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小说by莫许言诺主角葛绒绒,李肆疼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5:10

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已完结

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

作者:莫许言诺分类:言情主角:葛绒绒,李肆疼字数:46.3万女频

最后章节:第120章 番外爱结果3[已完结]

葛绒绒李肆疼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名?葛绒绒李肆疼主角名出自小说《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是作者:莫许言诺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现代言情小说。从小一直喜欢疼哥哥的葛绒绒,等了几年,终于等回了他的疼哥哥。可是,疼哥哥根本不喜欢她,他心中一直有个女神,而那个女神,奇迹般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即使与绒绒定了婚,疼哥哥的心也不在绒绒的身上。而命运的安排,让绒绒的身边多了一位阳光男孩,四个人的感情交织出了复杂的情感纠葛……。
编辑长安忆点评故事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也不缺少幽默逗比的情节,作者玩梗也是信手拈来,整本书的格局设定铺垫真的很大,作者在气氛塑造方面也是绝的很,情节紧凑,值得一看的现代言情。展开

本书标签:现代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李肆疼回到卧房,无力的躺在床上。

他呆呆的瞪着天花板,脑袋里的思绪很混乱。

他想起了7年前,他出国的那一天。

那天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一如他的心情。他刚出门,就看到绒绒站在他家门口等着他。

他当然不会笨的把出门的时间告诉绒绒,也警告家里知道的人不准跟绒绒说,可,绒绒依然站在那里。

用膝盖想也知道,那丫头铁定是天不亮就站在那里了。

尽管绒绒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但他还是不想和她说话。

虽然不和她说话已经是他决定好了的事情,但是,她就那样泪眼汪汪的盯着他,可怜兮兮的拉着他问,“疼哥哥,你一定要去吗?”

“当然。这是无庸质疑的。”轻而易举的挣脱她的束缚,现在的他,再也不会被她束缚了。

绒绒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她知道疼哥哥很厉害,所以才能考上外国的名牌大学,可是,她真的舍不得和他分开。

他竟然要去国外,国外哎,而且一去就是4年!那么远,那么远!那么久,那么久!

绒绒睁着明眸期盼的问,“疼哥哥放假的时候会回来吗?”

“到时候再说吧!”他敷衍的回她。

“你一定要回来哦!我会在这里等你的!”绒绒的语气里充满了期待。

“好啦,我走了!”李肆疼受不了的挥手告别。

“等一下!”绒绒抓住李肆疼,狠狠的扯掉了李肆疼胸前的一颗纽扣。

李肆疼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尔后,头也不回的坐车离开。

绒绒追着车喊,“我会给你写信的,也会给你打电话的,疼哥哥,我会等着你的,一直……”

那时的他,除了厌烦,没有别的心情。

翻了个身,李肆疼又想起了那件事情。

是的,就是让他不能拒绝与绒绒结婚的那件事情——16年前的绑架事件。

如果没有那次的绑架事件,他也不用这么烦恼和纠结!

为什么会发生那件事情呢?!

如果没发生就好了,可是发生的事情,是不可能改变的。

那天,明明就像平常一样没什么不同!

李肆疼猛的坐起来,兴许,只是他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罢了。

现在想想,10岁时的他,真的是太没有防备了。

那些个绑匪应该是观察了他许久后才动手的,因为,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

也就是说,那次的绑架根本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有预谋的!

那天,他如往常一样,放学后和顺路的小伙伴们一起回家。

同路的小伙伴们都已经到家了,他的家也只需要转个弯就到了,就在那个转弯处,有一辆白色面包车突然开过来猛的停到了他的面前。

车里出来2个蒙面的高大男人,捂住他的嘴抱住他的身体就往车上拖,迅速的让他连喊叫和挣扎的时间都没有。

好在,绒绒正巧来接他!

看到陌生人抓着疼哥哥快速的往车上带,绒绒急切的喊道,“你们是谁,快放开疼哥哥!”

绑匪甲没料到会有别人出现,焦急的道,“那丫头是谁?!别让她出声!”

绑匪乙连忙跑过去抓绒绒。

一个大男人抓一个小女孩,当然是轻而易举,更何况,当时李肆疼已经被迷晕了,担心李肆疼的绒绒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意思。

绑匪乙动作非常的迅速、熟练,绒绒被抓上车后,绑匪甲命令着,“快点,该走了!”

随后,绒绒也被迷晕。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肆疼醒了,呜呜呀呀的说不出话,他的嘴巴被破布堵住了,手被捆在了身后。

听到耳边有噪音,绒绒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同样被塞了破布,手被捆了的绒绒,李肆疼无比惊恐,他很害怕,瞳孔不断的放大。

他看了一下四周,他们似乎是在一间废弃的破工厂的房间里。

房间不大,满是油污,还放了许多空了的油桶,很脏,很臭。

看李肆疼醒了,绒绒把嘴巴中的布吐了出来,给了李肆疼一个大大的笑容。

李肆疼看绒绒如此轻易的把嘴巴中的布吐出来,感到无比吃惊。刚才任他如何努力,都没办法,怎么这丫头这么轻松就能把布给吐出来了?!

绒绒犹如挣扎的虫子,终于把嘴巴靠到了李肆疼的嘴边。她用力的咬住破布,把布拽了出来。

李肆疼的嘴解禁后,大口的喘着气。

绒绒担心的问,“疼哥哥,你有没有哪里疼?”

李肆疼嗓音沙哑的道,“没有。”

绒绒放下心来,“那就好。”

听到这话,李肆疼内心的恐惧和怒火一下子爆发出来,“好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们被绑架了!”

绒绒说的轻描淡写的说,“我知道啊!”

“你知道什么?!这里是哪里?歹徒是不是穷凶极恶的人?我们会不会死?!”

一想到死,李肆疼就打心里感到害怕。

绒绒认真的回答李肆疼,“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道歹徒凶不凶,不过,我看到了3个大人,我们不会死的,疼哥哥别担心,爸爸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对哦,你爸爸是警察。”想起葛叔叔是警察,李肆疼稍微安心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他又担心起来,“不过,你怎么能这么肯定?!万一没来救怎么办?”

“我留了记号,爸爸很快就会找到我们的。我们会得救的。”

“留了记号?!什么时候?!你可别骗我!”

“绒绒不骗人,我看到疼哥哥被抓的时候就把我的发夹扔到旁边了。”

“只是扔个发夹而已,能有什么用?”

“我把发夹折弯了才扔的,折的很弯,爸爸肯定明白的。”

“要是他不明白呢?!一个发夹而已!能说明什么?!况且,还有找不到的情况呢?”

“爸爸会明白的!我折的很弯,看起来像个‘v’,说明我们有危险,爸爸一定会找到的,因为我不见了,你也不见了,爸爸肯定会拼命的找线索的。”

“好吧,就算他找到了发夹,也明白我们被绑架了,可是,他怎么快速的找到我们呢?!”

“既然那些人绑架了我们,就一定会要赎金的,他们想要钱,就一定会联络爸爸他们,到时候,爸爸就会找到我们!”

“你知道的还挺多,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嘛!”

“绒绒是爸爸的女儿嘛!有跟爸爸学很多东西。”

“好吧,就算我们乐观的想葛叔叔会来救我们,但是要找到我们也得需要一段时间,如果歹徒突然起歹念想杀了我们,怎么办?!”

“疼哥哥你放心,我会保护疼哥哥的。”

“你会保护我?你怎么保护我?!别说大话了!”

绒绒认真的看着李肆疼,目光炯炯,“绒绒不说大话,绒绒会保护疼哥哥。”

李肆疼突然感觉很恼怒,是啊,一个比他小4岁的爱哭的小女孩都不怕,他却怕的想尿裤子,真的是太丢人了!

那种害怕的感觉因为绒绒的视线消失了,李肆疼撇撇嘴,“跟你说不清楚,对了,刚才,你是怎么把布吐出来的?!”

“就这样啊!”绒绒鼓着嘴巴,不停的动来动去。

“看不懂。既然葛叔叔是警察,你应该会一些挣脱术吧。”

“会的。虽然会很疼。”

“你真的会?!”

“对,爸爸有教我。”

“那你赶紧给我解开绳子。”

“为什么?!”

“你怎么那么笨,当然是逃跑啊!”

绒绒摇摇头,“我们不能逃跑。”

“为什么?!你傻了?!不跑,等着被杀吗?!”

“爸爸会来救我们的!”

“万一救不了呢?!你要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指望自己!这是最起码的自保行为!”

“爸爸一定会来救我们,逃跑是很危险的。”

李肆疼皱着眉头,烦躁的道,“你那么多废话是不是因为你根本解不开绳子?”

绒绒摇头,急切的辩解,“不是的,我可以解开的。”

“我不信,你吹牛。”

“我真的可以。”

“那就解开。”

“疼哥哥真的想逃跑么?”

“没错!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好吧。”

绒绒用了爸爸教的挣脱术,但是,很显然,绑绳子的人是高手,一般的挣脱术根本没用,况且,绒绒只是三脚猫的功夫。

看绒绒挣扎了半天也没弄开,李肆疼非常着急,“你行不行啊,怎么还没好?!”

绒绒吸了口气,咬紧牙关,心想,只能用脱臼的办法了。

李肆疼清晰的听到了骨头错位的声音,咔啪咔啪的一直响个不停。

他震惊的看着绒绒,心脏像被人捏住了一样。

他试图出声阻止绒绒的自残行为,但是,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他只能呆呆的看着绒绒的面容扭曲着,疼痛着。

终于,绒绒的手从绳子里挣脱了出来。她用完好的右手去接左手的错骨,接好后,她无力的握了握拳,手还不怎么灵活,她就急切的去解李肆疼身上捆绑的绳子。

李肆疼被解开后,紧紧的抓着绒绒的手,轻声说,“我们走。”

他们踩着油桶爬出窗户,来到外面,李肆疼观察了一下环境,杂草丛生,很适合躲藏。

两人没走多远,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是外出买食物的绑匪丙。

李肆疼吓的忙闭紧嘴巴,同时捂住绒绒的嘴巴。

看他走后,李肆疼才拉着绒绒的手悄悄的继续前进。

绑匪丙把食物给了同伴后,去李肆疼他们所在的房间送食物,打开房间,看两个孩子不见了,他急忙联络同伙,开始大扫荡。

躲在不远处的李肆疼听到了绑匪们叫嚣的声音,“小兔崽子们,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们没跑多远!快点出来,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该死的,早知道就该绑住他们的腿!”

“别废话了,快找!”

一直躲在附近的李肆疼想,糟糕,真的太糟糕了。

逃跑成功的可能性已经降为零了,被抓住的话下场肯定很凄惨。

怎么办?

他紧张的手心冒汗。

感觉到了他的紧张,绒绒轻轻的亲了亲李肆疼的脸颊,笑着用眼神示意,不会有事的。

李肆疼的心里莫名的安心了那么一点点,虽然绒绒一直那么乐观,根本就乐观过头了,她完全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不过,指望一个小女孩了解这些事情本身就很蠢。

看着绒绒坚定的眼神,他明明知道一定会有事,但是,他竟然觉得安心了许多,就像绒绒示意的是真的一样,他们不会有事情!他现在完全可以相信。

虽然,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很快,其中一个绑匪就找到了他们。

“老大,他们在这里!”

绑匪们恶狠狠的扭送他们回来,回到那个脏房间后,绑匪头子厉声质问,“你们是怎么解开绳子的?!”

看两人不说话,绑匪头子拉过李肆疼就打,不过,绒绒见状疯了一般的扑了上去。重重的巴掌落到了绒绒的头上,绒绒觉得脑袋嗡嗡的响,不过,她依旧紧紧的抱着李肆疼不放。

“小丫头骨头挺硬嘛!”绑匪头子来了兴致,拉着绒绒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他恶狠狠的盯着绒绒,“啪”的一嘴巴就扇了下去。

绒绒当场就吐血了,一颗大牙混着血液吐了出来。

把绒绒扔到一边,绑匪头子警告道,“小杂种们,这就是逃跑的下场!你们再敢跑,我就打折你们的腿!听清楚了没?!”

李肆疼抱着已经昏厥的绒绒,低着头不说话,这仇,他记下了。

绒绒的脸像膨胀的面包一样,肿的老高。李肆疼又后悔又心疼,都是他的鲁莽行事,才害绒绒被打。

绑匪头子带人离开,有人问,“老大,不绑他们了吗?要不要我看着?!”

绑匪头子笑的嚣张,“不用,他们想跑就让他们跑。我倒想听听那小丫头腿折断时凄厉的叫声。”

绑匪头子瞄了一眼李肆疼,看到李肆疼吓的一直哆嗦,他满意的大笑,“喝酒!喝酒!”

绑匪们走后,绒绒一直昏迷着,李肆疼一直抱着她,一动不动,后来,绑匪又送过2次饭,李肆疼看看窗子外面,天已经很黑了,叹口气,他心想,才过了一天啊!

对李肆疼来说,这一天,是他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天。

随后,他困倦的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李肆疼缓缓的睁开眼睛,意识还不算清晰,消毒水的气味让他轻皱了下眉头,他轻轻的握了握手,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猛的坐了起来。

看到身边的爸爸妈妈,他急切的问,“妈妈,绒绒呢?!”

“放心,她就在旁边。”

李肆疼转身,看到躺在隔壁病床上的绒绒,终于安心。

“绒绒!”他边叫边下床,来到绒绒的床边,却发现绒绒一直没有睁开眼。

他惶恐的看向床对面的绒绒的妈妈——方瑷。

方瑷的脸色很不好,一直握着绒绒的手。

李肆疼转身,不安的问妈妈,“妈妈!绒绒怎么了?!”

李妈妈求助的看了看方瑷,方瑷摇了摇头,李妈妈对李肆疼说,“绒绒睡着了,疼儿乖,跟着爸爸先回去吧。”

“我不要,我要在这里陪着绒绒,我要等绒绒醒过来!”

“疼儿乖,绒绒没有事情,你已经一天没有上学了,回家去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李肆疼看了看绒绒,又看了看方瑷,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牵起了爸爸的手。

李妈妈冲李爸爸点点头,李爸爸领李肆疼回去。

出了病房,李肆疼问,“是葛叔叔救了我们吗?”

李爸爸点点头。

李肆疼又问,“他现在人呢?”

李爸爸抬抬眉,沉默。

李肆疼铿锵有力的说,“爸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跟我直说吧。”

李爸爸看了眼儿子,看来,这件事情对儿子的影响很大。

但是,到底有多大呢?!他想试试看。

李爸爸严肃的说,“他被医生叫走了。一直没有回来。”

“绒绒的情况很糟糕吗?”

“看样子,是。”

李肆疼沉默。

父子俩一路上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李肆疼洗完澡后主动来到爸爸的书房,他站在门口咬着唇敲门,“咚咚咚!”

“请进。”

李肆疼皱着眉头,面色凝重的走进来,他站在爸爸的书桌前说,“爸爸,我想跟你谈谈。”

李爸爸双手交叉的摆在胸前的桌子上,一脸探测的问,“谈什么?!”

“谈谈我的心里话。”

“你说。”

李肆疼站在那里,吞了吞口水,相当自卑的道,“爸爸,我以前从来没觉得自己很无能,很没用。”

“哦。”

李肆疼激动的握紧拳头,“爸爸,我竟然是个胆小鬼!”

“为什么这么说?!”

“是我害绒绒变成那样的!都是我的错!”

李爸爸看着一直低着头懊悔的儿子,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他家的宝贝儿子,从小到大,聪明伶俐,长得又俊美讨喜,运动神经也出奇的好,自尊心更是比天高,今天,他竟然一边哭一边自我批评,真的是史无前例。

估计,这辈子也仅只这一次了吧。

李爸爸感觉很欣慰,他的儿子,要蜕变了!

李爸爸郑重其事的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很想听听事情的始末。”

李肆疼一边抽泣一边讲了事情的经过。

讲完后,李肆疼终于停止了哭泣,表情严肃的说,“爸爸,我再也不想做个胆小鬼了。”

“你想怎么做?”

“我要变强。”

“怎么变强?!”

“爸爸,我想学防身术,还有格斗术。”

李爸爸点点头,“我会给你请个好老师。”

“爸爸,我想学的不是简单的防身术和格斗术,我想学的是那种很厉害的,再也不会被人胁迫,还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想保护的人的那种!”

“明白了,我会给你请那样的老师。”

“爸爸,我要顶级的老师,各种防身术和格斗术都要学。”

“好,我会给你聘请顶级的老师,3个够吗?”

“不够,至少5个。”

李爸爸抬抬眉,不确定的问,“会不会太多?!你要知道,贪多没好处!”

“爸爸,我要变强,变的很强,我再也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发生,我发誓!”

看儿子坚定的眼神,李爸爸点了点头,“好吧,我给你请5个。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希望你学有所成,你知道我们的家规吧,我给你5年的时间,5年后我会验收成果,不达标准的话,我可是会很严厉的惩罚你的!即使是这样,你还执意要5个老师吗?”

“李家男儿说到做到,绝不悔改。”

“很好!”

李爸爸笑的超得意。他的儿子,真的蜕变了。疼儿不再是稚嫩无力的小虫了。

李肆疼目光锐利的盯着爸爸,“爸爸,我还有一个请求,希望你答应我。”

“说来听听!”

“我想废了那个绑匪头子的腿。”

听到这话,李爸爸的眉毛略微的抬了一下。

“你确定?!”

李肆疼点了点头。

李爸爸吐了口气,“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相对的,你也要答应我的条件。”

“你说。”

“接受李家的英才教育。”

李肆疼咬咬牙,“我答应你。”

条件对等交换,也是李家的家规之一。

李爸爸口中的李家的英才教育是斯巴达式的,内容是相当恐怖的。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李家制定了一系列的家规,世代沿袭。

当初的英才教育是很普通的,但是,一代代传承下来,因为传承人的改变而有所变更,李家人似乎骨子里有恶魔的基因,所以,一代代的传承,所要接受的教育就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苛,最后,已经是几近变-tai了。

事实上,如此变-tai的英才教育在几代前就已经不适用了,李家人也没有非得接受的必要,但是,李家的家规还有一条,就是,李家人只要露出恶魔本性,就要学习英才教育。这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事实证明,李肆疼有着绝对的恶魔基因。

李爸爸看着李肆疼,这次的事件对李肆疼的影响真的很大。他本想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可惜,李肆疼生来就是狮子。

狮子呐,只有在残酷的环境中才能茁长成长的食肉动物。

其实李肆疼虽然知道李家有所谓的英才教育,但是具体内容他并不清楚。

这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

自那以后,李肆疼的性格大变。他变的沉稳,内敛,除了对绒绒、家人和几个极为要好的朋友之外,他不再对外人喜形于色。

李肆疼表面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实际上,他的生活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而绒绒,在医院里躺了2天后,终于醒过来了。

绒绒刚睁眼,就急切的寻找李肆疼的身影。

没看到李肆疼,她着急的用干哑的嗓音问,“疼哥哥呢,他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痛?!”

一旁的妈妈安慰着,“你疼哥哥很好,他没有受伤。”

绒绒这才松了口气,看到另一旁的李妈妈,她不放心的问,“疼哥哥很好对不对?”

李妈妈连忙说,“对。他很好,都是绒绒的功劳哦,绒绒很勇敢。”

绒绒呵呵的傻笑,又进入了梦乡。

李妈妈摸着绒绒的头发,哽咽着道,“傻孩子!”

为了保护李肆疼,绒绒被打的颅内出血了。

血块不算小,医生说,暂时做保守治疗,先住院观察一段时间,看看血块是否会自动消融,如果不行,就只能动手术了。

绒绒醒后,妈妈们通知了各自的丈夫。

很快,葛爸爸和李爸爸及李肆疼赶到了医院。

五个人一直守在绒绒的床边,等待绒绒的再次苏醒。

李爸爸看着绒绒的睡颜,郑重的对葛爸爸说,“绒绒这孩子,我认定是李家的媳妇了。”

葛家人没有说什么,他们自己的孩子,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思。

可是,毕竟还是有可是的!

葛爸爸劝道,“定国,孩子们的事情该由孩子们自己决定。”

李爸爸,也就是李定国,沉默了。他当然知道李肆疼根本就不喜欢绒绒。

“是啊,”方瑷也插了话,“将来的事情,谁能拿的准?!”

她叹息一声,一人一命啊!强求不得。

李妈妈坚定的开口,“不,我们决定了,绒绒做李家的媳妇,我们不会亏待她的。”

方瑷一听急了,“怎么连你也较真了?!当初不是说好是玩笑的吗?!”

李爸爸郑重的道,“这次不是玩笑。”

葛爸爸依旧觉得不妥,“可是,这个确实该由孩子们自己决定。毕竟他们现在还小……”

李妈妈打断他的话,“现在疼儿是小,所以他根本就不懂,可是我相信,将来他会明白绒绒的好的。”

李肆疼站在旁边,他很想插嘴说话,但是他说不出口,刚才妈妈偷偷告诉他,绒绒为了保护他,脑袋被打出了血,兴许会有后遗症。作为一个男人,照顾绒绒一辈子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

李爸爸拍板,“就这么定了。等绒绒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就让他们结婚。”

于是,娃娃亲,由玩笑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婚约。

回想完毕,李肆疼颓丧的又翻了个身,一想到那时懦弱又胆小的自己,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是他人生的污点啊!

想的头都大了,算了,顺其自然吧。李肆疼闭上眼睛,睡觉,睡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玉米愉快2021-01-16 22:38:20

    终于轮到绒绒这组了,她忐忑的跟随队伍离开等待厅。

  • 含蓄的流沙2021-01-07 05:31:34

    冰箱里应该有不少可以直接吃的东西,你随便吃点吧。

  • 水壶爱撒娇2021-01-14 02:56:39

    其实住的那么近,缺什么东西,完全可以顺手就回去拿。

  • 小蝴蝶完美2020-12-24 10:31:27

    李妈妈呛声,怎么不用,我们是大户人家,就算绒绒的父母不在了,男方应备办的礼品、聘金也一样都不能少。

  • 眯眯眼和唇膏2021-01-18 17:09:26

    对李肆疼来说,这一天,是他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天。

  • 手套秀丽2021-01-21 07:20:42

    要不是因为7年前他急于出国,也不会在当时敷衍的答应,现在好了,脱不了身了。

  • 陶醉等于魔镜2021-01-06 00:34:20

    对于李肆疼卧房的大门,绒绒的内心深处有种恐惧,所以,她没有勇气敲。

  • 菠萝无私2021-01-13 11:58:21

    意识到这一点,李肆疼对大家点头微笑,以示歉意。

  • 白云昏睡2021-01-12 23:53:48

    这男人有张完美的脸,也有副比例相当好的身材,文雅中透着狂野,是很矛盾的综合体,但矛盾恰恰是他的最大魅力,这魅力足以令女人为之疯狂。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