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风水师小说by你是我的女主角主角陈年王茗茗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我是风水师

更新时间:2020-07-20 20:49:53

我是风水师连载中

我是风水师

来源:掌文作者:你是我的女主角分类:主角:陈年王茗茗

《我是风水师》是作者你是我的女主角写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型小说。主要讲述了陈年王茗茗的故事。全文讲述了我本以为我会遵守父母的三句话遗嘱,可一切从我救了一位女同学开始……。
编辑青丝绾点评本书我是风水师在爽感上作者控制的还是不错的,设定好脑洞大,真的很不错的悬疑推理文,有兴趣的书友可以试试看。展开

本书标签:我是风水师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为什么不理我

  看到走阴人,我马上想到了父母给我的三句遗嘱中最后的那一句。

  绝不能跟任何一位走阴人扯上关系!

  我尽管有些好奇王茗茗身上的引邪导鬼咒有没有得到解决,但现在我只能够装作没有看见她了,直直的朝军训集合点而去。

  “陈年!等等!”王茗茗的声音在我后方响起。

  我充耳不闻,像是没听见般的继续走。

  父母给我留下的东西不多,就三句话还有一本没有字的书,无论如何我也要遵守那三句话。

  一天的军训下来我都没有见王茗茗。

  晚饭的食堂人山人海,大多都是身着迷彩服的大一新生,我点了两道素菜坐在角落中吃着饭。

  “陈老弟,你这大土豪怎么就吃这点白菜啊,一道荤的都没有,莫不是出家了?”

  我吃到一半的时候,我的对面坐下了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同学。

  他是我在军训时认识的同班同学,魏宽,人如其名,魏宽不高,却出奇的大个。

  “随便吃点吧,我没多少胃口。”

  我不好意思的回道,我囊中羞涩,省吃俭用恐怕才能够撑过这个星期,至于魏宽之所以叫我大土豪,皆是因为我住着昂贵的单人寝室。

  “你们富家子弟的生活我不懂,军训这么累,我要是不吃肉,怕是一天都熬不过。”魏宽摇了摇头道,便坐在我的对面吃起饭来。

  我看着魏宽盘子中的鸡腿还有虾饼,不由的吞咽了下口水,谁不想吃肉啊,还不是因为没钱!

  “哈哈,陈老弟是不是看着这鸡腿来胃口了?”魏宽看见我的神态,笑道。

  我脸色有点尴尬。

  “来来来,那边人多,陈老弟再去打菜怕是要等很久,我这鸡腿多一个,给你吧。”

  魏宽热情的说道。

  “不用,你吃,我饱了。”

  我这也算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吧。

  “真不用?那行,我自个吃了。”魏宽见状,又放回了自己的盘子。

  “晚点打球去吗?”我吃完了饭,问道魏宽。

  晚上不用军训,也没课,我大多都是在球场上度过的,魏宽同样是我的球友之一。

  “不了,不了,我找到一份兼职,今晚得去面试,我家没啥钱,不找份兼职,靠我爹妈给的那些生活费,吃饭都不够!”魏宽喝了一口汤后说道。

  我的眼睛却一亮,马上道:“兼职?能不能带上我?”

  “带上你?陈老弟不是吧,你一个月住几千块钱的宿舍,还要找兼职?富二代体验生活吗?”魏宽惊讶道。

  “我没什么钱的,也不是富二代。”我苦笑一声,再不找兼职,我就要去要饭了。

  “带上你也不是不可以,就是这个兼职嘛……我怕你不敢去。”魏宽拿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油渍。

  我眉头一挑,问道:“我胆子大着呢,你说说看,是什么兼职?”

  魏宽左右看了一眼,紧接着站起来,附在我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开口。

  “墓园巡逻保安。”

  闻言,我脸色煞白一片,倒不是因为我畏惧墓园,而是我的脑海中又回想起这些年上坟祭奠父母时,那如同梦魇般的画面!

  “怕了吧,这兼职虽然工资高,可不是谁都能够干的,还去不去。”魏宽道。

  “当然去。”

  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画面,我畏惧的是父母的坟,其他的墓地我可不害怕。

  要知道我们风水师这一行,阴宅是必须要精通的,我十五岁的时候,大伯就时常带我游走于各大陵园、墓地当中。

  “成,我记得那里还差一个人,你今晚跟我一块去吧!”魏宽豪爽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有所想,墓园巡逻保安,尽管跟我所学的东西不是很对口,但至少也沾上一点边了。

  “别怕,陈老弟,魏哥会保护你的,到时候,你跟在我屁股后面就好了,哈哈哈。”

  魏宽看见我出神的模样,可能是误会了,又笑了起来。

  “那就麻烦魏哥了。”我也笑道。

  “走吧,我们现在就去!”魏宽催促着我。

  我连忙收拾好餐盘,跟魏宽走出了食堂。

  然而,就在我跟魏宽刚出食堂的时候,我被人拦了下来。

  “陈年,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王茗茗委屈的说道。

  饭点本就人多,这下,我瞬间成为了食堂外的焦点。

  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女楚楚可怜的问一个男生为什么要躲着她,很难不吸引人。

  王茗茗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身边站着的是早上那位走阴人。

  所以我依旧是缄口不言,看了眼王茗茗后,就管自己走。

  可魏宽却是拉住我,不敢相信道:“卧槽,陈老弟,我还真看不出来,你这才一星期就把我们系的系花给把到手啦?可以呀。”

  “死胖子,你说什么呢!”王茗茗瞪了眼魏宽。

  王茗茗的脾气我是见识过的,所以生怕魏宽到时候被揍,赶紧低声道:“魏哥,赶紧走吧,我跟她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但魏宽哪听的了我的话,还是两眼暧昧的看着我跟王茗茗。

  边上聚着的人越来越多,我皱了皱眉头只好对王茗茗道:“我们去别的地方说。”

  “陈老弟,我在校门口等你,哎呀,哥是过来人,小情侣吵架,说开了就行,你这小子要珍惜,我们历史系,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更何况是这么一个大美人。”

  魏宽撇了撇嘴道。

  王茗茗闻言,差点将手上的手机砸向魏宽。

  我怕魏宽脸上挂彩,只能率先抓过王茗茗的手离开。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轻车熟路,王茗茗也没有特别的抗拒。

  云城大学,未名湖畔。

  我十分无奈的看着王茗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理会王茗茗是对是错。

  “陈年,我给你十万块,救我!”

  王茗茗直接开门见山,并将一张银行卡拍在我的面前。

  我很需要钱,十万块甚至可以说直接解决了我大学四年的生活费,但我总不可能又像上次那样,不用任何陈家绝学的帮助她吧,我还年轻,我连女朋友都没交过,我一点都不想死。

  “不是钱的问题,你身上的咒,找任何一个有点水平的风水师都能够化解,不一定要我,我带你来这里,只是想对你最后说一句,以后别来找我了。”

  我毫不留情的回道。

  “只有你能够解决。”王茗茗贝齿轻咬嘴唇。

  “不可能,引邪导鬼咒,施咒难,解咒易,就算不是人下咒的,也能够解开,此咒的特性只是难以发现。”

  我直摇头,引邪导鬼咒并不是什么绝世毒咒,此咒阴人是一把好手,毕竟只有细心观察耳后根才能发现,没彻底发咒前,中咒者也没有明显的症状,但只要发现了,基本好解决的。

  “如果这不是引邪导鬼咒呢?”

  而这时,王茗茗身边的那位走阴人出声了。

  她的声音沙哑又阴沉,仿佛喉咙中放了个筛子,听的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不是引邪导鬼咒?。”

  我看向了她,不是引邪导鬼咒,那是什么咒?我对大伯教给我的东西极为自信,我不相信我看错了。

  “准确点来说她并没有被人下咒,翳风穴气血淤积也不是因为引邪导鬼咒所引起的,而是……有人在她身上下了死桥,要结生死锁,缔冥约!”

  走阴人厉声道。

  我闻言,双目睁大,是了,不一定是下咒,在活人身上下死桥,结生死锁也会导致翳风穴气血淤积!

而冥约就是所谓的冥姻!

  但这更让我坚定了袖手旁观的态度,这可比引邪导鬼咒棘手好几倍的啊!

  “抱歉,就算如此我依旧帮不了,再见。”

  说完,我直接扭头准备离开。

  “鹿村陈家后人,只有你能救这女娃娃,你真要见死不救吗!”

  而当走阴人的这句话响起后,我的脚步定在了原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