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公主小说by时音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布衣公主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7:21

布衣公主已完结

布衣公主

来源:掌文作者:时音分类:校园主角:

小说名字是布衣公主,文中讲述这是一部长篇古言人物传奇类小说。讲述大宁国最小的公主君玉绾,对不要被人控制的生活,不要逍遥一世,只要一颗爱自己的心的追求 。 从逃离皇宫,遇见江南极富盛名的三大世家的公子,任逍遥、沈丹青、玉临风开始,她的命运被一步步改变。卷入富商失窃案、身种剧毒 卷入无影门事件、被任逍遥挟持,被自小覆面具的男子,授予她琴棋书画,并教习武艺的公子水兰舟解救,由皇叔君清墨带回皇宫。 再次回宫后,被陷害后由丞相沈茗赋搭救;在太后寿诞献舞后被西月国七皇子呼延烈相中并求亲,家国利益面前,远嫁西域。 第二次逃离皇宫,以为自己能获得自由,却在远嫁途中,遭遇大漠刑官截杀、贪狼国国王设计陷害欲霸占做王妃,一路被水兰舟暗中保护 并一次次搭救。在途中发现,西域用大宁的名义加收贡税,似乎隐藏着更大的阴谋……是作者时音出品,
编辑长安忆点评剧情作者时音把控的很好,绝对值得一看,世界观新颖独特,属于渐入佳境的佳文。展开

本书标签:布衣公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来假设一下,”回到客栈,玉绾摇着扇子,对展记道,“秦婉蓉房间里有任逍遥的画像,虽说后来不见了,但秦老爷没有理由不知道,既然知道,结合秦老爷几次的反应,可以确定任逍遥与他家丢失的东西有关。很可能,这也是秦老爷不待见自己女儿的原因。”玉绾喝一口茶,故事的基本脉络已经出来了。“任逍遥盗走了秦家的玲珑玉佩,阴错阳差地遇见了秦府千金,以逍遥公子的魅力,秦婉蓉爱上他不是难事。可秦小姐身在闺阁,而任逍遥洒脱江湖,自然没有多少机会去见秦婉蓉。且他禀性风流,说不定已经把秦婉蓉忘了,于是相思成灾的秦小姐就绘了一幅任逍遥的画像悬挂于厅中。秦老爷恼羞成怒,于是贴出了悬赏告示,不惜编了一顶采花贼的帽子给任逍遥戴,一是为了掩人耳目,二嘛……也想出口恶气吧!”此时玉绾展记二人坐在城中最高的云月楼上,香炉炊烟袅袅,云片糕混合着茶的香味徐徐飘散。展记凝神听了半晌,道:“主子分析得是。”“可是这样一来,依旧有一个疑点,我怎么想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展记看着她:“主子是说,秦老爷对玲珑玉佩的态度?”玉绾笑着看了他一眼:“你也看出来了?秦老爷十分看重玲珑玉佩,若说传家宝,看重一点也没什么,但他的态度却是莫名的惶恐,总让人觉得奇怪!”“以往在宫里,见过不少藏着秘密的王公大臣,”展记道,“这秦老爷不像是关心传家宝,倒像怕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被发现似的!”玉绾微微一震,展记这句话点到了她心里的某处,但这一点也正是她想不透的,传家宝上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她转脸看着展记,虽然都是在宫中长大,但环境却天差地别,这小子跟她不一样,自己几乎足不出户,他却从小跟着他师父,宫里的各个角落都走遍了,算是真正的阅人无数。这秦老爷,看来是真有鬼。“主子……”展记欲言又止,一脸为难地看着玉绾,“您为什么非要这么固执……”玉绾莞尔,这小子始终不放弃劝说她。展记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劝说没用,低头转动着茶杯。将剩下的一壶茶都喝完,又拣了两块糕塞进嘴里,玉绾站起来:“银子也拿到手了,回去吧,免得易跑堂怀疑咱们跑了!”嘴里嚼着糕,心想这糕的味道真不怎么样。将银票给易南风的时候,他含笑地看了玉绾一眼:“看得出来周姑娘今日辛苦得很?”玉绾挺了挺腰板,扇子一挥:“一般一般。”有银子,无法不气势!易南风将目光扫到她脸上,似笑非笑。玉绾突然感觉很窘,愤愤不平地说道:“哼!太过分,钱庄的那些伙计居然要我自己去讨要!也不想想当初借银子给他们的时候本姑娘是多么痛快!算了,下次再也不借钱给他们了……”边说边往前走,说完正好到了院墙外面。回到房间没多久倾盆大雨就下了起来,明明还没到晚上,看着却像半夜。跑了一整天,简单地洗了洗就躺到了床上。费了这么多脑子,玉绾整个人都感觉昏沉沉的。朦朦胧胧又听到了箫声,只是她实在太累太困,没精力欣赏。客栈晚上有一种静谧的氛围,空气中弥漫着说不出的淡淡的气味,有一种病态的安宁。玉绾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于是坐起来,忽然发现眼前有隐隐绰绰的亮光闪着,不免一惊,转头看见桌子上一盏半昏不黄的油灯,难道是忘了熄?她摇摇头,翻身下了床。就在这时,鼻端闻到一股极难形容的气味,玉绾吞了吞口水,这时,突然听到一种声音,好似规律的喘息声,极细微,如果不是房间里太过安静,她一定不会发觉。房间里有个人!她第一反应是拿过油灯,对着黑暗的一角。果真是看到一个人影,幽幽地站在那里。玉绾倒抽了口冷气,手暗扣在腰间,那里藏着一包毒粉,“阁下是谁?”那黑影顿时一动,没想到,竟传来一声冷笑。玉绾额上沁出冷汗:“深夜造访,你到底所为何事?我与你应当不认识。”轰隆隆……雷鸣闪电,雨疯狂地打在窗户上。冷不防一道极亮的光从角落激射而来,随即一片沉寂。玉绾觉得颊边蓦地一凉,刺骨的冰寒,那个瞬间她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被冷冻起来了,好像是有什么贴着脸上过去了。不过片刻,右边脸就火辣辣的疼。玉绾退到窗前,狠命地伸手一推,顿时一阵风刮进来,冰冷的雨点打在她脸上,闪电照得整个房间都亮堂堂的。她满头大汗,抓着窗框拼命喘气,抬头看向角落。角落里什么也没有,玉绾按住胸口,瞪大眼看着这一切。久久不能恢复平静,那种诡谲的气氛,仿佛一下子不见了。忽然玉绾冲向门边,一把拉开门,刚要出去,就见展记紧张地站在门口。“主子,属下刚才听见有动静……”话没有说完,就看到玉绾脸上的伤,登时顿住了。随即大惊失色。玉绾苍白着脸,看着他道:“把易跑堂叫来。”展记的脸上骤然浮现出怒气:“属下即刻就去!” 易南风进来的时候也很惊愕,看到玉绾脸上的伤时,眸中更是闪过了诧异。展记冷冷地说道:“易公子,你们风云客栈名贯武林,武林同道也十分信任贵店。在下听闻,曾有不少穷途末路的侠士将身家性命托付此处,贵店也从未让人失望过。可主子如今遭受危险,全然不见贵店有何动静,关于这点,您要如何给个交代?”易南风听着展记的话,眉头越皱越紧,说实话先前他是有些不信的,然而玉绾脸上的伤,却是做不得假。他看向玉绾:“姑娘,可否愿意将详细情形说给在下听?”玉绾此时已是心定,想了想,如实说了一番。她脸上的伤只是浅浅的一道,流了一点血,伤口不深,休息一段时间,自行就会好转。让人心有余悸的,无非是方才的诡谲氛围。易南风道:“可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子?”玉绾摇摇头:“只有一瞬间看到他的脸,依稀是个男人,脸色苍白得可怕。”说到这里又打了个寒战,那双冷酷的眼睛浮现在脑海中,大概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眼神,只是看着就像噩梦一场。易南风脸上闪过一丝疑惑:“根据姑娘所说,那个人……在姑娘房中显然已待了一段时间,这期间却没有伤害姑娘分毫?”玉绾不禁看向他,不愧是易南风,一针见血。“易公子此言差矣,”展记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他,“这话不应该问主子,重点也不在这里。若说今夜雷声大,不小心疏漏一些声音,大概情有可原。可是一个人不知不觉潜入主子房间,还待了那么久,如此漫长的一段过程,风云客栈蛰伏的那么多高手却无一人发现,易公子,说给你自己听你信吗?”易南风难得沉默起来,片刻,他才道:“这自是风云客栈的疏失,周姑娘若要责难,也在情理中。”玉绾不禁叹了口气,心里分析着利害,却如坠云里雾里没有头绪。从那次追杀想起,不可能有人无缘无故花力气对付她,必然有什么原因,而这些原因多半是利益驱动。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会对谁有好处?在宫里,她只是个不受宠的帝姬,甚至宫女太监都不把她放在眼里,那些心机深沉的宫妃娘娘,不可能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来到江南,她更是处处小心,哪有可能触犯到什么人的利益?就算是秦府的事,所谓采花贼基本可以确定就是任逍遥,他那样的人虽然风流些,却不至于太毒辣,就算知道她的身份和目的,也不可能非要她死吧,何况他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易南风见玉绾沉默,忽然抬脚走到窗边,伸手推开了窗户。“二位,请看。”玉绾心里疑惑,不知道他要他们看什么,但还是走了过去。展记也沉着脸走到旁边。易南风指着下面一片稀疏的树丛,玉绾望下去,是这近一个月来见惯了的景象,绿树花丛,风景优美。就听易南风道:“请二位仔细看树的分布。”玉绾顿时被点醒了,瞪大眼往下看。可是纵使如此,还是没能看出什么,这些树杂乱无章,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没有什么规律。玉绾苦笑道:“易公子有话就说吧,我们实是看不出什么,可是这些树木中有什么机关?”“不是机关,是阵法。”易南风看着她,缓缓地说道。阵法?!玉绾错愕,又看了那些树丛一眼,心里陡然生出一丝古怪的感觉,按常理,树木即使是随意分布,也不可能一点规律也没有,那些花草也像是随意地盛开,可是一眼望去,树木排列的规则好像被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花草打乱了……她心里一亮,某处记忆好似被开启,不知不觉地喃喃出声:“无迹可循、无规无律,万绿丛中……‘无形阵’!”话说出来玉绾自己也吓了一跳,易南风更是不可思议地看向她,似是看到了什么奇特的物事,“周姑娘竟知道‘无形阵’,在下还以为,当今江湖上除了我们老板不会有人知道了!”他惊讶,玉绾更是惊讶。记得当时兰舟公子教她阵法研习的时候,还将“无形阵”单独地分开讲,特别强调无形阵的千变万化,若无意困在其间,无人解救必然走不出去。玉绾因为对阵法不上心,难免有些耳边风的感觉,唯独对这个“无形阵”还有一些印象。兰舟公子教课随意,很少强迫她学什么,阵法算是其一了。“主子,什么是无形阵?”展记冷不防开口问。玉绾语塞,虽说知道个大概,但要她说还真说不上来。此时,易南风道:“无形阵千变万化,以树为根基,花为引子,人一旦踏进去,会产生辨不清方向的茫茫感,永远困在阵中。”他这么一说玉绾又产生了疑惑,展记昨天从窗外面飞进来过……而且,她也曾经在夜晚追寻箫声,进去过树丛。“不巧,昨日在下才从那树丛中经过。”展记开口道。易南风道:“这阵晚上才启动,并且是逆向,对夜里出行的客人不会造成伤害!”展记不说话了。玉绾道:“这阵没有人能破吗?”易南风看了她一眼,“只有我们客栈的老板,也正是他布下的这阵。”看来这阵真的厉害非常,玉绾低头看着,莫非这就是兰舟公子强调的用意?“正因为这样,”易南风叹道,“在下也觉得不可思议,没人能通过无形阵,自然也排除了从窗户进来的可能。至于正门,那里整晚都是在下把守。”展记冷冷地看着他:“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易南风顿了顿,半晌,才轻声道:“二位,请放心,风云客栈定会给二位一个交代。”如果易南风说他会给一个交代,玉绾还好说,展记肯定不会信服。可是现在他说风云客栈一定会给一个交代,压上整个风云客栈,这样郑重的承诺,不管是展记还是玉绾,都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