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第一相小说by久雨闻雷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天字第一相

更新时间:2020-07-21 16:25:52

天字第一相连载中

天字第一相

来源:掌文作者:久雨闻雷分类:主角:

男女主角是的小说叫《天字第一相》,由作者久雨闻雷精心创作,是一部悬疑推理小说,文中讲述我出生的那天,爷爷挖掉了双眼……
编辑清风叹点评作者久雨闻雷在背景塑造方面也是下了一番功夫,非常的精彩,将主角塑造的很立体很鲜活,真的是苟到了极致。展开

本书标签:天字第一相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山寓名、水寓利

  白月亮说到了祭旗,我的记忆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醉酒的那晚,除了要我保管好床底下的东西之外,爷爷好像提到过这件事。

  大致是说他年迈体衰,此次外出又归期难定,我已至成年,当祭旗自立。

  其实对我来说,祭旗并不难,毕竟祖传的手艺我已经学尽。

  真正难的,是用什么东西来祭?

  显然,林语堂那里就有适合之物。

  所以,我没办法再拒绝白月亮。

  尤其是从她口中得知,爷爷离家带走了所有的存折后,我更加没有了退路。

  面子很重要,但跟钱比起来,似乎也就可有可无了。

  至此,我也彻底弄清了事情的始末。

  白月亮赶在我成人礼这天登门,就是为了引导我去林语堂取回祭旗的东西。

  当初两次前往那里爷爷没有出手,无人相求也只是托词。

  最根本的原因,他在等待着我的成长。

  这是他留下的一个契机,一个让我自立、让我重新撑起家业的契机。

  而且,这很可能是爷爷为我做的最后一次谋算。

  “走吧,我们去林语堂。”

  白月亮很满意我的答复,却出乎意料的做了推辞。

  “不急,等太阳落山再出门,我先去换件衣服。”

  说完,白月亮进了里屋,而后毫无避讳的展露起完美的身躯。

  春色在前,我心里翻腾的却是个荒唐的念头。

  刚刚说起“太阳”时,白月亮的表情似乎是复杂的。

  明显的厌恶中,隐隐又夹杂着浓烈的期待……

  “走光都不怕,怎么可能怕阳光?”

  摒弃这个可笑的想法,我来到了大门口,抬头望向如血的残阳。

  目之所及,最后的几道光芒,正在消失于黑压压的树冠当中。

  那是一片楸树林,前面是民心河,后面是两座馒头般的土丘,其上光秃不养草木。

  林语堂,便坐落其中。

  “这地方倒是有些意思。”

  站在河畔的石桥上,白月亮打量着五六米高的牌楼。

  许是年头已久的原因,眸子里倒映出的林语堂三字尽显着斑驳。

  “哪里有意思?”

  我来过这里两次,说轻车熟路有些夸张,知其大概还是没问题的。

  正是如此,我才会这样问。

  很多话白月亮不明说,只能旁敲侧击的收集信息。

  这次,她没有跟我较劲,不仅痛快的说了,还说的头头是道。

  “所谓风水,说的是藏风之地,得水之所。世人谈之,势必绕不开山与水;世人求之,势必绕不开名和利。”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故而风水之中,山寓名,水寓利,可分而求之。“

  “林语堂这里,山水皆全,名利兼备。山为骨,水为血,虚实得宜,相合天地,实为一处不可多得的宝地。”

  “虽然你说的没错,但我还是想问一句。”

  白月亮的堪舆造诣之深,的确有些出乎我的预料。

  不过转念想到她挂到西厢房的那副画,我也就释然了。

  九天玄女可是数术神,传说道家的风水术便是由她所创。

  能持有那样一副画卷,白月亮要是不懂风水才是笑话。

  也正是想通了这些,我才会继续追问。

  因为她说的越多,暴露出的信息也就越全面。

  “你想问什么?”

  白月亮歪头,带着浅笑。

  我被她看的心虚,于是抬手指向灯火摇曳的用餐区。

  “据我所知,林语堂老板确实很有钱,但为人低调名不经传,与你说的名利兼备似乎并不相符?”

  “你只记住了这句,为什么忘了我之前说的那句?”白月亮不答反问。

  “哪句?”

  “山寓名,水寓利,可分而求之。”

  “何解?”

  我摇头,故作不懂。

  白月亮也没有废话,指了指树林后面两座高大而又光秃的山丘。

  “世人品性不同,所求亦所不同。林语堂老板求的是财,所以刻意绝灭了山上的草木,其用意就是淡化名声。”

  “如此名声确实淡了,可他就不怕这两座山死透了,从而只有水没有山,落得独阴不生的地步?”

  “有何可怕?”

  白月亮又指指脚下的民心河:“这条河奔腾不息,源头不灭,有着足够的生机反哺给那两座山丘,足以保证它们不死,至多也就是沉睡罢了。况且这条河取名为民心,又有谁敢轻易动它。”

  “而这,也就是林语堂老板财源滚滚的原因。”

  “风水之中,水代表着财,恰好这又是一条补养百万民众的河流。他将饭店建在正中间,弱山壮水,借名补财,门口又摆上了两只吞财的石兽,寓意招揽每一名饮用民心河水的人前来用餐散财,怎么可能不发达?”

  这番话,我听得心悦诚服。

  饶是如此,还是又问了一句。

  “既然你说这里是风水宝地,那为何会时不时的闹出动静,会存在不干净的东西?”

  “这是你考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吗?”

  白月亮盯着我,脸上的笑容正在淡去。

  “你觉得是,那就是吧。”我有些尴尬。

  “好,我可以回答,也希望你得到答案后,给我一个承诺。”

  “什么?”

  “信任。”

  白月亮的脸色多了几分凝重:“就算没有婚书的捆绑,我也希望你能无条件的信任我,尤其是进去之后。”

  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我望见了一些如同薄纱般的雾气,穿梭于林间和每一间堂食之所中。

  仿佛,活物一般!

  “我答应你。”

  这次,我没有敷衍。

  因为我很清楚,想要在取走祭旗之物的同时全身而退,怕是少不了白月亮的帮助。

  几年过去,林语堂这里更加的不简单了。

  “好,最好以后每次都这样。”白月亮又笑了。

  “哪样?”

  我随口问着。

  “妇唱夫随。”

  “你……”

  “我现在,就回答你刚才的问题。”

  没等我发作,白月亮已经打断说道:“这里之所以不干净,同样也是因为风水,有些东西也喜欢弱名壮财之所。”

  “怎么讲?”

  我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答案算是赠送的,因为财壮——意味着人多。”

  话落,白月亮挽住了我的手臂。

  “不见哥哥,走,进去喝订婚酒。”

  “……”

  我很是无语,本能的想反抗。

  然而无论我怎么使劲儿,都无法挣脱掉。

  被白月亮拖着向前走,有种难以言说的羞耻感。

  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媳妇,马上要被扔进洞房受蹂躏一般。

  私厨藏于林间的缘故,所以并没有闹市当中的那种嘈杂。

  相反因地制宜、搭配得当,反倒营造出了一种幽静之感。

  如同置身于野外山林,整个身心都被包裹在了惬意和舒然中。

  当然,那是对于常人。

  至于我而言,惬意中含有锋利的刺,舒然间藏着尖锐的针。

  这种感觉起于何人、何物,暂且我还没有弄清楚。

  但我相信,感觉不会错。

  一如当年,我在街尾,听到爷爷在街头咒骂李瘸子。

  “两位好,请问有预约吗?”

  门卫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也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这时我才想起来,林语堂是私厨,只接受预定。

  脑子一时没转过弯儿,顺嘴秃噜了一句。

  “月亮妹妹,今晚的订婚酒,看来是喝不成了。”

  咯咯……

  白月亮笑的花枝乱颤,极为配合的回应着。

  “不见哥哥,无妨,有人已经为我们备下,尽管等着便是。”

  额……

  我愣住了,门卫也愣住了。

  那副瞠目结舌的样子,就像是在说:“哪儿来的俩二逼,在这作妖秀恩爱?”

  就在我被他看得无地自容时,迎面急匆匆走来一人。

  身躯壮硕,肥头大耳,穿着一身手工制作的彩色麻衣,脸上带着谄媚至极的笑容。

  配着脖子上的珠串,俨然就是一尊弥勒佛。

  当他来到门灯下面,我也彻底看清了那张脸。

  而这,不仅让我皱起了眉头,心中更是泛起了莫大的疑惑。

  这小子,不会是个傻子吧?

  否则父亲刚死还没过头七,怎么就笑的跟走了桃花运似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