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子是锦鲤小说by猪皮香油主角萧锦芸,白易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冲喜娘子是锦鲤

更新时间:2021-01-24 15:49:13

冲喜娘子是锦鲤已完结

冲喜娘子是锦鲤

作者:猪皮香油分类:言情主角:萧锦芸,白易字数:48.9万女频

最后章节:大结局[已完结]

长篇小说冲喜娘子是锦鲤的主角是萧锦芸白易。全文讲述的是她爱他的眉目,爱他的才情,爱他的执着,爱他的痴狂,爱他的所有。一句龙凤呈祥,三世的情爱牵绊。红袖挥洒,蓝汀绕指。三千青丝,万年回忆。他是她的初恋,终究抵不过分别。他说着“一路顺风。”她字字心疼。他是她的远亲,终究追她远行。他说着“此生不变。”她泪流满面。他是她的最爱,终究因她而忘。他说着“来世再见。”她痛心疾首。他是她的工具,终究负了天下。他说着“大义灭亲。”她冷眼相看。他是她的仇人,终究只为红颜。他说着“拱手天下。”她闭眸不忍。她一生情债,玩弄权贵,到头来失去了真爱。站在最高点,俯瞰天下,却再无人与她并肩。从一个柔弱女子到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她寻回了也失去了。
编辑苏倾年点评本书冲喜娘子是锦鲤人物智商也一直在线,剧情挺烧脑的,注意耐心阅读,人物的层次感非常的好。展开

本书标签:虐恋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种满了蔷薇的小院子,显得格外温馨,精致的阁楼让人顿觉眼花缭乱。萧锦芸拿着自己的背包跟在颜以素身后欣赏着流苏阁,怎是兴奋一词可形容的。

“锦芸姐姐,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哦。旁边就是素素的房间呢。”颜以素指了指旁边的房间说了一句,好奇的眼光却不停地瞄向萧锦芸手中的背包。

萧锦芸抿着唇笑了笑,她不是不知道颜以素的目光一直锁定何处,只是实在想不到什么方法来解释。她看见她的眼睛时,就感觉那是一泓清水,她不想骗她。“素素,明早的早饭还是在大厅吃吧?”她故意忽略了那一抹探究的神色,推开房门问了一句。

“啊?是。”颜以素抬起头,慌慌张张、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心里不停地默叹:锦芸姐姐,你怎么就不知道人家心里在想什么呢?难道我表现得不够明显?

在一边的楚楚看着平日里嚣张跋扈的二小姐吃瘪,不禁掩嘴而笑。想起她毕竟是个孩子,也是颜府的主子,再也忍不住开口道:“二小姐,这个东西是锦芸姐姐随身带着的,谁都不让碰,宝贝的很呢。”

“真的吗?”颜以素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只觉得萧锦芸身上有太多神秘的东西了,两眼放光。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这么憧憬了。进来吧,给你们看看就是了。”萧锦芸心口不一地说着,低下了头,她到底要怎么解释里面这么多奇怪的东西啊?不给她们看又会让她们怀疑,倒不如索性给她们看个够,东西么,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就可以了吧。想及此,她的唇边总算是浮现了些笑意。

楚楚对那个背包的好奇心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只是看萧锦芸爱护的紧,才不好意思开口,这次怎么说也是托了颜以素的福,不由自主地朝颜以素眨了眨眼睛。

简单而单纯的动作,却让颜以素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温暖,不同于颜以亦的宠溺,淡淡的,却又是温馨的。颜以素心中一颤,随即回了楚楚一个大大的笑容。萧锦芸小心注意着她们的互动,连颜以素眼里的错愕也没有放过,想来只有楚楚那个丫头笨笨的还弄不清情况吧。

推门而入,靠窗的木椅上铺着纯白色的锦缎,床上淡粉色的锦被配着淡紫色的软枕,依稀可以看到软枕上绣着的牡丹花以及一些诗句。靠西墙边陈设着一张小桌子,桌上有个花瓶,瓶里插着几朵正盛开的牡丹。整个布置应该说是清新亮丽的吧,只是怎么看都让萧锦芸感到奇怪。

“良金!良金!”颜以素气急败坏地喊了起来,微红的脸蛋和紧皱的眉头诉说着她现在的心情:她很不爽,很生气。

“来了,小姐。”远处一名穿着翠绿色衣服的小丫头跑了过来,一边小喘着气,一边回答着,“小姐,您忘了吧?良金昨儿个跟您请了假,回去看望乡下的娘了。您还说让她晚点回来呢。”

萧锦芸这才明白哪里奇怪,如果这是白易的房间又或是颜心儿的,她会相信,他们两种人都需要这样的环境,但颜以素就段不可能了。她的骄傲怎么可以容许自己住在这么简洁的房间?这房间怕是有人动过了吧。

看出那丫头的恐惧和无奈,萧锦芸及时开口道:“素素,这房间挺好的,我很喜欢。”

丫鬟浅饰闻言,向萧锦芸投去感激的一眼。连她身边的楚楚也忍不住骄傲,她服侍的主子就是这么好说话,恐怕她也算得上是这颜府里最幸运的下人了吧。

颜以素正在怒气上,霸道地不想听到任何解释,却又碍于在萧锦芸面前不想放纵。听见她的话,自然觉得她是不满的,不过是想让自己心安理得一些,不过是想让下人好做一些。颜以素不甘被人看扁的心理作祟着,拉过浅饰的手腕,指着房间吼道:“浅饰,那你告诉我,这是谁弄的?”

“这……这是少爷……少爷刚刚吩咐的……”浅饰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吞吞吐吐地说道。如果没有颜以亦的命令她怎么敢随便动这些东西呢?她不过是个丫鬟啊!

眼看浅饰手腕上被颜以素抓着的地方红了一圈,而颜以素也没有放手的意思,萧锦芸不忍地将浅饰一拽,拉离了颜以素可以控制的范围,更是小心翼翼地往身后掩了一下,不冷不热地说道:“颜以素,你太过分了。她哪里得罪了你?不过是这间屋子有些变化而已,我都说了我喜欢,我不在乎,你又何必这样迁怒于人?再者说,这丫头也解释了,是你哥哥吩咐下来的,既然如此你又何必为难她呢?你是个孩子,她的年纪也不大吧,即便她是个丫鬟,你也不能这样对她!”

霸道惯了的颜以素听到萧锦芸这些不加修饰、豪不隐晦的批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她不是有意要为难浅饰,只是她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萧锦芸不生气而已,她没有算到的是,她根本没有生气,反而很喜欢这样的安排。而她,刚刚抓着浅饰的时候,想的最多的也是为什么哥哥突然要改变这间房间的装饰,却没想到会被误解。

道歉吧。道歉?她的生活里什么时候有过道歉?被自己的想法一惊,不,不能道歉。她瞥了一眼萧锦芸,那脸上似乎就写着:你必须道歉。矛盾之中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发泄的情绪,一个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门外错愕的三个人。

不错,萧锦芸的确是想让颜以素向浅饰道歉的,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说明她还是可以挽救的。但她万万没有想到颜以素会甩脸,直接回房,一声不吭。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感觉错了吗?她真的不可挽救了?没有皱眉,没有叹息,这本就与她无关。这里的一切,都和她这个局外人无关啊。

“这位小姐,二小姐不是故意的,您……”

“都给我闭嘴!”浅饰柔弱的声音忽的被房中那个暴戾之声掩盖过去。紧接着一个杯子砸在房门上光荣牺牲了。

此刻的萧锦芸才是真正的震惊,她没有设想过颜以素已经任性到这个地步了,脑海里出现的是那个住在楼上的孩子,任性调皮,甚至是当众辱骂自己的父母,她不想颜以素变成那样的人,她不要,可是她却无法阻止。

看见浅饰颤抖的身体,萧锦芸的脾气也上来了,怒道:“颜以素,你不要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你看看这府里的下人,有哪一个是真正服你的?”

楚楚有些认不清眼前的萧锦芸,明明她的脾气那么好,对待下人那么亲近,为什么现在变得如此暴躁?浅饰也惊了,她看得出自家小姐与平时的不同,若是以往,顶多抱怨上两三句,绝不会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吵闹。

“走。”萧锦芸沉着声音道了句,一手拉着楚楚一手拉着浅饰进了隔壁的房间。她想离开这个让人气闷的地方,但她却不想就此放弃。脾气发完了,她也该冷静冷静了。

萧锦芸是个怪人,怪在她的思维方式,每当她意识到自己在生气的时候她都会拼命地去克制,让自己“冷”下来,“静”下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楚楚和浅饰互望了一眼,都不明白为何刚才还怒气冲天的萧锦芸变得安静了,在身旁也不敢多问,只好静静陪着。

也许是意识到了身边两人的存在,萧锦芸深吸了口气,哀怨道:“你们两个去忙吧,我自己待会儿。”

浅饰还想为颜以素解释些什么,看见萧锦芸不佳的状态也闭了口。

倒是一旁的楚楚知道萧锦芸亲近人的脾性,轻声道了句:“锦芸姐姐,你如果有什么事就喊我一声,我在外面候着。”

“不用了。”萧锦芸抬起头来无力地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有什么事情我自己都可以解决的,不用麻烦你。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对了,你叫浅饰吧?”看了一眼忐忑不安的她,她继续道:“能给我多讲讲素素的事情吗?她不像是个天生任性的孩子。”

“这……”浅饰吞吞吐吐了一会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死咬着嘴唇向楚楚投去求救的目光。

“锦芸姐姐,浅饰是这个月新招来的,以前的琐事她全然不知。”楚楚及时化解了尴尬,皱了皱眉思索了会儿,继续说道,“不过关于二小姐的事情,怕是府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的。二小姐是后来少爷带回来的,那个时候开始二小姐就已经……”

楚楚禁了声,但略去的是些什么都已经无关紧要了。萧锦芸扬起春风般的笑容,甜甜道:“好了,你们两位呀,赶快下去休息吧。这些事情我都有数,等会儿旁边那位也不会喊你们的,正发火呢。”

“那锦芸姐姐(萧小姐)也早点休息。”楚楚和浅饰道了声,退了出去,屋内只剩萧锦芸一人。

打开自己的背包,翻出一小瓶葡萄酒,浓郁的香味充斥着鼻尖,勾起了渴望。“-夏,你在哪儿?”摸着小瓶上刻着的名字,萧锦芸轻声呢喃道。

这瓶葡萄酒是末-夏送的,说来也怪,自认为是百合的萧锦芸居然对她只有朋友、姐妹两种非爱情的情感,甚至是处处将她当成了亲人对待。两个人的友情可以说比城墙还要牢固了吧。

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真的很想念曾经的人和事。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

夜色暗了,轻纱浮动,万籁俱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口红尊敬2020-12-27 12:11:12

    双手交叉着支起下巴,颜以亦抬眸看着怒气冲冲的她问道。

  • 复杂的帆布鞋2021-01-09 14:41:41

    迷蝶是花魁,性情孤傲了一些,对待下人也自然没有什么情面可说。

  • 娇气演变季节2020-12-25 07:19:10

    锦芸姐姐,早饭少爷吩咐过了,让您和小姐去大厅吃。

  • 火平常2021-01-01 01:05:40

    仔细瞧着萧锦芸,她的小手抚上了她的眉、她的眼,笑了,天真无邪。

  • 坦率等于花卷2021-01-06 12:40:17

    她看见她的眼睛时,就感觉那是一泓清水,她不想骗她。

  • 太阳淡定2021-01-05 01:30:50

    萧锦芸回首一看,颜以亦正站在自己身后,在他后面站着白易和颜心儿。

  • 还单身就项链2021-01-13 02:10:49

    三,我和这丫头平起平坐,不管人前人后楚楚都得喊我一声‘姐’,我实在不喜欢那‘小姐’二字。

  • 贪玩迎老虎2021-01-16 10:22:13

    更何况,现在眼前的两个人简直就是超大的饭票,还是牢牢抓在手里,安安心心当个米虫比较好。

  • 硬币帅气2021-01-06 02:58:10

    正看得津津有味,不知为什么,空中打斗的两个人突然分开了,而且还心有灵犀地看向了兴奋的萧锦芸。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