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记小说by木子悠主角秦琅苏尽欢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陈情记

更新时间:2021-04-08 08:54:22

陈情记连载中

陈情记

作者:木子悠分类:言情主角:秦琅苏尽欢字数:75.3万女频

最后章节:莫名女[连载中]

《陈情记》的男女主角是秦琅苏尽欢,由作者木子悠倾情奉献,本书是部古代言情小说。文中讲述她是户部尚书嫡女,其父被楚家诬陷私吞赈灾银两,引得满门抄斩。接近皇帝本是为着报仇,却被作为一个棋子压制宠妃,后宫沉浮,却逐渐生出一颗出淤泥而不染的真心,爱上最要不得的人。。
编辑青丝绾点评各位读者大大能不能适应本书陈情记这种不拖泥带水的风格,在人物塑造方面还是挺饱满的。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苏尽欢回长明宫没多久,才将将散了发髻,只觉许久不曾簪金戴银压的脖子竟有些不爽快,正叫云引给她捏着肩,小宫娥进来道:“娘娘,婉仪主子来了。”

  阖宫上下就一个婉仪,苏尽欢自然知晓小宫娥说的这个婉仪是谁。不是别人,正是苏悯的庶女苏寒月。

  苏尽欢寄住在妄府时曾与苏寒月有过几面交情,但彼时她初遭大祸戒备之心极重,不大于人亲近,因此与苏寒月并不熟识。而她与弟弟陈适的身份在妄府亦是保密的,只有苏悯与其长子苏寒山两人知晓罢了,余下的人只知她是苏夫人的远方亲戚。

  苏寒月十五岁时便嫁与尚是成王的秦琅为妾,多年来不温不火,但能在王府的尔虞我诈中独善其身也足以见其长袖善舞。皇帝登基时从前的三个侍妾独独剩她一人了,封了个从四品婉仪。

  苏尽欢颇有些头痛,苏寒月此来绝对来者不善,可她偏又不能不见,有气无力的叹了一声道:“请她进来吧。”

  苏寒月穿一身淡粉色的蜀锦,但见布料之优劣、花色之繁复,断不可与苏尽欢身上的纱蟒裙相提并论。她敛裾一拜,红唇里吐出的是婉转轻柔的吴侬软语:“锦荣宫婉仪苏氏给贵嫔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眼看苏寒月的面色温和,丝毫不见兴师问罪的模样,苏尽欢叫苦连迭。若是苏寒月怒气冲冲或是冷嘲热讽反而更好交涉,正因她太过沉着冷静足见城府之深,绝非容易糊弄之人。苏尽欢亲自起身去扶,开口笑道:“妹妹这样拘礼做甚,你我姊妹二人虽聚少离多,情分总不会因此轻了……”

  苏寒月有意一避,苏尽欢的手便落了空。苏寒月微微笑道:“妾在闺中十二载不尝知晓上有一姊,怎知不过嫁出数年……”

  苏尽欢眼神一凛,生生截断苏寒月的话:“我因福浅命薄长年居住道观,妹妹不识也情有可原。承蒙陛下隆恩福泽,苟延残命,得以侍奉君侧,这才同妹妹相认,岂不是人生之乐事?来,咱们坐下说话。”她笑吟吟的咬重了“陛下”二字,果见苏寒月神色微变不再去躲,顺从的随她落座。

  “行了,都退下吧,云引侍候着就行了,本宫同婉仪叙两句体己话。”将宫人都遣出门去,苏尽欢这才收了手,望着苏寒月道,“妹妹是个聪明人,人后如何都无妨,但人前该如何想必妹妹心里有数。”

  苏寒月眸光变了又变,神色郁郁的问道:“姐姐这是在威胁我么?”似是想到了些什么,她唇角微上扬,勾出一个狡黠的弧度,“我记得姐姐呢,母亲的远方堂侄女……哥哥叫你——”她故意将腔调拉长,悠悠荡荡的像高起入云霄的秋千,不怀好意的将尾音一扬,“情儿?”

  苏尽欢面色遽然沉下来,眉心一攒。苏寒月的冷嘲热讽倒无伤大雅,实是提及苏寒山使她心中猛然一疼。心中绞痛扯的她神思有些恍惚,仿佛一时间又回到了妄府大院与苏寒山朝夕相处的时日。

  那时候苏尽欢还不叫苏尽欢,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陈情。爹娘虽然捧在手心上疼,但功课查的极严,而她偏生骨子里是有股叛逆劲儿,教书的夫子已年过半百,用她的话来说正是迂腐酸臭的像一条咸鱼,她自然不会乖乖就范,时常同夫子对着干。也算是她本领通天,三年内竟一连将夫子气走了十来个。

  她七岁时迎来人生中最后一位夫子——苏寒山。那时苏悯还不是大理寺卿,屈居在大理寺打杂。苏悯曾经是陈老家主的弟子,而苏寒山又是苏悯最得意的嫡长子,陈情从前最听爷爷的话,正因有了这层关系陈辅才让苏寒山来教陈情,期许她能乖觉安分一点。

  苏寒山不过长她四五岁,却已当的起“博学多才”四个字,加之脾性极好,温润谦和,活像一块儿透着灵气的绝世宝玉。他着实生了一副好皮囊,怎样丰神俊朗不必赘言,但苏尽欢至始自终都无法忘记的是他那双宛若生出星辰的桃花眼,瞳孔是点漆中混入银汉淼淼,眼白是冬雪化作的春水,笑起来时如春风拂过涟漪荡漾,教看的人如痴如醉。

  他同从前的夫子不一样,她顽劣时他从不懊恼,更不会打手心,仅是批评一句:“往后不许这般了。”说是批评,可那语气实在太过温柔,轻飘飘的像软绵的云朵塞到了她的脑子里,霎时间无法思考,她只得下意识的颔首。然后他便会笑,牵起她的手回到案前坐好,一板一眼的继续授课。

  她的字总是练不好,歪歪扭扭的像一窝乱窜的蚯蚓,苏寒山便站在她身后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的教。他分明教的那样仔细,手上力道轻缓有度,口里还不停歇的授道:“欲竖先横,欲横先竖……”年少时尚是清澈干净的嗓音,落在心有杂念的陈情的耳畔,无疑如同落入池中的石子,惊动春水激荡。

  陈情的字不但没练好,反而日渐一日的差,苏寒山苦思不解,而陈情的贴身丫鬟玉蘅却将她的心思窥得一清二楚。玉蘅小她一岁,自幼同她一块儿长大,是极好的交情,自然不会拆她的台,不过私底下玩耍时也曾挤眉弄眼的戏谑道:“小姐同妄夫子是极为般配的,若是妄夫子,玉蘅也能放心的将小姐交给他了。”

  陈情羞的满面石榴红,伸手去点玉蘅的脑袋,嗔怒的道:“胡说甚么,半点不知羞!”眼看玉蘅仍在浑笑,她又气又恼,一跺脚道,“我不同你说了,玉蘅愈发会使坏了,凭白笑人家!”

  玉蘅见状连忙去拉陈情的手臂,口里讨饶道:“好好好我的好小姐,是玉蘅错了,玉蘅不该胡言乱语。妄夫子怎配得上我家小姐,让他在外头随便讨个三妻四妾也罢,总不能高攀我陆家门楣。”

  “又胡说了!”陈情气的吹胡子瞪眼,仿佛真会一语成谶是的,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妄家怎配不上我陆家了,分明是门当户对的!甚么三妻四妾,他与那些纨绔子弟才不一样呢,他……”她只忙着辩解,心里头想着决计不能让苏寒山无故娶了旁人,哪里有心思注意偷笑的玉蘅,却欲辩欲慌,竟是自己将自己气哭了。

  玉蘅连忙去哄,拍着陈情的肩道:“我同小姐开玩笑呢,怎还当真!苏夫子自然是要来娶小姐的,他心里除了小姐还能有谁!”

  陈情捂着脸,金豆从指缝间滑落,砸在葱绿的云锦上沁出一团深黛色的痕迹,她抽抽噎噎的道:“还有赵云笙!”

  赵云笙是户部侍郎赵哲的嫡女,也同陈情一般年纪。赵哲是陈辅的下手,自然将与陆府的关系打点的极好,时常带着赵云笙来陆府拜礼,期望赵云笙与陈情打好关系。然而事不如人愿,二人相见的第一眼便互相看不顺眼,此后也没少拌嘴。好长一段时间赵云笙都因怄气不肯来陆府,陈情乐得眼不见心不烦。谁知苏寒山任夫子后不久赵云笙就来了,而且来者不善。

  陈情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何况赵云笙对苏寒山的眉目传情从也没避着她,她自然瞧在眼里气在心中,偏生又不能发作。于是赵云笙往陆府跑的勤了,这一跑就是三年,再后来却莫名断了联系。

  玉蘅“噗嗤”笑道:“小姐竟是吃味了,可赵云笙在苏夫子心中低位哪里及的上小姐!小姐可还记得十岁那年同赵姑娘赛马?”

  陈情迟疑了片刻,面色郁郁的颔首。她自然记得,那次赛马苏寒山也在,她本是想卖弄一下马术,不想马竟如此不受管教将她摔了个狗啃泥。好在是摔在一旁的草地上了,否则就不是在榻上躺一个月这么轻松的了。

  玉蘅又道:“后来呀苏夫子查出小姐的马之所以发狂正是赵云笙捣的鬼,那时苏夫子发了好大的火,当着赵姑娘的面说了很重的话,将赵姑娘训的稀里哗啦的。玉蘅可从不曾见苏夫子发怒,小姐你说,这算不算一怒为红颜?”

  陈情这才破涕为笑,抬起袖子擦了擦泪:“真的么?你可别哄我开心!”

  玉蘅讨好的笑道:“玉蘅怎敢哄小姐,这些都是玉蘅亲眼所见!”

  “不对,”陈情微一皱眉,“他生性替人着想,必不会人前使赵云笙太过难堪,既没告诉我便是不欲我平添不快,怎竟不避嫌叫你见着了?”

  玉蘅心虚的将眼光落到一旁,吞吞吐吐的道:“因为……因为玉蘅……玉蘅当日跟踪了苏夫子。”

  “什么?”陈情失声,瞠目结舌,“你竟然跟踪他?你你你,你好大的胆!”这若被赵云笙知晓了定不会善罢甘休,届时她不在,玉蘅少不得要吃苦头的。她一想到赵云笙要欺负玉蘅便愈发来气,又恨玉蘅自讨苦吃,作势要打,玉蘅连忙求饶道:“小姐,玉蘅也是见苏夫子叫了赵姑娘去,怕他负了小姐深情,这才胆大妄为的放肆了一回。小姐莫要生气了,玉蘅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陈情的扬起的手臂轻轻落在玉蘅的肩上,将她抱了个满怀,眼埋在玉蘅的颈窝里,滚烫的泪滴烫的雪白的肌肤上一片浅红,她拖着哭腔道:“玉蘅,你待我真好。”

  玉蘅显是愣了一愣,而后才环住陈情的肩,轻轻安抚道:“这是应该的,因为玉蘅最大的愿望便是小姐能无忧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大胆就小丸子2021-03-25 08:21:11

      楚德妃定不会坐视不管,兴许已经在采取行动。

  • 长颈鹿痴情2021-03-22 11:51:49

      云引上前通报了一声,没多久她们便被引领进去,并没有被为难。

  • 大力保卫外套2021-04-07 01:01:55

      苏尽欢正一手挽着袖口,另手捻着一根银簪,将微微垂下的灯芯挑起。

  • 星月俭朴2021-03-17 05:38:52

      宋徵羽送完顾彤云回来时长明宫里已是静悄悄一片,她轻手轻脚走近内阁,见苏尽欢正躺榻上小憩,云引却不知所踪。

  • 会撒娇等于飞机2021-03-17 13:33:45

      见苏尽欢没有答话,秦琅又道:秦尚书连连上了三日折子了,真是好一片赤诚之心。

  • 风趣扯小鸽子2021-03-09 17:51:27

    似是想到了些什么,她唇角微上扬,勾出一个狡黠的弧度,我记得姐姐呢,母亲的远方堂侄女……哥哥叫你——她故意将腔调拉长,悠悠荡荡的像高起入云霄的秋千,不怀好意的将尾音一扬,情儿。

  • 轻松迎老鼠2021-03-18 08:31:41

    因赵贵妃怕黑,故而宫中华灯高照,日夜不休,取之长明。

  • 灰狼朴实2021-04-05 03:51:32

      我眼下虽没有证据,但爹爹一向秉持中正,为官清廉,断断不会做出此等勾当。

  • 现代就黑夜2021-03-11 22:27:35

    同在一片屋檐下,却动如参商不相见,于臣女来说真比笞杖徒流更严厉的刑罚了。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