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豪门:总裁,别撩小说by维维宝贝主角夏如水,韩修宇,宫峻肆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惹火豪门:总裁,别撩

更新时间:2019-07-07 17:28:45

惹火豪门:总裁,别撩连载中

惹火豪门:总裁,别撩

来源:奇热作者:维维宝贝分类:总裁主角:夏如水,韩修宇,宫峻肆

《惹火豪门:总裁,别撩》是作者维维宝贝所创作的总裁小说,主角叫夏如水,韩修宇,宫峻肆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作为代孕妈妈,她竟然打掉了他的孩子,气死了他的妻子。“女人,你死定了!”“生不如死都不怕,还怕死吗?”夏如水把脖子塞向宫峻肆的手掌心,“掐死我吧。”掐死她,太便宜了她!“孩子没有了,生个赔给我!”“宫峻肆,你个骗子!明明说赔了孩子就可以走人,为什么还要拘禁我!”某日,夏如水气呼呼地举着萌宝一枚发出控诉。某男接过孩子,“孩子有了,怎么可以没有孩子他妈?”“而且我的老婆是你气死的,赔上一个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不你们先谈谈吧。”女人开了口,体谅地点点头,从陈川的臂弯里离开,出了门。陈川没有挽留女人,也没有再让她离开,屋子里,陷入窒息的沉闷。

“陈川,我……”她还是想解释一下。动情不易,不想就此而分开。只是,话还没说出口,门再次被打开。

这次,露出的是一张老女人的脸。

“陈川,你在啊,怎么不送送姗姗?”

这个女人是陈川的母亲,陈美。在说完话后,她看到了夏如水,一张柔和的脸立时拉长,像见了仇人一般,“哟,夏如水怎么会在这里?”

嘴里问着,眼里的光却含满了鄙视和警告。从第一次见面,陈美就没有正眼看过她,对她的讨厌,向来明显。

“阿姨。”她嗫嚅着轻呼。

“哟,这声阿姨我可承受不起。”陈美的嘴利得跟上了刀似地,“你夏如水现在可是吃着香的喝着辣的,就算我这个老太太见到,也要尊称一声夏小姐了吧。”

显然,她也已经知道了自己做过什么。夏如水难堪地立在那里,只能无声地掐着指头。

陈美早已将大门打开,“我们家里可供不起您这尊大佛,还请您走人吧。”

这样赤裸裸的驱赶,她怎么还能呆下去,夏如水迈着机械的脚步走出去,背后,陈美在哇哇乱叫,“看,连空气都弄脏了,还不快去拿空气清新剂出来。”

眼泪,在眶里无声打转,却再也没有流出来。

站在屋外,夏如水只觉得满心绝望。一天之间,经历了父亲的欺骗,男友的背叛,她的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阳光落在她苍白的脸上,愈发显得楚楚可怜,仿佛随时要消散的一缕魂灵。背后的人看了好久,终是走了过来,“夏小姐,请跟我们回去。”

夏如水睁眼,看到了韩管事。她的眼里闪出了明显的惊讶,没想到他们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自己。

这次,韩管事挥了挥手,两名黑衣人走过去,一左一右地将她夹在中间,送上了车。

再次回到了宫家。这座城堡一般的建筑在她心里不再那么美好,对于她来说,这里只是一座牢笼。

“宫先生,人找到了。”韩管事恭敬地道。宫峻肆此时立在欧洲复古风的大厅里,手里握着酒杯,像极了中世纪的帝王,周身泛着阴沉的气息。

他大步走过来,长指落在了她的下巴上,将她的下巴高高抬起,“做了坏事就想逃?”

没有任何语气,不辨喜怒,但唇瓣碾过之时,她还是感觉到了嗜血般的阴气。许是这一天的刺激受得太多了,她直白地对视着他,没有半点怯意。她抿着唇,一个字都没有说。

宫峻肆看着眼前这张倔强的脸,愣了一下。他的手背上还留着浅浅的印子,是上次她咬的。敢于对他下嘴的女人她是第一个,所以,更不能放过!

“把她关起来。”

他发布了命令。

夏如水被人拖着往后走。

“你到底要关我多久?”这个问题终是问了出来,十几天的不见天日,她快要疯了。

宫峻肆狠狠地碾了一回自己的牙,“当然是关到你死的那天!”

无情冷酷的男人!夏如水受够了刺激,再也不怕受到什么惩罚,跳着脚吼了起来,“凭什么!就算我杀了人,也该法律来制裁。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权力!”

“我就是法律!”

他朗朗回应,脸不红心不跳,一脸的理所当然。

夏如水的愤怒在这一刻彻底激发,她冷笑了起来,“好笑!在我看来,你就是个疯子,懦夫!因为承受不了妻子离开的事实,就把所有的错摊在了我身上!”

臂上的力度一紧,就连抓她的两个人都吸起了冷气。他们加力并不是有意为之,全是给她吓的。韩管事也拧紧了眉头看过来,眉眼里全是对她的生死的担忧。

夏如水却豁出去了。

“是不是余生里折磨着我,你才能快乐?这么说来,我可真是荣兴啊,能成为你宫峻肆消压减磨的工具!不过,我鄙视你!”她的眼里有着极为明显的鄙视目光,配合着自己的话。

耳边,传来咯咯的指节移动的声音,极为骇人。宫峻肆此时的表情,已经不足以用冰冷来形容,他阴沉的样子,就像从地底甫然钻出的撒旦!

“是吗?”他咬着牙轻问,第一次正眼看她,“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我若把你掐死了,顶多世界上增加一具女尸!”他的指落在了她的颈上。

夏如水闭了眼。这一刻,她倒希望他能掐死她。死了,一了百了。

他的指只是在她的颈上游移,又冰又冷,像一条危险的蛇。最后,落在她的肩上,用力掐紧,并将她提了起来。她原本不及他的肩膀,此时,与他脸脸相对!

“你鄙视我的同时,是不是该想想清楚,没有让你更痛苦已经是我的仁慈了?如果不是你杀了我的孩子,我的妻子就不会死!你说,这样的账,该怎么算?”

提到这件事,夏如水再一次泛起了虚。

只是,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错了。

肩膀被他掐着有如骨肉分离般疼痛,她咬着牙才能出声,“为什么要说得这么牵强,是欲加之罪吗?那么多人怀你们家的孩子,打掉这一个算得了什么?”

宫峻肆的脸色还在变,他不再说话,只是指上的力道在不断地加,似真要将她的骨头捏断!

夏如水红了眼,索性一次性把话说清楚,“而你,不仅懦弱,还冷酷无情,没有人性!那个人是你的小舅吧,就算我犯了滔天的大罪你也没有资格让他欺负我!”

又是一阵吸气声响起。

这个女人一而再地把懦弱挂在嘴上,真不想活了。

宫峻肆却突然放了她。她不解地看着他,他脸上阴沉的气息并没有散去,却只朝韩管事出声,“把她家里人叫过来,签卖身合约。还有,把她关到冰室去,不要冻死就可以。”

“卖身合约?”夏如水顾不得揉发痛的肩膀,尖叫了起来,“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想活得舒服点,就不要再惹宫先生。”不冷不热的声音传来,是韩管事在说话,他淡冷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夏如水的眼泪在眶里打转,“这算什么?是不是有钱就可以凌架法律之上为所欲为?就可以把自己的痛苦恣意加在他人身上?这样的人怎么能称之为人,简直就是渣!”

“夏小姐,在骂别人的时候先想想自己的所为。宫先生没有逼你,是你自愿给他和少夫人做代孕母亲的。可你却在坯胎成功着床的时候打掉孩子,这是打掉了他们唯一的希望,你的这种行为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夏如水一时哑口无言,虽然是被逼的,但她的确签了一张自愿代孕的协议。好一会儿,才低低道:“我并不知道宫太太生病,而且,不是还有两个代孕妈妈怀孕了吗?我的孩子打掉了对她能有多大影响?”

因为父亲说的,怀与没怀上都无所谓,所以去找学长要了药,因为他说有两个代孕妈妈已经怀孕,自己才会做出打掉孩子的举动。夏如水向来谨慎,就算在这件事上,也是一样。

“还有两个代孕妈妈?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话?”

“不是吗?”看着韩管事冷笑的脸,夏如水意识到了不对劲。果然——

“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人在代孕孩子。”

“怎么可能!”

这样的话,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这种事非同小可,一般人为了增加成功系数都会选择由数人孕育,更何况父亲也是这么跟她说的啊。

“太太的体质非比寻常,医生说了,只有体质相同、血型相同的人才能移植她的卵子。而夏小姐您,是唯一合格的一个。”

所以……父亲再一次骗了她!

那么,她真成了害死宫峻肆妻子的凶手?

她傻傻地站在那儿,再也无法回神。

“宫先生没有对你大刑伺候,已经是法外开恩了。”韩管事的声音从头顶飘过,再也没有了真实感。

“把她带到冰室去吧。”韩管事看了几眼这个完全蒙掉的女孩,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命令。

一走进冰室,夏如水就被冷得直打哆嗦。她无力地抱紧自己,知道今晚必定是个难熬的夜晚。

“管事,现在的温度是零下十度,调到多少合适?”冰室的负责人问道。

韩管事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夏如水,这才道:“调到五度。”

“是。”

或许因为初进来时温度过低,等到呆上一阵子,温度上升到五度时,反而没那么冷了。她缩在冰室的一角,闭着眼,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只觉得一阵阵地绝望和疲惫。

再见到父亲是在宫家的大厅里,夏发财全身发抖,脸色发青,一看到她就扯住了她的袖,“如水啊,孩子的事你可千万不要扯到我身上来,我跟这件事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夏如水刚从冰室里放出来,脸上泛着青色,唇早就紫了。她的腿麻麻地发着痛,被夏发财这么一拉,差点跌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