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下山小说by有羽的季节主角刘羽有羽的季节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天师下山

更新时间:2020-07-20 17:03:33

天师下山连载中

天师下山

来源:掌文作者:有羽的季节分类:主角:刘羽有羽的季节

刘羽有羽的季节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名?刘羽有羽的季节主角名出自小说《天师下山》,是作者:有羽的季节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社会都市小说。想当年本天师道法自成,一拳打得村北敬老院的高阶武者颤颤巍巍。一脚踹的村南幼儿园的少年天才们哇哇大哭,本天师往村东头的乱葬岗一站,那几百个鬼王鬼帝愣是没有一个敢喘气的。。
编辑鹤归吟点评今天推荐的这本天师下山绝对算得上合格的社会都市文,还是比较有亮点的,作者有羽的季节也是比较的知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睡觉不老实

  “震惊,本天师到雇主家里除魔卫道,没想到漂亮的女雇主居然要本天师陪睡!我该怎么办?在线等很急的!”

  刘羽拿出了手机打开微信,飞快的在上面打了几个字。

  刘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向莫天南,十分虚伪的推脱道,“这,这不好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说出去,让我怎么做人啊!”

  其实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长夜漫漫,春宵苦短,他可不介意和眼前的冰山美人发生点什么,可是毕竟人家老子还在这里呢。

  “这,这个确实不太好!”

  莫天南苦着脸说道,自家的闺女究竟是怎么了,怎么竟说一些胡话。

  “可是,可是我怕!”

  莫涟漪早就涨红了脸,以她平时的教养,根本说不出这样的话了,可是刚才房间里的那一幕实在是太可怕了,想起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现在心里还有些毛毛的。

  刚才的一切早就刷新了她的世界观,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鬼这么可怕的东西。

  现在这间别墅里,或许只有刘羽才能给她安全感。

  “这…”

  莫天南一脸苦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其实他倒不介意刘羽和自家闺女发生点什么,虽然刘羽年纪轻轻,但是却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只不过两个人刚见面就睡在一个屋子里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贤侄,要不然,要不然你就陪陪涟漪吧,不过你们两个要注意,一定要保持距离!”

  看到自家闺女那柔弱无助的样子,莫天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顿时也软了下来。

  “那,好吧!”人家财神爷都发话了,刘羽也只能装作十分勉强的答应。

  莫涟漪的卧室整体以清冷的淡蓝色调为主,倒也符合冰山的气质,房间虽然不是很大,却很干净,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体香味和香水味混合着不停的撩拨着刘羽的神经,让他忍不住大口吸了两口气,十分感叹的说道:“好香啊!”

  “哼,恶心,真是变态!”

  莫涟漪看着刘羽那满脸陶醉的样子,心中一阵恶寒。

  “我不就是吸了两口气吗,怎么又得罪你了?”

  刘羽满脸无辜看着莫涟漪。

  莫涟漪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刚才她被那只红衣女鬼吓坏了,只有刘羽在这里,才能让她安心,所以她也不好将刘羽得罪的太死了,可是她对这个小神棍实在提不起任何的好感。

  “哎,刚才还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现在又变成了冷冰山,也不知道你的脸是什么做的,怎么和变形金刚一样,说变就变!”

  “怪不得师傅那个老逼灯说女人就像是一只暴躁的土包金狗,随时都有可能发怒!”

  刘羽忍不住嘀咕道,十分郁闷的坐到了床上。

  “哎,你个小神棍干什么?这是我的床!”

  莫涟漪双手叉腰,一双杏眼死死的瞪着刘羽,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这个混蛋居然碰自己的床。

  “不是睡觉吗?”

  “呵,可能是你没听明白,是本小姐睡觉,你在一边守着!”

  说着莫涟漪一个高抬腿将刘羽踹下了床。

  由于腿抬太高,再加上睡裙比较短,惊鸿一瞥,刘羽居然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好像是…是…小猪佩奇!这也太幼稚了吧。

  “尼玛,那小爷睡在哪里呀!”

  “实在不行你就打个地铺吧…”

  ……

  本来想着和美女雇主在一个房间里干柴烈火的发生点什么,可是没有想到,却落得一个打地铺的下场。

  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躺在地上的刘羽忍不住心中的感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发现此时群里极为热闹。

  星星的皇:“雇主居然让你陪睡,还真是‘除魔卫道’啊?”

  不想当和尚的和尚:“当初听到我祖割肉喂鹰,以身饲虎的传说之后,老子就立下宏愿要以肉身施布天下,可是没有想到,居然让小鬼头抢了先,还真是没天理呀!”

  阴阳传人:“行了,你们两个别臭屁了,你们又能好到哪里去,一个堂堂观星之术的传人,每天跑到小学门口去摆摊,天天给那些小女孩摸胸算命,另一个是满口黄段子的假和尚,天天想着帮少妇排解寂寞,可是就你那长相,人家不得被你吓哭啊!”

  不想当和尚的和尚:“尼玛,你又能好到哪里去,你个暗恋师姐的变态!”

  星星的皇:“就是,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鬼道传人:“哎哟喂,这么热闹啊!”

  刘羽忍不住发了一段语音。

  “你个混蛋,还真把这里当成你家了!”

  莫涟漪怒道。

  “赶紧把手机关了!”

  “唉,算了,美女雇主叫我睡觉,你们慢慢聊!”说完刘羽还发了一个美滋滋的表情。

  由于两个人是几乎同时说出话的,所以群里的人都可以听到莫涟漪那冷冰冰的声音,一时之间几个牲口都羡慕疯了。

  无形之中装了一把,刘羽关掉了手机,却根本睡不着觉,废话,和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在同一间屋子,能睡得着就有些不正常了。

  躺在床上的莫涟漪也是辗转反侧,从小到大,让一个陌生男子进自己的房间还是第一次。

  都怪那只该死的鬼,把自己吓的够呛,要不然说什么她也不会让这个讨厌的小神棍进自己的房间。

  夜很安静,床上床下的两个人,甚至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两个人却相当的有默契,谁也没有说话。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过去,当东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莫涟漪也感觉一股困意袭来,床下的刘羽早就已经进入了香甜的梦乡,不大不小的呼噜声吵的自己怎么都睡不着。

  “这个混蛋,不仅在我房间睡的这么香,而且还打起了呼噜!”

  莫涟漪看着刘羽那安静的脸庞,越想越气,忍不住将怀中的抱枕砸了过去。

  “喂,小神棍你是猪嘛,怎么睡觉还打呼噜呢!”

  “莫涟漪,你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刘羽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把抱枕放进怀里,转身又睡着了。

  直到日上三竿,快中午的时候,两个人才从房间出来。

  此时莫天南正坐在客厅的餐桌旁,翘着二郎腿,十分悠闲看着报纸,早上的时候,他悄悄的去女儿房间看了一眼,发现两个人并没有睡在一张床上,这才放下心来。

  “贤侄,你醒了,昨天晚上睡得可好?快过来吃饭吧!”

  莫天南十分客气的招呼道。

  “还行吧,就是涟漪,睡觉的动静太大,有些吵!”

  刘羽十分不满的吃东西,打了一个哈切。

  “你个混蛋,怎么不说自己睡觉打呼噜呢!”

  听了刘羽的话,莫涟漪眼睛差点没喷出火来。

  “好了,好了,吃饭吧!”一看两个人这水火不相容的样子,莫天南赶紧打圆场。

  吃过饭之后,保姆又端上茶。

  “贤侄,你看什么时候帮小女治疗?”

  莫天南轻轻地抿了一口茶,试探性的问道。

  “随时都可以,也不是什么大毛病!”

  刘羽看了一眼已经换上长裙的莫涟漪,随后又补了一句:“涟漪,你去洗一个澡,然后换一件比较清凉的睡衣,一会儿我先帮你把阴气祛除,然后再去找那只鬼算账。”

  “色狼!”

  莫涟漪没好气的白了刘羽一眼,不过也并没有说什么,自顾的转身上楼去洗澡了。

  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她也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好多地方有那黑色的手印。

  现在已经相信了刘羽的话。

  门铃声响起,保姆去开了门。

  一个霸道总裁打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容,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莫天南皱起了眉头:“小候,你怎么来了?”

  “叔叔,我听说涟漪生了病,就立马把陈叔叔请了过来!”候宗余笑道:“陈叔叔可是咱们唐海市有名的神医师从林老先生,一般人可请不到!”

  候宗余也是莫涟漪疯狂的追求者之一,他哪里会放弃这个大献殷勤的机会。

  “小候,你费心了,神医什么的就不用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莫天南淡淡的说道。

  “这位小兄弟也是医生吗?看他的打扮,好像有些特别啊!”

  侯宗余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莫天南的意思,所以一眼就猜出了刘羽的身份。

  “医生?我算半个吧,以前的时候华佗教了我两招,可是好久没用了,在村里的时候总是给村里的猪看病!”

  刘羽笑道。

  “小兄弟,看病可不是开玩笑的,出了人命谁负责?”

  那个姓陈的中年男子,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也是医生?”刘羽瞥了一眼中年男子,十分不屑的问道。

  “我师从林老!”男子十分骄傲。

  “你肾水不足,显然纵欲过度,肝火过旺,明显嗜酒如命,心气郁结,一定是心眼儿过小!你连自己的身体都护理不好,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医生?”

  刘羽瞥了一眼男子,淡淡的说道。

  中年男子听了刘羽的话,面色苍白,宛如雷击,不用诊脉,只是看了一眼,就能看出自己身体里的病,“难道,难道您就是老师说的那位小神医?”

  是了,看刘羽这一身打扮,再加上肩头那个破布包。

  应该就是老师口中的小神医!

  “如果你说的林老是医学院的林老,那我应该就是你口中的那个人!”

  刘羽十分不在乎的说道。

  “呵呵,莫先生这里有高人在此,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男子低着头,十分恭敬的说道。

  “小神棍,我好了,你快点过来!”

  这时候莫涟漪已经洗过澡,换好衣服了。

  刘羽点了点头,抓起了放在一旁的破包跟着莫涟漪上楼。

  “莫叔叔,这个土包子究竟是谁,他能给涟漪治病?”

  候宗余看着走进房间的两个人,眼中差点没喷出火来。

  莫天南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哼,我看他就是一个骗子,我都要等在这里看看他究竟怎么给涟漪治病!”

  候宗余冷哼了一声,可是下一刻他的脸变得极为难看,只感觉有一股绿幽幽的帽子从天而降,扣在了他的头顶。

  因为此时有一道极为细微的声音,从莫涟漪的房间传来,好像是女孩痛苦的呻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