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传说小说by沉默在黑夜主角杨影枫,卓非凡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玄幻>月影传说

更新时间:2019-04-21 22:14:49

月影传说已完结

月影传说

来源:掌阅云作者:沉默在黑夜分类:玄幻主角:杨影枫,卓非凡

《月影传说》是作者沉默在黑夜所创作的玄幻小说,主角叫杨影枫,卓非凡的小说。主要讲的是:樱雨飘零中,年轻有为的俊美少侠与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一见钟情。两人海誓山盟,相约等他成为武林第一后双宿双飞。谁知她却意外为武林杀手所伤,生死不明。他为她踏上漫漫求医之路,终于从死神爪下抢回了恋人的性命。却忽然发觉,自己的结义兄弟竟布置下天罗地网,欲置他于死地!死里逃生的他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学会绝世神功,正准备重回旧地,杀死恶人,迎回旧爱,却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更大的阴谋之中,她竟也是义兄安排下对付自己的诱饵!他心丧若死,可她却早已情根深种。为了补救自己当年的错误,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挽回……谁会想到,这一段开始时无比浪漫的爱情,到最后,竟然会到了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地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杨影枫的离去,武当山上的大殿安静了下来。刚才不可一世,所向披靡的杨影枫,在大师兄张惟宜手下竟然如此快地败下阵来,让众武当弟子叹为观止。张惟宜从未在众人面前展现过如此精妙的剑法,今日方让众人大开眼界。

天星道长缓缓走到众人面前。他手持拂尘,面色如往常般平静,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只听他缓缓开口道:“今日杨少侠的武功,大家也都见识过了。往后的日子里,你们也当更努力才是。”

他这番话说得虽然平和,却比严厉地批评更加让武当弟子惭愧,所有弟子都低下头去,盯着脚尖谁也不敢抬头看师父一眼。

天星道长见众弟子已经知道努力,便挥了挥手道:“大家都散了吧。”

众弟子见师父有令,便纷纷散去了。只有一个人仍旧站在大殿上,没有离开。

天星道长见那人正是张惟宜,便问道:“惟宜,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张惟宜道:“师父,那杨影枫对我武当如此无礼,又坏了我洗剑池的规矩。难道便让他这么容易地走了吗?先是卓非凡,又是他,哼,今日便该让天下人知道,我武当派没有那么好欺负。”

天星道长看着张惟宜,说道:“惟宜,我武当山下的洗剑池,本就是因为武林同道敬仰我武当张三丰祖师的武德,而自发解下佩剑而设置的。若是强求人人解剑,岂不是违背了设置洗剑池的初衷?”

张惟宜眸子中神色一黯,低下头去。

天星道长继续说道:“惟宜,你的天资悟性,原本都是极佳的,武功上的进境亦是一日千里。但是为师始终有所担心。”

张惟宜抬起头来,看着师父。

天星道长忽然反问张惟宜道:“惟宜,我武当弟子练武习剑,所为何事?”

张惟宜先是一愣,随即答道:“我武当弟子习剑为得是强身健体,功参造化,以求返璞归真,达到天人合一之境。”

天星道长缓缓说道道:“惟宜,我便是担心你因习武而起追名逐利之心,反而背离初衷,失去本心啊。”

张惟宜虽然心中颇不以为然,但却是装作一副猛然醒悟的样子,一拍脑门道:“师父,弟子明白了。”

天星道长点了点头道:“你记得就好,先去吧。”说罢,挥了挥手,示意张惟宜离开。

张惟宜再看了看天星道长,这才缓步离开。

杨影枫一个人走在下山的路上,回忆起刚才张惟宜那些自己想都不曾想过的剑招,更觉得自己和张惟宜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三年后要打败张惟宜,可是如今却连这一点自信都失去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张惟宜呢?若是连一个张惟宜都无法战胜,还拿什么去争夺武林第一呢?

他低着头,走在下山的小道上,心中默默地想。

人是不能和人比的,因为只要和人比,就会感到自己的失败,从而丧失信心。就像是这时的杨影枫,和武当山上的张惟宜一比,心中的骄傲和自信全部都化为了乌有。

为什么?为什么?他忽然想问一问上天,为什么他天天练剑,十年来用功不辍,却如此轻易地就败在了那个叫张惟宜的人的手下?

他抬起头,望向天空。

只见武当山高耸入云,便在自己身后,一级一级的台阶接连不断,在视线尽头消失不见。

他猛然间醒悟了过来,看着山峰,心想:这人生不就如同这阶梯一般,只有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才能够走到成功的巅峰吗?

那张惟宜虽然现在看来高不可攀,但是只要脚踏实地地向前前进,终有一天,自己是能够赶上他的!

想到这里,刚才几乎丧失殆尽的自信心又找了回来。他转过身来,望着前方,心想:我是杨熙烈的儿子,身体里流淌着的是英雄的血液,岂能这么轻易就向他人屈服?

他冷笑一声,然后快步下山,刚才心中的阴郁已然一扫而空,快步下山。山路虽然险峻,但在杨影枫眼前却是小菜一碟,迈开大步在山间穿梭,掠起的风拂过面庞,立时精神一振。

下了山,便是宽阔平坦的官道了。但杨影枫却在路口停了下来,心想:我从武当铩羽而归,难道便这样回山庄去不成?不,不行,我一定要再闯荡一番,不闯出一点名堂来,绝不回山庄!

打定了这个主意,他索性沿着官道缓步前行,看看还能找些什么事情做。

前方乃是一片树林,树林中有悦耳的鸟鸣,小兽跑动的声音,以及轻风拂过树梢的哗哗声。即便是杨影枫这等追求功名之人,也不免心中一静。

走在森林中的土路上,他的心渐渐放松下来,想起小时候自己在山庄后院的小树林中玩耍的情景。

那是一段多么幸福而美好的时光啊,他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不为了任何事情而整日努力,不得休息。

他忽然好想回到那时候。

只是,父亲的遗言却再一次提醒了他:杨影枫,你背负着父亲的期望,怎么能退缩,怎么可以退缩?父亲死的那一刻,他便已经不再是一个男孩,而是一个男人了,他是杨熙烈唯一的儿子,他必须要用自己的肩膀去扛起父亲未竟的梦想!

便在此时,忽然只听树林中传来一阵聒噪声,紧接着,有人大声呼救的声音传来。

杨影枫第一次遇到可以行侠仗义的机会,心头一热,摁住剑柄,朝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只见四个强盗将一个骑在马上的生意人围住,正要行凶。生意人手无寸铁,此时只能高举双手,口中不住求饶。

杨影枫心中气恼,当即大声喝道:“光天化日之下,岂容盗匪行凶?”说罢,身形如电,化作一道光芒,剑尖寒光泛起,直冲向几个强盗。

那几个强盗都是些稀松平常之辈,哪里是杨影枫的对手?被杨影枫左一剑,右一剑地刺了几剑,很快就抵挡不住。

那领头强盗大声叫道:“风紧!扯呼!”说罢飞身去了。另外几个强盗听到他的叫喊,也都跟了上去。

那生意人见强盗跑得远了,便跳下马来,说道:“少侠,不必追了。”

杨影枫回过身来,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把宝剑插入鞘中,愤愤地道:“只可惜让这几个小毛贼跑了。”

那生意人却是一笑,向杨影枫道:“那几个小毛贼哪里敌得过少侠的精妙剑法?不过让他们跑了也罢,免得他们的颈中之血污了少侠的宝剑。”

杨影枫从未听过如此赞美之言,不由有些飘飘然,但还是躬身行礼道:“不敢当。”

那生意人一笑道:“少侠何必过谦?今日若是没有了少侠,我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少侠是我的救命恩人,有什么不敢当的?”

杨影枫打量了打量那生意人,只见他三十多岁模样,留着两撇胡须,不过整理得却很是干净,看来经常打理。面色微黑,但眉目却是颇为清秀,不像是会武功的模样。

“这位大哥,”杨影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姓杨,你称呼少侠太可气了,就叫我杨兄弟好了。”他向来骄傲,不过不知为何,却对这个生意人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对他很是不见外。

那生意人笑了笑道:“我姓张,名字叫做张仲天,是浙江的客商。我年纪虽然虚长几岁,但是杨大哥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哪里有让救命恩人做小弟的?还是你叫我兄弟才是。”

杨影枫再三推辞,但张仲天却始终坚持叫杨影枫大哥,杨影枫无奈,只好由得他去。他嘴上虽然不说,心中却觉得很是舒服受用。

两人又说了几句江湖上的奇闻异事,张仲天是在江湖上时常行走的人物,对江湖中的许多掌故了如指掌,都毫不保留地讲给杨影枫听,听得杨影枫对张仲天又是亲近又是佩服。

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傍晚了。

张仲天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忽然惊道:“哎呀,杨大哥,我和同伴约好,今天晚上要在惠安镇见面。现在我得赶快前往惠安镇了。”

杨影枫看了看天色,见太阳马上就要落山,担心地道:“现在天黑已晚,恐怕路上有匪人。张兄弟,要不我送你一程?”

张仲天摆摆手道:“杨大哥,不必麻烦你了。前面多是大路,不会有强人的。而且惠安镇离这里不远,我骑马奔驰,很快便会到的。”

杨影枫还是放心不下,但是张仲天却坚持自己骑马先走,杨影枫只好反复叮嘱几句,还是让他先走了。

张仲天临走时,回头说道:“杨大哥,我就在前面的惠安镇上住店。若是有缘,我们还会再见。”

杨影枫一笑道:“嗯,我们一定还会再见。”

张仲天说罢,挥了挥手,上马去了。

杨影枫望着他的离去时马匹扬起的尘土,心中怅怅地说不出滋味来。他自父亲死后,就再没有和同龄人交往玩耍过。这张仲天是他长大后结识的第一个朋友,说话又很投机。所以和他相处不久,便有了如此深厚的感情。

直到张仲天的身影变作一个小小的黑点,他这才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不一会儿,便已接近天黑,杨影枫寻思着找个地方休息。

正想着时,却只听前方的树林中有异样声音传来。他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右手下意识地去摸剑柄。

蹭地一声,一个人影从树林中窜了出来,快步向远处奔去。

杨影枫心道:这人行动鬼鬼祟祟,见了我就跑,一定有所图谋,可不要伤到张兄弟才好。当即大声喝道:“休走!”说罢挺剑纵身,追了上去。

虽然天色渐黑,但是杨影枫自幼习武,早练就了超人的眼力。他睁大双眼,仔细观瞧,只见那人身着夜行衣,用一块黑布遮住面庞,只露出两只眼睛来,显然不想让人知道身份。

杨影枫心中疑心更起,加快脚步,追上那人。那人虽然脚下远不杨影枫迅速,但是却东躲西藏,左绕右转,如穿花蝴蝶般在树林中穿梭,杨影枫始终无法追上。

杨影枫却哪里是知难而退的人物?当即提起一口真气,奋力追上。

那人并不向大路逃走,反而朝树林深处逃窜,绕着圈子想要摆脱杨影枫却始终无法得逞。眼见他绕了好几个圈子之后,忽然窜进了一处黑洞洞的洞口,就再也不见了。

杨影枫脚尖着地,缓缓落在黑衣人消失的地方,抬眼向洞中眺望。

山洞漆黑一片,不见半点亮光!

杨影枫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未曾行走江湖,但也听铁云说过“逢林需小心,遇洞不轻入”的警句,此时不由有些犹豫。

正犹豫时,忽然觉得身边的树木和石头都似乎张开了嘴巴一般,向自己张狂地大叫:“小子,你不敢进来吗?”

杨影枫心头一热,双手握拳,深深吸气,刷地一声,拔出了佩戴的长剑!

在傍晚的昏暗天空中,杨影枫手中的长剑的点点寒光照亮了他俊美的面庞。他就这样手持长剑,缓缓走进了山洞。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