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九州寒小说by檐上去年尘主角李龙浅,凌诗情,兰傲雪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仙侠>一剑九州寒

更新时间:2019-10-09 19:31:10

一剑九州寒已完结

一剑九州寒

来源:奇热作者:檐上去年尘分类:仙侠主角:李龙浅,凌诗情,兰傲雪

《一剑九州寒》是作者檐上去年尘所创作的仙侠小说,主角叫李龙浅,凌诗情,兰傲雪的小说。主要讲的是:江湖,本就是个侠之大义,情之缠绵的糊涂东西。那年,李龙浅与兰傲雪初见,便许下诺言,今生非你不娶。那年,李龙浅一身青衫一把木剑,离开了那个原来很大现在看起来很小的客栈。那年,二人许下诺言,我若大仇得报,你若扬名立万,你我仗剑走一趟天涯海角。一个普通的市井少年客栈小二心里想的却是天大的事,无非也就是一剑的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福源客栈所在的小镇虽算不上什么鱼米之乡,但大概位置也是偏南不偏北,所以这里的气候既没有北方那般寒冬彻骨,也没有南方那般酷暑难耐,用老奴的话讲,这个地方算是个落草为生的好地方。

通往福源客栈所在小镇只有一条路,一条可以让三辆马车并驾齐驱的大路。

李龙浅虽然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小镇,但是他曾经听别人说过,主城到小镇之间有一条五仗宽的路,他一直想不明白明明就是一个住户不足千口的小镇,为何浪费金钱修如此气派的大路,要知道这个镇上的人,只要是能开得起马车或是骑的上高头大马的,人家早就离开这个小镇,去城里面过富贵日子了,这个问题李龙浅想不通,镇子里面的其他人也行不通,镇子里面的老人看着外面的大路,回头再看看自己的小毛驴,仿佛有种自己被窝里面放了一个脱光了的美娇娘,而自己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后来,人们明白了,这条大路究竟是怎么来的了,这条路是给那些准备参加乾坤榜美人谱的大侠美女准备的,跟他们镇子上面的村民没有半点关系。

但是每次老奴听到这话的时候都会跟个小娘子一般,满脸醋意的喊一声:“这条路是为了迎接俺家公子修的。”

老奴口中的公子便是李龙浅跟李虎平二人。

……

此时这条宽阔的大路之上,一辆四马齐拉的马车疾行在前,二十多人的护卫队紧随其后,数头大马一同奔驰在这条原本还算的宽阔的大路上,突然让人感觉这条路似乎也没有镇子里面的人说的那般宽阔,一个马车就占了一半,何况后面还跟着一个二十多人的护卫队。

马车所经之处,尘土飞扬。

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如此气派,竟然能整出这么大的阵势,这种人应该就是镇子里面的人口中的大人物了吧。

路上行驶的这辆马车虽然看似普通,但是里面确实别有一番洞天,这辆车可是实打实的檀香木所造,车外马夫一名暂且不提车内一共三人,全为女子。最中间的是一个怀抱羊脂美玉底座的鎏金檀香炉,手拿一本无名诗集,脸上挂着白纱的蒙面女子,女子身边则坐着一老一少两个仆人,小的那个虽然身材模样还未成型,但是也能看出是个小美人坯子,老的那个虽然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皱纹,但是也能看出年轻时必然是个春花雪月的女子,怎一个风韵犹存。

蒙面女子闲来无事,便伸出了那好似青葱的纤纤玉指,想要掀开自己面前的帘子,但是帘子刚刚打开一半,女子便连忙把手收了回来。

“外面尘土大,小姐咱在忍忍,马上就快到歇脚的地方了!”女子身边一个老妇嘴角微扬的看着女子笑道。

女子黛眉微皱,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老妇,可能是因为旅途太过劳累,所以也就没有张嘴回应只是眼神略带幽怨的叹了口气,随后可能是一个姿势坐久了,于是放下手中的诗集,双腿微微弯曲叠放在一起,饱满圆臀枕在腿上。

片刻之后,女子也不知是不死心还是怎样,再次掀开了马上前面的帘子,随后顶着尘土揽了一眼外面的春意盎然。

“咳咳……”女子捂着樱桃小口,轻声咳嗽了两下,随后连忙放下了马车的帘子。

“不看看你是不会死心的。”老妇女略带怨气的冲着女子嘀咕了一声。

女子微微一笑,随即拿起那放在那凝脂如玉的大腿上的诗集,然后轻声念道:“枝上花,花下人,可怜颜色俱青春。昨日看花花灼灼,今朝看花花欲落,不如尽此花下欢,莫待春风总吹却。”

“小姐,你读什么呢?碧儿听不懂。”一直安静的坐在女子身边的小丫鬟,听到这首诗以后,突然眼前一亮,仿佛对这首诗很感兴趣的样子。

女子笑了笑,随即伸手摸了摸丫鬟的小脑袋,用她那双眸剪秋水的美人眼笑盈盈的看着小丫鬟,嘴上回了一句:“碧儿还小,碧儿长大了就懂了。”

……

福源客栈之中。

原本李龙浅正是躲在后厨听着两个小二议论自己究竟挣多少钱才能娶到兰傲雪那般神仙一样的媳妇,听着听着李龙浅便来了困意,但就李龙浅刚刚合上眼睛的时候,就听见了老板娘那宛如惊雷的吼叫声。

李龙浅连忙摇了摇脑袋,随即跟着小二们跑到了柜台的旁边。

“今是是个大日子,你们几个都给我机灵点,平时偷点懒耍点滑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今天谁让我发现了,我肯定好好收拾你们!”老板娘手中拿着一个几乎有脑袋一般大小的铁算盘,说起话来盘子上面的算珠哗哗作响,李龙浅见过这个算盘,掌柜的那次去醉仙坊被老板娘抓住以后,老伴娘就是用这个东西打的掌柜的脑袋。

“都听见没啊?”老板娘说完话以后看见没人回应,瞪着眼睛举着算盘吼道。

“听见了。”

小二们连忙答应了一声,李龙浅也跟着应付了一句。

“尤其是你,今天你要是让我抓住,看我怎么收拾你。”收到回应以后,老板娘举着算盘威胁了李龙浅一句,随即扭着还不算太粗的腰肢,风情万种走到门前招呼客人去了。

李龙浅想不明白,平日里老板娘不是这个样子的,为何今天换了身跟醉仙坊头牌差不多的衣服,连招呼客人的方式也跟醉仙坊一样了呢?

柜台里面的掌柜的,看见这一幕以后,脸好像更长了,表情好像也更幽怨了。

“看什么看,都快去干活。”

掌柜的看见小二们全都在看老板娘在那招呼客人,挥舞着手上的账本喊了一声。

小二们听到掌柜的喊声以后,连忙散开,然后拿起自己的家伙事,在小小的客栈里面忙活了起来,李龙浅则也拿着手巾跟着其他人一块忙活了起来,忙活的时候,小二们讨论的话题还是那个叫做兰傲雪的女子,兰傲雪这个名字李龙浅听多了,也就记住了,慢慢他也开始好奇这个兰傲雪究竟何人,为何能让这些跟她素未蒙面的小二们如此魂牵梦绕。

……

正午时分,车轮一般的太阳顶在头上,就连村子里面的庄稼汉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家歇歇乏,但是今天的知县大人却不知抽了什么风,硬生生在太阳底下站了两个多时辰,身上的官服湿了,头上的乌纱帽也歪了,但是知县大人却一点退意都没有,这下子可算是难坏了那群一同跟着知县出来的捕快们,人家知县大人不走,捕快们怎敢移步。

眼前的这个知县大人名叫贾天工,生的个五大三粗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为人父母官的感觉,其实这个贾天工原本并不是什么知县大人,原来就是一个街头卖肉的商贩,但是正好赶上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贾天工原本没有参军的打算,是被硬生生拽到沙场上面的,上了沙场以后,贾天工凭着自己的一身力气,还有那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煞气,在战场上虽算不上英勇善战,但是也能落个敢打敢拼的名声,后来战争结束了,贾天工被安排在这个小城当中,当一个芝麻大点的小官。

现在的贾天工每晚都在想,如果自己当时在战场上面能够多杀几个人,现在最次也得是个巡抚吧,当然了这样的事,贾天工也就是想想,仅此而已。

“大人,咱们等了这么长时间了,要不然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恐怕人家是半路耽搁了行程,今天可能到不了了。”就在贾天工酷热难耐的时候,一直在他身边用纸扇扇风的师爷,卑躬屈膝的劝了一句。

贾天工回头看了一眼师爷,随后正了正自己脑袋上面的帽子,眼神有些期盼的看了看身前的大路,沉思片刻之后,大手一挥,喊了一声:“也罢!”

捕快们听到这声也罢之后,全都送了一口气,原本已经发酸的脚踝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大人,咱们回府还是?”师爷连忙走到贾天工的身前,眯着眼睛问道。

“时间还早,咱们去醉仙坊看看。”贾天工想起了醉仙坊里面那群风姿绰约的姑娘们,瞬间心生喝酒听小曲的雅兴,随后迈步就奔着落轿的方向走去。

师爷明白贾天工的意思,连忙跑到贾天工的身前,弯腰掀开了轿子的帘子。

贾天工迈步奔着轿子里面走去,临近轿子之前贾天工还不忘痴痴怨怨的回头望上一眼,可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巧,就在贾天工撅着屁股回头看那么一眼的时候,远方的大路上泛起了滚滚尘烟。

“来了!”

贾天工惊呼了一声,随即根本不顾知县大人的仪态,屁滚尿流的从轿子里面爬了出来,捕快们看见这一幕以后不由自主的咧嘴笑了笑,他们想不明白,究竟是何人能让知县大人如此挂在心头,见他一面仿佛就像见皇帝一般。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