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王小说by句号主角句号李长靖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人王

更新时间:2020-07-20 20:49:42

人王连载中

人王

来源:掌文作者:句号分类:主角:句号李长靖

《人王》是一本社会都市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句号李长靖。那一天,瘸了一条腿的年轻人,背着他的童养媳。\r\n“连我都舍不得打你,他们又有什么资格。”\r\n ————李长靖。
编辑声声慢点评人王一些场景给人很强烈的画面感,还有一些配角的故事给人感动,本书融合的元素众多相当的优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新麻烦

  那天傍晚,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李长靖,总算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中的,是木制的天花板,身下是柔软的被褥,旁边窗台上放着两个盆栽,看上去青青绿绿,长势喜人。

  李长靖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缠满了绷带,左脸还是肿的,尤其胸口,从里到外像被撕裂了一样剧痛。

  感到痛,那就证明还没死,李长靖心中一安。

  这时候,房间门被推开了,穿着一身蓝色校服的夏可可从外面走进来,见他已经可以坐起,不由长松一口气,“你终于醒了。”

  李长靖脑子还有点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了半天才挠挠头,说了句谢谢。

  “谢什么谢。”

  房间外传来一个男人粗厚的嗓音,紧接着药铺掌柜夏千山就拿着一身干净衣服走了进来,看了李长靖一眼,没好气地将衣服扔给他,哼道:“咱们家可当不起你这大名人的道谢,居然敢去拦那个徐怀天的路,没有被人家当场打死就算好的了。换完衣服你就赶紧走吧,趁着苏家还不知道你在这里。”

  “爹!——”夏可可在一旁不满道:“李长靖伤得这么重,被人打断了五条肋骨,你就不能让他多静养几天吗?”

  夏掌柜没好气道:“他倒是好好静养了,可要是被苏家知道我们帮了他,还指不定会怎么针对咱们铺子,怎么,非要等到铺子开不下去了,你才开心?”

  夏可可哼了一声,脸色很不好看,但一时也找不到话反驳。

  李长靖知道这个夏掌柜看自己不顺眼,也就没去热脸贴冷屁股,朝对方拱了拱手,说这次救他一命,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报答,这才穿上衣服,然后挣扎着下床。

  夏可可本来要阻止,但李长靖执意离开,她只好陪着他一起走出药铺。

  “李长靖,我爹嘴巴就那样,你别怪他。”夏可可搀扶着李长靖,想了又想,才开口说道。

  李长靖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们救了我,还给我治伤,这已经让我很感激了,我跟苏家有仇,你们确实应该理我远一点,夏掌柜没有错。”

  夏可可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

  李长靖冲她笑了笑,安慰道:“别自责,那个时候不管谁站出来帮我,结果都会得罪那个徐怀天,你爹拦着你是对的。”

  夏可可红了眼眶,带着哭腔说:“可是那些看戏的人也太可恶了,就算不去帮你,也不该落井下石啊!当时那么多的人,几乎全部都在骂你呢!”

  李长靖低下头,沉默不语。

  自己跟那些看戏的人,非亲非故,人家帮忙是情分,不帮忙是本分,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别人。

  自私自利,不正是人类的本质吗?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在这个镇子上,要想生活得好一点,不去得罪苏家,是最明智的选择。

  因此不管是那些骂他的镇民,还是看他不顺眼的夏掌柜,无非都是明哲保身而已,所以李长靖不会去指责他们,更不会产生什么怨恨。当然,伤心和难过,还是有一些的。

  天渐渐暗下来了,李长靖因为重伤未愈,走了一段路已经痛得满头大汗,只好在路边找个台阶坐下来。

  夏可可只好也跟着坐下。

  “那天你昏迷之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白色的瓶子,是准备交给程若水的吗?”夏可可突然问道。

  李长靖点了点头,“那个瓶子里装着一株草药,可以治水儿的病。可惜我没来得及交到她手上。”

  “不一定哦。”夏可可眨了眨眼睛,“在你昏迷之后,我偷偷跑了过来,趁着混乱把那个瓶子从车窗扔进去给程若水了。当时程若水虽然被封住了嘴巴,但意识是清醒的,瓶子应该已经到她手里了。”

  李长靖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帮了他这么多的美丽女孩,一时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夏可可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其实我觉得,你不用太担心,那个徐怀天不是说了吗,程若水已经变成修炼的天才了,哪怕被带回去了,生活也不会差的。”

  李长靖点了点头,既不赞同她的话,但也没反对。

  毕竟程若水相当于是被强抢回去的,还有徐怀天那天给他的羞辱,以及这一身伤,以后只要有机会,这些仇恨,李长靖一定会十倍百倍还回去,他还年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一点都不急。

  “夏可可,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李长靖重新站了起来,“要是被苏家的人看见你和我在一起,又是一件麻烦事。”

  夏可可有些担心他的伤势,“你伤得这么重,加上你的家已经塌了,要不还是回我爹的药铺吧,他其实就是嘴硬心软,只要我劝劝他,他是不会反对你住下的。”

  李长靖摇了摇头,很坚定的跟夏可可告别,随后朝家的方向慢慢走去。

  从小到大,李长靖早已习惯跟程若水相依为命,吃的苦更是数不胜数,家塌了可以重建,可是找人帮忙,总归是要还人情的。

  当李长靖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好在月色够亮,他站在院子里,呆呆看着一地废墟,一时有些感伤。

  不过事已至此,既然李长靖活下来了,那日子就还得过下去。

  接下来的三天,李长靖在院子里搭了一个临时的草棚,暂时先住着,打算等伤好了之后,再把新家建好。

  这几天时间里,他哪里都没去,只是找人借了辆手推车,一有空就将院子里的砖土运出去,期间镇上来了很多汽车,不下几十辆,全部都停在苏家大宅子的外面,李长靖一开始以为是徐怀天带着人回来了,还有些担心,但后来听人说那些人虽然也是大业城的,但却不是徐家,领头的是个喜欢穿黑色职业装的美女,二十五六岁左右,天天都往山里跑,好像是要在附近承包一块地种植什么东西,那个苏博文则像狗腿一样献殷勤,忙前忙后,那个女的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李长靖原本以为,只要这些人不来找他麻烦,他也不想去理会,结果到了第四天,苏博文那个王八蛋突然跑来告诉他,说他西山脚下的那块药田,已经归他所有,并且已经卖给那个黑色职业装的女人了。

  李长靖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那个女人天天往西山方向跑,而且每次回来都是一副兴奋的模样,估计就是看中了他辛辛苦苦经营了十年的药田,还有里面种植的那些品质上佳的草药。

  苏博文告诉李长靖,那块药田是属于公家的,当年李长靖只不过是去开了荒,本身并没有地契这些证明,所以苏博文向上头申请承包了那块地,药田自然而然就落入了他手中。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李长靖只是哦了一声,说药田你们要的话,尽管拿去,不用来跟我说,连头也没抬一下。

  苏博文只当他是破罐子破摔,知道药田拿不回来,干脆不做挣扎了,还阴阳怪气的嘲讽了一顿,最后掏出一千块钱扔在地上,说这是看在李长靖开荒药田的份上,给他的劳务费。

  李长靖也不在意,弯腰想把钱捡起来,然而苏博文伸脚把钱踩住,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并趁机嘲讽道:“瞧瞧你这个穷酸样,真是跟你爹一样窝囊,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将近两亩的药田,一千块钱,也只有你这种废物肯接受,当然你不接受也没办法,谁让我苏家有钱呢,哈哈哈!”

  等到苏博文大笑着离去之后,李长靖看着他的背影,沉默不语。

  只是他耳边却有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

  “别担心,咱们的药田岂会拱手让人,不出半个月,我就要让他们亲自把药田送回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