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小说by北方冰儿主角铁军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旗袍

更新时间:2019-11-16 07:41:17

旗袍已完结

旗袍

来源:奇热作者:北方冰儿分类:灵异主角:铁军

《旗袍》是作者北方冰儿所创作的灵异小说,主角叫铁军的小说。主要讲的是:每隔三年,就会有一个穿旗袍的女子出现,或者是白天,或者是夜晚,走在石板路了,每每出现的时候,都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 而这次事情的发生,由一件带着体香的红肚兜儿引起来的。随后就是引发了一幅旗袍画儿,这画儿诡异到了极点。竟然可以揭出来七层画儿来,而且层层穿着旗袍女子的旗袍样式都不相同,女子的长相也不相同。 这七层复画,每次揭出来,都是穿着不同旗袍的女子,而且发生着不同的事情,那是画家风鬼子的画儿,风鬼子活到99岁,就留下五幅画儿,每幅都诡异到了极点,而且,画不过三手不走三家,如果过三手走三家,最后接三家走三家的人,就得留下这画儿,画儿就不断的发生诡异的事情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小菊开车来的,带着仪器,两大箱子。

把箱子搬到了后院的房间里,摆好后,周小菊让我出去,把那红肚兜儿留下,如果我不舒服了,就进来呆一会儿。

我坐在铺子前厅喝茶,等着周小菊给我一个结果。

没有想到,周小菊弄了一天,我几乎是隔半个小时就得过去一次,那些数据我看不懂。

天黑了,周小菊才把设备收起来,抬上车,送回去,她说得把仪器送回去,很贵重的,过一会儿她回来。

周小菊一个多小时后回来了。

我把酒菜都摆好了,进来,喝酒,周小菊就把数据拿出来,放到桌子上,我说我看不懂。

周小菊说,我惹上了一件大麻烦。

她告诉我,那红肚兜上面有味道并不是体香,体香是不会持续那么久的,那是一种特制的香,那上面我说的血迹并不是血迹。

我不说话,紧张,到底是什么大的麻烦呢?

周小菊告诉,她父亲是搞动物研究的,三年前因为一个研究死了,死在了大山里,尸体现在也没有找到。

她和我提这个干什么?

我不说话。

周小菊说,父亲死后,她就接着父亲这个没有完成的课题在做着,她发现了她父亲所研究的那个课题,确实是太可怕了,但是她并没有停下,要完成父亲没有完成的工作。

她又说到了肚兜儿,那上面我所说的“血迹”是一种动物身上生长的粉,加水后,把这肚兜儿放到里面侵泡,就有了体香味儿,因为这个肚兜儿年头太久了,那红色就掉落了,如果血迹一样。

这种东西可以让人延缓衰老,也可以让东西保护永久的鲜色,这个红肚兜至少有四五十年了。

我想到那个老太太,真是差不多。

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东西让人闻久了,离不开,而且会产生一种幻觉,就是说,那种幻觉让我回到以前,以前发生的事情,如真实的在你面前。

我呆住了,确实是这样。

周小菊说,就现在还不知道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一直在研究着,让我自己小心点。

我的冷汗直冒,周小菊说,她已经辞职了,准备进山,她缺一个助手。

她说完看着我。

“我可以。”

我当时就决定了。

周小菊走后,我把小六叫来,告诉他,铺子由他来打理,我给开资。

两天后,我和周小菊进山了。

周小菊给我讲,我们要寻找一种动物,犹息,四足,在没有追赶的时候,基本上是两足行走,长得很漂亮,大大的眼睛,在胸前有一个粉袋子,就是周小菊提到的那个粉袋子,用在红肚兜上的粉。

犹息可以迷惑人,所以千万得小心。

我没有想到,还会有这种动物。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来到这深山里。

长白山封山五百年,这五百年间,有多少不知道的野生动物,到现野生专家也不能确定。

周小菊的野生经验很丰富,她说这是和父亲学来的,她上初中的时候,有半年没来上学,就是和父亲进山了。

看来周小菊是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

我们进山两天了,很辛苦,没有发现。

周小菊拿出地图来,是她父亲画出来的,上面有红点。

“画红点的位置是犹息出现的位置。”

这是他父亲手绘出来的地图,就现在而言,我们要到达第一个地点,还需要三四天的时间。

努尔哈赤封山五百年,没有对森林足够的经验,没有人早贸然的上山,看这周小菊对森林是熟悉的。

这都是和她父亲搞动物学研究有关系。

周小菊告诉我,当年他父亲发现犹息的时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但是,没有人相信,他的发现,父亲就辞职进了山,一去没归。

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和周小菊的父亲一样,被扔到大山里。

那么这个红肚兜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呢?

当年那个旗袍画的女子被人杀了,事情过去了四十多年了,她穿的红肚兜儿怎么就突然的出现了呢?

那个男人和这个女子有什么关系呢?

一切都是十分的诡异。

我们到了第一个发现犹息的点儿后,周小菊就开始工作,背着的仪器很重。

三天的时间,一无所获,周小菊说,我们返回去,过一段时间再来。

我不知道周小菊突然就返回去,是发现了什么让她害怕的事情了吗?

返回去,我回铺子,小六守着铺子,到是规矩。

但是,他告诉我,他以后不给我守铺子了,自己要单干,有就前面有一个铺子,他已经盘下来了,我说也好。

他似乎有话人说。

“我不怪你,很正常的事情。”

“师傅……”

小六似乎有什么话,最终没有说出来,只是让我保重,听着这话让人发毛,这是在我离开后,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小菊两天后过来了,我想让她给我解释,那犹息的粉竟然比毒品还要厉害,让我不得不每天戴着肚兜儿,一个大男人戴着这东西,真特么的恶心到家了。

周小菊说,就现在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她的父亲有可能就是因为这粉血而被迷惑的。

我把发生的事情说了,她说只是幻觉,但是这幻觉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也不清楚。

她想和我一起面对这件事情。

这样到是好,有人和我一起面对这可怕的事情。

那么这件事要弄明白,还是要去老宅子。

我和周小菊去的老宅子,半夜去的,从后墙翻过去的。

老宅子院子里摆着那漆红的,斑驳的棺材,周小菊大概是没有见到这样的事情,紧张的一下拉住了我的手,冰凉的小手,如棉花一样。

“没事,不用害怕,死人没有什么可民的。”

我也是在装着镇定,谁不害怕,这大半夜的,站在棺材旁边。

我说要打开棺材看看,那棺材里听说是那个女子。

“那个你让我看旗袍画中的女子吗?”

我点头,周小菊竟然哆嗦了。

“你站在那边,我开棺。”

周小菊往后退着,退到了墙角。

我走到棺材旁边,整个人都在冒冷汗,这事我也第一次经历,就现在的棺材而言,已经很少见了。

那棺材盖竟然没有钉上,推开,用手电往里照。

我尽管做好了各种准备,还是激灵一下。

是尸骨,旗袍,是画中的旗袍,锦瑟旗袍。

棺棺里还摆着一些这个女子生前喜欢的东西。

周小菊慢慢的走过来,看了半天,不说话。

我盖上棺材,并没有什么发现,离开老宅子,回铺子我们就休息了。

早晨起来,周小菊就发烧,我带着去医院,这是昨天吓着了。

昨天一无所获,也许是我们没有看明白什么。

周小菊告诉我,那个女人死了,幻觉让我看到了这个女人,她是想让我报仇,当年的那个案子你找人查查,看看有什么结果没有。

我找人查四十多年前的案子,真不知道还能查到不。

我找同学,竟然查到了,因为这个案子没有找到凶手,就一直挂着。

我看了案宗,和亨德酒馆的传说基本上差不多,没有更多的线索。

回铺子,和周小菊说,她告诉我,还有会幻觉出现,有空就到那附近转,看到旗袍画上出现的女子,你就跟着,观察着,她会有所指示的。

这不是闹鬼吗?

“这犹息的粉血这么厉害吗?”

周小菊说,确实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她的父亲不会死的。

我听她的,空了就出去转转。

真是没有想到,那天晚上喝完酒,瞎转,竟然真的看到了那个女子,旗袍画中的那个女子,穿着锦瑟旗袍。

我慢慢的跟上了。

那女子并没有回老宅子,而是在六十六号宅子站了一会儿,离开了,我跟着,回了老宅子。

这简直就是闹鬼,这也太可怕了。

我回铺子,直冒冷汗,喝酒压惊。

旗袍中的女子又出现了,真是太可怕了,那是幻觉,是因为犹息血粉而产生的,这个周小菊给了我科学的依据,但是也是太让我理解不了了。

六十六号宅子是孟爷的宅子。

孟爷一直就是在古城住,古城的居民房都是原房,都是几百年的老宅子。

孟爷七十左右岁,对历史是相当的了解,每天都会去酒馆,茶楼之类的地方,讲历史,有声有色的,听得人还真不少,人也随和。

但是,孟爷年轻的时候干什么的,还真就不知道,不过看那派头,有点样子,不是一般的人。

孟爷喜欢穿汉服。

那个旗袍中的女子,站在六十六号宅子前,停留了一会儿,这是提示吗?

这件事和孟爷有关系吗?

第二天,孟爷到亨德酒馆来讲历史,他有讲不完的历史,很少重复,除非是在人要求重听。

我坐在角落听着,孟爷的历史讲得确实是精彩,我听过,引人入胜。

我听了一个多小时后,站起来,回铺子,盯着这边。

孟爷中午出来,有点醉意了。

我过去叫住了孟爷,说过来喝茶。

孟爷进了我的铺子,我给泡上好茶,他品着,说很不错。

我提到了三十三号的那个宅子,问孟爷,对那个宅子有什么了解。

孟爷突然冷了脸,把杯子蹾到茶几上,起身走了。

看来是有关系了。

我不想得罪孟爷,他在这个古城是有地位的,有人缘的。

我和周小菊讲了这事,她告诉我,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小心,但是怎么做呢?

孟爷走的那天晚上,我就听到了哭声,随后还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