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爹地掌心宠小说by齐零主角江辰溪,秦司翰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帝少爹地掌心宠

更新时间:2020-12-24 14:01:24

帝少爹地掌心宠已完结

帝少爹地掌心宠

作者:齐零分类:总裁主角:江辰溪,秦司翰女频

《帝少爹地掌心宠》是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作者齐零写的这本帝少爹地掌心宠是一本总裁豪门小说,全文讲述的是他是高高在上的帝国首席执行官,挥手翻云覆雨,而她却是身世卑微的养女。一朝分娩,儿子健康,却被他无情抢走。她本想带娃离开,却被他步步紧逼:“女人,你别以为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主角是江辰溪秦司翰。
编辑桃花颜点评帝少爹地掌心宠全文非常的紧凑,绝对没有多余的水字数情节,人物塑造没有千篇一律,都各自有各自的大特点,很多生活化的东西,结合人物的形象,给人跃然纸上的感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秦司翰,依旧是冷冰冰的面孔,没什么表情,司机小刘轻轻吁了一口气,慢慢启动了车子。

两旁的路灯慢慢后退,在车窗上留下斑驳的印痕,照亮了某些人明明灭灭的眼神。

秦司翰望着后视镜中逐渐缩小的那个女人,心脏像被人攥住,透不过气来。

看来她很需要钱呵……居然刚生产完就从医院跑出来,向自己讨要那个孩子,真是……太可恶了!

可是……

他刚刚站在办公室窗边,居高临下地望着那个不断跺脚移动的瘦小身影,为何又那般心痛?

闭了闭眼,秦司翰强压下掉头回去的冲动,只沉声说道,

“停车。”

小刘听话地将车停靠在路边,狐疑地转头望向他。

秦司翰穿上西装,推门下车,声音透着一丝疲累,

“我想自己走走……你送她回医院。”

江辰溪回到医院就病倒了,高烧不退,人事不省。

沈怡本还等着她带回孩子,没想到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只得愤愤离去。

幸好江辰溪的朋友田夏经常来照顾她,才让她看起来没那么可怜。

三天之后,江辰溪终于醒过来了,她迷迷糊糊地望着坐在床边看书的田夏,诧异地呼唤,

“田……夏?”

田夏立刻抬起头,惊喜地握住她的手,眼中有光芒闪过,

“辰溪!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睡三天了!”

江辰溪只当自己是在做梦,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直到对方板起脸来开始“数落”她,她才意识到,这不是梦。

“辰溪!你简直太不够朋友了!怎么突然就消失了一年,一点消息都没有!要不是我接到电话,说你昏倒了,你是不是还不和我联系呢?”她低头看着面容憔悴的江辰溪,声音突然哽咽,

“你怎么混得这么惨啊?这一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和秦司翰怎么样了?他怎么也不来看看你……”

江辰溪咬紧嘴唇,这一刻,在这个最好的朋友面前,所有的悲伤与痛苦似乎全部集中起来,让她一瞬间红了眼圈。

……

三天前。

秦司翰在夜色中走了许久,等他回到公寓门前时,刚好接到月嫂打来的电话,说那个小婴儿哭闹不止,已经很久了。

这个月嫂是助理找到的,据说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已经做这行很多年了,值得信任。

秦司翰脚步不停地往公寓大厅走,告诉她,

“您和我说这些,我也没有办法。您看着办吧。”

月嫂显然也是很为难的,毕竟这个孩子的父亲是秦司翰,是在商界中执掌一方天地的男人,他的孩子怎么也不能像之前吩咐自己的那样“随便照看几天”。

但凡有点不对劲,她都得告诉对方。

“那让子安去找个医生瞧瞧……”秦司翰换了只手拿手机,又按了电梯按钮,又补充了一句,

“另外,以后孩子有什么事就找子安,让他看着办,不必再向我禀报了。”说完,秦司翰便挂断电话。

子安是他的首席助理,也是联系这位月嫂的人,让他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足够了。

电梯门打开,秦司翰一条腿刚迈入其中,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烦躁地皱了皱眉,一瞧,是个陌生的座机号。

“秦司翰先生是吗?”

“哪位?”

“这里是XX医院,江辰溪小姐发高烧晕倒了,人事不省。之前她生产时留的您电话,我们现在需要通知您……”

不等对方说完,秦司翰已经快步冲出电梯。

很快,车库中开出一辆黑色轿跑,以一个极漂亮的转弯驶出小区。

柔和的月光洒入车中,映得那双攥紧方向盘的手更加白皙干净。

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凸出的指骨,让人无端地感觉到紧张。

“疯女人!刚生完孩子就跑出来吹风,不发烧才怪!怎么不烧死你!”

即便言语恶毒,可秦司翰还是猛踩了一脚油门,这辆高性能跑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在稀疏的车流中飞快穿梭。

即便田夏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江辰溪也没有把所有事都告诉她,毕竟她和沈怡之间有协议,这事关她父亲的生死,不能对任何人讲。

田夏是个聪明人,又十分了解江辰溪,已然猜出她的话有所隐瞒,也知道她是有苦衷的,所以没有再多问什么。

江辰溪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问起了其他事,

“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医院打来的电话,说你情况很严重,希望有家属能来照顾你。”

江辰溪有些明白了,自己电话薄上除了身在狱中的父亲,就只有秦司翰、沈怡和田夏了。

那两个人是绝对不会来照顾她的,那医院能联系上的人,就只能是田夏。

这一年来,她删掉了所有认识的人,如此闭塞的活着,可终究还是落了个这样的结局。

她的父亲生死未卜,她拼尽全力生下的孩子又没了用处,她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

“别多想了……”田夏安抚般地拍了拍江辰溪,有些心疼地劝慰,

“你现在需要静养,不能再像之前一样跑出去吹风了,要是落下病根就不好了。孩子的事等一等再说吧……”对于这种近似荒谬的事,田夏实在无力思考,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两个当初那么相爱的人,怎么会变成今天这种状况。

江辰溪轻轻叹了一口气,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

江辰溪住院的这几天,沈怡几乎每天都来闹一场,无非是让她去要孩子。

起初,江辰溪还会支开田夏和她分辨几句,可沈怡一直不依不饶,说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田夏撞见了一次,从那以后就不许沈怡再靠近江辰溪,哪怕对方威胁恐吓,她也会一扫帚把对方拍走。

江辰溪心里又痛快又无奈,还有些担心,她生怕沈怡恼羞成怒对自己父亲下手。

大概是医院也看不过去这种闹剧了,在江辰溪病情稳定之后,就让她办理出院手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