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宠毒医小魔妃小说by风轻倾主角云逸寒,君卿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嗜宠毒医小魔妃

更新时间:2019-04-21 22:02:44

嗜宠毒医小魔妃已完结

嗜宠毒医小魔妃

来源:掌阅云作者:风轻倾分类:穿越主角:云逸寒,君卿

《嗜宠毒医小魔妃》是作者风轻倾所创作的穿越小说,主角叫云逸寒,君卿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她,是血族少主,一朝穿越成楼家的废材小姐。 重活一世,她一改现代时的冷漠,变的时而天真软萌,时而冷酷无情,时而回眸一笑百媚生……但,最终奉行的还是嚣张! 那个谁,你刚说什么?炼丹师稀有,最高不过四品?那真不好意思,她一个不小心能炼出八品极品丹药 “君卿!你真是嚣张!”一名女子泼妇骂街般指着君卿,怒火中烧。 而君卿则是无辜的用小手指掏掏耳朵,“本少就是嚣张,不服你咬我啊!”身边一袭玄色的美男搂着她的腰肢,笑的倾国倾城“为夫就喜欢夫人这嚣张的性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是畜生,一言不合就要杀,本少是文明人,不喜欢动手。”楼挽卿一点都把白氿放在眼里,虽然她现在得罪这几人对她不利,但是拥有一个强大的契约人的她,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而且,药神已经说了,他可以将玄力暂时借给她。

“找死!”白丰脸色十分不好,想也不想的将玄力打向楼挽卿。

楼挽卿会怕?忘了她有结界这种作弊利器了吗?

一道透明的结界在白丰的玄力打过来之前,无声无息的保护着楼挽卿三人。

楼挽煜和夜生同时运起仅有的玄力打向白丰,白丰的玄力打在结界上消失不见,而楼挽煜和夜生的也是畅通无阻的打向白丰。

而这场短兵相接的交锋,巧就巧在,三人同时打出的玄力,都是在结界处对上,从外人眼里,就是白丰的玄力被楼挽煜和夜生打散,还伤了白丰。

“老四,你没事吧?”白氿扶住被玄力大中的白丰,担忧的看了白丰一眼。

“二哥小心,这三个人诡异的很。”白丰皱眉,他一点都不觉得楼挽煜能比他厉害,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有什么宝贝?

人性都是贪婪的,再想到刚才的事情,白丰彻底相信,楼挽卿兄妹三人一定有什么宝贝,不然,凭他们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楼挽煜,你若交出宝物,我们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白丰换上一副圣人嘴脸,仿佛看上楼挽卿的结界灵珠都是高看了他们。

楼挽卿讽刺的勾唇一笑,“本少确实有宝物,可凭什么给你们?你们能拿出什么好东西跟我换?”

“我们看上你的宝物是看得起你,楼挽卿,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听有宝物,白氿比白丰还要激动,看着楼挽卿三人的眼神都是高高在上。

楼挽卿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白嫩的芊芊玉指,浑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我求你们看不起我,谢谢。”

“找死!”白氿脾气本来就火爆,又看不起楼挽卿这样的“废材”,觉得只要是他白家看上的东西,都应该恭恭敬敬的给他。

说通俗一点,这种人就是脑子有病,觉得全世界就他们白家最高贵,其他人都是乞丐,看上别人的东西就像土匪一样,觉得只要是自己喜欢,就是自己的了。

白氿气得满脸通红,运起玄力就打向楼挽卿。

楼挽煜吓了一跳,但是楼挽卿却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这样的反应更气人,白氿发了狠,使尽大半的玄力打向楼挽卿。

第一道金色的玄力落在结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它从来没有出现过。

第二道黄色的打在结界上,结界波动了一下,和玄力一起消散。

楼挽卿嘴角流下血迹,眼神变的凌厉起来,“本来还想跟你们玩玩,如今,还是早些送你们上路吧!”

“楼挽卿,你一介废材,有什么好嚣张的!二长老是我白家的高手,识相的就交出宝物,本小姐还能给你留一个全尸!”缓和过来的白玉兰虽然害怕楼挽卿,但是一想到身边还有白氿和白丰两大白家的高手在。

心里那唯一一点的害怕也被压下去了,恢复原本那胸大无脑的跋扈样。

白玉兰狂,楼挽卿比她更狂!

“本少就是这么嚣张,不服你打我呀!”楼挽卿一副看白痴的眼神,还翻了一个白眼表示她对白玉兰的不屑。

“有本事你别用宝物。”白玉兰跳脚,以为她不想打死楼挽卿?那不是因为楼挽卿有宝物傍身,她的玄力根本碰不到楼挽卿。

“白痴。”当她傻逼啊,有宝物不用,等着被人打。

“你……”白玉兰气结,早知道她就早打杀楼挽卿了,现在倒好,等人家羞辱自己。

“够了,楼挽卿,你当真不把宝物交出来?”白丰一脸的冰冷,前一句够了是对白玉兰说的,还算和颜悦色,后一句对楼挽卿说的,那就杀气腾腾了。

“真有意思,这宝物是本少的,你们早强抢不说,还用一副要我感恩戴德的模样,恶心谁呢?”楼挽卿不买账,她也不担心,反正就算她打不过,不是还有药神和那个男人吗?

她就不信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个男人会让她去死,除非他脑子有病,不要命了。

“我们白家能看上你的宝物是你的福气。”白玉兰高抬下巴,一副高不可攀的语气。

楼挽卿笑了,笑的天花乱坠,“福气?你以为你是谁?公主?还是女帝?”

“你白家也不过是比楼家还要小的世家,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还是你想要谋反?”楼挽卿生生的被白玉兰的逗笑了,她还以为她是谁?一副天下皆蝼蚁,唯独本小姐最高贵的模样恶心谁呢。

“胡说,本小姐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公主……”白玉兰脸色一变,恶狠狠的瞪着楼挽卿。

“楼挽卿,注意你的言辞,祸从口出!”白丰脸色一沉,看着楼挽卿的目光很是不善。

“你也知道祸从口出啊?那就管好自己的嘴。”楼挽卿瞥了一眼白丰,眼珠一转,“别以为我年纪小就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鬼注意,要打就快些打,打完本少还要回家吃饭呢!”

“好,竟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白家不讲往日的情分了!”白丰眼神一凌,抬手的打出一道蓝色的玄力。

“本少可跟你们白家没什么情分,别到处乱说,坏我名声。”楼挽卿转动着血玉萧,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喜欢浪费就来啊,本少是这么好欺负的?

白丰的一击玄力没有打散楼挽卿的结界,他眼珠一转,“楼挽卿偷了白家的宝物,这宝物是可以结出结界的,大家一起上,拿回白家的宝物。”

尼玛,太不要脸了,谁稀罕你白家的东西了?送给她她都不要,她嫌脏。

白丰话音一落,所有白家来的人,将楼挽卿三人团团围住,只要白丰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用尽全力的攻破楼挽卿的结界。

“你们想跟楼家作对?”楼挽煜心下担忧,但是面上却学着楼挽卿一样的漫不经心。

“你们不过是楼家收养的野种,本小姐还不信楼家为了两个野种跟我们白家对上。”白玉兰不屑的看着楼挽煜,讽刺的笑了一声。

楼挽卿沉默了。

没错,就算今天他和妹妹死在白家手上,楼家也不会因为他们兄妹而找白家讨公道什么的,只因为他和妹妹都不是楼家的亲子。而就算是亲子,楼家也不会在白家正傲的时候和白家有大冲突,他们还不想让人看笑话、找渔翁之利。

“野种骂谁?”楼挽卿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白玉兰。

“野种骂你。”白玉兰恶狠狠的瞪回去。

楼挽卿点点头,“原来是野种骂我,不过本少不介意,反正只是一个野种。”

“楼挽卿,你找死!”白玉兰尖叫,小脸气的通红,一身杀气腾腾的,看着楼挽卿的眼神,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啃她的骨。

楼挽卿掏掏耳朵,不耐烦的翻了一个白眼,“这句话你们今天已经说了很多次了。”

“没本事就不要学疯狗乱吼。”楼挽卿将血玉萧竖放在唇边,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本少一向只喜欢动手不动口,既然你们找死,本少就好人做到底,成全你们。”

一看到楼挽卿的血玉萧,白玉兰瞳孔一缩,她还记得这把萧给她带来的恐惧,眼神出碰到夜生,她尖叫着,“暗九,杀了楼挽卿兄妹,本小姐就不追究你背叛本小姐的事……”

听到白玉兰的话,楼挽卿放下血玉萧,饶有兴趣的看着白玉兰,反正她相信夜生不敢背叛她就是了。

楼挽煜身子紧绷,眼中划过一丝杀气。

夜生看了一眼满目恐惧中,看着他的眼神带了一丝希翼的白玉兰,讽刺的开口,“夜生永远不会背叛小姐。”

“那就杀了楼挽卿!”白玉兰尖叫。

“啧啧,真可怜。”楼挽卿摇摇头,眼中清澈见底,没有一丝讽刺,多的是淡然。

“上。”白丰手一挥,率先出击。

色彩斑斓的玄力打向楼挽卿,楼挽卿吹起血玉萧,在肉眼可怜的速度下,楼挽卿的结界慢慢的变成血色,她的瞳孔也不再是墨黑,变成了血色,鲜红欲滴。

血色的结界随着白家人的攻击,慢慢的扩大,而他们打在结界上的玄力都瞬间消失,就像被结界吞噬了。

“停下。”第一时间发现这件事的白丰立刻叫停。

不过他想的太简单了,楼挽卿不给他反应的机会,萧声徒然变的凌厉,血色的结界如水波波动了一下,一道道色彩斑斓的玄力打向围着结界的白家人。

白氿脾气虽然火爆,但是身为白家不可多得高手,他看起来不聪明,但反应极快,几乎是结界一反弹,他就立刻抓起白玉兰飞身而起。

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实力低下的被当场打死,实力不错的还剩一口气,实力好的也没讨到好处。就连叫喧得最厉害的白丰都被自己的玄力打的吐血,伤的不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