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龙在野小说by战长风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历史>战龙在野

更新时间:2019-07-08 08:23:54

战龙在野已完结

战龙在野

来源:奇热作者:战长风分类:历史主角:

《战龙在野》是作者战长风所创作的历史小说,主角叫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他曾经是一个年青有为的将军,他的父亲曾经是兵部尚书。但是,自那一件事之后,一切都变了。父亲入狱,他被流放。然而。当帝国烽烟四起时,为什么他仍要领兵出征?面对凶残的敌人,险恶的环境,诡异的山野恶物,他又要怎样应对?战龙在野,一部战争、历险与爱情交织的小说!...展开

本书标签:历史小说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战长风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大感欣慰。虽然军中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战斗力却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失,现在这种反应,足以和任何敌人一战了。

战长风快步向营栅前跑去,迎面,岑参已经急急的迎了上来,对战长风说道:“战将军,来的人很是奇怪,不象是叛军。”

战长风一愣,手一挥,快步上了敌楼,向前看去。只见对面,黑暗中火光星星点点,到处是火把,只是看起来好象全无组织,东一堆西一围的,火把下不少人,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有的手里拿着武器,有的却赤手空拳,还有的居然带着腰鼓,更有背着大背篓的,人虽不少,却完全不象是军队的样子。

高手立刻下令:“派一队人出去打探,看来的是些什么人。”话音未落,身后传来了廉自洁的声音:“将军,丹瑞国王请求见您,说是关于这些人的事情。”

战长风心中一喜,心想既然丹瑞国王要说这些人的事,他是缅甸国王,当然知道的十分详细了。

“请他上来!”战长风急忙下令。

丹瑞国王在两个卫士的保护下急步走了上来,向战长风说道:“战将军,这些人是我的子民,他们是忠于我的,他们知道我请了大汉的军队来帮助我光复缅甸,所以来劳军的。请您放他们进来吧。”

战长风心中有一丝犹豫,这营可不是说开就开的,即使是在国内,即使知道是劳军的百姓,也不能随便开营放人进来,万一里面混着敌军的奸细甚至士兵就不好办了,何况即使没有敌军的奸细和士兵,百姓进了营,也很是混乱。他没有回答丹瑞国王的请求,而是问道:“您怎么知道这些人是忠于您的百姓呢?”

丹瑞国王一笑,前行两步,将身体暴露在了敌楼的火把下,整个身体都被火把照的十分清楚。

营外立刻暴发出一阵欢呼声,只见那些人向着丹瑞国王欢呼,下拜,甚至跳起了舞。一片嘈杂声中,丹瑞国王在战长风耳边快速的介绍了一下大致的情形。

原来,缅甸有多个部族,如缅族,克伦族,掸族,果敢族等。其中以缅族为最多,约占了人口的三分之二,丹瑞就是缅族人,但他手下的大臣多有其他部族者,这不仅是看能力,同时也是为了平衡国内各族的势力,安抚各族。这一回叛乱,就是他手下的大臣,掸族的泰乌起事。掸族历史上曾经十分强大,对各族多有欺压,所以克伦族与各族的积怨很深,即使在今天,也与各族呈水火之势。此次掸族起事,缅甸各部族都受其欺压,十分希望丹瑞国王早日光复国土,现在知道中国出兵相助,于是纷纷前来劳军。只是缅甸山多林密,消息难通,他们知道消息较晚,但一知道了消息,甚至来不及等待天明,就当晚来劳军了。

战长风心中这才释然,此时派出营的将官回报,也说道来的是缅族、克伦族、孟族等多个部族之人,是来劳军的。战长风心下高兴,对丹瑞说道:“这些人不能放入营中,以防混乱,但我们可以就在营外安置这些人,陛下如果想要出营也可,我会派人保护。”

丹瑞哈哈一笑,说道:“身在忠于我的子民中,何必保护?将军放心,我只要派一个手下去,就可以安抚了众人。”

接下来的时间可说是一场让人高兴的混乱。各族人不但带来了大量的劳军之物,而且还有不少人要投军从征,战长风心想这倒是好事,只是这些人不习战事,特别是对中国军队的作战方式不熟悉,如果贸然引进,只怕反为不美,于是决定留下一个千人队,就在这里驻守,将愿意投军的各族人集结起来,训练成功后再派往前线。同时,从这些百姓口中,战长风也知道了另一件事:掸族人起事后,掸族民族也十分踊跃,纷纷投入叛军中,叛军的军力也在不断状大。现在在腊戌约有五万叛军拒守,叛军将领自知虽然军力不断壮大,但与中国军队比还要差得远,所以没有打算主动攻击,只是守住腊戌,以求不败。但这段时间里叛军也没有闲着,而是一边加强腊戌的防守,一边四处劫掠,各部族百姓都深受其苦。

战长风听了这消息,心知他必须尽快进军。将心比心,缅甸的百姓和中国的百姓一样,在动乱中都急求救援,如果耽搁太久,不但会让百姓们受苦,而且也失了民心。次日一早,战长风虽然一夜差不多都没睡,却仍是下令前行。只是,他行军的形象却有些不雅,坐在马上不断的垂下头,打着盹。

部队一路前行,战长风朦朦胧胧的正在马上犯着迷糊,身边却来了一辆马车,一个女声叫道:“战将军!”

战长风急忙睁开眼睛看去,却是德拉玛。他见德拉玛一双妙目很有些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心中有些尴尬。这可是行军队伍中,四下里都是人,要是在这样的场合打情骂俏,那可就。。。。。。

“战将军,你昨夜一晚没睡吧?”德拉玛仍是笑盈盈的问道。

战长风庄容答道:“没关系,中午休息时睡一会儿就可以了。”

“何必?”德拉玛说道,“我这车里可容得下两个人,行军又不用你指挥,你就进车里来睡一会儿吧。”

战长风心想这主意倒是不错,问题是那是缅甸公主的车,我哪能就这么进去睡觉?他摇了摇头,答道:“这个多谢了,只是多有不便,公主的心意在下领了,只是不能进去。”

德拉玛一皱眉,缩回头去,关了车窗。战长风心想自己可能是惹了这姑娘生气了,但就算惹他生气也得这样回答,事关大局,甚至关系中缅两国的政局,他可不敢因为要睡一觉就乱来。

车窗一响,德拉玛又打开了车窗,对战长风笑道:“战将军,求你一件事。”

战长风急忙答道:“只要做得到,一定答应。”

“你一定做得到。”德拉玛看着战长风,脸上现出调皮的神情,“这车里坐的太久了,我好闷,想出来骑一会儿马,但别的马我不敢骑,我想骑你的马,和你换一换,你上车里来,我骑一会儿你的马,可不可以?”

战长风的心中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这姑娘还真是聪明,知道这大庭广众之下让战长风进自己的车里不妥,于是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他看着德拉玛那一双乌黑的眼睛,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柔情。此时形格势禁,缅甸公主向你请求这样一件小事,如果不答应倒是不好了。他点了点头,翻身下马,在一边等候。

德拉玛大喜,叫停了马车,快步来到战长风身边,手在战长风肩上一按,已经利落的上了马。

战长风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从德拉玛上马的姿势看,她骑马应当很是熟练,而且此前战长风就已经知道,德拉玛也曾领兵过,骑马自然不在话下。但你看哪个精于骑术的人是以手按着别人肩头上马的?这明明就是德拉玛想借机亲近一下战长风。但德拉玛这一下做的十分自然,也十分隐密,即使看到了,也不过是以为小姑娘上马不便,借个力而已。德拉玛上了马,转头对战长风说道:“战将军,我可要多骑一会儿啦,你就在车里多呆一会儿吧,这可辛苦你了。”

战长风心中暗自感叹了一声。究竟谁辛苦了谁?谁该谢谁?好聪明的德拉玛,好善良又善解人意的德拉玛!战长风向德拉玛深深点头,轻声答道:“应当是我多谢公主了。”

德拉玛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她急忙转过脸去,不让战长风看到自己高兴的神色。

战长风默默的上了马车,靠在车壁上,马车轻轻的、有节奏的晃动着,战长风听着车外的马蹄声,渐渐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车外的一阵喧哗声惊醒了他。他急忙打开车窗向外看去,却见德拉玛满脸通红,正和薜如雪争执着:“不行!战将军才睡了一个时辰,他昨天一夜没睡,得让他多睡一会儿!”

薜如雪一脸的为难:“德拉玛公主,我也想让战将军多睡一会儿,但现在是有重要军情,没办法啊。”

“你们是做什么的?”德拉玛不依不饶,叉着腰拦在薜如雪和战长风的马车中间,“除了他别人就不会做事了吗?”

薜如雪一时无话可答。他当然能做事,但涉及全军的重大决策,必须战长风来拿主意,这是军纪,哪里是能力问题。

战长风看着德拉玛与薜如雪争执,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好笑,急忙扬声道:“我醒了。薜将军,可有什么事?”边说边打开车门跳下车来,对德拉玛说道:“多谢公主关心,您也累了吧,咱们还是换回来吧,我骑马,您上车吧。”

德拉玛看了战长风一眼,脸上飞红,这和方才那种生气的红可不是样,一望便知,那是一种羞涩的红,她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转身上了车。

薜如雪见战长风打发了德拉玛,这才松了一口气,对战长风说道:“前面的桥被叛军拆掉了,左边又有山洪,仅有的两条路都过不去,右侧是山林,末将特来请示将军。”

战长风嗯了一声,迈步向前。走了不远,只见前面一条深涧,下面深数丈,水深湍急,这涧上的桥已经拆断,左边里许倒是有一片平坦之地,但山洪流的正急,数十斤的大石都被冲的不断翻滚。右边则是一片山林,不知道有没有通路。

“派人修桥。”战长风下令,“全军暂时停止前进,原地驻扎。向丹瑞国王报告,说我想请问一下这里的通路。”

薜如雪点了点头。其实他想到的做法也就是这三条,但向丹瑞国王请教通路的事情,有战长风在,别的将领是不能擅自越权的,所以他必须先报告战长风,请令定夺才行。

一众将士纷纷领命各自执行,战长风则来到丹瑞的车前。丹瑞已经下了车,见了战长风,不待战长风发问,已经说道:“左侧的河经常发山洪,这山洪来的快去的也快,少则一两天,多则三五天,洪水就会退。只是看这一回的洪水好象不小,应当得个三五天才退。就是七八天才退也是可能的。”

战长风听得不由皱眉,心想这事儿可没个准儿,三五天,三天?五天?而且还可能七八天,部队就这样驻在路中间可不行。他问道:“右侧的山林可有通路?”

丹瑞没有回答,而是向一边的一个卫士看去。那卫士名叫昂当,这几天里昂当与战长风已经很是熟悉了,他见国王看向自己,立刻答道:“右边的林中应当有一个比较宽阔的山洞,只是我也是听说的,没有去过,具体情形不清楚。”

战长风点了点头,想了一想,问道:“你可能找到熟悉这一带的人,咱们去探查一下?看看军队可不可以从这山洞里过去。”

丹瑞点了点对,说道:“这样也好,三管齐下。一边修桥,一边等待山洪退却,同时再探一探路,哪边先可行就从哪边走。”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这番话显得参与了中国军队的作战计划,急忙转了口风说道:“战将军如果要去探路,我可以找几个人帮你。就由昂当负责。”

战长风的心里倒没有对丹瑞方才的话有不快,相反,他对丹瑞的汉语修养很是佩服,能够将“双管齐下”这个成语如此化用,汉语的水平可不一般了------至少对外国人来说是难能可贵的。听得丹瑞主动提起相助,他更是高兴,点头到:“如此极好。”

一边上,昂当答应了一声,对战长风说道:“战将军请稍候,我去找几个熟悉这里的人来,咱们一起去。”说罢匆匆离开。

丹瑞见没自己什么事了,心里却仍想着自己方才那个小小的失误,心想以后可得小心,战长风虽然不在乎,但他做为一国之君,一言一行都得十分小心才是,所谓言多必失,还是不要多说话为好。当下向战长风打了个招呼,托言自己有些累,回马车上去了。

战长风正看着士兵在安营,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他转头看去,却是廉自洁。廉自洁见战长风身边没有别人,低声道:“战将军,您要亲自去探路吗?”

战长风点了点头,说道:“各部都在忙,你要指挥士兵下寨,岑将军负责搭桥,薜将军负责观察水势,只有我没事,所以我去最合适。”

廉自洁看了下四周,声音压的更低了,说道:“末将以为,还是多带些人手为好,特别是要带一些咱们自己人,一则是防备有敌军,二则,人心隔肚皮,这万一丹瑞国王。。。。。。”

战长风摇了摇头,答道:“他们不会有问题的。他们现在可说是仰人鼻息,全仗着咱们才能复国,怎么可能起二心。何况就算杀了我也没有用处,中国象我这样的将领数以百计,杀了一个还有许多。而且,他们也不可能投降叛军,既然我国出了兵,缅甸又怎么能抗得住?他们如果现在投降叛军,只是把死亡时间拖的长了一点而已。这一点他们还是能明白的。”

廉自洁心里对战长风的佩服又多了一分。能够将这里的利害分析的如此透彻,朝庭的将军虽多,这样的将军却还真不多见。他点了点头,正要再说话,却见德拉玛急急的走了过来,当下向战长风一笑,那笑容大有深意,说道:“末将没别的事了,这就去指挥安营。”

战长风心想这件事才是麻烦事。这德拉玛对自己有意,他也明白,但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哪里敢接受德拉玛的感情?眼见德拉玛急急的来到自己眼前,却不知是什么事情。

德拉玛这一回根本没和战长风客气,上来就问:“战将军,听说你要去探那山洞?”

战长风点了点头,答道:“这是必须的。”

德拉玛的眉毛皱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你们天朝人不明白,咱们这南洋地区,多有异人。有一种叫蛊术的法术,蛊师们可以用多种办法害人的。你身在我国,要多加小心这种事情,特别是掸族人,更喜欢用蛊,他们见自己的力量无法抵御天朝,很可能就用这些办法的。所以你轻易不要脱离部队。”

战长风不由得一笑。

蛊术他是知道的,要知道他曾经在云南流放过。云南的苗人多有蛊术,他也曾经接触过,虽然对蛊没有研究,但这类事情却还是了解的。他也知道,南洋的蛊术十分厉害,只是,蛊再厉害,只要多加小心也就是了,毕竟这种东西只能害一两个人,却没办法大规模杀伤将士。只是眼下,他却不能因为这种危害而不去探查山洞,大军如箭在弦,他这个大统帅哪里能坐视不理?

他笑道:“这个我知道了,我会多加小心的。”

德拉玛见战长风的意思仍是不肯放弃去探险,心中不喜。却又不好强行反对,想了一想,从脖子上摘下了一个小小的链子,递给战长风:“把这个戴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