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鬼异闻录小说by余阴主角秦超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妖鬼异闻录

更新时间:2019-10-22 23:27:23

妖鬼异闻录已完结

妖鬼异闻录

来源:奇热作者:余阴分类:灵异主角:秦超

《妖鬼异闻录》是作者余阴所创作的灵异小说,主角叫秦超的小说。主要讲的是:爷爷说人鬼殊途,小时候不懂,与一群陌生朋友结伴嬉闹。直到秦超差点死在阴鬼手里的时候,才恍然知觉爷爷的忠告。  百鬼围其屋,只为夺我性命。是非善恶只在一刹那,我手执长剑,一路上腥风血雨,步步紧逼我的不是一直以来想要我性命的厉鬼,而是我那扑朔迷离的秘密身世。  是人是鬼也好,是何来历也罢,只求因出有果,善恶终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叔的身边围了一群人,但与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不同,显然院子里站的都是这家的家人,有几个女人躲在一旁小声儿抽泣着。

我心里觉得事情不好,不然四叔也不会在这里画辟邪用的黄符。

李军政冷不丁儿地将头伸到了我肩膀旁边,小声儿对我说道:“秦超,我看咱还是下去吧,我怎么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我看了眼李军政那没出息的样子,“瞅你拿点出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还没等我说俺,李军政噗通一声跳了下去,按照李军政这个身形体重,还没等跳下去没把泥地砸出个大坑,院里的人就看到了我的露在院墙上的脑袋。

四叔也听声儿往我这边看来,我一惊,连忙缩回脑袋跳了下去,同李军政两个人像做了贼了老鼠跑出了胡同。

李军政有些害怕,我就让他先回去了,回家的时候天儿还没完全黑,在半路碰到了叶灵。

叶灵见我,“你怎么在这里?”

我挠了挠头,没见见到叶灵就觉得不好意思,“我去找李军政了,你呢,怎么在这里,吃完饭了吗?”

叶灵深邃的眼睛看着我,表情渐渐严肃,“快回家吧,今晚早点睡觉,就不要出来了。”

我正好奇着叶灵的这句话到底在对我暗示着什么,转头的时候叶灵已经走出离我很远了。

刚到家里的时候,四叔也回来了,见到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拉着一张脸。

和四叔吃完晚饭,便被四叔叫到了房间,见我,“今晚你四婶在隔壁邻居家,你就过来和我一起睡吧。”

我正好奇着,越来越觉得今天傍晚发生的事情不简单,“我自己一个人睡习惯了,今晚我就不过来陪四叔了。”

四叔突然抬起头,怒道:“我不是怕一个人睡觉,让你过来就过来,哪那么多废话!”

见四叔莫名的生气,只好回屋抱着自己薄薄的被子回到了四叔的屋里,将被子铺好,四叔脱下外套上了床,看到我的被子,“你平常就盖这个?”

我点了点头,四叔默不作声地走到床边的大衣柜,从最底层抽出一床新棉被出来,丢在我面前,“旧的那床铺身子底下,以后你就盖这个吧。”

崭新的被子应该是四婶当年的嫁妆,那个年代女方出嫁的嫁妆除了细软就是十几床棉被了,棉被也被四婶保管的很好,多少年过去了依旧崭新。

我哪能用四婶的嫁妆,四婶明天回家知道了,还不得又厌恨我几分,连忙推却,“不用了四叔,我盖这个正合适,暖和舒服的,已经习惯了。”

四叔冷冷看了我一眼,“让你盖你就盖。”

只好接过被子,将旧的那床被子叠好放在一旁,新被子只趁着四叔不注意的时候挪到了一旁,等着明天一早将被子还回去。

四叔关了灯,房间陷入了死寂,我知道四叔没睡,连鼻息都很轻。

想起傍晚发生的事情,忍不住问道:“四叔,那家人请你去做什么?”

四叔叹了口气儿,语气比白天里缓和许多,“你大了,我知道有些事情也瞒不住你了,有些事情你也该多知道知道了。”

我摸不清四叔这番话什么意思,四叔翻了个身朝向我,但我们之间还是有段距离,“秦超,你跟四叔说实话,从你辞了上份工作之后,心是不是就一刻也没在村里。”

听后,我心里一咯噔。

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很善于掩藏自己情绪的人,曾经一度刻意训练过自己的一言一行,尽量不让任何人在于我的交谈中看出我的心思,以及我脸上任何一种表情背后的情绪。

但是,尽管我如此刻意而为之,刻意保持一种对任何事情都不在乎的模样,也还是逃不了四叔犀利的眸光。

黑暗中,习惯性挂在我嘴角的浅浅笑意暗淡了下去,我丝毫不顾及的摆出一副冰冷的面孔来,眸中暗沉,心情低浮。

“我知道你这个孩子,小时候你就跟其他孩子不一样,做什么事情从来不会随波逐流,虽然不讨大人喜欢。”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四叔看向我灼烈的眼神儿,有点让我不舒服,一种被人看穿了的不舒坦。

“四叔,我还是那个秦超,没有变过的。”

四叔轻轻一笑,翻了个身,仰躺一旁,“油坊老刘十一岁的闺女被邪物上了身,张牙舞爪地不像个人,我赶到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气儿了,你说恨不恨人。”

我听后心里一惊,果然我的直觉没有错,“没救了?”

四叔暗暗点点头,“脏东西一旦盯上了人,就是在人身上认定了一些非得不可的东西,又怎能轻易放过。”

心中涌出一丝凄楚,鬼神我是不怕的,我怕的是那些心怀不轨的,“真是可怜。”

四叔这才别过头来,“我怎么看你小子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怕?”

我笑了笑,“四叔忘了我小时候是跟爷爷住一起的了吗,这些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怕有什么用,越是怕它们就越大胆。”

说完,“像狗一样。”

四叔冷哼一声儿,“我看你小子以后得悠着点,小心栽在这些东西手里。”

说到这里,四叔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我是说但凡能找上门来的都不是些什么善茬,你得小心点,而且身边还有很多。”

四叔越说我心里越发毛,“四叔我困了,我先睡了。”

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个小女孩着了魔的模样,虽是没见过,但也能想个八九不离十了。

过了许久,四叔似乎以为我已经睡着了,自言自语在我耳边,“你这孩子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往后的日子我还真的护不了你了。”

四叔的这句话说的隐隐约约,我听的迷迷糊糊,一倒头,睡了过去。

如此过了大半个月,四叔一直往油坊里跑,期间我也跟着去了几次,无非是看着四叔做做法事,我也能顺便找叶灵聊聊天。

学校修建校舍的钱不知为何迟迟不见影子,事情也就被耽搁了下来,叶灵跟我的关系越来越好,也越来越亲密。

李军政起初计划着泡叶灵,哪知最后他的所作所为竟为我和叶灵搭了桥,为此,李军政一直心有不爽。

但还好,李军政跟鲍兰香搅到了一起,鲍兰香是村里出了名的漂亮,之前与李军政也不怎么说话,不知怎么的这几天跟李军政走的特别近。

生活里有了叶灵,我也就懒得去八卦李军政的故事了。

叶灵在油坊门口等我,她住在油坊的隔壁,今天她穿着天蓝色的长款连衣裙站在门外,我见到她的时候只觉心脏一紧,由心里冒出了一股冲动来。

我快步走到叶灵身边,不等叶灵说话,我先开了口,“叶灵,你还记得春晓那首诗吗?”

叶灵陪着我往远处走着,笑着嗔怪,“好歹你也读过书,怎么连朗朗上口的春晓都不记得了。”

我挠挠头,依旧不好意思说道:“还真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你给我提个醒呗?”

“春眠不觉晓。”叶灵说完,没有往下继续说的意思。

我停下脚步,看着面前貌若天仙的叶灵,“处对象可好?”

叶灵先是一惊没想打我会说这么一句,而后才后知后觉的低头浅浅的笑着,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将叶灵抱进了怀里。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叶灵的小脑袋靠在我的胸膛前,听着我的心跳,在我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此时的我欣喜若狂,其实我只是一时冲动,根本就没对叶灵能答应我抱希望,之所以会这么说,是怕叶灵到时候拒绝我,我还能将此做个笑话糊弄过去,到时候大家也都不尴尬,还是朋友。

抱着叶灵,总觉得有了全世界,但心中还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肩膀上的责任重了。

和叶灵分别后,我先是回了家吃过午饭,再去找叶灵的时候,看到了站在叶灵家门外的四叔。

“你看到叶灵了吗?”

我摇摇头,往叶灵家里看了看,只见院内一片狼藉,乱的有些不像话,我开始慌乱起来,“四叔,发生什么了,叶灵呢?”

四叔看了眼旁边的油坊,这才开口,“你小子敢不敢跟我上趟山?”

我一惊,心中似乎明白了个七八分,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即便点了点头,“用不用叫上李军政,那家伙有劲儿,劲头足。”

四叔想了想,点点头,“快去,我在这里等你。”

我跑着去了李军政家里,却发现李军政并不在家,找了许久才在村后小溪找到了正和鲍兰香腻歪的李军政。

只是一惊,顾不上面子,将李军政拉着跑到了油坊。

李军政的火气本想发作,见到我四叔后,似乎也明白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便同意了。

接近傍晚,四叔准备妥当,带着我和李军政上了山。

山上离奇的烟雾缭绕,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叶灵的呼叫声儿,我心急如焚,想顺着声音冲过去,却被四叔遏制了下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