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你不能惹小说by沧海一念主角林北成沧海一念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我的老婆你不能惹

更新时间:2020-07-20 20:51:24

我的老婆你不能惹连载中

我的老婆你不能惹

来源:掌文作者:沧海一念分类:主角:林北成沧海一念

《我的老婆你不能惹》是一本社会都市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林北成沧海一念。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们相处,老老实实当一个上门女婿,可换来的却是疏远和看不起。不装了,我是千亿富翁,摊牌了,我的老婆你不能惹。。
编辑南笙离点评我的老婆你不能惹三观非常的正,主角很正能量,关键还很幽默,而且这本书情节一波三折,主角崛起发展非常的不容易,历经艰难险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他不是废物

  上当了!

  方明远大喜,迫不及待道:“奶奶,你都听到了,这是她自己说的。”

  方老太太一脸肃穆,冷冷看了方心怡一眼,“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能拿下这次竞标,我可以对今天的事情既往不咎,若是你拿不下,那就按家规处置!”

  “好!”

  目送方家众人离开后,方心怡宛若虚脱一般,差点倒在地上。

  背后的衣服,都因为紧张而湿了一大半。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和方老太太正面对抗,可以说心都悬在嗓子眼上了。

  “你没必要为了我,惹奶奶不高兴。”

  背后,响起林北的声音。

  方心怡回过头,表情再次恢复冷漠,“别自作多情了,我是为了我自己,才不是为了你呢。”

  林北只能无奈一笑。

  方心怡性子向来是外冷内热,他早已经习惯了。

  “鱼汤还喝吗?不喝的话我就把鱼丢了。”

  “喝!不许丢!”

  ……

  秦城,帝豪酒店。

  “王叔,多谢了,那条鱼确实对心怡的病有帮助。”

  林北站在客厅,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少爷,你我二人之间何必言谢,能够帮你做点事,老夫义不容辞,只不过……值得吗?”

  王振山摆了摆手。

  紧接着,目光微沉,欲言又止。

  三年前,林北入赘方家,成了世人眼中吃软饭的废婿。

  这三年来,无论是方家人或者是外人。

  从未正眼看过林北,平日里更是各种冷言冷语,针讽相向。

  可林北对此却毫无怨言,反而暗地里想方设法,医治方心怡的寒疾。

  虽然现在的林北看起来十分颓废,落魄。

  但王振山却清楚的知道,曾经的林北是多么得意气风发,光彩耀人。

  为了一个女人付出这么多,真的值得吗?

  “王叔,我明白你的意思,等治好她的病后,我会走的,况且……这是我欠她的。”

  林北神情漠然,淡淡地回应。

  这场婚姻,本就是在双方没有感情基础的。

  结婚虽然已经三年,林北和方心怡都是分床而睡,从未有过夫妻之实。

  这种名不副实的婚姻再继续下去,对双方都是一种煎熬。

  林北已经决定,一旦方心怡的寒疾痊愈,他就提出离婚。

  “唉!”

  王振山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毕竟,在人家小两口面前,他终究是个外人。

  “还有一件事,老爷病危,医生说没剩多少时日了,他……他想见见你。”

  王振山送林北出门,二人等电梯时,他犹豫再三,终于开口。

  说完这番话后,眼角的余光偷瞄着林北的脸庞,观察着后者的反应。

  只不过,未曾从林北脸色看到丝毫动容,甚至连眉头都未曾挑过半下,仿佛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一般。

  “从那个男人抛妻弃子,选择别的女人时,我与他就没有半点关系了,让他断了这个念想吧。”

  当年,林北的父亲林国栋事业蒸蒸日上。

  为了获得更好的资源,与林北的妈妈离婚,娶了燕京大家族柳家的长女。

  生不相见,死不临丧。

  这是林北在母亲灵位前发过的誓言。

  可见,他心中的恨意有多么决绝。

  “老爷当年是有苦衷的……其实……”

  王振山还想说些什么,可这个时候电梯到了。

  林北没有给他丝毫机会,直接走进去。

  那张充斥着漠然神情的脸庞,逐渐消失在合并的电梯门后。

  ……

  下楼后,林北刚准备离开。

  远远便望见一道靓丽的倩影,正从大门进入。

  看清楚来人样貌后,林北微微一怔。

  因为这个美女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婆方心怡。

  “心怡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可是酒店,又不是咖啡馆,餐厅什么的。

  一时间,林北思绪万千。。

  ……

  “婉儿这个死丫头,一下班就把我约到这里,说有急事找我,现在反而找不到人,电话也不接,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方心怡站在酒店大厅,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她口中的婉儿,名叫苏婉儿。

  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闺蜜,关系十分密切,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

  “请问,您是方小姐吗?这是李先生送给您的礼物,祝您生日快乐。”

  就在这时,一个侍从推着手推车过来。

  在侍从身后跟着两个服务员,每个人都推着一辆手推车。

  一辆放满了玫瑰花,每一朵都是精心修剪过的,摆成一个精致的心形。

  另一辆则是装载着巨大的蛋糕,足足有一个人那么高,周围还有一些鲜花和装饰品,点缀的十分华丽。

  “哇,这么高的蛋糕,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呢。”

  “别说蛋糕了,那么多玫瑰花,我都没见过,至少也得好几万吧。”

  “这是要表白吧?被表白的人一定幸福死了!”

  “太羡慕了!要是有人在我生日的时候,给我这么大的惊喜,那我一定当场嫁给他!”

  此刻,大厅中有不少人。

  这两个手推车的出现,立马引起不小的骚动,掀起轩然大波。

  客人们七嘴八舌议论起来,一些小女生更是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人家是大美女,才会有土豪青睐,你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就别做梦了。”

  “哇!这么漂亮的女人,比电视上的女明星还好看。”

  “怪不得搞这么大动静,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要是我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少活二十年都愿意。”

  当然,也有一部分男人的注意力,停留在方心怡身上。

  像这种极品美女。

  无论身处何地,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哪怕是远远望着都会赏心悦目。

  “先生?礼物?你们弄错了吧?是一个女孩子约我来这里的,我并不认识什么先生。”

  方心怡微微迟疑,黛眉皱起。

  她原本就没有几个异性朋友,结婚之后更是少有交集。

  印象中,根本没人会搞出这么大动静。

  “方小姐,没有弄错,这确实是送给您的礼物。”

  “可是……”

  方心怡刚准备解释,手机突然响起来。

  “心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电话那头,传来苏婉儿兴奋的声音。

  方心怡立马意识到,这件事恐怕跟死丫头脱不了关系,至少后者是知情的。

  否则,不可能无缘无故把自己约到这里来。

  “死妮子,你在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把我骗到这里?现在,立马,过来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

  方心怡了解苏婉儿,后者从小就贪玩,爱凑热闹。

  既然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现在肯定猫在某个角落偷笑呢。

  果不其然,前脚刚刚挂断电话,一个窈窕,漂亮的女孩子便急急忙忙从人群中跑了过来。

  一见面,就拉着方心怡的胳膊,委屈兮兮地撒娇道:“呜呜,别那么凶嘛,我这也是受人之托。”

  “受人?受谁?”

  方心怡皱起黛眉,在她的印象中,能够驱使动苏婉儿这个娇生惯养小公主的人,似乎并不多。

  “心怡,是我拜托婉儿把你约到这的,你就不要生气了。”

  一个年轻的男子面带微笑,手捧鲜花,出现在视野当中。

  他穿着一身锃亮的名牌西装,模样看起来气宇轩昂,很有风度。

  “你是……李鹤?你回国了?”

  方心怡愣了愣。

  面前这个年轻男人,正是她和苏婉儿的大学同学。

  不过毕业后,李鹤就出国深造,再无消息。

  “嗯,这次回来主要是有两件事,一是帮爸爸打理公司,二是……”

  李鹤突然单膝下跪,双手捧着一枚钻戒,高呼道:“心怡,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这一幕,尽数落入林北眼中,他的拳头握得更紧了。

  纵然他跟方心怡没有感情,可毕竟是领过证,办过婚礼的夫妻。

  自己的老婆,被人当众求婚,恐怕再有风度的人也接受不了吧。

  只不过,林北没有动。

  因为他更想知道,方心怡究竟会作何抉择。

  “李鹤,你大概不知道,我已经有老公了。”

  方心怡没有去接钻戒,而是微微摇头。

  同时,狠狠瞪了旁边的苏婉儿一眼。

  李鹤不知道自己结婚情有可原,难道这个丫头也不知道吗?

  竟然还骗自己来这里,搞这么一出。

  诚心让自己出糗难堪,下不来台。

  “我知道你结婚了,但我也知道,你结婚后过得并不幸福。”

  “心怡,据我所知,那家伙就是个整天混吃等死的小白脸,连正经工作都没有,根本配不上你!你怎么能跟那种废物过一辈子呢?”

  “当初你跟那家伙结婚,纯粹是一时意气用事,根本不是喜欢,他不能带给你幸福,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我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回来,让你嫁给一个没用的废物。”

  “……”

  李鹤嘴角洋溢着自信,从容。

  如同手中钻戒般,没有丝毫瑕疵,破绽,无懈可击。

  准备这场告白前,他已经从苏婉儿口中清楚得知方心怡的现状,对她那位入赘的老公了如指掌。

  一个一无是处,受尽白眼的废物,拿什么跟自己比?

  李鹤信心十足,绝对能够拿下方心怡,抱得美人归。

  “心怡,林北那家伙根本配不上你,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我决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耽误你一生的幸福,你就答应李鹤吧。”

  这三年来,苏婉儿亲眼目睹林北的所作所为。

  浑浑噩噩,碌碌无为,浑身上下挑不出半个优点。

  这样一个平庸到不能再平庸的男人,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好姐妹。

  所以,她才会答应李鹤,帮他追方心怡。

  “或许,我早就该离开了。”

  远处,林北陷入沉默。

  苏婉儿的话字字如针,刺痛着他的心。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虽然这三年来方心怡没有多说半个字,可心中或许早已经满腹不甘,和委屈。

  毕竟,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一个窝囊废厮守一生呢。

  正如苏婉儿说的那样,方心怡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林北如同一根木头矗在那里,静静看着。

  他看到方心怡缓缓抬起手,伸向那枚钻戒。

  不止他看到了。

  李鹤,苏婉儿,以及周围围观的人都看到了。

  他们都以为方心怡做出选择,准备接受这场盛大的告白。

  李鹤嘴角上扬着,勾勒出得意的浅笑。

  这样的结果,并不出乎意料。

  赢下一个废物,简直不要太容易。

  啪!

  可是,就在下一秒,钻戒被毫不留情地打落在地。

  方心怡那张精美绝伦的俏脸,浮现出一层令人心悸的冰霜,美眸怒睁,一字一句道:

  “林北,他不是废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