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锦衣卫小说by斋南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仙侠>铁血锦衣卫

更新时间:2019-11-12 18:04:18

铁血锦衣卫已完结

铁血锦衣卫

来源:奇热作者:斋南分类:仙侠主角:

《铁血锦衣卫》是作者斋南所创作的仙侠小说,主角叫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太医李建元遇刺,锦衣卫北镇抚司侦缉千户牟荣添奉命侦破此案,经过抽丝剥茧,他发现了一个惊天大阴谋。东厂厂公鄢首峰和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如同一山二虎,你争我斗互不相容,为了绊倒骆思恭,鄢首峰不惜铤而走险,暗杀李建元只是他惊天大阴谋的第一步。案中案,局中局,精彩尽在《铁血锦衣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普风双掌一分,拉开架势,道:“小子,今天老衲非打到你叫师伯不可。”说着使个双峰贯耳,牟荣添向后一闪,顺势就是一刀力劈华山,二人插招换式战在一处。

牟荣添使得刀法并非是锦衣卫十三式,这套刀法是锦衣卫的入门刀法,过于简单,不足以对付普风这样的强敌。

他用的是牟家祖传的白虎刀法,他的父亲牟英凭借这套刀法闯出了神刀将的名号,由此可见此刀法有其独到之处。

这一打上,牟荣添大吃一惊,普风的掌法真高,达摩神掌都让他使绝了。虽然牟荣添也懂得这套掌法,但运用起来比普风差远了。好人武功高强是世人之福,恶人武功高强却是世人之祸,牟荣添今日就要为世上除去这个祸患。

普风想速战速决,一上来就使出压箱底的绝招。也就是七八个回合,普风一掌袭来,牟荣添避无可避,施展开铁布衫神功,舌尖一顶上牙堂,较丹田一力混元气,汇集前胸,飞鱼服立时鼓起。

普风这一掌好似拍在钢铁上一般,震得膀臂发麻,再看牟荣添,被打得倒退七八步,险些栽倒。

铁布衫是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该神功运用起来犹如身披铁甲,可以刀枪不入,故此称之为铁布衫。

在外行人眼里,铁布衫是一种无敌于天下的神功,但普风是内行人,他知道铁布衫并非无敌。铁布衫需要发功才能奏效,倘若普风打牟荣添个猝不及防,牟荣添的铁布衫就算是白练了。

另外,铁布衫运用内力来防御对方的攻击,即使有所防备,但对方的攻击力高于铁布衫的防御力,铁布衫就被打穿了。

刚刚那一掌,普风的速度和力量都不够,既无法打牟荣添个猝不及防,也未将其铁布衫打穿。

牟荣添一看普风确实厉害,他的内力不及普风深厚,刚刚用铁布衫硬接了一掌,消耗了许多内力,倘若再接几掌,铁布衫被打穿是迟早的事,再这么打下去,他非吃亏不可,于是决定施展看家本领八击必胜。

八击必胜是白虎刀法的绝招必杀技,牟荣添轻易不会使用,怕被人记住了套路,研究出破解之法。只有在势不可解的危难关头,才会使出来保命。

八击必胜顾名思义一共有八招,这八招是投石问路、顺水推舟、声东击西、浑水摸鱼、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天地斩伏、乾坤一掷。

牟荣添押宝刀奔过去施展开八击必胜再战普风。

二次交上手,普风一看牟荣添的刀法可了不得了,只见他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普风感觉不妙,不得不加倍小心,他没有兵器,无法格挡,只能躲闪,这就吃了大亏。

普风刚躲过浑水摸鱼,出其不意又到了,这真是让普风感到出其不意的一招,刀唰一声奔他脖颈砍来,虎头绣春刀锋利无比,能削铁如泥,切他这血肉之躯,那还不和切豆腐一样轻松。

普风暗叫不好,慌忙缩颈藏头,稍微慢了那么一丁点,脑袋上炒肉拉皮给片下一块去。就这一片,普风就受不了,鲜血直流,疼得一捂脑袋,抹头就跑。幸亏跑得快,否则非丢了老命不可。

牟荣添宝刀还鞘,和李皎月趴在李正平身边,李正平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看上去命不久矣,他有气无力的说:“丫头,你先一边待会儿,为父有几句悄悄话要对荣添讲。”

李皎月哽咽道:“爹爹,你伤的不轻,女儿这就送你老去医治,你保存体力,不要多言,等养好伤再说不迟。”

李正平苦笑道:“爹爹的身子自己知道,恐怕是不行了,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孩子乖,听爹爹的,先一旁待着,让爹爹和荣添说几句话。”

李皎月哭着离开,走到路旁。牟荣添俯身道:“世叔,你要对荣添说什么,你尽管说就是。”

李正平进气少,出气多,困难的说道:“荣添,这事儿暂且不能让丫头知道,其实他并非老夫的亲生骨肉。”

这话一下子就把牟荣添弄蒙圈了,他疑惑的说:“什么,皎月并非你亲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正平又道:“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有一天,我在沧州街头遇上了一对行乞的母女,她们就是丫头和她娘,那时候的她刚三岁多。当时我见她们母女甚是可怜,就施舍了几两银子。也就是因为这几两银子,丫头她娘认定我是个好人。她说自己得了菜花病,活不长了,想将丫头托付给我,无论为奴为婢,只要管口饭吃就行。

“我的妻女被仇家所杀,如果我那可怜的女儿活到今天,和丫头的年纪差不多。当时我看到丫头就想起了我那可怜的女儿,于是就答应了丫头她娘的请求。

“丫头他娘说她们是肃宁县人,丫头的父亲叫李进忠,她娘叫李二妹,她小名叫玉儿。真是巧,她原本就姓李,这似乎是冥冥中注定我们有父女缘。

“她父亲李进忠坏了良心,竟然将丫头母女赌输给宝局,宝局又将她们卖到沧州的一家妓院。她娘为了她不得不委曲求全,结果脏了身子不幸染上菜花病。

“她那没良心的父亲也没有好下场,他在丫头母女被卖后不久,就被丫头唯一的舅舅李栓打死了。李栓在我遇到丫头母女前不久,被官府开刀问斩。李栓还有个儿子,也就是丫头的表哥,叫李辕,自从李栓死后,李辕便下落不明。我曾经托人四处寻找,但始终无果。

“我将丫头母女带回家,请郎中给她娘治病,无奈她娘菜花病拖得太久,毒入骨髓,已经没得治了,过不几天,便离丫头而去。我将她娘葬在祖坟,年节都带丫头去祭拜,我说那是丫头的姑姑,其实她是丫头她娘。

“荣添,丫头的身世太苦,如今她父母都不在了,我不想让她知道徒增烦恼。你的父亲,我那老哥哥是知道丫头身世的,这就是他为什么不许丫头进门的原因。

“可有那样的父亲是丫头无法选择的,丫头是无辜的。你们牟家是名门望族,对媳妇的家世有所要求也是可以理解的,对此,我不怪老哥哥。

“荣添,我知道丫头心仪与你,你也喜欢她,老夫要走了,想将丫头的终身托付于你,你能答应老夫吗?”

牟荣添铁打的汉子此时也不禁流下泪来,他抓住李正平的手,哽咽道:“世叔,荣添答应你,我一定会照顾皎月一生一世。”

李正平道:“这老夫走也瞑目了。快把丫头叫来,趁老夫还有一口气,再好好看看她。”

李皎月被叫过来,坐在李正平的身旁,李正平拉着她的手,道:“孩子,咱家是开镖局的,爹爹为了让你继承祖业,从小就叫你勤练武功,让你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你不会怪爹爹吧。”

李皎月哭道:“爹爹说得哪里话,你对女儿爱如掌上明珠,女儿感激还感激不过来,怎么会怪爹爹。”

李正平苦笑道:“没有就好,孩子,咱们父女缘尽于此,以后爹爹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为父走后,镖局子就关了吧,以你们的武功,吃不了镖局子这碗饭。咱家还有些积蓄,你留下一部分,剩下的分给师兄们和其他叔伯,也不枉他们跟我李正平一回。”

李皎月哭道:“孩儿记下了。”

李正平二目无神,显然已要油尽灯枯,他用最后一丝力气将牟荣添和李皎月的手握在一起,有气无力的说:“荣添,我把皎月交给你了。”说罢缓缓闭上双眼,撒手人寰而去。

“爹爹!”李皎月扑在李正平身上痛哭失声,几度昏厥。牟荣添也泣不成声。

两个人哭泣一通之后,将李正平抬上马车,牟荣添驾着车往京城的方向走去。

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何不准自己迎娶李皎月,不管父亲答不答应,他此刻已暗下决心今生非李皎月不娶。

李皎月的身世让牟荣添想起一个人,此人叫李天目,江湖人称神剑飞仙,是他过命的好朋友。牟荣添心想:“原来皎月的表哥竟然就是天目。”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