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香:情深入骨小说by一枝如画主角梨花香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仙侠>梨花香:情深入骨

更新时间:2019-07-07 17:43:58

梨花香:情深入骨已完结

梨花香:情深入骨

来源:奇热作者:一枝如画分类:仙侠主角:梨花香

《梨花香:情深入骨》是作者一枝如画所创作的仙侠小说,主角叫梨花香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当年,她的母亲夜梦梨花满园而怀上她,因此,为她取名梨花香。她,国色天色,品性恰如梨花,素白淡雅。她身怀绝技,却从不自知,直到遇见她生命中的第一个伯乐。她身世坎坷,一路颠沛流离,却不自哀自怨。命运永远是公平的,寒冬过尽,生命如花般绽放,梨花香是如何迎来她生命中的又一个春天的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等等,千山暮大哥。”云飘飘少不得拨腿追上。

从早上出来,到现在,算来足足守了一整天,居然守到了一张冷冰冰的面孔,云飘飘很是纳闷,他记得,五年前,那年,他才九岁,千山暮大哥友善地蹲在他面前,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小家伙,快点儿长大吧!长大了,千大哥就可以带你到处玩儿。”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好,咱们拉钓!”

“好,一言为定!”

那会儿,千山暮大哥的笑容可迷人了,那会儿的千山暮大哥对他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现在,他终于长成了翩翩少年,千山暮大哥却对他那么冷漠,难道,千山暮大哥忘记了当年与他的拉钩约定?

抵达沙柳丛,千山暮总算为云飘飘停下了脚步。然而,他依然背对着云飘飘。

“千山暮大哥,你咋走得那么快呀?”云飘飘气喘吁吁的赶上来。

“这马车是你的吗?”千山暮答非所问,眼睛看向停靠在沙柳丛中四匹马拉的装饰豪华的四轮马车。

“是。”云飘飘心里暗叹千山暮真是眼力非凡,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他的马车。

千山暮斜着俊眼瞟了一眼云飘飘,也不说什么。

这个地方人马来往密集,马车原本不应该停在这儿给人们造成障碍,云飘飘从千山暮的眼神里读出了责备,连忙解释道,“刚才以为来晚了,着急了,我怕你等我,所以才……”

千山暮回过头来,冷冷地打量着他,云飘飘脸一红,为了掩饰心头的尴尬,他迅速跳上马车,身手轻盈地抓过马鞭,“快上车吧!”

“马鞭给我!”千山暮并不着急上车,而是手中托出一块锦帕,示意云飘飘把马鞭放到锦帕上面。

难道他有洁癖?拿个马鞭都要锦帕。云飘飘很是惊讶,“您肯定很累,没关系吧?”

千山暮只是淡漠地看着他,并不回答。

他这是什么意思?郑飘飘不敢多问,机械一般,迟疑地把马鞭轻轻放到了锦帕上。

“我本来就不喜欢别人为我驾车,特别是像你这样到处乱停车的人。再说,一个爷儿们,乘马车太不像话了,”千山暮总算说话了,还把他沉甸甸的包袱扔给了云飘飘,“你坐到后面去吧。”

难道千山暮大哥不知道她是侨装打扮的假小子吗?还让她拎这么沉的包袱?云飘飘不悦地嘟起嘴。

就在云飘飘背起包袱,吃力地爬向后面的马车厢时,千山暮又发话了,“等等!”

“什么事?”云飘飘回过头,奇怪地看着千山暮。因为他的声音让她感觉太大题小作了。

“你穿的衣服?”千山暮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云飘飘的着装。

“怎么,怎么了?”

“还有帽子,和靴子。”

云飘飘摸摸头顶上的小圆帽,再低头看看脚下,也没发觉有哪儿不对劲。

“你今天准备要作花木兰充军吗?”千山暮戏谑地打量着她,“既然要乔妆假小子,就要装得像样点,别总一副娇滴滴的小姐样。”

云飘飘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白皙的小脸憋出了一层红云,他也太多管闲事了吧?为了不让自己在千山暮面前失态,云飘飘强运内力,暗暗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快速冷静下来。

“在这种大漠环境中,别随意消耗内力。否则,待会儿有得你受的。”

云飘飘心头又是一惊,没想到自己运行内力,也能被千山暮察觉。他是神是鬼啊?!

*

跃上马车,千山暮还特意用锦帕将马鞭细细地包裹起来。

待云飘飘到车厢上坐好,千山暮问,“你认识路吧?”

“还行吧。”云飘飘简短地回答。

“到底认识不认识?”

随着千山暮‘驾’的一声,马车缓缓滚动起来。

“认识的路还是认识,不认识的还是不认识。”云飘飘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你给我好好指路。”千山暮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好。”出于礼貌,云飘飘勉强答应着,千山暮这种命令的口吻让她听着心里很不受用,因此低声抱怨了一句,“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什么?”

“啊呵呵,”大漠上风沙滚滚,她的声音那么低,云飘飘没想到千山暮居然还是听到了她的抱怨,为了不使两人的关系弄僵,她尴尬地笑笑,“我说我会好好指路的。”

“你果真是郑廓山庄的大小姐吗?”千山暮总是语出惊人。

“怎么,你怀疑?”云飘飘奇怪加不满。

“是。”千山暮言简意骇地回答。

“我哪儿不像郑廓山庄的小姐了?”

“你能不能有点坐姿?”

“什么?”云飘飘一阵脸红耳热,千山暮居然在指责她的坐姿!他管得也太宽了吧?

云飘飘把身子正了正,心里够纳闷的,千山暮大哥后脑勺上长眼睛么?怎么他都没回头,就知道她歪歪扭扭大咧咧的靠在马车厢后座上?

烟尘滚滚,马车在大漠中疾速前行,为了迎接千山暮的到来,她昨晚兴奋得一夜没睡,这会儿,实在是撑不住了,不停地打着哈欠。

“你知道坐马车的时候,打哈欠有多危险吗?”一路上,千山暮很少开口说话,每次开口都让云飘飘措手不及。

“什么,马车又不是我在驾驶。”云飘飘不悦道。心想,打个哈欠都不行,太苛刻了吧?

“在这种人烟稀少氧气稀薄尘沙漫漫的高原大漠里,打一次哈欠,会消耗掉百分之五的体能,你接连不断地打哈欠,最后,你把自己的内力消耗完了,我是不是还得照顾你?这样一来,我的体能也将被快速消耗,到了最后,我也会因为困乏而不得不打哈欠,其实是你变相偷走了我的内力,这样出事故的危险就会大大增加。”

“呜,这是什么谬论?还挺煞有介事的!”云飘飘白眼一翻,小嘴一撇,简直哭笑不得,对千山暮曾经有过的美丽幻想都化成了心底的暗骂,“这个人真是人间极品,真受不了!枉他长了一副好皮囊,简直就是一个不通人性的大魔王!”

***

一路无言,马不停蹄,凌晨,终于回到了景色怡人的郑廓山庄。

不过,回到郑廓山庄大院,要进入专门接待贵宾的佳润别院还得再赶十几里路。

马车进入灯火通明的郑廓山庄,继续穿行上通往佳润别院的泥土路面。

抵达佳润别院时,天色依然灰暗,秋风飒飒,在别院深处来回穿梭。一幢宽大辉煌的屋宇隐藏在墨绿盎然的别院中央。

几个男女仆人沿着石子小路,提着灯笼快步迎上来。

几个男仆去动手给劳累了一夜两天的马儿御装甲,两个女仆提着灯笼给千山暮和云飘飘引路。

“你们带千山暮大哥到客房吧,好好招待。”云飘飘交待引路的女仆。

“是。”女仆应道。

一路伴着千山暮让云飘飘感觉好憋屈,如今总算到家了,云飘飘还以为自己的任务就此就该告一段落了呢,她朝千山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千山暮大哥,希望你度过愉快的一天,这天也快亮了,我先回我的住处了。”

云飘飘说完转身吩咐旁边的男仆,“给我另外牵一匹马儿来。”

“是。”

男仆听命离去,云飘飘正欲行开溜达一会儿,孰料刚迈开脚步,千山暮却叫住了她,“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什么?云飘飘回头不解地望着他。

千山暮黑亮的眼睛在一明一灭的灯火中闪闪发光,“我去换身衣服,马上就出来,很快。”

“什么,你让我等你?”云飘飘觉得这个要求太不近人情了,一路风尘,好不容易到家了,正想好好歇歇,他忒么的能折腾人。

“我有地方要去。大概两刻钟之后,我会回到这儿。”

“什么?你不是应该去睡觉,倒时差吗?你千里迢迢,一个人走了那么远的路。”云飘飘那俊俏的小脸扭曲得变了形,她巴不得现在立刻清清爽爽的洗个澡,然后躺到床上蒙头大睡一觉。然而他就给她两刻钟的时间,这点儿时间她能作什么?

“我在马车上已经睡够了。”千山暮好像在说一件家常小事一般。

“啊,那样你也能睡得着?”云飘飘好震惊。她岂会知道,这功夫,对千山暮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我今天还有要事要办。”千山暮全然不理会云飘飘的惊讶,而是答非所问,说完他转身对引路的两女仆说,“走吧。”

目送千山暮跟随女仆离开,云飘飘急得直挠腮,“咳,这下完了!”

她可不想陪伴这个不通人性的大魔王,云飘飘正发愁间,只见母亲郑美妃袅袅娜娜的引着几个粉衣女仆正沿着庭院中央的石子路上款款走来,“飘飘,回来了?”

“娘,”见到母亲,云飘飘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你怎么也在这儿呀?”

“真是飘飘啊,”郑美妃说着已至云飘飘跟前,“你见到千山暮大哥了吗?”

“我宁愿我没见到他。”

“怎么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