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学校当“鸟笼”小说by潘亮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别把学校当“鸟笼”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6:46

别把学校当“鸟笼”已完结

别把学校当“鸟笼”

来源:掌文作者:潘亮分类:校园主角:

别把学校当“鸟笼”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本书作者是潘亮,主要讲述的是《别把学校当鸟笼》,原名《别拿学校当监狱》,《快乐少年第4辑之整盅校园:别把学校当“鸟笼》故事以天生的捣蛋鬼范球球、霸道又热心的班长胡薇和一个古板又傻冒的书呆子路曼兮三个主人公在生活中遇到的种种趣事展开。《快乐少年第4辑之整盅校园:别把学校当“鸟笼》附有大量的符合故事情节的插图,《快乐少年第4辑之整盅校园:别把学校当“鸟笼》卡通味十足,适合小学高年级同学阅读。
编辑清风叹点评作者潘亮文风一如既往,幽默逗比,三观不一定和你匹配,但是在爽感上绝对亏不了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因为“假传圣旨”那一丁小点事,班长胡薇老是跟范球球过不去,这让范球球感到非常不爽。

本来就是嘛!我只是跟大家开个玩笑,全当见面礼。谁让你们一个个都猪脑子狗脑子驴脑子,三言两语就信以为真,也太好骗了!

再说,我也不光是耍了你班长一个人,其他同学都不说话,你干吗小肚鸡肠地天天挂在嘴边?

不就是个班长吗?有什么好神气的!哼,胡薇——狐假虎威。范球球也跟路曼兮学会了给人名找“典故”。

收作业的时候,全班那么多同学做完了你不去收,而我还差两题,正打算找个人抄一抄,你偏偏要先收我的,一秒钟也不肯等!

大扫除的时候,其他同学都是干扫地啦、倒垃圾啦、洒水啦、擦玻璃啦这样的轻活,可你偏偏要分配给我拖地这样的苦力做。没见我长得又瘦又小,连拖把都扛不动吗?

其实范球球才不是“又瘦又小”呢,他的身体圆乎乎的,还真像个“球”。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可气的是,胡薇整天围着“老妈”这啦那啦长啦短啦,绿豆大的事也要去报告。哼,强烈鄙视!我不就是把粉笔头塞进路曼兮的衣领了吗?人家都没说什么,你着什么急呀?难道你暗恋他?

暗恋?对,这个主意倒不错!

上语文课的时候,马老师正讲《赠汪伦》这首诗。范球球趁她不注意,用手指戳了戳前座路曼兮的后背。路曼兮把身体往后仰,听范球球讲话。

“你觉得她怎么样?”范球球冲着胡薇努努嘴,胡薇是路曼兮的同桌。

“不错,太漂亮了!”路曼兮赞不绝口,“人好,意境更好!”

哈!这个臭小子,别看愣头愣脑的,没想到心眼还真多,居然能说出“人好,意境更好”这样高品味的话来!看来他是对胡薇有意思了。

“哪点儿好?”范球球来了兴趣,抓住机会往下问。

“从头到尾都好啊!”路曼兮咂咂嘴,“你看这第一句,‘李白乘舟将欲行’,咱们班李舟的名字可能就是出自这句诗……”

倒!说了半天原来他是在说《赠汪伦》这首诗好,还念念不忘分析姓名典故,真是没劲透了!

路曼兮似乎还要继续分析下去,范球球又用手指狠狠地戳了他一下,一边用眼睛瞟“老妈”,一边小声说:“我是在问你觉得胡薇怎么样?”

“胡薇呀……”路曼兮闭拢嘴唇,扭头出神地望了望胡薇——看来这次是真的有感觉了。

“快说呀!”范球球急不可待。

“这个嘛……胡薇的名字可能出自“不教胡马度阴山”,也可能出自《诗经》中的《采薇》,我要回去考证一番才能下结论……”

范球球差点儿一头栽在桌面上。要不是现在正在上课,他一准会跳起来,劈头盖脸大骂路曼兮“书呆子”“木头疙瘩!”“植物人!”“石头脑袋!”……

“范球球!”马老师其实早就看出来范球球在开小差,只是一直没有“揭穿”他。现在,看到范球球正对着前桌路曼兮又抓又挠的样子,愈演愈烈,马老师把他叫了起来。不过,马老师可不是轻易批评同学的老师,她要通过别的方式来“警告”范球球。

范球球毕恭毕敬地站了起来。马老师说:“范球球,你来背诵一遍《赠汪伦》这首诗!”

糟糕,刚才光顾着跟路曼兮着急,没认真听讲,哪里能背得出来?不过还好,刚才路曼兮这个呆瓜提到过第一句,他还记着呢!管他会不会,能背出一句算一句!

“李白乘舟将欲行!”范球球亮出嗓门,显得很有自信,马老师听了满意地点点头。可是,下面的三句范球球就蔫了,脑子里空空的,什么印象也没有。不行,得寻找外援才行!

范球球再次用手指戳路曼兮的后背,那意思是:“快提示我两句!”还好,路曼兮还算没呆到极点,他明白了范球球的意思,用课本挡住嘴巴然后小声说:“忽闻岸上踏歌声……”

“忽闻什么声?”范球球没听清。

“接着往下背呀!”马老师看范球球背不上来了,催促他。

路曼兮还想继续“提示”,但看到马老师的目光逼过来,就再也不敢吱声了。

范球球孤立无援,他决定豁出去了:既然是“乘舟”将欲行,那么肯定是在河里。对,有了!

“忽闻河里救命声!”范球球胡编。

“哈哈哈……”全班同学笑得人仰马翻。

范球球知道自己肯定错了,不过既然已经开始“胡编”了,索性就“胡编”到底,半途而废怎么行?这首诗既然叫《赠王伦》,干脆就这么来:“扑通一声跳下水,救起一看是汪伦!”

这下可好,本来教室里就已经乐翻了天,再加上这两句,全班更乱了套。有的同学甚至笑得喘不过气来,捂着肚子半天说不了话。

全班就路曼兮一个人没有笑,他转过身子问同桌胡薇:“快告诉我,究竟有什么可笑的?”

唉,真是迟钝得要命!

马老师制止大家继续笑下去,她要给范球球找一个学习的榜样。马老师扫视了一遍全班,觉得路曼兮最合适不过了。

“路曼兮,你来替范球球背!”马老师只等路曼兮一背完,就对范球球说:“你看,路曼兮可是跟你一个宿舍的,你要多向他学习才对!”

路曼兮果然厉害,对这样的“小诗”他可是张口即来:“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胡薇赠我情!”

咦?第四句不应该是“不及汪伦赠我情”吗,怎么变成了“不及胡薇赠我情”?原来,路曼兮的脑子里还在一直分析着胡薇姓名的典故,一心不可二用,瞧,把“汪伦”说成了“胡薇”,出错了吧?

不过,这个错可出得比范球球有水平,话一出口,全班同学便“哄”地一声闹开了——路曼兮这小子平时愣头愣脑,没想到他还对胡薇有意思呀!大家一起起哄,又是叫好又是竖大拇指,还有胆大的男生不顾马老师在场,公然吹起了口哨。

胡薇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课堂上公开向她“表白”,她羞得满面通红,趴在桌子上,把脑袋埋在胳膊里。

“怎么了,我没背错呀?”路曼兮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出了洋相。他心里直犯嘀咕:今个儿大家这是怎么了?一个劲儿莫名其妙地发笑,傻不傻呀?

大家笑得这么厉害,马老师可一点儿也笑不出来。她脸色铁青——不是气范球球胡背乱背,也不是气路曼兮辜负了她的期望,而是——马老师在心里想:现在的孩子,思想怎么这么早熟?难道他们早恋了?这可不正常——大大的不正常!我要教育教育他们!

下课铃打响了,马老师说:“路曼兮、胡薇,你们俩跟我到办公室来!”

“马老师,我……”胡薇抬起头来,眼圈红红的。也是,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她什么事儿呀!

“都来!”马老师不容分说。依照她的经验,这样的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早处理早好,要把“危险”扼杀在萌芽阶段。

同学们拍桌子、砸板凳,欢送路曼兮和胡薇前往办公室。

其实呀,大家也都知道,班级里的确有某个男生喜欢某个女生,大家都觉得这很正常,谁不对异性感兴趣呢?可大家不明白的是,老师们为什么总爱胡想乱想,把这种喜欢当成一种危险信号,又是“早熟”啦,又是“早恋”啦地乱扣帽子,这都哪儿跟哪儿的呀?都说孩子的想象力丰富,其实大人们的想象力更丰富。

10分钟之后,路曼兮和胡薇一前一后回到了教室。胡薇为了避免再惹非议,一直与路曼兮保持着距离,可是路曼兮偏偏干什么都是慢吞吞的,走路也如此,胡薇把走路速度降低到极限也才保持了15米的距离。

路曼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可胡薇迟迟不敢回座。

范球球来了劲儿,他故意大声问路曼兮和胡薇:“怎么样啊?老妈是怎么解决的?”

路曼兮从书包里掏出那本黑皮的《学生守则》:“马老师让我们把《学生守则》第32条抄100遍!嘿嘿!”

嘿嘿?还好意思笑!他这么稀里糊涂的样子,估计刚才到了“老妈”那里也没说清楚什么,于是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范球球接过路曼兮的黑皮书,只见第32条写着:男生女生之间交往要保持一定距离,禁止与异性过分交往,禁止早恋……

这都什么乱其八糟的条款呀,说学校像监狱你还不信!在这个世界上,限制与异性交往的地方恐怕除了学校就是监狱了。范球球敢肯定,如果可以的话,老师们几乎想把“禁止与异性过分交往”改为“禁止与异性交往”。

于是,范球球摸出自己的“鸟笼日记”,在上面记上:

监狱:不可与异性犯人接触;

学校:不能与异性同学过分交往。

“哎呀!”路曼兮突然惊叫了一声:“范球球,上课的时候你怎么把《赠汪伦》背成了《救汪伦》,怪不得大家都笑你!”

范球球差点儿晕了过去:这么迟钝的家伙,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出了更大的洋相,看来从你身上是问不出什么了。他偷偷瞟了瞟胡薇,而胡薇正瞪着他。

“都怪你!”胡薇尽量避免不去看路曼兮。

“怪我?”范球球糊涂了,分明是路曼兮口误,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了?

“要不是你背书背不上来,马老师能叫……叫……叫……”胡薇“叫”了三遍也没好意思说出路曼兮的名字,只好用“他”来代替,“马老师能叫他背诵吗?他要是不背诵,能出这样的事吗?”

范球球挺窝火的:这也能扯到我身上?你为什么不怪罪李白,谁让他写的这首破诗!

不管怎么说,这次“惩罚”胡薇,替自己出气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一想到这个,范球球就心花怒放。

马老师回到教室里,她看了看不愿意回到自己座位上的胡薇,明白了。马老师说:“范球球,你跟路曼兮调换一下位置。”

“什么什么?”范球球傻了眼,让我跟胡薇坐同桌,那以后不被她整得更惨?

可是,班主任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马老师这么做有三点原因:第一,把路曼兮和胡薇分隔开,避免他们继续“过分交往”;第二,范球球和胡薇之间有过结,简直是“势不两立”,把他们安排在同桌肯定不会“早恋”;第三,胡薇是班长,让他来“看管”范球球再合适不过了。

范球球不情愿地收拾好书包,和路曼兮交换了位置,胡薇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刚一坐下,范球球就故意往桌边挪了挪,坐在双人凳的最边缘,他要跟她“井水不犯河水”。胡薇也特地把身子微微转向远离范球球的一边,那意思是“划清界限”。

马老师宣布上课,她要继续讲上节课没有讲完的《赠汪伦》。10分钟之后,范球球听见身后传来了路曼兮的自言自语声:“我想起来了……原来上节课我把‘汪伦’背成了‘胡薇’,怪不得马老师要罚我抄《学生守则》……可是不对呀,背错了《赠汪伦》应该罚抄《赠汪伦》才对,干嘛要罚抄黑皮书呢?不懂不懂,肯定是马老师弄错了……”

这家伙不光是个木瓜,而且还是个傻瓜。范球球心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