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清成歌雪成烟小说by雨微醺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沧清成歌雪成烟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3:42

沧清成歌雪成烟已完结

沧清成歌雪成烟

来源:掌文作者:雨微醺分类:校园主角:

沧清成歌雪成烟作者是雨微醺全文讲述了  一个执著女子,一段纠缠千年的不灭情缘,千年前她是红豆小仙,一场错付让她的名字成为仙界的一场劫难,当她毅然喝下瑶池水跳下望川时,倔犟地没有回头……   千年之后,跆拳道学生小莫穿越成为花容月貌的相府小姐,落入一个看似风平浪静,却暗中波涛汹涌的国度。从贪玩的相府小姐到王府逃妃,再到名扬江南的成歌夫人、深谙谋略的巾帼谋士……一次次身份的更迭,一次次情结的纠缠,权势相争、朝堂暗斗、商贾利害、情爱纠葛,种种世情当中,谁才是那个可以托付终身、一生相依之人?  冥冥之中,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她将何去何从?  只恨年少轻狂,错过了本该捧在手中的幸福,待到回首时,却已相去甚远……  
编辑怎如初点评作者雨微醺文风一如既往,幽默逗比,三观不一定和你匹配,但是在爽感上绝对亏不了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高气爽 天高云淡,蓝渗渗的天空上挂着一轮暧日,我心情不错地靠在软椅上晒着太阳,想到昨日绕到瑞丽衣坊里查帐,看到平均每天都有一百多两的入帐,心里乐的直打颤,算算离过年还有半月,就又赶紧吩咐把新年特装给摆出来。

  心里盘算着银子,正想弄些新花样乘着新春将近再多赚些,张妈就从茗院外跑着小步进来了禀报说司马镜传我到大堂。

  赶到大堂,刚一到门口,还未来得及请安就看到一张正满脸得意笑容的脸,赵祯!寻仇的来了!

  “父亲,这位是。”我心里不爽,却只能满脸笑意的看向坐在交椅上的赵祯。

  司马镜上前拉过我,露出一脸慈爱的笑意,道:“这位便是奉王陵府的小王爷,小王爷今日来是特意前来邀你参加诗会的。还不快向小王爷谢礼。”

  我咬着牙转过头,对着赵祯一蹲身行礼,道:“多谢小王爷美意。”

  赵祯挑着眉头起身扶起我的胳膊,满眼得意地笑道:“二小姐不必多礼。”

  扶起我,赵祯却不放开我,转身对司马镜露出一个笑,道:“司马丞相,那么小王就带着小姐出府了。”

  司马镜一脸高兴地起身亲自送我二人出了堂门,我脸上堆笑相应,心里早已经把赵祯骂了千万遍。

  刚一出司马府的大门,我就收起脸上的笑,狠狠地一甩赵祯拉着自己胳膊的手,道:“玩够了没有?”

  赵祯看我一脸的气愤,满是高兴地挑起眉头,摇了摇头,道:“没有!”

  “你不去百花楼喝你的花酒,没事找我干什么?”

  “你是我未过门的王妃,我来看你自是常理,你没见到司马大人也甚是欣慰?”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伸手抽他冲动,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赵祯一脸无公害的笑容,道:“自然是接你去参加诗会。”

  我咬牙,别过脸道:“我不会!”

  赵祯依旧面不改色,笑道:“那你陪我去喝花酒?”

  我咬着唇,盯着赵祯一脸笑意的模样,知道他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最后才吐出几个字:“去诗会!”

  我甩袖转身径直的朝前走,赵祯笑着一翻身就坐上了马背,骑马两步越过我,伸出手道:“上来!”

  我翻个白眼丢给他,道:“我才不同你共乘一匹马。”

  赵祯不多理会她,顺手一提就把我提上了马背坐在了自己怀里。

  “放开我!放开!”我使劲的一挣扎。

  “安静!”赵祯收了三分笑意,微冷地吐出两个字,从来都看他嬉皮笑脸嬉皮笑脸的我一下子有些懵。

  赵祯似是嘲笑的侧眼看我,道:“那四殿下就能同你共乘一匹?”

  我堵气道:“那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他不会像你这么不讲理。”

  赵祯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狠狠地一踢马肚就沿着街道狂奔起来,吓得我缩起了脖子。

  坐在马背上颠簸了半个多时辰,随着一声马厮,我终于感觉到眼前的世界是平横的了,但是脑袋还是一个劲的发昏,特别是屁股那叫一个痛。

  “下来!”赵祯站在地上向我伸手,我有些迷乎的伸手去握,却不料赵祯又将手一缩,原本就头脑发昏的我就嗵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吡。”我强忍着没有叫出来,猜想到赵祯此时定笑的行意,也懒得抬头,支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装作若无其事地拍拍灰尘。

  “嘿。不错,能忍!”赵祯一挥手,笑的春风得意地就进了一处装饰精美的阁楼,粉饰一新的楼台,富丽堂皇,古色古香,一看就是贵胃富户会聚寻乐所处之地。

  我伸手对着摔痛的胳膊和屁股一顿猛揉,嘴里一遍又一遍的骂着赵祯小人。纵然全身痛,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跟着从阁楼下来的婢女一道上了楼,一上楼就看到里面坐了十来个公子哥,从衣着来看全都是非富即贵,而且每个旁边都坐着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是参加酒会,而赵祯是把她当成了陪酒的姑娘用,要是放在普通小姐,这时候还不急的跳场子?

  赵祯看我上楼,懒散的从椅上起来走到楼口,然后从袖里抽出一条丝帕给我系在脸上,“不许摘下来!”

  “凭什么听你的!”我抬手要扯丝帕,赵祯一下子握住我的手,附唇在我耳边轻声道:“除非你想让司马丞相知道你女扮男装跑出府去。”

  言罢,赵祯不待我多说就拉着我在坐位上坐下。

  看到赵祯坐下,坐在主人席位上的一个年长男子站起来笑道:“今日有幸能请到小王爷至此,列位也都带了自己的知已红颜前来赴会,姜生我真是倍感荣幸,我在此以薄酒一杯敬大家厚情之谊!”

  “姜公子客气,客气。”众人也端起桌上的酒蛊回声。赵祯笑眼看我抬手啐了一小口酒,我不屑地别过脸不看。

  客套嘘寒,推杯换盏,三杯酒下肚,阁中众子已经都是红光满面,赵祯有一下没一下的浅偿着手中的酒,与上前套近乎的人打着太极,时不是的一两句锦绣诗文让我心中生异,想不到他竟也是个胸怀经纶之人,若不是之前对他风流怀有成见,我估计我会真的被其所折服。

  不仅我心中赞叹,那些自居文雅才子的文人连连生叹,赞其“才华横溢,集思广益,风流倜傥塞宋玉,才高八斗过子建。”

  在多年后,当赵祯成为天下第一文武双才的战天公子,位居四大公子之首,博得无数人的称赞时,我在想这些文人骚客对其的钦佩渲染是起到了极大作用的,文人的笔杆是一把没有锋芒,却胜过千军万马的力量!

  酒过三询,姜生起身看着赵祯笑道:“小王爷乃我宛陵风流才子,今一见让我等到心服,不如就请小王爷以此宴为题,吟诗一首,如何?”

  赵祯放下手中的酒蛊露出一个淡笑,顺手将旁边的我一拥,道:“今日我不吟,让我这位美人儿来吟如何?”

  “你。”听赵祯的口气,我狠狠地转过眼瞪向他,赵祯却只是以一个淡笑视若不见。

  我是看出来赵祯是想自己出丑,虽然心里气愤,但最终还是压着气尽量优雅的起身走到阁中,对众人行一礼,道:“那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侧眼对正斜倚在椅上眯眼打量我的赵祯投以一个淡笑,再看阁外花都城外的繁华夜色,随道:“朱门琼灯楼,玉浆洒毡裘。柴扉不掩雪,谁闻寒门愁。(原创)”即而又在众人尚未回神之际,移步行至赵祯桌案前,挑眉吟道:“战天贵胃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花都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好。”停滞片刻尴尬,有人叫起了好,我懒得理会,只是对有些意外的赵祯丢下一个淡笑,然后对着姜生略一行礼,道:“小女子突感身子不适,就此请辞!”

  说完,我不理会所有人的目光,快步的朝着楼口的地方下楼,一出大门我就把脸上的面纱一扯丢到地上,头不回的提起裙摆大步的朝前走,异常豪迈!

  “死赵祯,破人,烂人。”我每走一步就骂一句,基本上那些能说的出口的字眼都用上了,说不出口的也在心里默念N次,直到最后没了力气才在一处街角的台阶上坐下,想到今天的委屈不禁流出了眼泪。

  “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把我丢到这个地方来。”我拥着双膝,紧紧的缩起身子低头大声地哭起来。

   “发生何事?”一个微凉的声音响起,我抬起迷迷茫茫的眼睛,才发现赵晋不知何时已经蹲身在她面前。

  “晋之。”我一下子拥上赵晋的肩膀,大声地哭了起来。

  赵晋怔了一下,但在扫过街角的一双眼睛时,不动声色的伸手拂上我的背。

  “晋之,我不想待在这里,我想回去。”我想到那个自己熟悉的世界,想到自己莫名的落在这里,所有思念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

  “好了,我送你回去。”晋之轻轻地抱起我坐上已经不知何时停在道上的马车,然后拥着我示意车夫朝司马府缓缓驶去。

  原本就累了一天,又经赵祯一摔,最后还大哭一场,我终是抵不住困意依在赵晋的怀里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的,似是刚要沉睡,就又被车外的一阵声响给惊醒,马车急晃了一下停住。我睁开眼看向赵晋。

  赵晋神色如故的看了看我,将我从身上扶起,掀起前面的车帘,我探着头向外看去,就见到赵祯正风风火火的朝马车驰马跑来。

   “小王爷深夜追着本皇子的车撵,可是有急事?”等赵祯跑近,赵晋依旧一副冷淡的模样。

  赵祯淡扫一眼我和赵晋,笑着一拱手,道:“本王今日带了司马小姐出来,只是司马小姐顽皮溜掉了,所以本王赶紧寻来了。”

  赵晋淡然一抚袖,道:“哦,原来如此,司马小姐现在就在车中,小王爷大可放心!”

  赵祯冷笑一声,道:“那本王就多谢四殿下了。”

  言罢,赵祯翻身跃到车前,毫不理会我瞪向他的眼神,将我我半扯半拖的从车上弄下来,道:“四殿下今日的大恩小王铭记,告辞!”

  赵晋动了动嘴角,但又没说什么,只淡淡地还以一礼,挥手示意车夫继续前行。

  赵晋的马车离开,我被赵祯弄上马背,但我已经没了同他斗争的力气,他也没多说什么,不紧不慢的将我送回府。原本还担心他向司马镜告状,不过他这人虽然讨厌,不过作风还靠硬,没有打我的小报告,我才松了口气。

  

  翌日,司马府,茗院。

  “啊。痛。痛。”我刚一睁眼,正要爬起来立马被全身的痛给弄的叫了起来,两个守在门外的婢女赶紧小跑着进了门。

  我眯着眼忍痛坐起身子,心想自己这身子骨还真是中看不中用,才摔一跤,在马背上颠了几下就弄得像个重度伤残了。心里一阵暗骂赵祯,坚持着让婢女服侍自己起床梳洗,也正是在自己全身痛的时候,我才头一次感叹到封建主义生活下阶级的好处。

  全身都痛,自然出去不得,想到已经两天没有去衣坊,不禁心里担心,正在我满心无奈时,听到一阵脚步声靠近,一抬头立马就看到一张笑的春光灿烂的脸,赵祯!

  “二小姐,今日身子可好?”

  我心里愤恨,但是知道赵祯是看准了自己越气,他就越乐,所性在脸上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很好,今日阳光明媚,我的身子也是舒服无比!”

  赵祯看我强忍着笑,随道:“即是阳光明媚,如此待在府中岂不白费?小王想邀小姐一道出城踏青,不知小姐是否赏脸?”

  踏青?我现在是动一下就全身要散架一样,赵祯是找准了我全身痛,故意整我!

  但不及我多说一句,司马镜已经带着一群夫人大军浩浩荡荡的进了茗院,还未走近已经满脸笑道:“小王爷的美意,那是雪儿的荣幸。”

  赵祯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对司马镜一拱手,“那小王就带司马小姐出府了。”

  言罢,也没人问一句我的意见,赵祯伸手一提,已经把我像提麻袋一样提着出门。

  刚一出大门,我就看到了两匹立在门外的马匹,又是一声叫苦。

  赵祯侧过头,奸笑道:“小姐昨日说不愿意与小王共乘一匹,所以今日特意备了两匹马,小姐上马吧。”

  我看着两匹高高的马,就跟看着两坐大山一样,本来我的马术就烂,而且现在全身还痛,哪来力气去骑马。

  “好,小王爷美意,小女子哪敢拂面?”我拼着一口,暗想大不了一死,指不定还能穿回去,抬手就扶着马鞍上马,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被人踩了个遍,待到坐上马背,额头都渗出了汗珠。

  赵祯看我咬牙上马,原本想要捉弄我的想法一也犹豫,略作思量,迅速一翻身就坐在了我的背后。

  “唉。你不是说备了两匹马吗?”我惊讶地扭头看着迅速上马的赵祯。

  赵祯一扬笑脸,道:“是备了两匹马,但我可没说要两个人骑!”

  我一听就知道自己又是被捉弄了,所性呶起嘴扭过头不理会。

  赵祯在嘴角勾出一笑,道:“还嘴硬,你能爬上马背已经不错了,当真还有力气骑马?”

  我一翻白眼,道:“不就是想要捉弄我,看我出丑吗?”

  赵祯一笑,道:“你还不笨呢?”

  我道:“不就是踢了你一脚,你记仇那么久,真是小气。”

  赵祯轻轻一踢马肚,让马缓缓沿着街道走动,道:“你可知道你那一脚要是再重点,小王我可是要断子绝孙了!”

  我脸上一扬笑,抬起下巴道:“谁让你整日泡在百花楼?我是为民除害!”

  赵祯不气,道:“你一个姑娘家,说的倒是坦然自若!我在百花楼,你却去踢场子,难不成你是吃味儿?”

  我不以为然地转过眼看向旁边的街道,道:“太自恋了,你可不是我的味口。”

  赵祯依旧脸色不变,道:“那谁是你的味口?四殿下?”

  我一心看着街上正热闹的置办看货的来往行人,也没留意赵祯的话,只想着顶赵祯的话,随口道:“四殿下?你还别说,人俊、尊贵、对人还细心,他这种好男人,可以考虑!”

  赵祯手上的力量徙然一紧围上我的腰,似笑非笑道:“他是要娶杜相府上的杜茜,难不成你还真想嫁给她当侧妃?”

  我腰上一痛,才惊觉的收回心神,却不反抗,理不理的别过眼。

  赵祯见我不置可否,略滞片刻也渐趋松开手臂,笑道:“你不是甘心做侧妃的人!”

  我略略一惊的扭过头,她没想到赵祯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

  赵祯一看我的表情,知道是说对了,脸上又恢复玩味的笑意,继续朝前走着。“你即是指给了我的,便由不得他人夺去,一辈子都别想!”

  我不理会他,看着街上热热闹闹的年货场面,才觉得有些不对,扭头对赵祯道:“你不说要出城吗?为何只是街上转?”

  赵祯斜看我一眼,道:“你这个样子能出城驰马?若是你想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我自然没意见!”

  我心里一喜,脸上却是不屑,道:“真没看出来,你还有那么点良心!”

  赵祯低头附声,道:“对我未来的王妃,小王当然是有良心的!”

  我知道他又捉弄自己了,别过脸不予理会,眼睛一下子扫过前面的店铺,眼珠一转,随在脸上露出一个大大地笑,道:“小王爷,你渴不渴?饿不饿?”

  赵祯看我突然变脸,虽有些惊异,不过马上恢复神色,道:“难不成你要请小王?”

  我一脸认真,道:“小王爷对我如此厚爱,我自当答谢!”

  放眼一看,就睢准了街上最大的茶楼,香茗楼。上了二楼,我特意找了间离大街最远的雅间,又叫了花茶上来。

  不到一会儿,我就转了转眼珠,道:“小王爷,茶水喝多了,失陪片刻!”

  赵祯抬眼看我,露出些笑意,不置可否,“你倒是什么都直言不讳!”

  我不管赵祯地笑话,一扬笑脸,一扭小腰转身就出了雅坐的门,一出门就小跑着下楼出门沿着街道朝瑞丽衣坊跑。

  跑到衣坊,气不喘一下的就冲到内堂,吩咐掌柜的把帐目拿来,不待多看就揣到怀里,又吩咐了些事情,就赶紧撒脚朝回跑。

  回到茗香楼,我努力的呼了几口气,平了平气息,整理好流海,才又一脸无事的回了雅坐,看到赵祯还一脸兴致的把玩着茶蛊,心里也总算落下了石头。

  “小王爷,这茶如何?”我一脸笑意的坐下。

  赵祯也一扬笑脸,道:“不错!”

  我笑道:“那我以后每日请小王爷喝茶如何?”

  赵祯一挑眉,微微将身子前倾向我,道:“怎么?难不成司马小姐你打算对小王示好?”

  我不气,依旧笑道:“以前多有得罪小王爷,小女子知错了,若是小王爷不弃,以后小王爷常来司马府接我出府玩,可好?

  赵祯一笑,道:“既然是司马小姐开口,小王当然不会回绝,好!以后我每日去接小姐出府做玩!”

  “好,这可是你答应的,不许反悔!”我伸出一掌!

  赵祯一笑,伸手击上我的手掌,朗声道:“绝不反悔!”

  看这个赵祯这么快就答应了自己,心里一通暗喜,只要有了他这个恍子,以后就再不用提心吊胆的出府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