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差”生小说by破破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北大“差”生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1:22

北大“差”生已完结

北大“差”生

来源:掌文作者:破破分类:校园主角:

《北大“差”生》是作者破破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成绩普通、发挥不稳定的周林林因高考超常发挥,进入了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但因其能力有限,在光鲜亮丽的北大生存艰难,唯一愿望就是顺利毕业。开朗活泼却自卑的周林林面对众多天之骄子,投机取巧,又随波逐流,不明白生活的方向和目标在何处。入学时对经院师兄谢端西一见钟情,却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新闻系红人文涛在和周林林的相处过程中,逐渐对其直白简单的性格倾心,表白后却遭到了周林林的拒绝;和周林林一起考入北大的老乡毒舌方予可从小暗恋她,在辅导她学习,帮助她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两人互见真情,最终相知相爱。本书是部青少年小说。
编辑墨浅忆点评本书北大“差”生最大的亮点就是男女主故事的冲突性,很适合改编电视剧,戏剧性非常的强,绝对是逆天的难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宿舍,宿舍里的人严阵以待。朱莉一声令下:“关门打狗。”

  话音刚落,三个人就扑上来了。

  我连忙举白旗:“姐姐们,我错了。我一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还请各位大人明察秋毫,放过小女子。”

  三人正襟危坐,开始正式审问。

  “姓名?”文涛先发制人。

  “周林林。”

  “没问你名字。”

  “哦,方予可。”

  “认识多久了?”

  “不到一个月。”

  “为什么让那个叫茹庭的得手了?”

  “……好像两家很熟,都见过父母了。”

  “我劝你放弃小西,正式投奔他。”

  “为什么?”

  “废话。有挑战性的才有成就感。我看茹庭名牌衣服名牌包包,包装得跟个假人似的,跟橱窗里展示的模特没什么区别。听说她很少住宿舍,连食堂都没踏进去过,我们都怀疑她被人看上了。被人看上就算了,凭什么被一个帅哥看上啊?还不如你被他看上了,我们也好沾光。”朱莉不满地撇嘴。

  “你这话就值得推敲了。也许人家被富商看上,然后她再收了方予可呢?”王婕爆出惊人内幕。大概世上的谣言都是这么来的吧。

  我对她们挥了挥手:“姐妹们为什么对这位帅哥这么有兴趣?是单纯的审美呢还是对茹庭有敌对情绪啊?”

  “都有。”这次倒是挺齐心的。

  “其实我很早就想把他介绍给朱莉了。文涛你就继续暗恋你的师兄吧,人家都结婚了,你还这么执着,介绍给你,你也不会珍惜的;婕儿你也闪一边去,不带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想着灶台上的。”

  朱莉用力抱了抱我:“还是林林懂得疼人。”

  “我可事先说明啊。我把你介绍给方予可没问题,但以后千万不要跟人家说,我帮你做过这事情,万一有报应呢?”

  “你放心吧。雷劈下来,我替你先顶着。再说了,茹庭真是方予可的女朋友吗?你们去吃饭的时候,方予可离你的距离都比离她的近。也许是人家茹庭一厢情愿呢。她这种大小姐很难伺候的。”朱莉分析得也没错。

  “这样呗,你现在打个电话问茹庭是不是他女朋友,这样我就没有精神负担了。”

  “我有病啊?人家说是,我说什么啊,说祝你们百年好合啊。”我没好气地问。

  “你先试试再说,见招拆招。我相信你!”

  被逼得没有办法,我只好拿起手机拨冷面杀手的号码。

  音乐声没响多久,电话就接起来了:“喂,是哪位?”

  咦,是个女的?茹庭的声音!我没料到第一招就这么邪气。这怎么见招拆招啊?我只好捏着鼻子问:“请问是方先生吗?我是大星保险公司的。”

  那边声音越来越轻了:“难怪予可把这联系人叫白痴,怎么不男不女的……”话没说完电话就撂了。

  我一听脸都绿了,对着电话一顿咆哮:“什么叫不男不女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两个人都要我证明我是个女的,我哪里不像个女的了?!”

  旁边的朱莉拍了拍我肩膀:“听话要听重点,林林,关键是你在人家手机里的名字叫白痴。这才是生气的点。你捏个鼻子装蒜,人家说你不男不女也不用这么生气,再说,我和你可是一起去过澡堂的,如假包换的女孩子。不然澡堂门口的大伯怎么允许你上二楼呢?”(北大公共澡堂一楼为男浴室,二楼为女浴室)

  我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还想说“就你仗义”,后来越琢磨越不对,等我想明白,捡起身边的枕头砸过去的时候,朱莉已经疯疯癫癫地跑出宿舍了。

  王婕拍着枕头上的灰尘,开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林林,正经一点儿,上大学干吗来了,脑子里怎么就想着这点儿事情呢?”

  我一听这话,跟条件反射似的低下了头。当时我们高中班主任在高三开学时,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周林林啊,我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看你也没个正经,咱考不上重点大学,总得考上本科吧?你知道我们学校这次对你们这种不上不下的学生很重视,你就甘于一直这样吗?”这话说得我醍醐灌顶,于是我通过不懈努力,证明给老师看,我不是不上不下的学生,我是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大上大下的学生!

  我唯唯诺诺地说:“是啊,眼看着快要期中考试,一晃眼没几天,半个学期就过去了……”

  王婕一看我顿悟了,立刻打断我说:“对啊,半个学期都过去了,你怎么和小西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呢?老跟方予可在一块儿能办什么正经事吗?你不是跟朱莉说三个月拿下吗?这都过去两个月了。本来指望着你十一的时候能有花样,你倒好,睡了七天!我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我看她扼腕的样子,反过来安慰她:“你这家伙刚让我放弃小西,撬茹庭墙脚,怎么现在反倒又让我和小西凑成对了?”

  王婕假装生气地说:“那能怎么办?人家方予可在朱莉的进攻下,你还有份吗?我看你这温吞水煮到什么时候沸啊?”

  我嘿嘿地笑:“那怎么办啊?听说他十一去大连了,刚去了北戴河又去大连。看起来他比较喜欢大海。我也挺喜欢海的。”

  王婕彻底拿我没办法了:“喜欢海有个屁用?那也得你们两个人一起看海啊!万一小西和别人一起去看海了呢?再说,你见过哪个男的没事跑去海边啊?肯定是被女的忽悠去的,也许一块儿看日出看日落,过得神仙眷侣一样。你就哭去吧。”

  我一下子噎那里了。电视上演的情侣在海边做的事情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在我脑海里转圈。想着他搂着别人的肩,抚着别人的发,跟人家手牵手地吹海风踏海浪,我心里就像被抽空了一块。

  王婕看我不说话,怕是伤到我了,轻声地问我:“你没事吧?我瞎说的……你不是都调查过他没有女朋友了吗?要不要再打个电话问方予可,小西有没有女朋友啊?”

  我沮丧着脸说:“我有病吗?一天到晚问这个人有没有女朋友那个人有没有女朋友。我这么滞销吗?小西要真和女朋友去海边了,我就、我就……”

  王婕一动不动地等我说出“同归于尽”之类的豪言壮语。不过怕是要让她失望了,我一狠心一跺脚地继续说:“他们要真去了,我就每天唱《听海》给你们听,烦死你们。”

  不过被王婕一刺激,我觉得我有必要采取实际行动了。

  

  周二下午,《俄罗斯艺术史》课堂讨论。讨论的方式差不多就是分几个组,做个PPT,选个组长做presentation。不愧一起奋斗了好几个月,大家都决议不能再让老师拖堂了,本次讨论课几位组长发言大多言简意赅。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老师就在那边总结完毕,还特别殷勤地问各位同学:“有不懂的吗?有补充的吗?”

  大家罕见地团结一致默不作声,等老师宣布下课。老师实在也没话可说,布置期中论文定于下下周交后,我们都作鸟兽散了。

  我得偿所愿,终于能提前到小西教室的门口了。

  随着下课铃响,教室陆陆续续地走出一拨一拨的同学。我紧盯着每个人的脸,生怕漏过错过,心脏都快跳出胸膛,我都听不到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了。拜托你乖一点儿,我知道你生命力强劲,但也不用在这个时候证明给我看,再这样下去我得缺氧啊。

  也许小西的气场跟别人是不一样的,一堆出来的人里面,我已经用余光一下子扫到了他。大概今天他有体育课,穿着一套浅色的运动服,显得活泼很多,嘴边的酒窝快要漾出来了。

  我假装没看见他,在他跟前慢慢悠悠地下楼梯。

  “林林……”

  我满意地听到了他那哑哑的声音。

  我回过头,惊奇地说:“小西?好巧……”废话,能不巧吗?我都等了半个学期了。佛说,生前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为了小西,我估计上辈子没干其他事情,脖子都扭折了,还没把回眸的次数凑齐呢。没看我现在还得回眸吗?

  小西笑着说:“是啊,好巧啊。好久没见着你了。怎么样?一切都习惯了吧?”

  我娇羞地低头:“嗯,习惯了。本来想十一回趟家的,不过为了多锻炼锻炼就没回去。”

  “你十一没回去?予可十一都回去了。早知道去大连的时候叫上你了。我们同乡的几个人组织了十一大连游。走,我给你拿特产吃。”

  我的心里都开始窃喜了。小西没有和女朋友一起去海边,没有和人家看潮起潮落,我不用在宿舍里唱《听海》了。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在背后打了个胜利的手势,假装淡定地说:“是吗?去大连了啊?大连漂亮吧?”

  小西点点头:“我跟予可说了去大连的事情,他没告诉你同乡会组织的吗?他没通知你吗?这小子,自己不去还非得拉上你。”

  臭小子,坏了我这么大的事!等我回去收拾你。我不动声色地说:“可能他一忙就忘了吧。你怎么不回家呢?”

  小西无奈地笑:“十一期间,医院比平时还忙。按我爸那臭脾气,医院一忙,就恨不得住在医院了。我妈是护士,在医院还能照顾上我爸。我回去家里冷冷清清的,还不够添乱的。唉,老人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不好,脾气也一天比一天倔。等他不忙的时候我回去劝劝吧。”

  他这么一说,我也忽然想见见我爸妈了。

  小西见我伤感的样子,笑着拍拍我的肩:“走吧,我还是多请你吃点儿大连特产吧,看你一脸忧郁。”

  

  我趾高气扬地踏进了小西的宿舍。某种意义上来说,能踏入男生宿舍楼,表明你至少是个有异性缘的人。如果一进来还左顾右盼地打量,那你要相信,这不是证明你是个多纯情的人,而是说明你是多没有人缘。朱莉就无数次闯进男生宿舍楼借某些光盘。我估计她进自己家拿这些盘出来都不能这么坦荡。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男生宿舍楼。第一次来的时候,我还懵懵懂懂。现在我无比坚定我对小西的感情,通俗点儿说,此刻我就是一大尾巴狼,看什么东西都带着那么点儿兴奋。

  比如我看小西的椅子,我就会有想去坐坐的冲动;看小西的书,虽然没有想阅读的冲动,但也有摸摸书皮的冲动;看小西的床,我也有躺上去的冲动。罪过啊罪过啊。跟朱莉、文涛在一块儿后,大概我的心灵已不再纯洁了。

  小西从桌边的塑料袋里掏出一堆吃的,鱿鱼丝啊蛤蜊肉啊海苔啊,基本上都是海鲜干货。我笑呵呵地接过,心里计划着说点儿什么话题。不然不是拿到东西就得闪了吗?

  我小心翼翼地说:“谢谢你啊,回头我得请你吃饭。光让你请我吃,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小西挠挠头:“没什么没什么,你不是予可的朋友吗?再说我们也是老乡。回头让他带你去同乡会,认识认识其他人。我们小镇这一届就出你们这两根苗,上几届的人丁可要兴旺得多。等期中考试之后,北大的老乡都聚一聚吧。”

  我心里虽然对于他对我的身份定义首先从方予可开始有点儿不满,但鉴于他如此热烈地邀请我参加下次同乡会我还是乐滋滋的。我忙着答应:“好啊,这回让方予可给耽误了,下回可一定要叫上我。对了,方予可十一怎么不打声招呼就回家了?”

  “嗯,家里出了点儿急事。他奶奶从楼上摔下来了,万幸当时他们家保姆刚好在楼下,立刻就送医院了,还是我爸动的手术。没什么大事,不过也把全家人给吓坏了。估计若不是十一假期的话,方予可都会不请假直接回去了。”

  “没看出来他还挺孝顺的。”

  小西不假思索地说:“那是。他就是他奶奶一手带大的。我和予可从小住同一个院子里。我们八九岁的时候,茹庭他们搬到我们这里了。这小妮子每天就腻在予可身边。奶奶当时就说定个娃娃亲算了。那时候,予可气鼓鼓地盯着茹庭,偷偷地去威胁她,还在她吃饭的碗里面放虫子,吓得她把喉咙都给哭哑了。奶奶当时就急了,硬拉着予可给他们家道歉。予可这孩子倔得很,死活也不道歉。”

  没想到方予可和茹庭都到娃娃亲的程度了,看来朱莉攻坚不易啊。我笑着想鼓励小西再说一些话。我喜欢听他的声音,喜欢他回忆起小时候岁月的样子。他的眼睛永远是一闪一闪的有亮光,长睫毛扑闪的时候,我能看到一种叫温暖的东西溢出来。

  小西见我不吃零食,准备给我削个苹果,苹果皮转着圈圈地剥落。气氛忽然变得很沉闷很安静,我都听见了苹果皮掉落的声音。

  我没话找话地说:“女孩子确实容易被这种事情吓哭的,也许还留下了一辈子的阴影呢。难怪奶奶急了。”其实我小时候常干给别人的饭碗里放毛毛虫的事情,那时候怎么不见我可怜人家留不留阴影呢?唉,作孽。

  小西继续削着苹果:“其实方爷爷,也就是方校长,在‘文革’的时候,受到过茹庭家的恩惠,不然可能和奶奶阴阳两隔了也说不定。奶奶觉得欠了人家一辈子的情,所以对茹庭比亲孙女还亲,宁可让予可受点儿委屈,也不能让茹庭吃亏。不然这种小孩子之间调皮捣蛋的事情,大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哪儿需要上纲上线?”

  天哪,人家不但是青梅竹马,还是几世恩怨情仇。都能拍个五十集的情感大戏,放在CCTV黄金时间播映,肯定把像我妈之类的妇女同志迷得一会儿哭一会儿大哭的。这回朱莉是彻底没戏了。她过得了方予可这一关,也过不了他奶奶这一关啊。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方予可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小西笑:“你的总结真有意思,不过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只不过看是大事小事还是破事了。”

  我也乐了:“不过你们真厉害,一个院子的三个人都能考上北大。”

  小西说:“其实我爸从小就想让我考北京医学院。那会儿刚好北大和医学院合并了,我的目标也改成了北大医学院。予可倒是无所谓考哪里,见我上了北大,就和我凑热闹来了。茹庭不一样,这孩子和小时候一样,腻着予可就算是理想了,所以也考上了北大。”

  我心里一阵愤愤不平。考进北大跟玩儿似的,想进来就进来了。话说茹庭这强人念书得有多强啊。万一没考上,她是不是打算复读一年,顺便在北大和方予可一块儿旁听?

  小西倒是没注意到我的表情,递给我削好的苹果。

  “予可小时候不经常和爸妈在一起,所以不太爱和别人说话,性格比较孤僻。我十岁多就搬走了,予可后来也搬家了,茹庭家里都搬到北京了。现在我们仨聚到一块儿,偶尔还能说说小时候的事情,说有时间我们几个一块儿回院子看看。”

  其实我有点儿尴尬,我总不能说“对,一起回去看看”,那是只属于他们的美好岁月,只属于他们的美好回忆。这份回忆里没有我的存在。我有点儿伤感,因为小西流露出来的温暖目光里没有我的影子。我那时候在另一条平行线上过我铁血娘子般的童年,我也会抓小虫子,我也和隔壁家小善善冲锋陷阵,偶尔学热播的《婉君》扮扮新娘过家家。但是我的那段回忆里也没有他。

  我淡淡地说:“有回忆的日子真好。”

  小西笑着说:“是啊,有回忆真不错。”

  是啊,小时候在一起的玩伴现在在同一所大学里上学多不容易!

  “啊!”我忽然想到:小西这么回忆童年生活,是不是他喜欢茹庭?电视上不是老演A喜欢B,B喜欢C,但A、B、C都是好朋友。《我不做大哥好多年》的MV就是这么演的。莫非小西……

  小西明显被我吓了一跳,惊诧地问我:“怎么了?”

  我支支吾吾地说:“茹庭确实长得很漂亮,很多人喜欢也正常。可惜她有喜欢的人了。喜欢上一个心里已经有别人的人,确实比较痛苦,只能靠回忆才能安慰自己……”

  小西愣了愣,继而憋红了脸拼命忍住笑:“林林,你想象力太丰富了。我当茹庭是妹妹,你电视剧看多了……”

  我有些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大口大口地咬苹果吃,不过心里还在庆幸最复杂的事情没有发生。等我咽下最后一口苹果,不顾淑女形象地抹了抹嘴问小西:“小西,以后我们一块儿吃完午饭去上课吧。我们都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上课。”

  小西有些意外。毕竟一块儿吃饭上课在某种程度上像情侣的初级版本了。

  我担心小西拒绝,连忙补充道:“我就是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而且下午的课我容易偷懒翘课。我就算是找个监督人,每周请你吃一顿饭,算给你监护费。你总不希望我第一学期就挂科吧?”笑话,我连不点名的计算机课都不翘了,怎么可能逃出勤分数占30%的通选课呢?不过,逼我逼到这份上,不得不让我在装作一个遵守纪律的乖宝宝、好学生还是骗取小西每周共进午餐的决定上做出选择。毫无疑问,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乖宝宝这种毕竟是虚的,假以时日,小西就会看见我的大尾巴。我得循序渐进地让小西适应。王婕有一句话说对了,我就是温吞水。温吞水就是慢慢烫青蛙,嘿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我看到小西点头的刹那,我仿佛看见青蛙慢慢地死去……我转过脸,做出了应和奸计得逞配套的奸笑。

  

  小西接到电话,说老师让他把资料整理一下,明天讨论。我看不方便打扰他学习,便拎着小西的一塑料袋特产准备下楼。

  我想着日后每周和小西有独处的时间,便开始大声笑。我一边笑一边蹦着下楼,笑声在楼梯间回荡,格外诡异。

  不过这笑声在二楼拐角处戛然而止。因为我看见了熟悉的冷脸,而且我知道这副冷脸是要骂“白痴”的意思。不过我今天高兴,被他骂了也就骂了。人家小时候没和爸妈在一块儿,没享受到母爱,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啦。

  我甚至热情地和他打招呼:“方予可,你好!”

  方予可看了一眼我拎着的塑料袋:“干吗来了?没个正经的,往男生宿舍跑。”

  我说了,我不和他计较,举了举袋子:“呵呵,看到了没?小西给我吃的。你想吃吗?不给,呵呵。我得吃到以后他名正言顺地每天给我买零食为止。”

  方予可哼了一声:“那我绝对不跟你抢。这一小袋子东西,得吃一辈子呢。”

  毒舌不愧为毒舌,轻易激起我的愤怒:“同乡会组织去大连的事情,为什么没通知我?你都告诉我他去大连了,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是同乡会组织的。”

  方予可生气地说:“你问我他怎么安排,我就说去大连了。你又没问我谁组织的?我干吗要跟你汇报?”

  说得也有道理,我确实也没问。不过我毕竟还是能考到北大的人,真忽悠我呢?我学着朱莉的样子说:“听话得听重点。关键是同乡会也邀请了我们,你不去也就罢了,凭什么剥夺我知晓的权利?你这叫故意隐瞒,你有何不可告人的目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方予可更加生气了:“我哪里故意隐瞒了?你想让我坦白什么啊?十一我自己都回家了!”

  我想到他十一回去看他奶奶的事,觉得自己也过分了。人家有心事,哪里顾得上我们游玩的事情啊。

  我推了推他,打算混过去:“跟你开玩笑的,干吗这么认真啊。真是的,就会跟我发脾气。我怎么不见你跟你家茹庭凶啊?”

  方予可消了消气:“别老扯乱七八糟的,茹庭又不是我女朋友,你老提她干吗?”

  “她不是你女朋友?”我一阵欣喜,我们家朱莉有希望了。我抓着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茹庭不是你的女朋友。”

  方予可被我弄得心里毛毛的,但还是看着我的眼睛打算说,但刚开口,他忽然就避开我的眼睛,低头说:“你怎么这么不着四六呢?”

  唉,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人家青梅竹马,即便没有男女朋友的名分,男女朋友之间该做的事情估计都做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唉,再怎么早认识也不能比她更早啊。”

  方予可眼里开始有点儿闪现温柔的神情:“你怎么就确信认识得比她晚呢?”

  我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和朱莉才认识两个多月,你都还没正式认识她呢?”

  方予可感到莫名其妙,问我:“朱莉?”

  我特仗义地说道:“我们宿舍的,长得有点儿安吉丽娜·朱莉的意思。前凸后翘,你们男生肯定喜欢。我对茹庭也没什么意见,主要是看你对她也不冷不热的,想给你介绍个开朗点儿的。你太阴沉了,我只好牺牲我朋友来拯救你,回头找机会认识一下。不知道朱莉这家伙会不会重色轻友,万一把我在宿舍里说你的坏话说给你听,就不好办了……”

  我自言自语恨不得把心里独白都念出来的时候,方予可脸色都由红转绿了。不过就跟我习惯他的毒舌一样,他也习惯了我。他恶狠狠地威胁我:“你这点儿脑子都不够你自己转的,就少为别人操心了。”

  我没理他,打算下楼,方予可又叫住了我。我不耐烦地转身道:“又怎么了啊?”

  方予可有点儿气馁地跟我说:“你跟我来一趟,我回家的时候给你带了点儿东西。”

  

  我还是第一次走进方予可的宿舍,但一进去我立刻就猜出哪张床铺哪张桌子是他的。毕竟有洁癖的人是不允许自己的东西像其他室友的那样东倒西歪的。幸亏他不是强迫性的洁癖,逼迫别人变成洁癖,不然其他人可有得受了。我也理解了为什么他一进我宿舍就能知道哪个位置是我的了。他进我宿舍,只要看到哪儿最脏最乱,就能判断出哪个地方是我的窝了。

  方予可径直走到窗边的桌子,拿起一袋零食塞给我。我一看都是家乡的小吃,竟然还有真空包装的臭豆腐干。馋虫被勾起来,我立马撕开包装开始吃上了。

  俗话说,吃人嘴软。我边嚼边谢:“味道真不错。嘿嘿,方予可,我和你真有缘分。你看我们都是窗边的位置。要不是隔着两楼之间的车棚,我们就是对门对户了。以后有事喊一声就行,都不用发短信打电话。”

  方予可给我递了张餐巾纸,笑着说:“是啊,缘分长着呢。”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快要融化这张平时冷酷到底的脸。我抬着头看他:“方予可,你平时笑起来不是挺好看的吗?干吗老沉着一张脸啊?好像别人欠你钱不还似的。”

  方予可拉了把椅子坐下来:“我就长这样。而且大多数时候我想笑来着,就被你气上了。”

  我和方予可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真不容易。我开始参观他的书架。和小西一堆专业阅读参考书不同,他的书架上大多数都是计算机的书,其次才是专业课的书。当然我的书架上都是专业教科书。咳咳……书架的底层还放着一堆古典音乐CD。桌子上是黑色的IBM电脑,电脑上三维图案不断变化。

  我忽然起了好奇心,想看看这冷面杀手的电脑里有什么存货。

  我晃了晃鼠标,果然是个洁癖,屏保退去后显示的桌面上只有四项内容:浏览器快捷方式、我的电脑、回收站,还有一个名为“我的天使”的文件夹。

  正当我光速准备打开文件夹时,方予可已经合上了笔记本。好小子,看他紧张的样子,藏什么东西呢?跟我斗,我可是小霸王铁娘子无敌金刚美少女。

  我声东击西地打算把笔记本抢过来,没想到毒舌反应速度比我快多了。他二话没说锁定机器,然后把笔记本塞到我怀里,得意地说:“知道开锁密码就往里面输吧。”

  我无语了。看他一米八的个子,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当然,你要幼稚,我可以比你更幼稚。我接过笔记本,准备输密码。这小子生日是多少来着?我冥想片刻,想起了那个“讣告”。我这人学习时记性特别烂,但是要搁平时八卦什么的,我过目不忘。

  我奸笑一声,开始输入……

  我把那几个数字的所有排列组合都快试全了,还是不对。我有些气馁,悻悻地把笔记本扔给他。

  方予可满足地笑:“难为你知道我的生日,平时都跟谁打听的啊?只不过开机密码不是我的生日。”

  我有瞬间想拨打茹庭电话打听她生日的冲动,当然我知道如果现在我打电话给她,这个冲动的代价就是我今年都将在怨念中度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冷笑:“哼,要么你早点儿改密码,不然我肯定会打听到茹庭的生日。”

  方予可合上笔记本,又开始变成冷面杀手:“你去打听吧。有本事现在就打听。”

  激将法?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天使的文件夹吗,不是美女的图片,就是美女的视频。真难为一个巨蟹座的人有我们射手座的风范,把这种东西直接搁桌面上,不是说巨蟹座处理这种文件夹是设一个无比长的路径吗?比如说C:WINDOWSsystem32MicrosoftProtectseeUser激情燃烧的岁月?”

  方予可:“龌龊的人就有龌龊的方法。你要这么污蔑我的天使我也没有办法,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这么说。”

  我哈哈地笑:“我好怕怕哦。”

  我看了看他的手机,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方予可,你不跟我称兄道弟,我不在乎。但是也麻烦你改一下我在你手机里的名字呗。被你叫白痴也就认了,反正你就是这么个德行,我再抵抗也没用。但没必要背着我还叫我白痴吧?我有这么白痴吗?”

  方予可有点儿惊诧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手机里你的名字叫白痴?”

  我嘿嘿地笑:“天机不可泄露。假以时日,我还能破译出那叫‘天使’的是谁呢。”

  方予可不可名状地笑:“等你破译出来时,我把手机里你的名字改成‘天使’,把电脑里的文件夹名改成‘我的白痴’,行吧?”

  我点点头:“同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