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余笙没有你小说by林桑榆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从此余笙没有你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0:58

从此余笙没有你已完结

从此余笙没有你

来源:掌文作者:林桑榆分类:校园主角:

《从此余笙没有你》,文章出自作者:林桑榆,是一本青少年小说,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全文讲述了即将大学毕业的余笙,在毕业前夕进入一家报社实习,中途一家医药企业传出事故,余笙本想借此拿下报社的正式编制,却意外发现造成事故的当事人——企业药物研发组长,竟是自己暗恋的天才少年,乔北方。可乔北方却似乎对她毫无印象。 乔北方是余笙潦草青春里最干净的一笔,两人小时有过交集,但乔北方父亲的突然死亡,让他们被迫离开……最终,本要挖新闻不顾一切的余笙为帮助乔北方洗脱罪名,当众吃药以身试险,惹得媒体圈震荡。 凭借此举,余笙成功入侵到乔北方的生活,并得知他小时离开以后出过一场车祸,而且对方已经心系名义上的妹妹许初颜。在长达十余年暗恋中挣扎的余笙,随后遭逢杜氏二公子杜见襄,以乌龙并强势的姿态横插进自己的生活。为摆脱一桩商业联姻,杜见襄抓到余笙的把柄威胁她陪自己做戏,将余笙牵扯进圈子里。 而后许初颜在一场意外中受伤,乔北方迁怒于她,余笙却只字未辩解默默承受,而隐藏在余笙心里多年的秘密,也无意间被揭开…… 当真相揭开,当曾经心爱的少年对自己怒目相向,所有美好在一夜之间撕开面具,从此我的余生,没有你。从此余笙没有你,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实力推荐。
编辑伊人笑点评作者林桑榆塑造的故事,可以说架构的非常的完整,内容非常的丰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初颜,许氏大小姐,早年丧母,后父亲再婚……”

  女人天生第六感不容小觑,我猜,今日让乔北方温言细语的人,应该就是这个名义上的妹妹。

  “不过,我怎么就觉得这名字莫名耳熟?”

  我蜷缩在秦月亮的床上适时发问,与此同时,铅笔尖断掉的声音传进我耳朵,秦月亮回过头来悠悠问:“余笙,你真不打算换一个行业?”

  一般来说,值得她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的人,至少能排上‘N城须知’前十。我抓耳挠腮,猛一激灵:“她是不就前阵子,和杜氏二少闹出绯闻的姑娘?”

  “有点风影,年初开始,杜许两家在项目互动上过于频繁,外界都猜测有联姻迹象。按常理推断,应该是配给大公子杜见修,不过有人爆料,半月前,那许家姑娘在公共场合表示对杜家二少很感兴趣。”

  我还想问些什么,秦月亮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暗夜里特别突兀。看了看来电显示,女子眉头突皱。

  “妈。”

  嗓音在瞬间低八度。明明应该是亲昵的字,却生生被叫出了冷硬的成分。

  听见那个称呼,我很自觉地在起了身,即便双腿有些麻木,还是扶着墙壁,一刻不停留地移步出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一到公司便开组会,关于许氏药业的针对性报道,分为三个部分进行。

  “我负责与药业和社内领导对接,余笙陪我一起,去许氏下面的制药工厂走一趟,拍点儿专业仪器和工作人员照片回来,用作正面形象宣传使用。其余所有人,在余笙收集回资料以后,无条件辅助她撰稿,在三天内给我策划出一期专题。”

  方姐雷厉风行扔下话,散了会,又马不停蹄地联系了乔北方的助理,将参观药厂的时间定在了下午。

  吃完午饭,我刚拿到社里配下来的相机,又接到方姐办公室内线电话。

  “余笙,下午你单独走一趟,我临时有点急事撇不开。”

  许氏的制药工厂距离市区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我到的时候助理正好从里边儿走到大门处,见我顶着大太阳,特别细心地举着遮阳伞递到头顶上方寒暄。

  “地方很难找吧?”

  我连连摆手:“没有啊,这出租车师傅认路,就时间长点儿。”

  “那余小姐……”

  她一句未完,被我自作主张打断:“你可以直接我名字没关系的,条条框框之类的场面话我也不是很适应。”

  似乎没料到我这么直接,对方一愣,随即展眉一笑,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来。

  “既然如此,我叫林一。”

  工厂比想象中大,好在有专门的小型代步车,两边镂空,沿着工厂设定的轨道缓速前行。我脖子上挂着单反,从干净整洁的入口处便开始拍摄,林一坐在右手边不厌其烦地讲解。

  “这是专门生产抗生素的一个小工房,那儿是植物化学药房,如果有需要的话,等会儿可以下车我带你逛逛。”

  我举着相机,一边点头,嘴里问这问那,直到右眼世界里出现一抹挺拔熟悉的身影,让我拿相机的手抖了抖。未待有所反应,林一已经探出身子,对着那边正穿着一身药白大褂的人招手:“主管?余小姐到了。”

  我急急忙忙放了相机,举起手要打招呼,不料手肘莽撞地磕到了车角边缘,痛得小声嗷叫。乔北方正在和另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讨论什么,看见我两,不经意间扬眉淡笑,不染凡尘得几乎让我眼盲。

  待小车行到他跟前,我和林一双双下去,乔北方伸出手来与我做礼貌交握。

  “余小姐,欢迎。”

  这次,我比打断林一还更加急迫:“听说乔主管与我年龄相仿,林一对我已经不再客套,我们也可以互相称名的吧?”

  在我满心期待的眼神里,乔北方想想,最终将手伸回去,芝兰玉树地立在她面前。

  “这样也好。余……笙。”

  他如是叫。

  听罢,我像个不经世事的少女,几度哽咽。没人知道,这两个简单的字眼,我已等待十二年。

  有了乔北方接待,林一告别去办其他事,我则在别院等候他换衣。

  整个等待过程中,我站在一颗小树面前犯花痴,不断重温刚才仿若初恋般的重逢,深情而专注。当然,深情是我臆想出来的,专注的人也只有我,但这并不妨碍我的忘乎所以,甚至双手逮着那颗叫不出名字的小树使劲摇晃,让那原本就青黄不接的小树更显耷拉。

  我不清楚乔北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我身后的,反正我狂喜抽搐转过头时,他正抚着衬衣袖口,表情略微尴尬地望着我,以及那颗已经半死不活的树,导致我的一脸甜蜜变惊慌,做错事般两手往背后一藏:“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乔北方应该在心里原谅了我八百次,才能做到最终薄唇微抿,不咸不淡地说了三个字:“咳,走吧。”

  可我总觉得,他真正想说的三个字是:“你,滚吧。”

  一路上,我小心翼翼跟在乔北方背后不发一言,生怕再出什么差错,他就回过头来,像小时那样对我怒目相向。但后来我想,如果他真的那么做,我大概只会更高兴一些。

  越过两块区域,乔北方径直带我去了制药成品房,套上消过毒的大褂和口罩。我手里拿着相机,关掉闪光,穿梭在一排排的橱窗之间。里面有几位工作人员正在忙活,不知是我除了视力嗅觉也敏感的原因,还是怎样,总觉得戴上口罩,还能隐隐闻到一股中草药味儿。

  “这里多是最近研制的SA2,里面采用了大量草药提取的成份。”

  我恍然大悟:“哦……那代表我的结论毫无偏颇咯。”

  声音有点儿小,乔北方不明所以,抑扬顿挫地一声:“嗯?”

  我火速转身,背对他,避免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假意奉承。

  “许氏涉足的领域一向算业界楷模,旗下产品大多亲民,这次的风波必然是意外。所以秉着对良心企业的信任,我才做出当日的冲动之举。”

  我永远不敢告诉他,就像他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些信任,全都只因为是他,而已。

  正当我心猿意马之际,一工作人员推门而入,皱着眉报告:“乔管,今天务必送到医院的那批药出了点问题。”

  他眼角微微上翘:“怎么?”

  “约定好五点交货,阿明刚才抱箱的时候,不小心与抱另一药品的工作人员碰上,两药撒一地,全混在了一起。”

  闻言,面前人眉头一紧,抬手看了看腕表,接着有条不紊地发号施令。

  “掉地上的药肯定不能再送医院,距离交货还有两小时,你马上出具一份声明给我签字,去库里重新调一箱。”

  “好。”

  “地上的两类药务必分开处理,否则容易造成化学污染。”

  说到这儿,对方难住了:“这……全是白色的,也没有特殊标志,若非要分开,必须重新提取成分来验,工程量会很大的,现在厂里都忙不过来。”

  乔北方略一踌躇,“带我去看看。”

  到了现场,便见满满当当的白色铺一地看守现场的两个人让开了一点儿,站在阶梯上不停说着“抱歉、不小心”之类词语的男生,估计就是他们口中的阿明。

  面对如此诚恳的抱歉,乔北方也没理会,眼里似乎只有遍地的药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分钟后,他招呼阿明和另一个当事人:“你们两从相同的方向和角度再撞一次。”

  不明所以的二人接到命令照办,演示完毕,乔北方下意识伸出右手道:“给我一根树枝。”

  他的右边只站着我,人群齐刷刷地将目光投过来,于是我用一种诡异的速度,将魔爪伸向了最近的枝桠。

  当天,乔北方为所有人演示了什么叫惯性、物理定律、公式推演、高等数学运算。他利用这些原理,用一根树枝,准确地在所有白色中划出泾渭分明几条线。

  “左边的几乎可统一清理,右边大约有三分之一混杂在一起,这块,这里和这里……”

  午后三点的盛夏阳光,与当日他在气象所翩然而至时一模一样。我望着他,那个白马一样的少年,如今让白马都追不上,而我只是近距离地看着,轻轻叫一声他的名字,都仿佛说了句无人听闻的梦话。

  讲解完毕,现场作鸟兽散各自工作,乔北方才起身,掸了掸衣角,逆光侧头来看我。

  “久等了。”

  语出,我手里的快门键也同时按了下去,咔嚓。

  象征性摇了摇相机,我顾左右而言他:“用作报纸上宣传。”

  心里却暗暗较劲,警告自己手千万别抖,相机在人在。不料乔北方对一张照片的抵触没想象中大,他甚至好奇地探过身:“感觉自己不会很上相的样子。”

  他无意识地低头凑近,与我面对面,此时只要来一阵风,男子的发梢似乎就能刮到我额头的皮肤。我全身紧绷,一心只闻到面前人身上的消毒水气息,却怪异地那么好闻。

  这里没有香樟,你已够我仰望。

  返程时,乔北方坚持将我送回家,待下车立定,还没来得及趁机要个电话什么的,他已经挥别我绝尘而去。我站在原地,懊恼地敲几下脑袋,才泄气地转身进楼。

  等待电梯的时间,我忍不住摸出手机,想按老规矩与秦月亮分享进展,电话那端却提示占线。电梯正好到达一层,门一开,秦月亮却从里边风风火火地冲了出来。

  她看起来特别着急,发现面前人是我也没停留,甚至换上了她一向鄙视的平底鞋,捏着肩头背包就要往外去。

  我一把将她拉回来:“你去哪儿?”

  秦月亮整个人夹风带雨,怒火中烧。

  “找、人、算、账。”

  我和秦月亮一同飞奔出小区大门,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下客,见我两风驰电掣,师傅大老远就开始摆手。

  “交接班!不载客了!”

  秦月亮恍若未闻,直接开了后车门,仿佛黏了一屁股的502,坐上去就下不来的架势。

  师傅从前方转过头,企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秦月亮索性连眼角都不对着他了,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出神。

  眼见大战在即,我连忙缓和气氛:“哎哟哟师傅您说说,这是什么事儿啊?一男人,放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在家里独守空房,三天两头出去会情人。你说,你要真不爱咱,咱也不是那么死缠烂打的人,对吧,你倒给痛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啊?没想到这禽兽啊禽兽,做了丑事还要赶尽杀绝,连房子的名字都给偷偷改了小三的,要这一次不能捉奸在场找到证据,在法庭上……”

  兴许是秦月亮的表情真挺像被老公背叛的少妇,那司机师傅一点儿也没有怀疑,当机立断拍板:“什么都别说了姑娘,像这种人渣若还能安好,才真卧槽!”

  说罢,车子秒秒钟动了起来。

  途中,秦月亮没开口说一句,可我大致猜到了些什么,估计又是她那个不省心的哥哥出了什么幺蛾子。

  秦家还存活的一共就三口,秦母,秦月亮,还有她哥哥,秦太阳。我和秦月亮的相遇,还得拜这位哥哥所赐。

  那时我也刚来N城,上初一,什么都不熟,有了心事,渐渐不爱说话。有段时间我想,说不定自己就因此进化成为孤独去寂寞来的惆怅淑女,是秦月亮打破了我美好的幻想。

  某天放学,我背着书包,在后校门的旧书摊处发现了秦月亮。之所以会注意到她,除了秦月亮已经根正苗红的长相,更多是因为,我已经连着一周在那里发现她的身影。直到第八天,我再次路过,听见老板终于忍不住开口问秦月亮。

  “小姑娘,你在考虑买哪本辅导书吗?我可以推荐哟。我的书虽然是二手,却都没什么笔迹,价钱也好商量。”

  秦月亮却头一抬,露出尖尖的瓜子脸,和玲珑剔透的眼珠,似是刚用脑子进行过一场运算。

  “我们做个交易成么?”

  那老板很年轻,是个小伙子,估计读书不努力所以早早出来谋生。他盯着秦月亮不施粉黛也素白的面孔,再耳闻那句暧昧不明的“交易”,脸红得堪比天边烧云,有些口齿不清。

  “我……这……没钱。”

  那天,当着我的面,秦月亮威武地给了对方脑袋一巴掌,毫不犹豫,挥手无影:“说什么呢小流氓!”

  原来,秦月亮在那里打探一周是为了解对方的经营状况,计算各种成本,然后提出,帮书贩在学校拉买主,每卖一本书,她得提成。

  那时的秦月亮才多大?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财迷程度让却我都甘拜下风。可秦月亮的性格应该从小就不太好,树敌很多,所以倒卖行为不知被谁告了状,没多久教导主任就以‘影响校园风气’为由,找上了秦月亮。

  从教导处出来,她哥哥秦太阳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也不管是在哪儿,恬不知耻地就伸出手管秦月亮要钱。

  “所以我就跟妈说了,你那么聪明,肯定有办法挣钱,先把下周的生活费补贴点给我呗。”

  巧的是,那一次,我也在现场。

  并且我以为,秦月亮会像对待小摊贩那样,毫不犹豫狠狠地给秦太阳一拳,打在他咧开的嘴角,打落他牙门上的那片青菜叶子,可我没想到,她只是咬着嘴唇,直到唇表由淡红到白最终泛青,都没有动手,甚至真的拿下了书包,去取钱。

  当日秦月亮的妥协让我特别幻灭。我觉得,像这样的姑娘,应该朋友来了有好酒,混蛋来了送匕首,字典里永远没有妥协。所以我也不知哪来的暴脾气,代替秦月亮,风风火火地逞了英雄,一拳揍到秦太阳的鼻梁上。理所当然,我没有秦月亮的倾城之色,所以秦太阳还了手,毫不留情。

  索性我从小就在一堆孩子里摸爬滚打长起来,并没吃到大亏。我没吃亏的另一个原因是,秦太阳的一只脚行动不便。

  后来我才知道,那只脚之所以会瘸,是秦太阳小时候为救差点被车撞的秦月亮。虽然熟悉以后,秦月亮也很少说起这一段,但不难想象,小时候兄妹俩感情是好的,直到那次意外。大概秦太阳觉得,自己的人生都被那场意外毁掉了,慢慢对这个妹妹有了怨气。加上车祸没多久,秦父也病逝,家里没了顶梁柱,母亲也开始责怪秦月亮晦气。

  出租车上,秦月亮依旧沉默,我下意识伸出手去握住她的,好像这样就能传递正能量,中途她突然回过头,表情认认真真。

  “即便我老公不要我,我也对你没兴趣。”

  然后我清楚感觉车子似乎打了一下滑,镜子里司机师傅的脸顿时更加难看。

  目的地是一家游乐城,秦太阳没事就爱来这里,从高中就开始,一玩一整天。我和秦月亮进去,里面一如既往的烟熏火燎,余声整个人头晕脑胀,秦月亮却已经眼尖地找到了对方的所在之处,随即大喝。

  “秦!太!阳!”

  以往看见秦月亮,他就跟看见活菩萨似的,这次却诡异地转身就跑,熟稔地左拐右绕,找到后门所在之地。

  我终于明白秦月亮穿平底鞋的原因,真有先见之明。可,今天为了见乔北方,我穿了高跟鞋啊!

  秦太阳腿脚不便,虽然隔得远,又先发制人地跑掉,还是敌不过秦月亮。待我气喘八喘到达现场时,他俩已经理论上了。

  夜幕降临,人来人往的街道旁,秦太阳不耐烦地大吼:“你给妈的钱不也就是给我的吗?!你现在进了大公司做体面工作,这点钱算什么?大不了你再给妈一份囖!”

  看样子,他又把秦月亮给秦母的家用偷了。

  须臾之间,秦太阳又嚷嚷了几句,最后趁机推开秦月亮,朝着人群越来越密集的地方跑去。秦月亮怒急攻心,追到一半,挎包掉了,慌忙中倒回去捡,追逐秦太阳的工作,就全全交到了我身上。

  夜色之下,秦太阳在前面拖着高低腿疯一样地跑,我在后面玩儿命地跟,约莫半分钟后,我终于成功抓住他衣裳一角,秦太阳却逮着我的手腕往侧边一甩,不死心地继续往前跑。没想到他垂死挣扎,我一时被撂得重心不稳,整个人踉跄着往后倒去,突然感觉背部撞到一个坚实的物体,仿佛大海中央巧遇浮木,令我下意识地扒着对方,立定后庆幸地大喘一口气。

  “谢谢啊。”

  头顶传来云淡风轻的的陌生男音。

  “不客气。”

  紧接着,他伸出手,架着我的肩头,轻而易举地将我扯离,并撂倒在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