥,堵着消息不被传入占江以东,那样的话,成秀的儿子成俊儒会更安全。最后守军撤到东面,投靠东候赵阳。东候赵阳增兵占江桥后,李然君的叛军便无法渡过占江,起义军又无海师。局面很快就被控制住。

护卫军左必护也快马加鞭提前在天威帝万顺大帝成秀最后的军队守住占江桥时赶到了东候的东候府。

“去通报东候,说左必护有事求见。”

左必护很快就被领进了东候府。这个东候正在院子里练拳,陪练的三个人己经倒地不起了。

“左大人来了啊,不知王子在东边玩的尽兴吗?”

“东候好拳法。”说完,望了东候赵阳一眼。

“你们都退下吧,我和左大人有事要淡。左大人屋里请。”

一边走,一边说,就来到了偌大的大厅,完全容下四五十人开会都是足够的。

左必护这时才从怀里掏出了一件东西,不是别的,是一张大地图。

“想信东候也有自己的情报,以及对整个天下的了解。”

“可否把话说得更明白点吗?”

“那就是皇帝战死了,我是代表王子来和你淡条件的。”

赵阳看了看左必护,然后舒了口气。

“左大人不会是开玩笑的吧。如果不是,那我保护王子那当然我是乐意的。”

“东候如此小心也是应当的。这是万顺大帝最后给你的圣旨。”

左必护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封圣旨。赵阳一看,是成秀的笔迹,上面写道:誎,东候于公三三一年归顺于吾成秀,一直镇守东疆,然吾即于碧月湖一战而陨。东边之地,只要你有此能,你已是王。特此告知增强占江之兵力。其于都已委命于司长卫了。

“这样啊,那我们开始谈吧,左大人想怎样谈。”

“我先声明,如果东候有违你我之间的约定,我护卫军是有足够的能力将东候您抺去的。”

东候赵阳听后大怒:“左大人,希望你能看清当今天下的局势,我东候还不是别人能唬得住的。左大人如果能与我东候合作的话,到时候我一统天下,左大人完全可以封候列土。哼,如果那么不识相,我东候也不是无能之辈。”

“东候完全看明白了天下局势,那就更好谈了,王子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他不想过尔虞我诈的生活,他只想隐姓埋名过自己平民的生活。”

“生为帝王家的他,他也是明白的,这天下不是谁想退出就能够退得出的,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我们当然明白,皇帝遗命,会倾力助东候一统占江以东。”

“我的人也是从北定得来消息,王子的那个舅舅溥辅在北定的军队会影响到东边的安定。”

“这个东候不必担心,国舅爷之所能有今天,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东候连这都不能摆平的话,我也就不用与你东候说了,直接与国舅爷就有了,还用不着跑那么远。”

“也不绕弯子了,给我的到底是什么来换王子的自由。”

“天机营整个都交给你,还会将帝国残部统统归到你的旗下,所有能给你的都会给你,包括王者之剑天刃剑。”

“那么你们护卫军呢!”

“所谓的代价也保括了我们护卫军们的性命,到底何去何众,到时候会东候满意的。”

“那么你指的王子的自由是什么呢!”

“那都得看天命,我们只是不想在东边于东候你一拼,那么如果东候硬想留住王子在东边话,那么东候你也是会付出代价的。”

“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小小年纪的王子到底想干什么,他想去当一个隐姓埋名的农夫吗?干嘛放着舒服被人伺候的日子不过呢!”

“东候也是明白人,一旦人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么那还来的舒服的日子呢!”

“那你嘴里的所说的那些怎么给我。”

“只要东候保证王子俊儒的安全和封锁住天威帝国消息灭亡的消息那就足够了。天机营会在我下令后找您的,而帝国残部就在占江桥阻击叛军东渡。”

“越听我越糊涂了。”

“胡节不是己经投奔于你了吗?”

“这个倒是。”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己经交由胡节了。”

“原来你们之前用的是苦肉计。”

“是啊,如果王子选择光复河山的话,那胡节就是我埋在你身旁的人了。可惜王子选择隐姓埋名过平民的生活。”

“左大人这么直爽的话,那我就答应你了,不走挟天子而称霸天下的那步了。”

“东候现在起己经是东候王了,我还得赶回北定,其于的就只说这么多,东候府的谋士有那么多,东候你应该知道其中利弊。”

“那我也不送了。左大人走好。”

与东候谈好了,左必护又快马加鞭赶往北定了。

“碧玉姐姐,怎么不见左护卫了呢!呆在这舅舅家还真闷,我要回宫见父皇。好想念父皇啊,到底皇兄什么时候走啊,再不回宫,我可就一个人回去了。”

“公主不要急嘛!”

“能不急嘛!还有凭什么就只有皇兄一个人去祭母,而就不让我去。公主的权力怎么就那么小呢!哼。”

“因为男人是劳动力,所以对应的有会有对应的收获。打仗的也是男人,所以对应的就有他们的权力。这是一种信念。”

“难怪父皇偏爱皇兄多些,原来如此,那我也要建功立业。”

“公主那都是男人们的事啊!”

“谁知天下风云,总有未料事。”

“公主也读了不少圣贤书啊!平时还真没看出来。”

“那也没有碧玉姐姐那么大的才华。”

叮当一声敲门声,打破这闺房说话。

“淡沫在吗?”俊儒来到了淡沫的房外。

“皇兄,那么进来吧!”

“有什么事找我吗?是不是带我到那去玩啊,还是准备回宫了是吗?”淡沫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进来的俊儒。

“都不是,我们哥妹两个谈谈吧。”然后看了一眼碧玉,碧玉也领会到了意思,就出了房间。

“为什么碧玉姐姐都不可以听啊,想告诉我什么秘密啊。”

淡沫感到皇兄怪怪的。不过也察觉不到到底是什么事要告诉自己,也产生了一股好奇。

“如果有一天,不能再有好吃的,不会再有人伺候你了,不会有好穿的,不会有繁华的宫殿。淡沫你会习惯吗?”俊儒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很好玩吗?”淡沫孩子般的说道。

“…如果想得开,那是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好耶。本公主要的就是幸福。”

俊儒见着天真般的妹妹于是还是决定不告诉淡沫父皇己死,国己亡的消息,那对于妹妹算得上是毁灭性的打击。

俊儒看着妹妹的鬓角,散开的发丝在俊儒眼里显得那么美丽,然后一笑。

“恩,皇兄会保护你的。呵呵。”

然后一把将淡沫抱在怀里,弄得淡沫还不知所措。不过在皇兄的温暖还是很开心,不过弄不懂皇兄会如此温柔的对自己。

“哥哥,我以后不会顶你的话了。”淡沫也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哥哥,然后在俊儒的右脸上亲了一下。

“那我们等左叔叔回来,我们就回宫。”

“好耶,皇兄万岁,马上就要见到父皇咯。”

淡沫听了又亲了她哥哥一下,然后跳了起来。

到时候希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那时候妹妹会不会受不了啊,到底什么时候告诉淡沫呢!俊儒心想着。

见妹妹如此高兴,俊儒也不得不笑着。

“听说舅舅准备了北定的最好吃的东西,我们去吃晚饭吧。”

还没等俊儒说完,淡沫就已经冲了出去。

晚饭过后,俊儒又回到自己的房子里点起灯,拿着书看,也同时把酒鬼史莫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酒鬼叔叔,我…”话刚要说出口,又咽回去了。

“俊儒想说什么呢,尽可以说,我这个酒鬼是什么都听得进的,只要不是肉麻的话就可以了。”

“如果护卫们因我而死,那这是我的错吗?”

“护卫们生来就注定是要为王子牺牲的,只不过看死的方式了,我觉得窝囊就是老死在那高墙红瓦的皇城了,一身筋骨都得不到舒松。还真怀念以前拼杀的那种感觉了。”

“其它人可不会这么想,书中有言:万物初开,皆不同。今时,人人皆好不同,人人又想不同。也就是说那只是酒鬼叔叔一个人的想法而己。”

“就算不同,水还是顺着低的地方流,酒还是顺着喉咙而下。他们就算不想牺牲,那他们有过的荣耀,那么就得为这荣耀而付出。这就是大道。”

酒鬼看了看手中的酒瓶,俊儒也早就准备了几坛酒。

“所谓的荣耀就是守护我吗?这值得吗?”

“有什么值不值得,在宫里有吃有喝,他们如果没吃的,没喝的,再给他们吃喝,那么他们就会觉得什么都值。”

“那酒鬼叔叔为什么一直守护着我呢!难道只是为了吃喝。”

酒鬼史莫摇晃了一下酒瓶。

“我这个酒鬼就是为了喝酒,而己。”

俊儒无言以对,只好把手中的书合上,放上书架。然后又拿出了一本书,坐在酒鬼的旁边。

“那酒鬼叔叔能不和我说说我父皇在还没称帝时的事情,可以吗?”俊儒翻开的书又和上了。

酒鬼喝了口酒站了起来。

“那时候都称你父皇为大将军成秀,我就按大将军成秀这么说下去了,我那时是大将军秀帐下的先锋将军,那时候。打什么仗都是自己往前面冲,我初任先锋将军时,就被大将军在敌军中救过一次。到后来我也为大将军成秀挡过一箭,从前我们一起喝酒,还有聊那里的美女多,等什么都说。那时先锋将军可是有十二位,上面还有不少将军,就我和大将军成秀的私交最好,比我高军职的人,都得对我恭敬几分,那种感觉还真好。特别是冲入万千敌军,还真是热血。”

“那为什么后来那么喜欢喝酒。”俊儒插了句。

当酒鬼听后,表情茫然,连灌了几口酒。然后就推开门出去了,似乎这是他心中的伤。俊儒也知道不该提,可不经易就提了出来,结果还是老样子。一提这事就生气。

听说情易伤,酒易醉,别易几番情伤引酒醉。看来酒鬼叔叔是情伤太深了,要用那么多酒来填充。俊儒想着,也只好用睡觉迎来明天的晨光了。

连夜赶路的左必护深夜借助月色还在策马狂奔,为了尽快赶到北定,在途中早己安排好的马就累倒了二匹。

一路早己知会,没遇到任何的阻拦。

到临晨时分就己经到了北定城城下。也己经累得不行了,缓缓进了城,舒了几口气才进了八外将军府。

将军府的不少人还没有起床的。

酒鬼史莫早己按左必护的吩咐,通知国舅爷也就是俊儒的舅舅,中午的时候北上,没有给什么明确的理由,意思是绕一个转弯回宫,先北上,然后西渡,再南下回宫。也没什么不合理的,本来这次对外宣言是出来游玩的。虽说江东风景秀丽,山也绿,水也清。不过已是无心再留下来览美景于怀。

俊儒说了声家常话告别了自己的舅舅,又一行向北而上。天威帝国的灭亡被堵在了占江以西,而帝国灭亡的消息却像风一样,整个西边都己经知道了天威帝灭亡,个个诸候都纷纷臣服于叛军李然君,也有不少人过江,投奔东候赵阳。现在天下的局势已然是二分天下之势,东候依靠占江守住了东面。而李然君则统绐着占江以西大部分疆土。

“占江的水流还真是湍急啊!不然怎安生得在东边半月啊!”

左必护看着占江,叹惜着,己经来江东半月了,马上就又要过江了。过江之地是东候赵阳的军事之地,这里的水流平缓,不过对面就是山崖峭壁,不过至今还没启用过。天下能知道这渡江之地没有几个人。

在东候的手諭下,东候的战船将护卫军们送过了占江。虽说己被封江,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窗,护卫军们也知道了些小道消息,不过没有在胆敢在军中提罢了。

三万人就似乎平空出现在了西边。不过时局己变了,物是人非了。

整个西边也是各地调军防守占江,必竟东候在东边镇守了数十年,经历过了二个王朝,实力不容小觊。

行了二天的山路,护卫们开始起怨言了。质问为什么回宫不走好路,走这密林,不过在上面的声威下,也不再说什么。必竟王子也是徒步前进。

终于出了山林,到了一处平地。护卫坐在地上休整。

左必护站在一处高地,望了望,所有的护卫。

满满当当都是人。

“马上就要到西山关了,大家都辛苦了。西山关驻守的是信山王郑信。天不佑国,据情报曰:郑信己结叛党,叛离帝国。此行可要一战。以训不忠之罪。”

“什么?”护军中的人人人都不解所思,此次出行是游玩还是征战?

俊儒什么都知道,不过一切都交给左必护处理了。而淡沫这个公主行了几天山路,己经累在碧玉的怀里睡着了。完全没理会左必护说的什么。而护卫军也不是吃干饭的,在万顺大帝成秀的铁血政策下那都是日日都得进行操练,战斗力可谓强。

一些热血似乎想建功立业的护卫又头脑简单。

振臂一呼:杀信山王。接着很多人都开始高喊。

“好,传今下去,酒足饭饱后,今夜突袭西山关。打一场胜仗让王子瞧瞧,免得被说成是皇宫里吃干饭的。”

“愿为王子一战。”又是高呼

左必护说完,回到了帐内,也召集了四位统领。商议一些事情,也要解释一些事情。不过出奇的,没有人发问。

“事到如今,也不瞒各位统领大人了。从一出宫,各位的家眷就己经被秘密安置了。其实大家也都明白,帝国己经无法再支持下去,和地诸候四起。到现在帝国应该不出意外早己灭亡。”

黑纱娘伍姿显得十分淡定的说道。

“那么,为什么我还要到西边来。为什么不留在东边,让东候勤王。”

“藏弓现,狐悲鸣。那么东候也是不会允许我们护卫军守在王子身边的,我们到时候只不过是死在东候手里罢了。各位想是吗?我们不管怎么样都会是有牺牲的,各位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只需要听我的安排就可以了,到时候生死由天不由我。能生必会有生。”

“我这个酒鬼听多了废话,直接说作战计划吧!”

“尤统领呢!”

“哈哈,这个消息左大人就早同我说了,不然那个胡节早就在烟柳城就死在我的手里了。”

“李居然呢!”

“我吗?我的命就是为了保护王子俊儒。没你们那么多心思。”

“黑纱娘伍姿呢!”

“我啊,气死我了,你们什么都明白,就瞒着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我这个左安司长那就把作战调动权交给酒鬼史莫了,酒鬼不会喝多了,跑不动了吧!”

“那里的话,那么今夜就见见我从前的威风吧!哈哈。”

“你可别老提当年了。都四十的人了。”

一帐内人聊着,而另一个帐内的俊儒是一脸愁色。

己是黄昏落山头之时。

左必护一个人先出去了,而其它统领在谈天说北,根本没说什么战斗计划。

“左叔叔,我妹妹她还小,我怕她受不了父皇死去的消息。我该怎么办。”左必护刚一进帐内,俊儒就着急的对左必护说。

这个问题左必护也考虑过了。

“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

“快说。”

“我曾有一个宫外的朋友,他能够有办法使人失去过去的回忆,不过要担一定的风险。不成功的话可能就成白痴了。就算成功的话,那么公主日后可能和王子逢路不相识。”

“成功的机率是多少。”

“五成。”

俊儒这时抬头看了看头上的帐顶。哽咽了一下。

“那好。”

“那么俊儒,把这一包睡眠散给小公主吃下吧,那样的话。她就可以睡上几天了,俊儒,无论成功与否,我都安排将公主送到富贵人家抚养。”

“好吧,左叔叔,身为帝王家的我们,是要为自由而付出应的的代价的吧。”

俊儒将掺入有睡眠散的晚饭端到了妹妹的帐外,在帐前来回走了几步,然后进去了。尽管不愿意也只好狠心了,来的路作再好的打算走下去。

“好吃吗?”

“睡了一天了,饭吃起来特别好吃,哥哥怎么最近对我那么好啊!好奇怪哦。”淡沫看着她哥哥,对外面的事还是一无所知。这也是俊儒庆幸的。

“那有,哥哥以前那里有对你不好了,你要什么我还不都让给你了吗?”

“那有啊!…”淡沫话还没说完,睡眠散就起作用了,便昏睡过去。

一切都在安排之中进行,帐内六名遁空者便凭空出现了。

“公主的人生,我们六个会用性命保护,请王子放心。”

“去吧!”俊儒像个小大人似的吩咐了句,六名遁空者便携淡沫消失了。碧玉则还未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俊儒也没跟碧玉这个宫女解释什么,看了眼,便走了。

正当这边一切进行时,整个护卫军己隐至西山关下,这一切都显得不符合逻辑。一个护卫军团,现在开始成为征战军团了。天下事,谁又能料呢!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