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小说by豆浆姐姐主角楚凡珺,单瑞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

更新时间:2019-07-07 17:40:58

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已完结

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

来源:奇热作者:豆浆姐姐分类:穿越主角:楚凡珺,单瑞

《穿越之太子殿下太张狂》是作者豆浆姐姐所创作的穿越小说,主角叫楚凡珺,单瑞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她,楚凡珺。不得不承认,她确实为一代才女,女强人中的楷模,18岁就大学毕业,22岁进入医学研究院,一生致力于研究大肠癌。  天妒良人。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不知是意外还是宿命,一场车祸把她带离了这个世界……  只是一阵晕眩,醒来的时候。楚凡珺已经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天毒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对你的信任,也想借此巩固你的帝位,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祖宗家法不能改啊!”萧太后一脸的心疼的看着单俊,满脸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母后!”

“这祭礼提前一月,此事可大可小,我去钦天监问过了,下月并没有什么不详,你的考量,母后明白,这西俏国却是个眼中钉,但稳住这西俏的公主,并不等于稳住江山,你懂吗?你是皇帝,你自然要为天毒的百姓着想,但也不能伤了手足。母后如此说来,皇帝可懂?”

“此次的祭礼提前了一个月,这朝中必然有跟随先帝的几朝元老表示反对,这老臣都是陪先帝打江山的,说起话来,肯定有股子傲气,皇帝也别跟他们冲,明日我便下道懿旨,在长乐宫宴请群臣,母后帮你把这事给了了,今年的祭礼就由母后来主持,明日,这长乐宫,你也不要出现。”这萧太后毕竟是经历过后宫争斗走上太后位子的人,考虑的也较周全些,免得这群臣见了以为是皇帝要提前祭礼,这皇帝不出现,太后把这事给揽了,群臣自然以为是太后要提前祭礼,自然这说起来也就合理些。

而这皇帝还就偏偏不领情,等这萧太后一走就大发雷霆,奏折摔了一地,“混账!到底想要做什么!朕才是一国之君!想借此剥夺了朕主持祭礼的权利!还不让朕在长乐宫出现在群臣面前!一个女人,要如此大的皇权做什么!‘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这古训难道不懂吗?朕算什么,一个傀儡皇帝吗?”话落,又一个古董花瓶再次碎落在地,夹杂着单俊心中的怒火一起被摔落,充斥在整间屋子。

次日,长乐宫里满朝文武,朝廷重臣。

“各位大臣,哀家今日宴请诸位大臣,确有要事商议,近几年来哀家身体不适,所以祭礼一直由皇帝主持,今年的祭礼,哀家想亲自主持,不知各位大臣意见如何啊?”

“太后能亲自主持祭礼这是天毒国的荣幸。”

“太后英明!”

大臣的一句句回答,让萧太后感到十分的满意,当然,这些答案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太后主持祭礼,于情于理啊,没人会说一个‘不’字。

“恩,如此说来,哀家怎好折煞了各位大臣的美意,如今说来,这祭礼哀家已经有些年没主持了,这皇陵也有些年没去了,倒不免有些怀念先帝,所以今日哀家想为自己向众位老臣请个愿,能否把祭礼提前一个月,哀家想去皇陵,以宽慰哀家对先帝的思念之情。”萧太后不愧是宫斗中唯一的胜者,思维缜密,让人无可挑剔。

“这……”

“这……”

众老臣都你看我,我看你,皆不言语,以示这事很是为难。

“太后,这祖宗规矩是天毒西帝(开国皇帝)定下的,怎么可轻易的更改,这……不是让臣等为难吗。”太傅大人许庆首先开口道,满口的推拒,首当其冲便否定了太后额想法。

“各位大人,哀家这身子骨也日渐不行了,哀家也不知什么时候就随先帝去了,前几日,哀家让钦天监算过了,这祭礼当日是个不详之日啊。我们怎的能让这坏日子坏了我们天毒先祖好不容易得来的和谐和繁荣。”太后缓缓说道。

“太后,如此说来,也非不可,只这事定然是不能张扬,就不要如往年一般三品以上官员携家眷前往了。就让一干老臣和几位王爷一起去吧,每人只带一位家丁,人员少了,既不张扬,倒也节省开支,天毒因战事国库空虚,确实不宜铺张。”听萧太后这么说,各位大人态度也就没那么强硬了,太傅大人想了想便说了句退而求其次的意见,没想到下头的官员连连说好。

“如此甚好。”

“太傅大人所言极是。”

各位大人也随即附和道。

“好,那哀家就当是众大臣同意了,”太后笑笑,“礼部侍郎冯天麟接旨,哀家命你从即日起着手操办祭礼的所有事宜,若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禀报。此事若你办的好,哀家重重有赏!”

“老臣接旨,老臣定然不负太后所托。”

太后笑而不语,此次的鸿门宴,目的算是达成了,她知道,若是众大臣们不同意,只要请出先帝的玉龙令牌,这些老臣自然不敢说什么,但是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斗了大半辈子,现在,她更想的是,以理服众。

附:每个皇帝在太后去世时候,都会接手玉龙令牌,当一个皇帝拿到玉龙令牌的时候,他才是一个完整的皇帝,有名又有皇权。而当太后尚未去世时,皇权是在太后手中的,玉龙令牌代表了先帝,拿出玉龙令牌代表着这是先帝的决策,没有人可以违抗。

瑞王府里,传来了单瑞和楚凡珺的谈话声。

“凡珺,母后说这次祭礼提前,一切从简,带一个家丁,你就随我一起去吧。”

“王爷说了,凡珺自然是遵命。”楚凡珺淡淡言辞,话语间便袭来一阵浓烈的冷风,让人凝结。

009祭礼(3)

一周后,太后带领着众老臣和诸位王爷启程前去太和庙祭祀,而单俊留在了皇宫里。

皇陵依着太和庙而建,所以每次祭礼都会前去皇陵告慰已先去的皇帝们,所有的被皇帝封号过的女人,都会随着亡帝葬入这座皇陵,在这地下又不停的展开着一幕又一幕的宫斗。

而今的太后就是那个唯一有权利活着祭拜先帝的女人,万万人至上,凌驾于皇帝。可是萧太后并不快乐,前半生不得已为了儿子的皇位争斗,后半生却为了皇帝的江山稳固不停的奔波。穷尽一生,也只为这父子俩活着。其实,她倒希望躺在这皇陵之中的人是她,她便可不问世事的随先帝去那个极乐世界。

活着时,先帝并不是很宠信她,说是宠信,实则尊敬,先帝很尊敬萧太后,因为她确实是个善良的女子,不嫉妒,不吃醋,处处为了他人着想,先帝有什么烦心事都找她倾诉,是个才德兼备的女子,所以先帝死前那最后的一场宫斗,他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了萧太后。

我不犯人,人要犯我。这就是后宫。有句话,很好的描述了后宫,说是深宫之中有两种人活的最久,一种是最有心计的,另一种,是最没心计的……

到太和庙已是三日之后,经过长途跋涉,所有人都去休息了。

听这太和庙的一个小和尚说,因为这祭礼提前了一个月,所以太和庙内108世座下弟子闭关清修,如今还没有出关。如今太和庙的空余的厢房也不多,太后素来节俭,也不想麻烦了,就说,“主仆二人住一屋吧。”这就是令楚凡珺意外和窘迫的。

楚凡珺也不是那种骄奢之人,可不管怎样,她都是女子,怎可和单瑞住一屋呢?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是个男子。萧太后的这个决定引来了楚凡珺的一阵头疼。

“凡珺,在那边干什么呢,都赶了三天的路了,你也来休息会吧,后天就是祭礼了,明天或许就应该不会这么安静了,休息会吧。”

“王爷先休息吧,凡珺还不累,还想看会医书。”

单瑞也知道这医书便是楚凡珺的全部,便也不说什么,整了整衣服就睡了。

而单瑞睡了两个时辰后,看见楚凡珺还是在看书,便起身扶他到床边,“别看了,别累坏了,这看医书也不急于一时。”

楚凡珺无奈,只好和衣而睡,对于楚凡珺一系列的举动,单瑞没有问为什么,但心里终究是感到很不解的。

两人根本就没有睡着,各自想着各自的疑问,各自心怀一方。

那日傍晚,单俊的贴身侍卫来找单瑞,嘀咕了几句就出去了,楚凡珺悬着的心一下就松懈了下来。

太和庙外后山顶的凉亭。

“瑞王爷,你终于来了,你让婉儿好等。”

“公主一定要本王来所谓何事,你现在可是我七嫂,我们之间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联系,该说的,那日大殿之上都已经说清楚了。不会是公主没听清,特意要本王来再说一次吧。”

“你……瑞王爷,我告诉你,皇帝既然特意为了我把你们天毒的祭礼提前,自然是惧我们西俏三分的,虽然那次战役你们赢了,但保不了哪天西俏卷土重来,别以为你们天毒国富民强,我们西俏也不是你想的那般好对付的。”

“公主,你这次要本王来就是听你说这个的吗?我们天毒何时,要对付你们了?还有,是你们主动归顺我们天毒的,俯首称臣,岁岁纳贡,这些,我们天毒可曾逼过你们?不要再天毒国摆你公主的架子,这里,你只不过是个没过门七王妃。”

说完,单瑞就离开了,他有种感觉,如果他不离开,会有什么事发生。

而婉儿公主则愤恨的看着离开的背影,隐约中,凉亭后走出来一个人,“公主,在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太和庙正院的禅房里。

“太后娘娘,小僧照您说的做了,小僧跟着王爷上了山,见到了婉儿公主。”门外走来一个小僧。

“婉儿公主?她也来了吗?”

“不,听说婉儿公主是皇上的大侍卫亲自送来的,现在怕是在回去的路上了吧。”

“果然是皇帝安排的”,太后看了一眼小和尚,“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若有另外一个人知道,你就别想活了,哀家这么说,你可听懂?”

“小僧明白。”

“等等,他们说了些什么?”

“小僧没有听的很清,模糊的听到什么天毒,西俏的。”

“退下吧。”

后院里,楚凡珺不耐烦的看着书,心情总是静不下来。以敏锐的嗅觉,她似乎闻到了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门打开了,单瑞走进门时看着已靠在案几上睡着的楚凡珺,眼里满是不悦,“凡珺,醒醒,去床上睡啊!”

不知道为何单瑞的心情如此的不好,楚凡珺也不好说什么,但话语中的言辞满是对她的关心,这是第一次楚凡珺承认了单瑞是关心他的。他想问他,什么事情,可又觉得之前自己的态度那么的冷漠,现在又突然关心起他的事,有点莫名的奇怪。可是话还是说出了口,“王爷,没关系,我等你回来,公主怎么说?”

“没,没什么。”

这样听来,似乎是没什么,也似乎是单瑞不想说,不管是哪种原因,楚凡珺都不想再问了,他本就无意知道他的一切,现在又何必刻意的探听。

他们似乎很安静的在太和庙的后院清修了两天,(祭礼前依照规矩皇室之人都要清修的,其实就是吃斋念佛,为先帝祈福。)单瑞总觉得楚凡珺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楚凡珺也同样发现了单瑞不一样的眼神,有点奇怪,又很茫然……

010遇见(1)

次日的的巳时,朝廷的元老以及诸位王爷,在太和庙大殿的佛堂前举行祭礼,虽说这次的祭礼从简,但也不乏皇家的气势。

没过多久,太后就出现在了祭祀台的上座。

“皇太后万福,天毒国千秋万代!”众位大臣像太后请安。可众位刚落座,这太和庙外传来急报,说是皇上来了!

萧太后的眉头微微的一皱:这孩子怎么就不明白哀家的一番苦心呢。

“各位,今天是祭礼,佛堂之上,没有太后,不必拘于礼节。”

刚说完,单俊就骑着马进了太和庙的佛堂。

“站住!”单俊的马,受惊后一声长啼,单瑞踏马而落,翻身而下,眼里满是不悦。

“儿臣给母后请安。”这话说了好久,太后都没有叫他起身,而众大臣也没起身请安,这让单俊更加的不开心。

“皇帝,哀家不是让你留在皇宫吗?”太后许久之后才开口,“哀家说了,这次哀家是为了见你父皇才提前祭礼的,一切从简,你怎的又来了。”

“母后当然不希望儿臣来了。”

“皇帝,你这话什么意思,今日是祭礼,怎容得你在太和庙胡闹,你在这般的任性,我就要请出你父皇的玉龙令牌强行送你回宫。”

单俊无法抗拒这样的结果,只好乖乖听话,等祭礼以结束,太后就把他带到了后院。

“俊儿,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今天闹下去会是什么后果?”

“还能什么后果?杀了我吗?”

“俊儿,你住口!母后愿意帮您解决这件事情,不是让你恃宠而骄,而是要你明辨是非,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是一国之君,若你也鲁莽草率,那天毒国该如何是好?”

“母后,儿臣不明白,你一个女人,何来如此大的野心?”

这句话让萧太后楞在了那里,‘野心’?是野心吗?她确实为了权力伤害了自己的亲妹妹,当年的容贵妃。可若不是她要伤害俊儿,她也不会如此的决绝。她始终记得容贵妃赐死前的那段话:“我从伤害俊儿,也不后悔与你姐妹反目,只是期望下辈子不要在做姐妹了,因为,好痛苦,容儿下辈子要做你的孩子。”她知道,容贵妃怎么死的,这一切的一切,单俊都知道,可他不知道,这只是一个母亲单纯的想保护自己的孩子。

“说不出话了吧。”

单俊的话把萧太后拉回了现实,“俊儿,母后一介女流,何来的野心,我是天毒的太后,最好的我都已经得到了,我还要权力做什么?我做这些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可是,最近真的是让母后非常的无法承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瑞儿?你们是亲兄弟啊!从小,你就在先后身边长大,所以先帝说要把皇位传给瑞儿的时候,母后举荐瑞儿去西域打仗,就是因为你是祥贵妃带大的,你在母后身边一天都没有呆过,而瑞儿不一样,所以母后要把你留在宫里,时时刻刻的看着你。”

“母后。”

“孩子,母后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不管母后怎么对瑞儿,你都是天毒的皇帝,母后现在做的一切,只是想为你扫清障碍,等若有一日随你父皇去了,你还能守住江山。”

“对不起,母后。”

“不要跟母后说什么对不起,跟瑞儿道个歉去吧,放下你的身段,你不在是皇帝,是哥哥。”

单俊点了点头,往单瑞住的院子走去。

一盏茶后,单俊又折回了萧太后的住处。

“母后,九弟已经回王府了。”

萧太后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母后只是这么一说,但后面给怎么做你自己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