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空祭奠小说by胡伟红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超时空祭奠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9:23

超时空祭奠已完结

超时空祭奠

来源:掌文作者:胡伟红分类:校园主角:

小说讲述了超时空祭奠:异能战士谢凌菲回到百年之前,寻找“夜帝”复活的契机。她将目标锁定在百年前身怀异能的人身上,由此,她认识了性格迥异的双胞胎骆捷和骆烨、冷美人米小蕾、胆小怕事的迟月以及身份神秘的学生会长陈逸梁,这些人中,究竟谁才是“夜帝”复活的关键人物呢?谢凌菲展开了调查,但随着调查的深入,一桩桩不可思议的事情相继发生……是作者:胡伟红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小说。超时空祭奠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
编辑尽余生点评超时空祭奠故事非常的厚重,背景塑造宏大,很慢热的书,但是非常的抓人,跌宕起伏的剧情设定,人性背后的思考。展开

本书标签:超时空祭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谢凌菲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米小蕾,如果不是感应器现在正在震动,她实在不敢相信米小蕾居然是她要找的人。

米小蕾本来就一肚子的不痛快,见谢凌菲死死盯着她,于是就更加生气了。

她白嫩的小手本来垂在身体两侧,现在那纤长的手指已经微微屈了起来,和那天在小巷子里一样,似乎有隐隐约约的细微的光芒在她的指尖闪烁着。

谢凌菲猛地皱紧了眉头,她敏锐地从米小蕾眼中捕捉到了危险的气息,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她也绷紧了身体。

可这剑拔弩张的气氛转眼就消失了。

因为就在这个时侯,忽然有个人像只大狗熊一样冲过来,夸张地一伸手揽住了谢凌菲的肩膀,突如其来的冲力差点让谢凌菲整个人倒进对方的怀里。

“美女!特意来找我的吗?”

骆烨带着得意的声音就这么轻飘飘飞进谢凌菲耳朵里,虽然她不断地跟自己说不要跟这种家伙生气不要跟这种家伙生气,但身体最直接的下意识反应却无法控制,于是……

骆烨觉得自己搭在谢凌菲肩膀上的手猛地被抓住了,接下来一秒他就好像一只麻袋一样被一股大力猛地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整个人头上脚下地转了一个圈,噗通一声被扔在了地上!

周围一群看热闹的人的嘴巴统统张成了“O”字型。

真……真完美的过肩摔啊!

骆烨呲牙咧嘴地躺在地上,头顶上明明是雪白雪白的天花板,可他怎么就觉得看到了夜空里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小星星呢?

谢凌菲居高临下地瞪着他,看来好像还是不解气而且大有可能抬起脚来踩两下。

骆烨哎呀妈呀地一边呻吟一边爬起来,他的屁股要摔成八瓣了!

“喂……”他拼命眨巴眨巴眼睛企图做出一副无辜可怜的表情来,“你跟我有仇的吗?”

谢凌菲扫了他一眼,“不好意思,我最近跟着电视节目在学防狼术。”

骆烨差点吐血。

他……他哪一点看起来像那种会在背后偷袭美少女的猥琐男了啊!

“这么说太过分了吧!”骆烨“悲愤欲绝”地看着谢凌菲,恨不得现在老天马上下场雪来表示他是多么的冤枉。

米小蕾对身边发生的事似乎根本视若无睹,但刚刚几乎失控的情绪现在已经平缓下来,她慢慢地放松了自己,面上的表情恢复了原本的淡漠。

谢凌菲胸口挂着的感应器恢复了平静。

死死瞪着关键时候冲出来坏了事的家伙,谢凌菲真想上去捏住骆烨的脖子掐死他。

骆烨转了转眼睛,看了看一脸想扑过来咬他表情的谢凌菲,再看了看坐在那里神色冷淡的米小蕾,呵呵干笑了两声问道:“你……不会是来找她的吧?”

谢凌菲懒得理他,转头看了看米小蕾,再次递上了社团的宣传单,“我还是希望你考虑一下,怎么样?”

还没等米小蕾有反应,骆烨已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哎呀,原来你是想让她加入我们社团啊!这种事让我来就可以了嘛!”

他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从谢凌菲手里抢过宣传单,啪的一声拍在米小蕾的课桌上,“哎,一起来吧!米小蕾,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对他这种理所当然的口气十分之不耐烦,米小蕾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就准备走出去,骆烨却在她站起来的那个瞬间倏地凑到她耳边,迅速地低声说道:“上次的事情,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吗?”

米小蕾全身一震,她仿佛冰湖般的眸子里飞快地掠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微微侧了下头,她看了看朝她挤了挤眼睛的骆烨,米小蕾轻轻皱了下眉,她抬起手来抽过那张宣传单,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教室。

“你跟她说了什么?”谢凌菲的耳力比一般人要好很多,但是因为骆烨的语速太快,她只模糊地听到一点点,但米小蕾居然带走了宣传单,看来似乎有加入的可能,谢凌菲讶然地看着骆烨:难道他和米小蕾也有什么秘密吗?

骆烨得意地扬了扬眉毛,俊美的面庞上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这个嘛,我就是跟她说,有我担保,这个社团绝对不会让她失望的!”

鬼才会信你!

谢凌菲哼了一声,不想再跟骆烨纠缠下去,刚刚发生的事情她必须尽快汇报,虽然没有更加确实的证据,但米小蕾已经是最可疑的目标。

见谢凌菲似乎想要走掉,骆烨一把拉住了她,“喂,我帮你说服她,你都不谢谢我吗?”

谢谢你?

谢凌菲甩开骆烨的手,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说道:“等她真的加入之后再说吧!”

骆烨扁扁嘴,耸了耸肩,目送谢凌菲大步走出教室。

冷美人他喜欢,不过像谢凌菲这样对他“另眼相看”的,好像更具有挑战性哎!

刚刚打开家门,谢凌菲就听到从卧室里传来的电话铃声。

她纤秀的眉倏地皱紧,随手带上门,谢凌菲大踏步走进卧室,一把抓起了放在书桌上的电话。

从听筒中传来的,是一阵沙沙的异响,仿佛是线路不好,谢凌菲却没有像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会大声喂喂喂地问个不停,而只是静静握着话筒,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大约过了半分钟,异响忽然消失了,与此同时,那台莹白色的电话机上方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不断旋转着。

“谢凌菲……”听筒中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中音,谢凌菲下意识地双脚一并,身子挺得笔直,双眼眨都不眨地盯着那个小小的漩涡,大声回答道:“是!”

小小的漩涡慢慢散开了,有图像慢慢清晰起来,就仿佛是一面透明的电视荧幕一样,一个身穿藏青色制服的中年男子在那一小块透明的画面上显示出来。

“周教官!”谢凌菲在看到中年男子的那一刻,眼睛猛地亮了起来。

被称为周教官的中年男子的五官极其冷峻,他的两道目光也如两把利剑一样,让人无法直视,但看着谢凌菲的时候,他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柔和,甚至绷得像一条直线一样的唇角也轻轻挑了一下。

“你看起来还不错,已经适应那边的生活了吗?”周教官问道。

谢凌菲用力点了点头,“离开之前我已经接受了三个月的训练,现在已经完全适应这边的生活,请教官放心!”

周教官轻轻地点了点头,“很好,适应环境是完成任务的第一步,我对你一直很有信心。”他顿了一下,神情又变得严肃起来,“那么,任务的进展如何?”

谢凌菲不自觉地挺了挺胸,似乎又回到了在受训期间向教官汇报的时候,她大声说道:“报告教官,已经有重大发现!”

“是什么?”周教官也为之一振,追问道。

谢凌菲将今天和米小蕾对峙时,感应器大幅震荡的事情描述了一遍,并加以总结:“我想,这个叫做米小蕾的女孩应该是最大的可疑人物。”

周教官没有马上说话,他微微皱着眉,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片刻才说道:“只有这一个目标吗?”

谢凌菲微微垂下头,声音里有些迟疑,“是……是的。抱歉,教官,目前为止她是我找到的最可疑的人,并没有其他发现。”

周教官似乎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口,而是问道:“那么你打算如何处理她?”

谢凌菲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周教官,“一旦确定目标立刻清除,难道不是这样吗?”

周教官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那么,你能够百分之百确定吗?”

谢凌菲怔住了。

虽然米小蕾是迄今为止她能够找到的最值得怀疑的人,但谢凌菲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实她确实是异能者。

似乎看出了谢凌菲的犹豫,周教官的声音里有了几分责备,“谢凌菲,之所以选择你来作为这项任务的执行者,是因为你在所有受训人员中是最出色的,但是你要牢记,你的任务是为了彻底毁灭‘夜帝’,而不是针对那个时代所有的异能者!”

用力咬了咬嘴唇,谢凌菲没有说话。

话筒中再次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异响,周教官的图象也开始模糊起来。

“这次联络,必须……终止……”周教官的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谢凌菲……务必……谨慎……”

最后一点儿声音也消失了,画面再次变成了小小的漩涡,终于消失不见。

谢凌菲把话筒放回原处,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床上。

谨慎吗?

仿佛有一口闷气憋在胸口的位置,谢凌菲干脆往后一仰躺倒在大床上。

天花板上的漩涡图案让她觉得有种眩晕的感觉,就像她的命运。

谢凌菲不属于这个时代,她来自一百年之后,是未来的精英战士。

跨越时间来到这里,她唯一的目的就是彻底消灭“夜帝”,那个在一百年之后几乎毁灭了整个星球的恶魔。

由于“夜帝”在灰飞烟灭之时留下了仿佛诅咒一样的预言,世界联合政府经过慎重的讨论,决定打破“时空守恒”的定律,派遣精英战士回到过去,以彻底阻止“夜帝”可能的复活。

基于“已经存在的过去不能被大幅修改,否则势必影响未来”这一规则,并且研制出的时光机器并没有达到万无一失,因此第一批派出的精英战士除了有一名成功返回之外,其余的都不幸进入了错乱的时空,再也无法回来。

但就是这唯一一位成功返回的精英战士,却带回了一个可怕的消息——“夜帝”的预言是真的,他用自己的能力扭转了时空,在消失前一刻把自己的力量送回了百年之前,如果不将继承这些力量的人一一消灭,那么终有一天,“夜帝”会再次复活。

于是,世界联合政府花费了三年的时间,重新挑选并培养了一批精英战士,并从中挑选了最为出色的谢凌菲,再次将她送回一百年前。

她的使命,就是将继承了“夜帝”能力的人找出来。

至于找出来之后如何处理,世界联合政府中也有不同的两种观点,强硬派的观点是彻底清除,温和派的观点则是观察之后再另行决定。

虽然两派最终没有争执出一个结果,然而在谢凌菲的内心里,却无比赞同强硬派的做法。

她痛恨“夜帝”。

自她懂事开始,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让“夜帝”在她的手上彻底毁灭。

躺在床上,谢凌菲闭上了眼睛,有什么东西在她胸口不停地膨胀着,似乎马上要爆炸似的。

她的双手不知不觉地用力抓住了身下的床单,指节凸起,不停地颤抖着。

“夜帝”毁了她的幸福,她绝不会让“夜帝”再一次复活!

谢凌菲猛地一挺身坐了起来,她仿佛要甩掉什么一样用力甩了甩头,然后一跃跳下地来。

既然米小蕾目前是最可疑的人物,那么就先从她开始调查好了!

灵异现象研究会的第一次集体活动,按照惯例是要让新加入的社员们相互自我介绍一下的,谢凌菲本来打算从自己开始,可骆烨却抢先一步跳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要表现一下自己,骆烨来的时候已经换掉了校服,现在他上身是一件米色的套头衫,半高领,从领口往下直到腹部的装饰图案,是一只深绿色正在喷火的恐龙,浅白色的牛仔裤加黑色运动鞋,这一身街头风十足的打扮与骆烨那种带着点放纵的笑容简直是无比的搭配。午后的阳光映着骆烨黑色的头发,仿佛是黑色的上好的丝绸一样泛着光泽,他那双明亮的黑眼睛里含满了笑意,似乎像是会放电的黑色宝石,微微咧开的双唇下面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加上他那个酒窝,怎么看都是阳光灿烂的帅哥一枚。

“我叫骆烨,一年级A班,性格开朗为人热情最喜欢交朋友,认识大家很高兴!”骆烨眉飞色舞地说着,就差比手画脚了,“我对灵异现象可是十分有兴趣哦,各位尽管来找我聊天,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谢凌菲看着骆烨,嘴角不禁抽搐了两下,再次开始怀疑自己怎么会招他入社。

这家伙,是把集体活动当茶话会了吗?居然还乱抛媚眼!谢凌菲清清楚楚地看到有几个一年级的女孩子在被骆烨的目光扫过时脸有些红。

“骆烨,说完了没有?”谢凌菲忍无可忍地开口,“请留点时间给其他人……”

骆烨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抢了社长大人的风头,立刻做出一副讨好的样子来,“啊,是是是,社长,我讲完了、讲完了。”

谢凌菲狠狠瞪了骆烨一眼,但不能否认的是,被骆烨这么一搅合,气氛轻松了很多。一些还有些紧张的新社员们都放松下来,开始一个个自我介绍。

谢凌菲一边听着,一边注意着每个人,但是她胸前挂着的感应器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看来这些人只是对灵异现象感兴趣,而不是本身就具有特殊的能力。

或者,也许是他们隐藏的好吗?

一边这样想着,谢凌菲一边看着最后一个还没有自我介绍的人站了起来。

这是个瘦小的女孩子,看起来胆子很小的样子,半长头发细细软软的,还带着点微微的卷曲,她的眼睛不大,圆溜溜的,睫毛却很长,忽闪着仿佛两把小扇子。她有两道细细弯弯的眉毛,鼻子小小的,嘴唇是淡淡的樱色,皮肤也有些过于苍白,看上去活像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猫咪,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小小的,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

“我……我叫迟月……我……”

她的话没说完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发现大家的目光全都从她身上移开,都盯着门口,于是迟月也跟着转过头去。

在社团活动室门口站着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她蓬松的深褐色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上,几缕散碎的发丝被一条湖绿色的丝带系住,长长的丝带一直垂到她的脖子后面,让她的肌肤看起来犹如白瓷般细腻光滑,深黑色的大眼睛虽然不带一丝感情,却仍旧仿佛上好的黑水晶一般有着勾人心魄的魅力,她纤长的眉微微蹙着,神情中带着一丝冷漠的高傲。

米小蕾。

谢凌菲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骆烨之前曾经对谢凌菲保证过,说米小蕾一定会来参加这次活动,谢凌菲虽然不太相信,但从心底里,她是期待米小蕾出现的。

但最让她觉得不解的是,虽然米小蕾来了,可是感应器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场的人也都有些惊讶,谁都知道这个刚进月舞一个月就被封为新校花的米小蕾是冰山美人,几乎没人能跟她说上几句话,虽然不少社团想请她加入,可最后还是都碰了一鼻子灰。没想到今天她居然出现在这里,好多人开始用惊讶和佩服的目光注视谢凌菲,因为她居然能让米小蕾加入,真是太了不起了!

骆烨得意地朝谢凌菲抬了抬下巴,以证明自己没有说大话。

谢凌菲站了起来,面带微笑朝米小蕾走过去。

“站在那干吗?进来啊!”她笑着说道,“你来的还真巧,自我介绍结束以后我们就要开始第一次活动了,你刚好赶得上。”

米小蕾没说话,静静地看了谢凌菲一会儿,走了进来,在离大家比较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谢凌菲转过身朝社员们说:“我们继续吧,刚才是……”她的目光看向迟月,“是你吗?”

迟月在看到米小蕾的一刹那,脸色变得惨白,仿佛看到的是一只史前怪兽一样,整个人都吓呆了的样子,直到谢凌菲问她,她才回过神来。

“我……我……”迟月觉得自己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她不认识米小蕾,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在她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一种莫名的恐惧仿佛野兽的爪子一样紧紧抓住了自己。她根本没有力气再做什么自我介绍了,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就逃跑才好。

谢凌菲有些奇怪地看着迟月,这个小女孩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盯着刚进门的米小蕾,目光里的恐惧就像快要从杯子里溢出来的水一样。

“算了……”谢凌菲走过去,安慰地拍了拍迟月的肩膀,同时也感到了她的瑟瑟发抖,“是不是觉得紧张啊?没关系的,你叫迟月,也是一年级新生对吗?”

迟月勉强地点了点头。

谢凌菲笑了小,让迟月坐下来,然后大步走回自己的位置,大声说道:“OK,大家都自我介绍过了,以后我们在一起活动的时间还有很多,大家可以慢慢相互了解。今天是第一次活动,我为大家准备了一个游戏,一起来玩玩怎么样?”

社员们纷纷好奇地竖起了耳朵,等着听下文。

谢凌菲笑了笑,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分成四个组,每组六个人,我这里有四张纸条,每组派一个代表来抽一张纸条,每张纸条上面都有一种灵异现象,接下来的时间就给你们来讨论,你们抽到的那种现象是否真的存在。”

“然后呢?”骆烨追问道。

谢凌菲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然后……等你们讨论结束之后我再告诉你们!”

“喂喂!”骆烨有些不满,“这样太吊人胃口了吧!”

谢凌菲挑了挑眉毛,“那又怎样?”

骆烨耸了耸肩,他还没迟钝到感觉不到谢凌菲似乎看他不顺眼的地步,所以很干脆地闭口不言了。

加上谢凌菲,在场的社员一共有二十五个人,按照谢凌菲的安排,分成了四个小组,我们姑且称之为A、B、C、D,骆烨和米小蕾分到了C组,迟月分到了B组。

谢凌菲把准备好的纸条拿了出来,四个小组各自选了一个人来抽签,结果,A组抽到的是“天眼通”,B组抽到的是“隐形人”,C组抽到的是“预言”,D组抽到的是“遥控”。

谢凌菲看着社员们开始热烈地讨论,她的唇角轻轻地勾了起来——这四种所谓的灵异现象,其实都是“夜帝”拥有的异能,她安排这个游戏,也是为了更多地了解到相关的信息。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四个小组似乎都有了自己的定论,谢凌菲笑着拍了拍手说道:“好啦,现在是不是都有了结果了?那么我要进行下一步喽!”

看众人都点了点头,谢凌菲说道:“现在,认为自己抽到的纸条上的现象是存在的组请举手。”

A、C两个小组都举手了

“那么,认为自己抽到的纸条上的现象是不存在的组请举手。”谢凌菲继续说。

D组举手了。

谢凌菲眨了眨眼睛,“B组,你们还没得到结论吗?”

B组刚才选出来抽签的代表站了起来,指着迟月说道:“我们都认为‘隐形人’是不可能存在的,但她坚持说是存在的。”

这一来,不仅谢凌菲看向了迟月,骆烨和米小蕾也一起朝她看了过去。

迟月显然不习惯成为这么多人的焦点,她原本苍白的小脸涨得通红,过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知道,有隐形人的!”

“你见过吗?”谢凌菲注视着迟月,虽然迟月说话有些断断续续,但她的语气却是十分坚定的。

迟月摇了摇头,这让本来满是期待的社员们集体泄了一口气。

迟月见大家都怀疑地看着她,她的脸更红了,语气也更加肯定,“但是真的有!说不定……说不定就在我们身边!”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听到迟月这句话时,骆烨眼里有种光芒一闪而过。

他猛地跳了起来,大声嚷道:“喂!社长,少数服从多数,B组除了她以外都觉得隐形人不存在,那就应该当它不存在吧!那么接下来呢?你不要告诉我就这么结束了哦!”

谢凌菲瞥了他一眼,胸有成竹地说道:“当然不会就这样结束了,在我看来,这四种现象都可能存在。”

“啊?”社员们顿时都惊讶地看着谢凌菲。

谢凌菲笑了笑说道:“‘天眼通’和‘预言’,网络上都有相关的新闻报道,足以说明这两种现象不但存在,而且并不是罕有的。但是‘遥控’和‘隐形人’,就比较罕见了,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两段录像可以给大家看看。”

一边说着,谢凌菲一边打开了投影仪,开始为社员们放映录像。

录像很快就播放完了,社员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全部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因为谢凌菲给他们看的,是时下最为流行的一位魔术师的魔术表演!

“社长大人,你给我们看这个,不是要跟我们说,这就是所谓的‘遥控’和‘隐形人’吧?”骆烨很是不满地盯着谢凌菲,“那明明就是‘大变活人’吧?”

谢凌菲关掉投影仪,转过身来,神情变得有些严肃,“大家可能以为我在跟你们开玩笑,的确,刚才给大家看的只是魔术表演,并不是什么灵异现象,我是想告诉大家,很多灵异现象虽然无法从科学上找到合理的解释,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值得恐惧或者害怕的事情。我们灵异现象研究会,是为了让大家对感兴趣的灵异现象做交流,或者研究它发生的可能,绝对不是让大家来做恐怖幻想小说的编辑会的哦!”

谢凌菲一边这样说,目光却一直落在米小蕾身上。

米小蕾似乎对此完全不感兴趣,她从进门开始,就一直保持同样一个姿势坐在那里,脸上唯一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

谢凌菲皱了皱眉,又笑了起来,“好啦,今天第一次活动就到这里,下一次活动之前我会通知各位!”

社员们显然还没满意,不过看看时间已经快到六点钟了,外面的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于是意犹未尽的社员们也只好纷纷离开了。

谢凌菲本来是打算跟踪一下米小蕾的,可刚刚跟在米小蕾身后走出图书馆大楼,踏上树林里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没多久,她就听到了一声小小的惊呼。

谢凌菲皱了皱眉,停下了步子。

她有些犹豫,抬头看了看越走越远的米小蕾,终于还是放弃地掉过头,朝刚才惊呼声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如果她没记错,那个细细小小的声音是迟月。

而谢凌菲也绝对听出了那声惊呼里的恐惧。

月舞高中的绿化措施做得非常好,因此这片虽然面积不大但却非常茂密的树林往往成为一些调皮捣蛋甚至翘课的学生藏身的好地方。

绕过几个弯,谢凌菲猛然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慌乱地朝另外一个方向跑掉了,而在她身后,响着一个谢凌菲无比熟悉的声音:

“喂喂,我不是有意要吓唬你的!你别跑啊!”

谢凌菲仿佛一下子撞上了什么,猛然停下脚步。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声惊呼被扼杀在喉咙里。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在她前方大约十几米的地方,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冲着刚才跑掉的那个小小的背影张望着,一只手臂还挥了起来。

之所以说是模糊的人影,并不是因为林子里光线很暗。

而是因为那个人是半透明的!

就在谢凌菲的面前,那个半透明的身体渐渐清晰起来,就仿佛原本溶解在空气里的分子重新聚集起来,直到最后。

谢凌菲几乎是下意识地迅速向后退了几步,生怕被那个人发现。

隐形人。

谢凌菲胸前几乎片刻不离的感应器再一次疯狂地震动起来,谢凌菲紧紧地握住了感应器,牙齿咬的格格作响。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拥有这样的能力。

骆烨扁了扁嘴,无可奈何地看着迟月飞奔逃跑的背影。

难道是自己太心急了吗?

其实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跟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开个玩笑而已。

毕竟她引起了他的兴趣,骆烨很想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肯定隐形人的存在,还说什么“也许就在我们身边”。

难道她知道他的身份吗?

所以,社团活动一结束,骆烨迫不及待地追上了打算回家的迟月。

摆出自己认为最和蔼可亲最有魅力的微笑,骆烨对看起来有些胆怯的迟月说道:“哎,我想问你个问题,你刚才怎么那么肯定隐形人是存在的?你不是没见过吗?”

迟月怔怔地看着骆烨,神色先是充满了疑惑,渐渐变得有些了然,她歪着头想了想,回答道:“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的感觉告诉我,真的有隐形人的。”

骆烨被她逗笑了,“哎,你别跟我说是你的第六感啊!”

谁知道迟月居然认真地点了点头,“就是第六感啊!”

骆烨嘴角抽搐了两下,忽然笑了起来,“喂,那我跟你说,我能让你见到隐形人,你信不信?”

迟月啊的一声,惊讶地张大嘴巴,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骆烨问道:“真的吗?”

“真的啊……要不然,你用你的第六感预测预测?”骆烨坏笑。

再次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迟月居然真的闭上眼睛,默默地沉思了半晌,然后张开眼睛,开心地朝骆烨点了点头说:“我相信你!”

不会吧……骆烨的下巴又差点掉下去,难道他真的看走眼了,这个女孩子其实也跟他一样,但是怎么可能……如果她真的也有“那种能力”,为什么她自己好像都不知道的样子?

“骆烨!”

正在骆烨发怔的时候,骆捷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

骆烨立刻有一种被打扰的感觉,他忿忿地回过头,盯着朝他走来的骆捷说道:“干什么?”

骆捷也已经换掉了校服,他穿了和骆烨一样款式的牛仔裤和运动鞋,甚至连套头衫的款式也是相同的,唯一不一样的是他那件套头衫是纯白色的,胸前的图案也不是喷火的恐龙,而是一匹斑马。

但是,他和骆烨一模一样的五官还是让迟月呀的一声惊叹。

骆烨觉得更加不爽了。

“你干嘛啊?”他斜睨着骆捷,“放学了干嘛不回家?”

骆捷轻轻皱了皱眉,他是特意流下来等骆烨结束社团活动好一起回去的。自从上次骆烨在KFC对谢凌菲恶作剧之后,骆捷就盯得更紧了,毕竟他和骆烨不在一个班上,万一这家伙又凭借“那种能力”到处去惹是生非就麻烦了。

骆烨看着骆捷,他知道他老哥的脾气,骆烨眼珠一转,一把抓住了迟月。

“那,我可是和这位小美女有约会了,所以我们要先走了。你自己回去好了。”一边说着,骆烨一边就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骆捷再次皱了皱眉,凭着双胞胎之间特殊的心灵感应,他知道骆烨肯定不会乖乖跟他回去,但是……

为什么他会有种奇怪的感觉?

好像骆烨会出事一样……

但是,在骆捷阻止之前,骆烨已经拉着迟月跑掉了。

他拉着迟月一口气跑到图书馆外面的树林里,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骆烨……”迟月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刚才那个……你们是双胞胎哦!”

骆烨点了点头,“是啊,是我老哥。唉……明明比我只大几分钟,可天天像个老头子一样,我最受不了他唠叨了!”

迟月被骆烨脸上露出的那种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表情逗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像一只小猫。

骆烨有些不满地看着她说:“笑什么啊……”

迟月摇摇头,“没……没什么啊……”骆烨一瞪眼睛,她不知道为什么又有点害怕了。

骆烨哼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真的相信有隐形人存在?”

迟月看着骆烨,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似乎只要她一点头,就会有什么比较可怕的事情发生……

但是,她还是鼓起全部的勇气,轻轻点了点头。

“哇哈,我就知道!”骆烨兴奋地挥了挥拳头,朝迟月做了个鬼脸,“喂,闭上眼睛……”

迟月有些茫然,但还是听话地闭起了眼睛,只是那颤动的长睫毛泄露了她现在有些畏惧的心情。

“好啦,你可以睁开啦。”骆烨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迟月慢慢地张开了眼睛。

眼前身边,空无一人。

而骆烨的声音却偏偏还离她那么近——

“看到我了吗?”

巨大的惊慌仿佛潮水一样,冲垮了迟月最后一点儿勉强建立起来的勇气的堤坝,她尖叫一声,头也不回地飞快地跑掉了。

骆烨愕然。

他的身形一点点地从透明恢复了实体。

真是不好玩啊!

原来她胆子那么小的……骆烨有些迟疑地想着迟月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真的隐形了这件事,看她吓成那个样子似乎是真的知道了,可是……她明明都没有好好看一下的。

骆烨有点点郁闷,计算失误,他没想到迟月竟然怕得这么厉害。

不过他并不担心迟月揭穿他的秘密,从小到大,这样的把戏他玩了无数次,还从来没有人把这件事当真的。

至于迟月,骆烨想,就算她真的认为他会隐形,看她那副胆小怕事的样子,也绝对不敢到处去跟别人说的,搞不好还会自我催眠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呢。

伸了个懒腰,骆烨抬头看了看已经被火烧云染红的天空,决定打道回府。

谢凌菲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看着骆烨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她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在确定骆烨不会发现之后,谢凌菲立刻跟了上去。

这真是意外的收获!

谢凌菲甚至有点感谢迟月了,如果没有她的那一声惊呼,她绝对不会放弃米小蕾,也就不会看到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了。

只是她真的没想到,骆烨也会是她寻找的对象之一!

谢凌菲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了骆捷:既然骆烨有这样的能力,那么骆捷会不会也有呢?

她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和骆捷接触得比较多,谢凌菲知道他对灵异事件以及所谓的异能完全没有兴趣,如果一个人真的有与众不同的能力的话,是不可能会像骆捷那么平静的。

但是随即第二个念头就跳进了谢凌菲的脑海里:对于自己的双胞胎弟弟的这种能力,骆捷知道吗?

这个问题谢凌菲无法给自己答案,毕竟那是骆捷和骆烨兄弟俩之间的问题,虽然谢凌菲一直觉得这对双胞胎之间似乎有点问题,但是也不能由此就判断骆捷对骆烨的事情一无所知……

那么现在,要怎么办呢?

谢凌菲和骆烨保持着一段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她在考虑是干脆直接冲上去质问骆烨比较快,还是只是跟踪他见机行事的好。

可就在她犹豫的片刻之间,骆烨猛然从她眼前消失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