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青天小说by逗苗主角鹿凡,颜如霜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历史>少年青天

更新时间:2019-10-22 23:27:36

少年青天已完结

少年青天

来源:奇热作者:逗苗分类:历史主角:鹿凡,颜如霜

《少年青天》是作者逗苗所创作的历史小说,主角叫鹿凡,颜如霜的小说。主要讲的是:颜府书童鹿凡,心恋颜家颜如霜小姐,眼见颜师要将如霜小姐许配人家,上前请求推迟半年,随进京赶考成天子门生,觐见皇上。正值国家征战,秦州府大乱,状元立誓金銮殿,一怒率众闯秦州,为国、为民、为了她,一往无前,成就少年名仕,国之栋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巡视大晋与姜国边陲之后,鹿凡等人返回秦州中都府。

府中沐浴更衣之后,在柳月娥的服侍下,鹿凡享受一桌酒肉佳肴。

与此同时,鹿凡眼睛瞟了下自己的守卫,果然减少很多啊。

想来,夏青已经带领陈庭敬、秦无双、季晓峰、萧逸泷四大将出寻秘密任务去了。

他们虽然彼此没有当面交谈,但是心中有神交,鹿凡伪装贪财好色状元爷,避免杀机,可以让他们放手一搏。

皇帝此番派鹿凡前来,实在是找不到得力大将处理此间之事,故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夏青他们一定得到了暗杀的秘密任务,只要干掉四王爷涧西,这群人就可以揭竿而起,统领秦州府。

但是鹿凡有些担心,武将行事,颇为莽撞,只管斩敌之首,不管后续诸事,要知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啊!

“大人,饭菜不合胃口吗?”柳月娥见鹿凡思绪,好奇询问。

鹿凡边吃边笑说:“很好吃的,我刚才是想啊,这当官整天除了吃吃喝喝,还要做什么事吗?”

柳月娥浅笑:“巡阅处置使,秦州府凡兵民、钱谷、户口、赋役、狱讼听断之事,都可参与裁决,与守臣通签书施行即可。”

“所有的事都要管,那岂不是要累死?”鹿凡头大如斗,一副怕麻烦的摸样。

柳月娥说:“这些事是由中都督,也就是我爹爹来调配,巡阅使是监管我爹爹的一层,同时也负责监管秦州府以下12郡、60县。”

鹿凡坏笑下说:“那这么说,我往下走上一圈,他们岂不是都得孝敬我?”

“这~”柳月娥有些紧张与不安:“大人,12郡会有孝敬,但60县大多就没有了,秦州府百姓疾苦,若是您下去收敛钱谷,那当地七品县太爷只能下大力度搜刮民脂民膏,一边孝敬郡官,一边孝敬您,百姓会更难过的!”

奇怪。

这大贪官的女儿,还有一副菩萨心肠,她不通晓诗文,却懂得一些为官之道,实属难得!

“小鱼小虾没意思,那12郡又如何,他们能孝敬多少?”鹿凡笑嘻嘻的问。

柳月娥想了下说:“每年有冰敬,炭敬,每地加起来会有千百两银子吧。”

冰敬、炭敬,这名号倒是跟大晋龙城的官员一样啊!

“什么?”鹿凡很是不满:“人家不是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吗,怎么到了我这只有千百两银子?”

柳月娥说:“那是江南府、黄公府,咱们秦州府当地贫瘠,各地官员每年能孝敬千百两银子,已经很难得了,临旁的甘州府更加贫瘠呢!”

鹿凡点点头道:“12郡,每郡千八百两银子,一年一万两,算是马马虎虎吧,月娥,日后你跟我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不!”柳月娥急忙说:“大人,不要啊,那清溪郡、青山郡、雪纺郡已经遭受洪水之灾,临旁三郡帮扶,百姓已经苦不堪言了,您不要下去收敛钱谷了。”

鹿凡叹口气说:“其实这银子嘛,早捞晚赚都可以,只是皇上给我三件任务,秦州府一年五万雪花银赋税,我不捞点银子交上赋税,供国家打仗,皇上要斩我脑袋啊。”

“大人?”柳月娥浅陌一笑:“您也是好人的对不对,您不会看着百姓死的是吗?”

鹿凡点了点头说:“当官谁都贪,不过怎么贪墨也得有个道德底线,不能把百姓逼死,要不然这银子花着也是烧心,谁不想一边大把赚钱,一边被百姓们歌功颂德呢,只是眼下状况着实烦恼,我不把百姓逼死,皇帝就要把我逼死,烦啊!”

柳月娥问:“大人,那日你们交谈,我在窗外偷听,王爷给您三万两银子是吗?”

鹿凡笑下说:“不错,王爷给我三万两,你父亲给我五千两,当然我回敬了一千两作为娶你的聘礼。”

柳月娥笑说:“您现在有三万四千两,距离赋税的12月底,还有5个多之月,其间有炭敬可收,实在不行你在找我父亲要些银子,总会有办法的,万望您不要再苛捐杂税了。”

鹿凡一副不情愿的摸样说:“可这是我自己的银子呀。”

柳月娥神色焦急:“大人,那清溪郡、青山郡、雪纺郡的百姓家里被洪水淹没,无家可归,四处流浪到其余郡县,还有饿死的人啊。”

鹿凡想了下说:“我的任务除了收齐赋税,还有治理洪水,镇压反民,只要治理好洪水,反民自退,如此也罢,第一年的赋税就算我出了,明日,我就去看看那洪水什么样。”

柳月娥大喜:“大人慈悲心肠,我代那些百姓谢谢您了。”

“哈哈哈~”鹿凡大乐道:“没错~没错~我就是这么好的青天大老爷,你嫁给我就对了。”

“月娥,愿伺候大人一辈子。”

当晚她还是回去睡,鹿凡将金刀神兵勇者怀揣胸前,进入素女诀梦乡修炼内劲。

没错了!

在鹿凡运转内力之余,耳力更加清晰,刚才有人偷听他和柳月娥的谈话,而且不止房门外一人啊!

除了四王爷和江景,还有谁想探听我,了解我呢?

难道,是皇上?

不可能,随行500将士,他们的内功都是沉稳有力,杀伐之气极重,没人有这等烟波浩渺般的轻身功法,在房梁上窃听后来去自如的。

那就应该是当地的侠士了。

想到这个可能,鹿凡心里顿时一团乱麻,如果当地有这等功夫的侠士,他都不能暗杀四王爷涧西,夏青他们也是恐难成事。

进退不得,鹿凡只能继续伪装,且看且行。

一夜过后,次日清晨。

在柳月娥为鹿凡梳理妆容时,陈廷敬大步前来。

“大人,听说您要去观察汛情?”

“是,你们这两天车马辛苦,就不用去了。”鹿凡道。

陈廷敬大急:“鹿大人,那前往汛情极其凶险,眨个眼的功夫十里良田说没就没,根本反应不过来,逃都没有时间啊!”

“无妨,我只是在近郊看看,不如过深之地。”鹿凡不以为意。

陈廷敬很是眩晕:“大人万万不可啊,昨日归来后江大人已经宣布,他的爱女与您定下婚约一年后成亲,秦州百姓无不对你深恶痛绝,出门就有杀身之祸啊!”

鹿凡起身笑笑说:“你以为本大人傻啊,大摇大摆的就出门让人当靶子吗,放心,我乔庄出行,不会被人发现的。”

“既然大人执意要去,那陈廷敬愿一同前往。”陈廷敬实在无奈了。

“也好。”鹿凡转个身笑说:“月娥,你就留在府里吧,记得给我做蜜汁烧鸡,干烧明虾。”

“是,大人。”柳月娥欠身一礼,眉宇间满是失落,似乎因为自己的关系,让大人为难了。

换上便服,带上斗笠,鹿凡与陈廷敬骑马出行。

在秦州府中骑马,进入闹市之中一观,还真是民风彪悍!

走这一路虽然街道繁华,人声鼎沸,但时不常就能看见打架斗殴者,就他们俩出来这一道,见两个江湖人在酒楼比拼刀剑,一群农户和另一群农户庄稼把式打仗。

到城门口时,陈廷敬亮出他的腰牌,他们通过守卫出了城门。

“大人!”

在城外郊区时,陈廷敬急道:“在来的时候您可是说了,不会乱跑让我们为难,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鹿凡反问道:“要我不插手也可以,可是你们能杀得了涧西四王爷吗?”

“这~”陈廷敬一脸暗淡,结巴了。

鹿凡摇摇头道:“我见过四王爷了,他一身横练功夫十分厉害,在外滴酒不沾,菜肴不食,你们想偷袭是不成的,就算500死士都不要命的全力拼杀,成功失败不论,没有证据,你们要让天下人怎么谈论皇上?”

“呃~大人,您怎么知道四王爷身怀武艺,还是横练功夫?”陈廷敬觉得这条情报很重要。

鹿凡道:“我能当状元,自是有些眼力的。”

陈廷敬眼神凶狠:“我不管他有没有功夫,等我们筹划好以后,就算是拼死也要杀了他。”

“愚蠢。”鹿凡冷笑声道:“要杀他四王爷,根本不用拼死拼活,而且还能名正言顺。”

“什么啊,大人,您有办法?”陈廷敬眼前一亮。

“我当然有办法,怎么,你们没办法?”鹿凡玩味儿的看了他一眼。

陈廷敬神色大窘:“大人身为状元爷,文曲星下凡尘,若是您有办法,何不告诉我们兄弟,也免得我们麒麟营众兄弟皆时横尸遍野。”

鹿凡坏坏一笑:“我的办法就是,顺水推舟,下水凿船。”

“这是什么意思?”

“皆时你们自会知晓。”

经过大半日的赶路,鹿凡与陈廷敬骑马来到清溪郡。

清溪郡西侧,这里还是受灾最轻的地区,肉眼可见的湖水在远远流动着。

立足湖岸,远远望去都是洪水,不过这等洪水已经是强流的末端了。

“大人你看,这洪水的湖面上竟然有一艘小船。”陈廷敬随手一指。

水中飘叶沉浮,船尾一位女子持浆荡舟,她头戴斗笠不视真貌,长发披肩,头发上束了条金带,全身白衣,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一身装束犹如仙女般,不禁让人看的呆了,待到那船慢慢荡近,得见那少女的小手犹如美玉般白净。

“奇怪。”陈廷敬双眸渐冷:“这小舟似乎在有意跟随我们,可是到了跟前却不靠近打招呼,大人,许是追踪者,后边有埋伏,我们撤。”

“慢。”鹿凡屹立洪湖边,负手而立,竟然开嗓唱起谱曲:“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嵩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

“啥,状元唱曲,比官宦小姐唱的还好听?”陈廷敬一个脑袋两个大,不敢相信。

另一边小船之中,女子天籁之音流淌山河:“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报国~可怜无用~尘昏白羽~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

秒音落,那一叶小舟缓缓而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