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B卷小说by黄兴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B卷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2:49

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B卷已完结

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B卷

来源:掌文作者:黄兴分类:校园主角:

小说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B卷讲述的是《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B卷》收录了第十七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的优秀代表作,涵盖小说、散文等题材。这些作品或清新唯美、笔触细腻,或气势宏大、浑厚缜密,体现着第十七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卓越的风采,也反映着当前青春文学写作的发展趋向。阅读新概念作文可以开阔眼界,读者也可从中领会更多的写作奥秘。同时,新概念作文内容青春向上,新概念作者具有榜样力量,梦想与荣光激励青少年成长。《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B卷》是作者黄兴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名为《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B卷》,是一本青少年小说,
编辑朱砂泪点评作者黄兴文笔绝对没有问题,故事讲述的娓娓道来,剧情严谨,人物立体,故事有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阑时分,偌大的酒吧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拥挤的包厢里欢歌笑语热闹非凡。我一个人捏着酒杯脚,用手中虚无的笔写出过去。

  如果高一或是高二,你让我写这么一个人,我会很愿意来写他的好,写他的优秀,不过,现在我已经离那个时候远去,我想起的只是他的鄙,他的泥涂曳尾。我曾经耿耿在怀过过很多东西,在怀过我抽香烟时的气味是否熏人,在怀过他们谈起我时是否是否定的嘴脸,在怀过被夺去的东西是否能完璧归赵。不过现在往事已如尘烟,再怎么在怀的我也变得不在意了,举起斟满鲜液的酒杯对那年的盛年说:我干杯,你随意。

  我在高一就学会了抽烟,逃课去最远的厕所里吞云吐雾。那里有一扇窗,我打开着望向天空,想喊出“生活就是个牢笼”这样的句子,但是我没有这样做,下场无非是我会得到一个记过处分——在学校的厕所里抽烟,所以这样只是自投罗网罢了。天空广袤,白云飘逸,一切都很寂静,我困在香烟迷雾里不知不觉就到了下课。有人进来了,我没有转过身去看看他,先是听见洗手的声音,然后是他在解决生理问题。

尿声不断——看样子是憋了好久,真担心他的肾功能有什么问题。“咳咳,别在厕所里抽烟了,有害健康。”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跟我说话,我肯定揍他丫的满地找牙,烟盒上印的东西还需要你来给小爷提醒?但,他是盛年。

我听见他的声音,手里的香烟应声落地,掉在肮脏的地板上,我惊愕得不知所措,连忙往那里踩几下让烟头的星火暗淡下去,再碾了两脚保证不再燃起。我不是害怕这个好学生给老师打小报告,只是单纯地不想在他面前是这副模样,他是我崇拜的人也是我的情敌。他洗手离开,照例没有看我一眼,好学生对坏学生的轻蔑,我是知道的,不想与我们同流合污。

  我想起一个场景,女生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语。我坐在一堵墙上摇晃着双脚,嘴边叼着香烟不羁地望着下面忙活的女生。消瘦的身体,素色的棉布裙穿在她的身上显得单弱,头上戴着一条小方巾,已经褪了色。我知道它原来是蓝色的,因为第一次看见它的时候还很新,我嘲笑那个女孩戴着它的时候像鸡妈妈,当然这只是违心话,她也没有在意。此时,她在给她的花浇水,嘴角向上翘起,我最喜欢她这个样子。“送我一盆吧。”我吐着圈圈,缕缕白纹袅袅向上飘去。“别吸烟了,有害健康。”她也没有看我一眼,似乎早就知道我是这个样子坐在那里。她解下方巾离开没有回答我的请求,嘟着嘴巴的生气模样也这么可爱。

  后来,在父亲的打压下,我交出了上锁的抽屉里所有的烟,幸好还没上瘾,他训斥我让我跪在书房好好反省。晚饭时间已过,我的肚子开始叫骂,我听见房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就知道是她,她肯定在墙的另一面听见父亲打骂我的声音。泗涕横流,嘴边还残留鼻涕的痕迹,这是装给父亲看的嘴脸,但面对她不是一个好的面孔,我用手臂擦拭脏污的脸,恶心的东西都粘在衣袖上。她推开了书房的门,背着书包赧然地望着我,我听见我爸说让她好好劝劝我,给我讲讲大道理。

  “咔嚓”的一声房门又被重新关上,我愁眉苦脸地看着她,“不会真给我讲道理吧。”她用手掩着嘴巴,两只酒窝恰到好处地给她增添了甜美,“偷偷地给你带了饼,我是用跟你在一起做作业的理由来的,可别捅出去。”我锤了锤钝化的双膝,撑着冰冷的地板缓缓站起,走到书桌的另外一边,坐在她的面前。很想掐一掐她的脸,与其他女孩不同,她的脸上很少雀斑,估计是养花的缘故让她身边的空气都格外清新。“我不抽烟了。”我咬着硬梆梆的饼含糊不清地说。这饼应该是她自己做的,因为很甜,糖是她最喜欢的调料。

  她跟盛年是一个班的同学,可能开学考的时候盛年没有考好,她也没有。两个聪颖的人在这一个杂乱的普通班里显得格格不入,浑浊的空气没有将他们涤染成同样的淤污。盛年从高一期中考开始一直占据着全级第一的宝座,而我的吕愫是全级前十。高二那年,老天终于开眼,让他们双双去了理科实验班,而我没有勇气赌上前途陪他们玩,只能选择比较简单的文科。还没有开始去文科班之前父亲就待我极严,历史年代表每天必抽,无论中国史外国史都需倒背如流,整个暑假我都是这样的度过。慢慢的在文科榜上也占据了前三的一席之位。

  我依旧坐在围墙上摇晃着双脚跟她聊天,左手拿着咬了一口的苹果,齿痕整齐,我暗喜自己的好牙口以后跟她亲吻时一定不会难受。她笑着说我的进步,她在排行榜上看见我的名字。嗯,排行榜很长,但是全级文理前十名的名字只用一条红色的线将两个表格分隔开来。我偷偷地拿尺子量过我跟吕愫的名字隔了有多,仅仅1.09米。

  盛年和吕愫,这两个名字开始被联系在一起,两个人高一就来自同一个班级早就已经很熟悉了吧。故意路过他们班的时候我能看见他们依偎的身影,两张椅子排成一列,女生在左边,男生在右边,毫不激烈的讨论,温馨的相视一眼。这里没有我,也不属于我,吕愫在我家的书房跟我一起做作业时,永远是在我的对面,一手臂的距离——我的手臂或许她的手臂也行。但是这条手臂,渐渐不存在了,我们学的东西不同,即使在一起做作业也没有意义。

  放学缓慢骑车回家,往往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我不敢超过他们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出“嗨,你们也回家啊。”这样的话语。我只能茫然地跟在后面,所幸盛年只把我的吕愫送到院子门口就离去,我总是跟我的自行车孤独地躲在一条巷子里,先是目送他送吕愫回家,然后目送他欣喜离去。但,如果他也喜欢吕愫我或许会放弃吧。

  高三的摸底考试,我破天荒地考了全级第一,父母为我的成绩感到自豪,到处宣扬还去了办公室谢谢我的班主任。我看见办公室另一头的盛年,咬着嘴唇倔强的样子,这一次的考试我没有在榜上看见他的名字,相反吕愫进步了七名,但这不可能把他挤了下去。父母的道谢声较大,我听不见那一头他的班主任跟他说了什么话,看情形应该是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成绩下降的问题。我不会嘲笑他的,可能是某种信念的原因吧,我还在崇拜着他,期待他还会以高傲的身姿盘踞在第一的位置。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对于成绩靠前的人来说简直是一场龙卷风——

  保送开始了。

  今年保送去G大的名额有四个,听说是理三文一且其中要一个女生。老师找到我,不再追究我以前劣迹斑斑的过去,叮嘱我高三这一年千万别做什么傻事,好好地去准备一下G大的笔试和面试,虽然在场听这句话的不止我一个,但是我已经胸有成竹了。父亲这几年在商场里混得不错,发了点小财我们全家搬离了那个院子,我却想固执地留在那里。有钱能使鬼推磨,父亲在第一次去办公室道谢的时候就偷偷地给老师塞了钱,算是当作建设学校的经费。学校有了这个支柱,渐渐也对我重视起来,看着同班那些与我相争的同学,第二名的分数已经被我拉开10分之距。

  理科的保送名额必定落在吕愫的头上,整个理科榜前十就她一个女生,就她最稳定步步向前。就这么想着,想着在大学的时候还能跟她在一起我就感到十分开心,刷题的速度也提高了不少。可是,还有一个人。盛年他似乎是气数已尽,多次也不见他在榜上了,听说他掉了100多名。吕愫似乎也很担心她,他们两个还是时常在一起,因为我离开了以前的家搬得远远的,所以再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一起回家。有一次我在办公室里帮老师批改试卷,听见盛年暴怒地跟他的老师喊了一声,我忘了是什么了,总之不是动听的话吧,办公室的门被他粗暴的关上,从前挺拔干净的身影后面充满着怒火。我跟他们班的老师面面相觑,随后装作人有三急悄悄地跟上盛年的脚步,他去了最偏僻的那间厕所。久违了,在那个厕所里再次感受满是低廉香烟的味道,我以为是低年级的学弟发现了这个通风好的秘密基地,然后盛年再次毫无所知地闯了进去。

  但,那个无知的人是我。

  盛年正打开窗,坐在低矮的窗台上,所幸窗子还有防盗网不然我真担心他会跳下去。或许已经压抑很久了吧,他的老师也在跟他商量保送的事,我改卷的时候听见的,听出老师还对他很在意。但是,他是一个情绪的奴隶他觉得老师只是为了可怜他才偷偷地把一个名额留下,推荐了自己。我像他以前对我那样,轻咳了两声。转头发现了我,他没有把香烟扔在地下,反而掏出一盒用手晃一晃,问我来不来一根。我抱歉地对他说,“早戒了。”他没有勉强,只是一直在笑,笑得古怪笑得凄凉,还不如哭。

  他开始跟我聊起一个女孩子,是我的吕愫尽管他没有说出名字,我也能猜得出。他说我在厕所抽烟被他撞见的时候,他告诉过吕愫这件事,没有感情地说出,仅仅是用来维系他们关系的任何一个可有可无的话题,他觉得那时候的我真得糟透了。但是没有想到他会步入我的后尘,做出跟我一样的事,香烟确实是缓解神经紧张的神器。他说起女生的善良,她送了一盆她自己栽的薄荷草给他,淡淡的味道他很喜欢,直到现在还摆在窗台。可他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明明知识十分巩固地在脑海里,就是拿不到好成绩,每夜每夜的失眠。其实我很想告诉他,薄荷草是可以缓解失眠的。

  跟他聊完之后,我得快些回去了,卷子还剩下几张没有改。出了厕所,互相都没有打招呼,似乎这个谈话从来就没有过。但我不知道的是,盛年在后面做了手脚。一段我谈起我以前做的混蛋事的录音俨然地躺在校长室的桌面,父亲也被请来了,三堂会审。我站在校长的面前,毫无畏惧地看着他,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桌上的录音笔很是眼熟,像极了以前吕愫借盛年用来练习口语自己录着音的那一支。

  校长问,你高一的时候在厕所里抽过烟?我依照班主任嘱咐我的话,说出了否定的答案。但是现实是无情的,运行着的录音笔缓缓传出我的声音,只有我的声音。盛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我站在校长面前是多么地狼狈,父亲重重地给我来了一巴掌,他是知道我吸烟的,只是没有想到有人举报这件事而已。男老师都过来拉着父亲,一是防止他跌倒在地,二是防止他再次把手招呼到我的脸上。我漠然,没有流泪。

  我只是不相信盛年,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很好很完美的人,甚至动过想要把吕愫交给他的念头。但我忘了,人在利益面前都是功利的,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只有得失与否而已。保送的面试和笔试还没有开始,一切保送人员还可以重新拟定。我失去了这个机会,班主任也替我惋惜。他不经意地说出“看来要找另一个人来替你也不是很容易”,我却身子一颤猛然一惊。文科榜上除了我以外清一色的女生,按照理三文一且有一个女生的做法,必定要除去吕愫理科保送的名字。我开始慌张,走到了校长室去。

  我对校长表示了我对以前做的事的悔改之心,希望吕愫能够顺利地保送G大,她真的很有潜力。不是我不相信她高考的时候考不上,我只是害怕吕愫她的志愿不会填这所大学,尽管我自己去了却看不见她的身影。校长说,文科班已经定了另一个女生了,理科只能是三个男生。我向校长先生说出吕愫高一高二的成绩,让他试图相信其实吕愫更加适合这个保送的名额,不如让她代替我的名额吧,这样我的退出也没有遗憾了。“我考虑考虑。”我不知道校长说出这样的话是否会这样的去做,我相信吕愫在文科方面也同样的拔尖。

  说完的那一天,我独自走在回以前的家的路上,旧的院子还没有卖掉,我用钥匙开了门照例地翻墙。红色的太阳直直地坠落,两颗不知名的星星早已出来散步,吕愫还没有回来。我对着臆想出来浇花的少女,笑着告诉她,不要害怕保送,我会把名额让给你。然后她会露出两个酒窝回答我,你自己加油才是。但是,保送的名额没有落在吕愫的头上,盛年的成绩重新出现在年级排名榜,理三文一。我的名额被盛年顶了去,理科班一个年级十五名的女生拿了吕愫的名额。我是认识那个女生的,无它只是在父亲带我去的众多应酬中的某一个商贾的女儿吧,据说是内定的名额。后来我又听说真相并不是这样,吕愫的名额是她自己放弃的,她希望盛年能够顺利进去G大,这是他应得的,我当然知道。但我气愤的是,这个小妞怎么这么蠢,盛年把我捅了还想抢她的名额,她居然就这么送给人家。

  但是我气愤又有什么用呢,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些年了,只是在听说有同学聚会应邀我去,我们那届的两个实验班一起举办的聚会。吕愫没有考去G大,或许是高中失手了吧,她变得胖了,不再像以前的弱不禁风,身边依偎着的男人不是我也不是盛年,但是看上去比以前要幸福,笑得比以前要甜。

  我看见了盛年,他像个主人一样招呼着所有人,听说他在某跨国公司谋了一份好工作,这次聚会的钱也全由他出。我捧着酒杯,笑着走到他的前面,杯里满是晶莹的红色液体。一步一步地迈向他,记忆蜂拥而来。我想起那年我们“轮流”在厕所里吸烟,我想起我罚跪时吕愫给我做的饼,我想起我偷偷地拿着尺子在成绩榜上量着两个名字的距离,我想起校长办公室的录音笔……

  “什么也不说了兄弟,我干杯,你随意!”然后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