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称王小说by逗苗主角许泽生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历史>肆意称王

更新时间:2019-08-28 10:20:54

肆意称王已完结

肆意称王

来源:奇热作者:逗苗分类:历史主角:许泽生

《肆意称王》是作者逗苗所创作的历史小说,主角叫许泽生的小说。主要讲的是:穿越至一个拥有大汉、罗马、匈奴围绕中立城的世界,那是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肆意称王的时代。初时为了逃避充军,许泽生伪装成傻子,安逸的混迹乡野,斗乡绅,追美女,后世家破逃难至深山中,面临贫苦绝望的处境,在杀人与逃避中徘徊。彻底明悟了,不带金箍,如何救你,带了金箍,如何爱你。心,真的痛了,走出深山老林,建设军营,捍卫着自己的家人。在鱼龙混杂的大汉权势内部,谁主浮沉,巧妙的位处其中,穿插走线,明争暗夺,为了梦想成为一府之王而努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到陪嫁,李瑞娘声音顿时提高三挡:“你们许家要什么陪嫁,什么好不好听,许泽生刚娶了方如沁,日后凌云公子回来就把人领走,我家灵儿要跟他一起丢人!”

王翠兰气急:“既然成了一家人,那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许家诚意满满的来提亲,你们云家怎么能让亲家丢人,天下就没有这个理!”

果然,吵起来了!

“行了~行了~”方如沁拉住情绪激动的王翠兰,连忙柔声劝说:“不过是一份陪嫁,只要许公子喜欢,没有就没有吧,两个人在一起,地久天长一辈子才是最重要的。”

我连连点头:“嗯嗯~什么是陪嫁,要那东西啥用?”

似乎我问了这句话,屋子里的几个人又一次眩晕了。

百夫长王蓓笑着解释:“陪嫁,在咱们村讲究银首饰,凤冠霞帔,一头牲畜,穷人家送个猪羔子,富人家送一头驴或牛,寓意友好往来,这也没多少钱的事,瑞娘,你就顺手给办了吧。”

李瑞娘不依不饶的道:“没有,哼~你们也就是赶着兵荒马乱来的上门提亲,这要是换成平时,我家漂亮闺女那里有你们家傻儿子的份,你别说给200两银的聘礼,就是2000两银的聘礼都没门!”

王翠兰也是急了:“我傻儿子可好了,他力大无穷,春耕秋收什么的,你们亲戚家的活儿他都能帮忙,你们家能省可多钱了!”

“对对~”云开朗大乐:“我家的玉米在村粮仓,现在还没拉回来呢,一会儿我和妹婿一起去哈~”

“什么妹婿!”李瑞娘喳喳叫唤:“我们云家就是不出陪嫁,你们许家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拉倒!”

“行,我们同意了!”这句话,竟然是方如沁决定的!

“如沁,这怎么能行呢!”王翠兰恨不得要急眼挠人了。

方如沁连忙道:“不碍事,我与灵儿妹妹高矮胖瘦都差不多,就把我的凤冠霞帔给她好了。”

瞬时间,场面安静了?

方如沁的这句话,让两个要打架的女人转瞬就消停了?

似乎,只要不让她们村妇出钱,就是堪比神迹的绝招儿!

“噗~哈哈~”我看着娘亲占便宜不吱声的样子,憋不住乐。

“行啦~行啦~”王蓓笑道:“看你们两个长辈吵的,都让孩子笑话,今个我王蓓做见证,瑞娘,你代表云家撂下个话,是否收下聘礼,接受许家200两银的提亲,是否让灵儿嫁给泽生呢?”

李瑞娘眼神里一万个不愿意,看了看惊慌无助的云灵儿,又看了看活泼的云开朗,咬咬牙说:“我们云家,同意了。”

“那我们就定下来吧。”王翠兰黑着长脸,极为不舍的将那200两纹银交给了李瑞娘手里。

我甚至能感觉得到,让娘亲出钱时,她的心都在滴血,真是很有趣儿的老娘!

两家的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好在李瑞娘到不是抠门决绝了,按照惯例,还请我们家和百户长吃了顿饭。

起火造饭时,都是女人们在忙,我好奇打量着云家房檐边的稻草。

黄土房子,是用烧砖垒砌,用黄泥加稻草抹合而成,当地人就居住在这种用泥土或木头建成的房子,破洞处处,伤痕累累的家,过着风吹雨打,日晒雨淋的日子。

引起我注意的是,房檐下一卷卷的稻草,那稻草里边,似乎有鸟儿。

“许家二哥~”云灵儿挎着小篮子从地窖走了上来,轻声呼唤。

“你叫我?”我看了看她篮子里的土豆和茄子,心里不是滋味儿,二哥,太那个啥了。

云灵儿轻盈款步走来,女孩儿很谨慎,看了看四下小声说:“你别怪我娘亲,她是嘴硬心软,其实家里根本就没有钱,她是拿不出陪嫁了。”

四下里有人,不只是我们两家,还有很多村里的老娘们和顽皮孩子在偷看!

我看着她傻呵呵一乐,不说话了。

云灵儿似乎习惯了我这样,继而轻叹声说:“你能为家里拉车赚钱,我们家都是靠那点地,娘亲有病咳嗽了都没有钱去看大夫,即便是请百夫长吃顿饭,哥哥还要出去借些茶回来。”

这么穷啊!

“嗯嗯~”我依旧装傻点头,院子外偷看,嘿嘿坏笑的人越来越多!

云灵儿也观察到了院外的状况,俏脸一红说:“你能谅解就好,我去帮娘亲生火做饭了。”

人太多,为了不被娘亲用扁担打,我只得装傻充愣,像个傻孩子似的,蹲在墙角画圈圈,时不常来个剪刀手,减掉身边莫名其妙的存在。

“这许家二傻,傻人有傻福,娶了方如沁不说,还要娶云灵儿!”

“谁说不是呢,唉~国家跟匈奴干仗,青壮年没了,连傻子都是香饽饽了。”

“可怜云灵儿花一样的女娃子,十里八村,包括五原城都没这么美的姑娘,仙女毁啦。”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已经够奇葩了,这还是两朵鲜花同时插在牛粪上,也是没谁了!”

一群酸腐,明明是各种羡慕妒忌恨,偏偏说得正义凛然,看那一个个的怨毒眼神儿,恨不得干掉我,他们自己来做云灵儿的相公才对。

“吃饭。”王翠兰做好饭以后,习惯性将我提溜着去饭桌,同时不满的瞥了一眼院外的村里人。

云家三口,我们许家四口,外加百户长王蓓,坐在一起吃了顿饭,象征性的,对外公布了我和云灵儿的定亲。

饭后。

李瑞娘咋呼的道:“这大傻牛真能吃,行了,吃完去干活儿,跟开朗把稻谷场的粮食都拉回来。”

王翠兰有些心疼的说:“儿啊,干完活回家,开朗你送送他,我和如沁、小朵就先回去了。”

云开朗笑说:“没事儿~我和妹婿几趟就完事,下午就回去了。”

“呀~我能出门了!”文文静静的云灵儿,忽然笑了?

出门有什么高兴的?

不知道,跟一群大人拜别,我拉着一辆木板车,与开朗、灵儿一起向村南头走去。

走着走着没人了,我好奇询问:“灵儿,你出个门有什么高兴的?”

是挺奇怪,女孩儿出了门以后,从一个幽静的女孩儿,转变为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少女四处跑着,跟好动的开朗绝对是亲哥妹!

“你不知道?”云灵儿一呆。

云开朗乐道:“我妹婿是自古奇才多魔怔,没关注这些事而已,妹婿啊,女孩儿十岁以后都是不能出家门的,这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咱们村规矩简陋,跟母亲去地里干活儿就不算了,其它时候依旧是不行的。”

原来是这样!

我懂了,看这保守程度,这绝对是牵个手,就定下终生的年代!

云灵儿忽然问:“对啦,许家二哥,听娘亲说你们许家在村北与五原城的桃花林买了一块地,是要盖房子吗?”

我点了点头:“嗯~可是我不会盖房子。”

“哈哈~”云开朗得意大乐:“盖房子有什么难的,土房、石房、砖房,编竹夹泥墙房、木墙房,我什么都会,到时候我帮你。”

似乎,这个活儿以后肯定是我的了。

我闷闷的说:“我想挣银子。”

“对对~”云开朗敞开话匣子侃侃而谈:“盖房子得用银子,钱少,那就是木墙房、泥墙房,钱多,才能是土房、石房,乃至砖瓦房,像是大傻牛你力气这么大,多去山里抛点石材,垒砌个石房子,对了,记得最近告诉我婶子,造饭积攒草木灰,多做一个步骤,到时候就少花一份钱。”

云灵儿好奇询问:“那你怎么挣钱呢?”

我摇了摇大脑袋:“不知道,反正,我想要200两银。”

“啊!”云开朗惊道:“200两银的宅子,你要盖县府衙门呐!”

我不说话了,他们要是误以为我想盖新房,那更好,去赚钱不会挨扁担打。

唉~我这逻辑遭遇也是够可以的了!

云开朗惊呼完之后,大乐起来:“妹儿啊,哥给你找的相公绝对没错,200两银的宅子,看人家多有志气!”

云灵儿嘟起小嘴儿:“哥你总是评头论足的能耐,咱家的房子漏风又漏雨,怎不见你管管?”

“这个~”云开郎尴尬乐了:“老娘每天让我干活,我累嘛,哎呀~好啦不说了,妹婿啊,你要娶我家妹子,顾大地主的钱,咱们是赚不到了,回头咱俩去五原城做工。”

“嗯嗯!”这句话,总算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而且巧合的是,有着成亲盖房的借口,我能帮蒙乐语攒银子了!

当天下午。

烈日炎炎,我们三个人去村南头的晾谷场。

由于村子的铁器极少,闸刀、石墨、铁镰都在这,各家储存粮食的粮仓也在这,公用。

这所谓的公用其实没那么好,城里的军队打仗,保不齐就什么时候用粮食,时常突袭到村子收粮,士兵会直接来到这里找管理赋税的吏长吴峰对接,一般都是先搬运村民缴纳赋税的粮草,若是不够用,就留下银钱,从这里快速的购买,作为回报,村里也就给晾谷场添置了这些公用的铁器。

来到云家的粮仓,打开木门,里边满满的都是玉米。

马拉的两轮木车卡在粮仓口,我们手脚麻利,用木掀将玉米都推进车里。

随后,我开挂了!

目测双人床那么大的木板车,装了满满一米多高的玉米,我一个人拉车。

不管是上坡还是坑洼,我犹如走平地般轻松,外人看来那是牛马干的活儿,甚至是两头牲口的劲儿,在我眼里,丝毫都不是事!

战神体魄,我总算感觉出厉害了,我太强了,哈哈!

拉了七八趟车,将玉米拉的都差不多了,云家院内的粮仓都堆满了。

而就在大家乐乐呵呵的时候,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

村里人指指点点,到是没人上前说什么,偏巧来了个衣着黄袍的中年男子,带着两个手下小厮,一脸不善的模样。

“呦呵~云家的女婿倒是很能干嘛。”黄袍中年阴阳怪气的说着,顺便瞪我一眼?

因为他的出现,泼辣的李瑞娘顿时紧张起来。

云开朗到是没在乎,大喇喇的道:“地主老爷,我们云家可不欠你的钱,你有事就说,没事请回吧。”

黄袍中年道:“你们云家是不欠我的钱,但王家舍了我们家200个鸡蛋,你去王家借茶,那也就是欠了我的钱。”

云开朗直接拎起一个棒子,抗在肩膀上,牛气冲天的道:“要找茬儿就换个好点的理由,免得让村里人笑话,要干仗,那你就来。”

呦呵~有点小帅呢!

“你!”黄袍中年似乎胆子不大,硬咽下一口气说:“欠钱不还,还理直气壮,你们等着倒霉吧。”

说着,黄袍中年后退两步,连忙带着两个小厮快步走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