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深情已错付小说by夕月主角苏容容,霍熠谦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缘来深情已错付

更新时间:2020-05-19 19:25:39

缘来深情已错付已完结

缘来深情已错付

来源:掌阅云作者:夕月分类:总裁主角:苏容容,霍熠谦

《缘来深情已错付》是作者夕月所创作的总裁小说,主角叫苏容容,霍熠谦的小说。主要讲的是:莫名之缘,她在他心上落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四年后再见,他霸道不改当年,但是始料未及的情深却让她措手不及。那样的痛,她不想再受。但是怎料他就是把她吃的死死的! “霍熠谦,你是个混蛋!”男人将她抱的紧紧,她的小脑袋被迫靠在他的怀里。 “呵……女人,我就是,我是一个只对你混蛋的混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给你五分钟,把衣服都放进衣橱里!”

见苏容容的那张小脸上满满的都是委屈,他却不打算让步,再一次强势地发出了命令,鹰隼似的眼眸锐利的盯在苏容容身上,一瞬不眨。

被他这么一瞪,苏容容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残存的理智告诉她,这件事特别的别扭!

衣帽间应该是男女主人使用的,她一个外聘医生把衣物放进去做什么?还有这衣物怎么摆?难道要和女主人的摆放在一起吗?

天啊!这个世界真是风魔了!

似乎是擦觉到了苏容容的心思,霍熠谦的脸色铁青,转动轮椅出去,

“还有四分钟!”

他很强势,苏容容知道。她更知道,他手里有足够吸引她的筹码!

死就死了!女主人回来再说了!反正该解释的也不是她!

拉开衣橱,左边全是霍熠谦的衣物,休闲的,运动的,正式的分门别类,整整齐齐。而右边,除了几套裙装,什么也没有?

他太太不住这里?不然也不会这么少衣物了!

苏容容苦笑了笑,迅速把自己带来的两套衣服,靠着角落挂起来,离霍熠谦的衣物尽量的远。

合上衣橱,身上黏糊糊的,竟然浸出了一身薄汗。

深吸了一口气,自嘲一笑,她怎么跟打仗似的!

转身就看到好整以暇的霍熠谦,“我要洗澡睡觉。”

“哦,好,那你去吧。”苏容容觉得他们实在不合适待在同一个空间,正准备侧身出去的时候,听到了霍熠谦不悦的质问。

“你觉得我这样,可以自己洗澡吗?”

“要我帮你?”

“拿好睡衣,扶我过去,一个护工该做什么,需要我教你吗?”

苏容容从善如流,肯定是自己想多了,霍熠谦这样的人物女人都是按打计算的,怎么会打自己的主意。肯定是自己疑心生暗鬼了!

想到这些,苏容容的动作麻利了许多,她可是医生,照顾病人还是很拿手的。

霍熠谦躺下休息后,苏容容才拖着疲累的身子去洗漱,丝毫没有发现那双点漆的眼里闪动着算计的晶亮。

刚迷迷糊糊睡着,就听到霍熠谦的声音。

“苏医生,我要喝水!”

把水送过去,苏容容靠着沙发就睡着了,模模糊糊又听到霍熠谦在喊,

“苏医生,我要上厕所!”

“苏医生,我口渴……”

“苏医生,我伤口疼……”

“喂,苏医生,苏容容,苏容容……我腿不舒服……苏容容……”

已经筋疲力尽的苏容容不得爬起来,揉了揉头发,十分的烦躁。虽然极不情愿,虽然知道这是他故意找茬,她却不能置之不理!

来到主卧,看到双眼清明的霍熠谦正靠在床头看平板电脑,看见她来随手指了指打着石膏的小腿,

“有点不舒服,检查下……”

“霍先生,霍熠谦先生,能不能不要闹了,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这都已经是第九次啦,能不能不折腾我了?”就这伤口都检查三次了,他这分明就是在找茬!

“苏医生,能不能把工作做好!”霍熠谦放下报纸看着愤怒的苏容容,脸上平淡无波,

“我不舒服,要喊你四五遍才能听得到,还要非常大声,你不怕扰民我害怕影响不好呢!”

“你这是恶人先告状!”苏容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已经快两点了,每次都是她刚睡着的时候喊,害得她根本没办法睡觉。错,他根本就不让她睡觉!

“检查一下!”霍熠谦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争论,轻飘飘的扔下一句,低头继续看新闻。

“天啊!疯掉了!我算是明白了,你故意折磨我是吧……好,你说1吧,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想要我做什么?”

苏容容实在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她非得崩溃了不可。

“苏医生太自以为是了,我只是不舒服而已。”霍熠谦似乎没有听到她的指责,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苏容容欲哭无泪,这个虚伪的人!她不就是没有依着他的意思睡主卧的沙发吗?非要这么折磨她吗?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尽使些手段!真是卑鄙无耻!

“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很幼稚,很可耻!”

“我只知道,你现在行为除了消极怠工以为,还涉嫌诽谤……”说完,抬起头,好整以暇的看着愤怒中的小女人,“如果起诉的话,吊销你的医生资格,顺便索求赔偿,应该不难!”

混蛋!苏容容真有种想扑上去掐死他的冲动!又威胁她!竟然又威胁她!

心里有千万个不满,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好,我检查一下。”

检查后,苏容容默默走出了房间,跟他斗,自己还真不是对手!

看见苏容容抱着被子不情不愿的走进来,气鼓鼓的在沙发上躺下来。霍熠谦揉了揉眉心,合上平板,关上灯,躺了下来。

听着苏容容均匀绵长的呼吸声,这一夜,霍熠谦做了个好梦!

早上醒来,看着陌生的环境,苏容容怔忪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霍熠谦的房间。弹坐起来,转身就看到床上的人,熟睡的他褪去了咄咄逼人的强势,五官到多了几丝柔和。不知道是不是做了美梦,完美轮廓的唇瓣微微勾起笑意。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十分俊美。

墨黑的头发,虽然被她剃得有些不伦不类,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双眉英挺,眼角狭长,鼻梁挺直如雕刻,一双凉薄的薄唇。

如果他还在,应该也会和这个男人有几分相似吧?

收回目光,苏容容觉得自己的心痛得快要死掉了,几乎是逃似的跑了出去。

买了早餐回来还不到八点,刚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就听到房间传来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摔到了。

苏容容一惊,不好,不会是霍熠谦吧?

霎时间清秀的小脸上一片煞白,放下早餐急匆匆的跑了进去。

房间里,霍熠谦摔在地上,打着石膏的小腿压得他动弹不得,他身上还裹着些被子,看样子是从床上翻了下来。而床头柜上的位置也有挪移,上面的灯横七竖八的摔在地上。

“霍先生,你没事吧……”

霍熠谦看到跑过来的苏容容,隐忍的脸上剧烈的抽动,在她靠近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大声嚷道,

“你又跑到哪里去了?你又想跑到哪里去?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说,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

咆哮的霍熠谦好像一只愤怒的狮子,露出他锋利的爪子。苏容容有些害怕,想一想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呀,他是不是反应太过强烈了,怯生生的回答

“我去买早餐了……”

“谁准许你去买早餐了?一顿不吃会饿死吗?你要去什么地方,不知道应该给家……给我打个招呼吗?”

霍熠谦的眼底晕染着一团雾气,眼里带着猩红的颜色,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

“呼……”被他捏住的手腕好痛,苏容容倒抽了一口冷气。“霍先生,你弄痛我了……”

苏容容的疼痛并没有让霍熠谦消气,反倒是更大力的捉住了她,一个用力让她靠近自己,几乎是快贴到他的胸膛。他的眸光带着狠意,一字一句格外的认真,

“苏容容,如果你再敢不声不响的跑开,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这个威胁是不是也太……?

苏容容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她了解情况,还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男人,脾气也太坏了,肯定是怕她不声不响跑了,没人照顾他,所以就大发脾气了!

“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得了她的保证,霍熠谦脸色稍霁,缓缓放开了苏容容。

“霍先生,”苏容容来不得顾及自己被掐的呈紫色的手腕,检查他的腿部,“不要动,我打个电话给医院,让他们派人过来,你知道我的专业不是骨科,如果引起二次骨折就不好了。”

“不用!”霍熠谦瞥了一眼腿部,又看了看担忧的苏容容,接着说,“先扶我起来,打个电话给张伟让他半个小时后来接我们。你不是买了早餐吗?我饿了!”

苏容容小心翼翼的照顾霍熠谦洗漱,照顾他吃早餐。

本以为他会嫌弃她买的早餐,没想到他吃的津津有味,反而是苏容容担心坐立不安。

霍熠谦如果在她照顾期间出现了二次骨折,且不说他的打击报复,就是医院恐怕也不会容下她了。她不可以离开南华,绝对不可以。

霍熠谦看见几次欲言又止的苏容容,了然的笑了笑,讳莫如深。

骨科,霍熠谦在做检查的时候,在走廊等待的苏容容忐忑难安。

“哟,你就是苏容容吧?”循声望去,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医生一脸不屑的看着她。

“左医生,你好。”左以安,左院长的千金,妇产科医生。苏容容见过好几次,只不过这位大小姐总是眼高于顶,对别人的问候爱理不理。所以,至今没有什么交集。

“长得也不怎么样吗?穿的土里土气的,也不知道霍先生看中你什么?竟然会让你去外聘?说说吧,到底有什么法子?”

侮辱性的语气让苏容容脸色变了变,深呼吸后平静下来,挺直了腰身,直直的看着左以安的眼,一字一句,

“我为什么会做霍先生的外聘医生,左医生可以直接问左院长,如果能解除合同,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只不过和霍先生过了一夜,就张狂成这样,是不是把想要的都得到了?哼……作为南华的同事,我可是好心提醒你,霍先生那样的人物,身边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如果你还做着灰姑娘的梦呢?我就劝你清醒清醒,到时候别连累到我们南华。当然,如果你只是那种上chuang办事拿支票的,就另当别论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